第139章 舅舅,你学坏了呦/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

谈熙挂断,换了鞋,坐到沙发上。

半刻钟后,不死心,再拨。

冰冷机械的女声重复之前的话,她泄气地把手机塞进沙发缝隙里。

“臭男人……”

等到十一点,还是没回来,削水果的游戏已经被她玩到最后一关,清除了记录,从头再来。

当时针指向十二,谈熙开始打呵欠,期间她还洗了澡,头发都已经晾得半干,可陆征还是没有任何归家的迹象。

她想问时璟,可事到临头才发现自己没有他的电话号码。

“陆征,你该不会被外星人绑架吧……”

鸣笛声吵醒了打盹儿的门卫,骂咧两句,伸了伸懒腰,然后探出头去看是哪个龟孙大晚上还扰人清梦,下一秒,顿住——

“原来是陆先生,要进去吗?”

“麻烦你了。”沉凛的声音与烦闷的夏夜格格不入,明明还是三伏天,卫门小哥却抑制不住打了个冷颤。

横杆缓缓抬起,高大的路虎驶入地下车库。

门卫打了个呵欠,又缩回值班亭里开始打瞌睡。奇怪,他怎么会觉得凉呢?

顺手把冷气调高了两度……

电梯停在18楼,男人从中步出,一袭黑色风衣,面容冷峻。

伸手掏出钥匙,推开门的瞬间,暖色光亮袭来,陆征愣在原地。

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个家已经不是他一个人。

谈熙早在锁芯转动那一刻就醒了,“你回来啦?”

猛然起身,像颗火力十足的炮弹**男人怀里,伸手一圈,双腿缠上腰腹,像只树袋熊稳稳挂在男人身上。

鞋换了一半,陆征目露无奈,眼底冷色逐渐被暖光取代,“你呀……”还像个小孩子。

“老实交代,去哪儿偷腥了?!”谈熙瞪眼,鼓起腮帮,龇着明晃晃的小白牙,仿佛下一秒就会咬人。

男人伸手托她**,触手一片软绵,硬挺着把另一只鞋换好,将人抱到沙发上。

“下来。”

“我不。”女孩儿仰头,一脸不羁,圈住男人脖颈的手却紧了三分。

“谈熙,你多大了?还想让人把尿?”

“把尿?!我们面对面,ok?你见过谁家像这样把尿的?”

陆征将她掂了掂,谈熙更不愿撒手,翘挺的鼻尖擦过男人侧脸,呼吸近在咫尺。

“别闹。”

“我没闹。”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

“盘问你啊!”而后,眨眨眼,仿佛万种风情都汇聚在那双灵动狡黠的明眸之中。

男人怔住。

谈熙双腿一紧,牢牢攀住男人直挺的腰杆,还暗示性地往前蹭了两下,“既是盘问,不盘,还怎么问?”

陆征挑眉,眸色暗沉,“所以,我可以把这理解为……色诱?”

“当然。不过,前提是你要好好回答我的问题。”她凑近,呼出的热气故意喷洒在男人脸上,还不怕死地伸手,在他鼻尖尖上点了几下,活脱脱一调戏良家妇女的恶霸!

陆征气笑了,一声轻叹逸出唇瓣,“你问。”

“去哪儿了?”

“医院。”

“跟谁在一起?”

“时璟和……一个老人家。”

“老人家?女的?”

陆征着实无奈,“男的。熙熙,你该下去了。”

谈熙摇头,下巴搁在男人肩上,双腿牢牢攀附。

“出了什么事?”

“没有。”

“那为什么现在才回?”

“时璟闹脾气,不肯留院观察。”

“所以?”

“他跑了,我追回来的。”

“怎么追?”

男人挥挥拳头,“用这个。”

谈熙瞬间笑弯了眉眼,突然目光一顿,指着他侧肩某处,笑意骤敛。

陆征顺势望去,一个干涸的泥印已经凝成土粒贴在肩头,他伸手抚了抚。

“舅舅,说谎话的男人会早泄,你确定还要继续编?”

