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 把柄在手,还不乖乖听话?/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条起锅,张桂芬拈起围裙擦了擦手,够着脖子往卧室方向看,眼底似有焦急。

已经半个钟了,那屋一点动静都没有。

她总觉得,谈熙变了,不仅昂首挺胸敢与人对视,说起话来还一套一套。

难道真是吃惯了豪门大户的饭,连带心气儿也高了?

当初,张桂芬一听要和四大财阀之一的秦家联姻,还暗叹薇薇运气好,傍上一棵大树今后吃穿不愁,谁知秦家那边要的根本不是谈薇,而是谈熙!

那个一棍子打不出个闷屁的孤女!

在她有限的认知中,谈宗武和张茹秋才是这个家的男女主人,而谈熙和她家静静同样都是寄人篱下,唯一不同的,谈熙是男主人的侄女辈,而小静是女主人的侄女辈。

所以,这么多年她才敢肆无忌惮地支使谈熙干这干那,不时给双小鞋穿之类的。

既然秦家看中了谈熙,为什么就不能是静静?

张桂芬因此郁闷了很长一段时间。那可是顶级豪门,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她的静静样貌好,身材佳,学历又高,关键是温柔体贴,绝对的贤内助,反观谈熙,整天低着头,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呆板木讷,毫无风情可言!

“怎么还关着……”

张桂芬看了眼时间,终于按捺不住,再次走到卧房门前,抬手,砰砰砰——

“静静,面好了。”

没有回应。

“你这孩子,应妈一句啊!”张桂芬急了,虽然知道谈熙没那个胆子找茬,可就是忍不住担心。

“……马上就来。”

“你们在里面做什么?需要帮忙吗?”

这回不等她再敲,门从里面拉开,谈熙笑意盈盈立于眼前。

“张姨怕什么?我只是拜托静姐帮我把以前的东西找出来而已。静姐,你说呢?”

任静正蹲在床边,伸手往床底掏什么,闻言,支个头出来,“妈,我……帮熙熙找点东西,你别敲了。”

“这样啊……”张桂芬狐疑地看了谈熙两眼,“那你们别锁门,青天白日的……”

谈熙笑意不改,眼角却染上讥诮,青天白日?

她真想问一句,你这个当妈的知道你女儿大白天被个老男人闯进闺房,狠狠干了一炮吗?

要说谈宗武胆子还真不是一般大,任静身上的吻痕居然是今天早上留下来的!

张茹秋还在家,老色鬼就控住不住,任静那个蠢货还以为谈宗武有多爱她,哭嚷着什么恋爱无罪,他们只是情不自禁。

谈熙隔夜菜都快呕出来了。

不管怎样,最后她还是答应了任静暂时替她隐瞒。

至于交换条件……

“就是这些了。”任静拍拍手,站起来,指着那个从床底拖出来的纸箱。

谈熙挑眉。

“我搬进来的时候把柜子里的衣服,还有桌上一些小玩意全都收到这里面了。你……检查一下吧。”

箱子很宽,目测两只手围不住,好在没什么高度,矮平矮平的,否则床底也放不下。

“我的画具呢?”

“在……杂物间。”

谈熙目光稍凛。

“不、不是我……太太说你那些东西太占地方,所以让我妈一并收拾了。”

之前,她的画具一直堆放在顶楼,张茹秋一年四季都不见上去过一次,也不知道碍她什么眼了。

呵……

也罢,有些人看你不惯,分分钟都能挑事。

相比张茹秋在她离开之后才发作,已经很够意思了。

“我之前的画呢?”

“都在柜子里。”任静拉开书桌下面一扇柜门。

谈熙检查一遍,蓦地,松了口气。

还好,一幅不少……

又把箱子里的东西大概翻找了一通,“我记得,还有条海豚项链。”

任静眼珠一转,“抱歉,我没见过。”

熙拍拍手,从一堆杂物中间站起来,“那条项链是我妈送的生日礼物,你确定要贪死人留下的东西?”

任静登时一个激灵,“我、我想起来了!在左边第二个抽屉里。”

谈熙笑言:“你看,多亏我妈在天之灵保佑,这不就找到了?”

