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傻棒槌还挺贴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43章

对于张桂芬的旁敲侧击,任静冷冷甩下“没有”两个字,便不再理会。

那厢,谈熙已经让搬家公司的人把东西都抬走,她自己也准备离开。

任静:“我们谈谈。”

两人进了卧室,张桂芬本想跟上来,结果被任静几句话就打发了。

“有事?”

她把门关上,“谈熙,我提醒你,别把我跟宗武的事情说出去。”

看来,还是不放心。

谈熙闻言,笑了笑,不置可否。

她之所以答应暂时保密,一方面为了拿捏任静,另一方面则是想恶心张茹秋。

这个二婶对她不怎么样,可对张桂芬母女却相当优厚,单从“芬姐”这一称呼便可窥其重视,连带着对任静这个从小失父的侄女也多了三分怜惜。

说起来,谈熙倒成了这个家最不受宠的。

如今,张茹秋自己养出来的白眼儿狼,转头就找她男人下嘴,甚至还想替代她成为这个家里的女主人。一旦东窗事发,必定是致命一击。

丈夫出轨侄女?真是好大一出狗血剧!

“你放心,我会暂时保密。”

“暂时?”任静面色骤冷,“什么意思?”

“在不触及我个人利益的前提下,我不介意伸手帮你一把。”

“不触及个人利益?比如?”

“比如,别给我使绊子,或者背后玩儿阴的。”

任静面色一僵,有种被人戳破的尴尬。

谈熙却不疾不徐,“俗话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已经不在这个家生活,张茹秋也好,谈宗武也罢,我若不愿意,他们谁都拿我没办法。”

任静身形晃了晃。

“我也并非炫耀什么,只是觉得你拎不清,有必要提个醒。其实,我们之间不算敌人,虽然小时候矛盾不少,但都在可控范围内,没撕成大出血。利益当前,敌人都能变成朋友,更何况我们?”

任静眼里除了惊讶,就只剩怀疑,“你……好像跟以前不一样……”

“人嘛,穷则思变。”谈熙挥挥手,轻描淡写。

看着眼前自信笃定的女孩儿,任静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

以前,都是她欺负谈熙,现在却变成谈熙捏着她的把柄,借此为要挟,逼得她走投无路。

两人刚从房间出来,张桂芬就迫不及待把任静拉着,从头到脚检查了好几遍。

“妈,你做什么……”

“静静,她没欺负你吧?”

“没有。”

谈熙状若未见,笑意如故:“张姨,麻烦你把信箱的钥匙给我。”

“钥匙?你做什么?”

“我有封信寄过来,填了这里的地址。”

张桂芬本想再为难她几句,却被女儿拦住,“钥匙在鞋柜上,自己找!”

幸好信箱和报箱是分开的,从外壳积灰程度不难看出,信箱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以致于她的录取通知书尚且完好地躺在一堆信件里。

“熙姐?!”一声娇呼伴随着电梯门开启时的叮咛脆响,谈熙循声回头,下一秒,挑了挑眉。

“薇薇回来啦!”张桂芬欢天喜地。

“静姐,张姨,你们怎么都堵在门口,还有这些人……”谈薇看了眼身着工作服正抱着两块画板下楼的工作人员,“他们在做什么?”

不等人回答,又像只欢快的小蜜蜂飞到谈熙身边,“姐,你回来啦!”

女孩儿穿着一件套头衫,波西米亚风格的半身裙,搭配converse经典白色低帮帆布鞋,高高束起的马尾随着她偏头的动作摇晃不定。

很青春,很朝气,很活泼。

一张小脸白里透红,气色很好,除了五官不如谈熙精致、有特色之外,其他地方当真无可挑剔。

十八岁的姑娘,可谓含苞待放花一朵。

“你手里拿的什么,我看……”

谈熙笑笑,很自然地把信封收进挎包里,恰到好处避开了谈薇伸过来的手。

后者一时错愕,“姐,怎么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东西我不能看吗?”

“不能。”

女孩儿笑容一僵。

谈熙却亲昵地挽了她的手,软糯的嗓音娇得恰到好处:“跟你开玩笑的!”