陆征:“……”

“风衣脱了。”

“你想做什……”

“让你脱就脱!”

男人闭嘴,依言而行,黑色风衣搭在沙发扶手上,只剩一件墨蓝色衬衫,袖口半挽。

谈熙咂咂嘴,似回味被他搂在怀里的温暖,声音却又冷又硬,“继续。”

“继续什么?”

“继续脱。”

“熙熙,很晚了,进去睡觉。”

谈熙沉下脸,“少给我转移话题,”直接伸手,揪住领口一扒,古铜色肌肤展露眼前,而那个有泥印的位置此刻已是青淤一片。

果然,那是个脚印。

“别告诉我这是时璟踢的。”素白指尖一按,女孩儿嘴角带笑,眼底却一派冰凉。

她虽然没见识过陆征的身手,但能让时璟屈服,想来只高不低。

如今,却被人一脚踹在后肩,再看男人眉宇间流露出的疲惫,加之进门那一刻全身尚不及收敛的寒意,谈熙似有了悟。

“跟人动手了?”

“嗯。”

“不是时璟?”

“不是。”

谈熙没再多问,她知道,就算问也问不出什么。

把人按到沙发上,她转身进了书房,很快,提着一个家用医药箱出来。

“哪来的?”陆征微愕。

谈熙蹲跪在男人脚边,晕黄灯光投映在她脸上,氤氲出一层流光暖色,坐在陆征的位置,甚至可以看见女孩儿脸上细细的绒毛。

心,仿佛被一股热流席卷,涤荡起潋滟微波。

灯下,男人目光专注,饱含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缱绻。

谈熙把白花油洒在手心,两掌合并揉匀,pia——

拍在男人肩头,开始顺着一个方向**。

肌肤相触的瞬间,陆征身体僵直,心却倏地一颤。

“感觉怎么样?”谈熙跪坐在男人身后,呼出的气息不时擦过侧颈。

“嗯。”

“嗯是什么意思?”

“还行。”

“哦,原来我费力揉了这么半天,就只是‘还行’啊?得,你找更行的去……”说着,便要收手。

陆征按住,颇没骨气地纠正:“很好。”

“哪里好?”她缠上来,趴在男人另一侧,手上**的力道减轻不少,像……抚摸。

喉结滚动,目光微闪:“很舒服。”

“那这样……”纤纤素手顺着脊椎往下,“是不是更舒服?”

“熙熙!”背部肌肉猛然收紧,瞬间比木头还硬。

男人哑着嗓子,隐有警告的意味:“这个游戏不好玩。”

“是吗?”谈熙勾唇,笑靥如花,“可我觉得不错呢……”

素手游曳,徐徐而下,陆征呼吸一促,猛然起身,没有拂袖而去,也没有勃然大怒,反而将她提起来,箍进怀里。

不断收紧的双臂带着隐忍,恨不得将她融入血肉之中。

“你……身上好了吗?”

谈熙蹭蹭,把头埋进男人胸膛,恰好掩饰了唇畔那抹阴谋得逞的邪笑。

“熙熙?”

“陆征,你在向我求欢?”倏然抬眼,四目相对。

男人眸色阴了又沉,沉了又暗,谲光涌动,最终归于平寂,只剩猩红的灼和热!

“是。我求,你给吗?”

女孩儿勾唇,浅笑盈盈:“当然。”

陆征两眼放光,下一秒——

“不过,还要委屈你再等几天,亲戚没走干净呢,乖啊~”

“谈、熙!”

砰——

门被甩上,发出一声巨响。

谈熙捂着肚子,笑倒在沙发上,四脚朝天。

原来,冰上喷火是酱紫的啊,总算开眼了!