任静隐有忿色,她再蠢也听得懂,这话是在讽刺她。

谈熙把项链从盒子里拎出来,一只蓝色小海豚在阳光下折射出晶莹光斑,近乎完美的雕琢工艺,将海豚半眯着眼的憨态表现得栩栩如生。

普通的铂金链条,不见得多贵,可配上海蓝色吊坠竟说不出的好看,仿佛让人身临其境感受到大海的深邃与闲适。

难怪会入了任静的眼。

谈熙把项链收好,放进随身携带的挎包里。

“还有什么东西?最好一起拿出来,别让我像挤牙膏一样,慢慢往外掏。”谈熙端着下巴,笑了笑,“我这个人,脾气不好,耐心更差。”

“真的没有了!”任静摆摆手。

其实,跟了谈宗武之后,她吃穿用度样样不缺,之所以看上那条项链,不过是觉得那只小海豚可爱罢了。

“哪个小一点的箱子给我。”

谈熙把所有东西大概整理了一遍,丢掉一些不要的,比如牙刷、毛巾、旧衣服之类,然后把需要带走的全部装进小一点的箱子里,最后去杂物间把她的画具全部打包。

因为有好几个画板,她直接从网上找了搬家公司的电话,让他们派一辆小型面包车在楼下等着。

七七八八整理一番,两个小时一晃而过,期间张桂芬来看过n次,又催她宝贝女儿去吃早餐云云……

任静一直在看谈熙脸色,她现在巴不得快点弄完,然后送走这尊瘟神,就怕张茹秋回来,两人撞上,谈熙嘴上不牢靠把事情抖落出来。所以,她干起活来格外卖力。

送上门的免费劳动力,谈熙焉有不用之理?

她就当个甩手掌柜,支使任静去做。以前,这对母女没少这么折腾原主。

大冬天让一小姑娘用结冰的冷水洗衣服,真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活该!

可这一幕落在张桂芬眼里,顿时就心疼得不行。

“谈熙,你怎么可以让静静做这种事?!”

“这种事?哪种事?张姨,你说的话听起来很有歧义哦~”谈熙眨眨眼,笑得意味深长。

任静动作一僵,面色雪白。

她现在觉得谈熙无论说什么,都能有意无意刺到她心窝上,还尽挑软的地方下手……

那种事?

明摆着骂她是鸡——拿金主的钱,干卖肉的活!

半晌,张桂芬才反应过来,呸了声,怒瞪着双眼,像只全身竖毛准备进攻的母鸡。

“下贱的臭嘴巴子,满口腌臜话,你还有没有家教?!”

谈熙面色骤冷,周围气压顿时降到最低点。

“做了还不让人说,这是当了婊子还要立贞节牌坊?”

任静面色剧变,她听懂了其中暗含的警告,心里恨得长草,却又不得不屈从现实。

“妈,你少说两句。”

“静静!”张桂芬跺脚,“她怎么能让你干这些下人的活?!嘴里还不干不净……”

谈熙闻言,讥讽更甚,下人的活?

看来,张桂芬始终不认为自己是个保姆,还拿张茹秋娘家人自居,当真可笑至极!

但转念一想,她又确实跟谈家撇不开关系了。现在这种情况,她也算谈宗武的“半个妈”吧。

很好,谈熙弯了弯嘴角,谈家的水越浑,介时,她摸鱼的可能就越大。

家业这种东西,还是掌握在自己手上比较好。

任静不耐烦地打断她,“行了,你先出去吧,我帮熙熙收拾好就来。”

“那早餐……”

“先放着,等一会儿又不会馊。”

“可面条会糊。”

“那就倒掉,重新再做!”任静已是满脸不耐烦。

张桂芬动了动唇,到底没说什么,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谈熙看着她把端上桌的面条倒进垃圾桶,然后进了厨房,开始打火,烧水,看样子,又准备煮面。

突然有些羡慕……

这个世上,也只有母亲能为儿女退让至此。

张桂芬势利、刻薄、尖酸不假,可她对任静的维护却不掺任何杂质。

在任静如此拼命的帮助下,打包工作很快完成。

谈熙叫的面包车也到了,“……好。东西不多,让两个人上来就行。”

张桂芬站在厨房门口,乜斜着眼,“这么点东西,也好意思回来搬?都成豪门少奶奶了,要什么买不起……”

任静坐在一旁餐桌吃面,闻言,拧紧了眉头,“妈,你的话真多。”

张桂芬表情讪讪,连忙挂了抹和蔼的笑,小心劝慰:“静静,你将来肯定比她嫁得好!”

任静眉头似乎更紧了。

她和谈宗武之间,就像陷进了一条死胡同,没有光明,没有未来。

张茹秋又是个厉害的,她想要取而代之,成为谈家名正言顺的女主人几乎不可能。

好在谈宗武对她很好,有求必应,还在外面买了套别墅送给她,平时他们都在那里幽会……

想起男人温厚的怀抱和那些绵绵情话,任静全身都酥了,双腿并拢,小意摩擦着,今天早晨他和她狂乱的画面一幕幕闪过脑海……

“静静?静静?!”

“嗯?”

“你到底有没有听妈说话?”

“你说,我在听。”

张桂芬拍拍女儿的手,略带薄茧的触感令任静蹙了蹙眉。

“静静,你上大学都一年了,有没有男朋友……”

------题外话------

二更来啦!(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