为了顾及男人的脸面及尊严,谈熙很贴心地没有哈哈大笑,而是拿了个靠枕蒙在脸上。

“咯咯咯咯……”

等笑够了,赤脚踩在地板上,小心翼翼靠近客房,搭上门把,然后轻轻一拧——开了。

哗哗水声传来,透过玻璃依稀可见男人健壮高大的身躯。

谈熙抿唇偷笑,却在看到床上那件风衣,准确来说,应该是风衣上那个泥印的时候,心思骤沉。

陆征送时璟去医院,还是防护森严的军区医院,按理说,不该有人挑衅。

除非,狗急跳墙!

谈熙把风衣牵开,平置于床面上,怔怔看着那个泥印,从这个方位踢过来,然后……

蓦地,瞪大眼,对方真正的攻击目标竟然是脖颈?!

明显下了死手!从现有的淤青来看,那一脚力道不小,如果陆征没有及时闪避,很可能当场就被踹断颈骨。

是谁想要他的命,抑或……时璟的命?

谈熙突然想起那晚偷听到的谈话,时璟说,他顺藤摸瓜查到了“鸿鑫”,又知道了yan,追查过程中撞破一起黑市军火交易……

他身上有伤,所以是被人发现了!

黑市军火……

天爵集团!

有人要杀什锦糖灭口,结果撞上陆征,双方交手了!

谈熙心思急转,脑子也越来越清晰。时璟在找她,天爵要杀他,可炎兮已经死了,依天爵集团向来谨慎的行事作风,没道理会和陆征直接杠上,除非……

真的被逼到绝地,才不得不回击!

可时璟不过目睹了一场黑市交易,手上没有任何实质性证据,可以说毫无威胁,那边断然不会因此死咬他不放。那……究竟是因为什么?

谈熙觉得自己忽略了一些关键信息,到底是什么呢?

“你在这里做什么?”浴室门拉开,男人一袭浴袍,挟裹着水汽步出。

谈熙将千头万绪暂时放到一边,颠颠儿跑过去,笑着缠他胳膊。

“生气了?”

回应她的,是一声冷哼。

“别啊……我开个玩笑嘛。”谁让你那么好撩?摸个脊椎就忍不住了。

“一点都不好笑。”咬牙切齿。

“ok,我悔过,这回算我错了,行不?”下次姑奶奶照撩不误!

男人面色稍缓。

谈熙扯过干毛巾,踩在床沿,替他擦头发,“时璟的伤没事吧?”状若随意。

“嗯。你好像很关心他?”

“好歹同一个屋檐下住了几天,再说,他还陪我看电影……”

俊脸冷沉,瞬间晴转多云。

谈熙悻悻闭嘴,这老东西简直醋得飞起来……

半晌,“不用他,我陪你。”

嗯?

“你说什么?”

男人轻咳,别开眼,不开腔了。

“你刚才说,陪我看电影?真的假的?”眨眨眼,睫毛扇动。

“嗯。”

谈熙跳起来,对着薄唇吧唧一口,男人讷讷,眼底无限温情。

“舅舅,你真是太可爱了!咋能这么闷,这么骚咧?”

陆征:“……”

狗东西,说的什么蠢话!

闷骚?

二爷表示不接受!

“咱们去电影院,手牵手,然后要有一大桶爆米花,最好可以在放片的时候打个啵儿,摸摸胸……哇咔咔!”

“家里可以看。”男人一盆冷水当头泼下。

“不要嘛~”谈熙哈巴狗似的往他胸前拱,“去电影院才有气氛啊!你看人家小情侣约会,谁还在家里看电影咧?除非看的是三级片……”

“也可以。”

“啥?”

“你想看,也可以。”

谈熙:“……”

男人眉眼清隽,黑色瞳孔暗光汹涌。

“舅舅,你学坏了呦?”谈熙邪笑。

“你,不是就喜欢这样?”

“嗷嗷——你个坏人,居然勾引我?!”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嘶,你丫学得倒快!”

“是你教得好。”

谈熙泪目,就怕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题外话------

晚上二更,么么哒!月底了,有票子的妞儿们,记得来喂喂鱼哈,啪啪啪!(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