谈薇一抖,“原来是开玩笑……”

“当然。”谈熙莞尔,愈发亲昵。

任静将这一幕尽收眼底,百般复杂涌上心头,果然是不一样了吗?

张桂芬倒没观察得这么细致,伸手接过谈薇手里的包。

“谢谢张姨,今天补习班发了新书,加上之前的,可能会比较重。”

“不谢不谢!薇薇辛苦了,冰箱里有酸梅汁,我今早才榨的,你记得洗了手再喝。”

谈薇九月开学就升高三,比谈熙矮一级,也小一岁,应该是报了补习班。

“熙姐,既然来了,说说话再走嘛~”

“好啊。”她答应得太爽快,以致女孩儿还未尽展笑靥便被生生卡住,要勾不提的笑弧着实滑稽。

“薇薇怎么了?不欢迎?”

“呃……怎么会?!咱们进去坐……”

任静靠在门边,暗暗嗤笑,她相信谈薇此刻的惊愕不比她之前少。

要知道,以往这种情况,基本上只有谈薇一个人唱独角戏,做尽娇嗔;如今,花开并蒂,谁也不比谁差,甚至有风华初现隐隐盖过原姝的趋势。

谈薇自诩天真活泼,可现在就有个比她还活泼,更会来事儿的,大小姐心里能舒坦?

果然,一进屋里,谈薇就抱着酸梅汁不撒手,还撒娇道:“熙姐,你可不能跟我抢,这些全都是我的!”

眼尾斜挑,配上那一脸憨纯,娇蛮却不失可爱。

谈熙眼都没多眨一下,只“哦”了声,“正好,我嫌酸,对牙也不太好。”

笑容耷下,谈薇打量着她,目露疑惑:“你……不是很喜欢酸梅汁吗?”

“那是以前。”

“现在呢?”

“不喜欢了。张姨,麻烦给我一杯玫瑰花茶。”

张桂芬有点不情愿,结果任静朝她使了个眼色,才反应过来,忙不迭进了厨房。

很快,一杯玫瑰花茶放到谈熙面前,礼貌道了声谢,然后端起,轻啜两口。

樱粉色唇瓣触碰杯沿,缓缓前倾。

一举一动,赏心悦目,远非谈薇身上那股学生气质可以相提并论。

白色牵牛与艳丽芍药放在一起,毫无疑问,浓墨重彩远比清新淡雅更夺人眼球。

第一眼,谈薇就输了,输在气质。

而气质这种东西是装不出来的,它从岁月洗礼中来,源于一个人的阅历和眼界,通常与年龄成正比。

不过,谈熙是个例外。

那一瞬间,任静甚至觉得,张茹秋也没她来得有韵味,那种矜而不躁的从容,美得令人窒息。

好吧,谈熙承认,她就是故意的。

哦,只许你装,就不许我作?

“薇薇,你这小脸儿怎么白了?”张桂芬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没关系。”

“是不是外面太热,哎呀——难道中暑了?我去给你榨个西瓜汁……”

“张姨,你别忙活了,我真的没事!”语气之中多了些焦躁,隐含不满。

任静目光微沉,“妈,既然薇薇都说没事,你就别管了,免得有人不领情。”

谈薇闻言,心头一刺。

张桂芬责怪地看了女儿一眼,怎么能这样说话?

任静却不以为然,她现在有谈宗武护着,总不会吃亏,小时候她处处忍让这位大小姐,不代表她就心甘情愿忍一辈子。

谈熙将三人的反应尽收眼底,对目前谈家内部关系了然于胸。

“时间不早,我该走了。”

“熙姐今天特地跑一趟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回家看看?”话音顿了顿,红着眼眶慨叹一声,“说到底,这里也是我爸妈住过的地方,总有几分怀念。”

三人面色俱是一白。

“熙熙,死、者为大还是别提了。”张桂芬来自农村,对这种事尤其忌讳。

“唉,我知道他们还活着……”

三个女人蓦地瞪大眼,谈熙话锋一转,“永远活在我心里。”

“替我向二叔二婶问好,先走了,拜~”

砰——

门关上的瞬间,三人紧绷的后背不约而同垮下去。

“那个……妈,我房间里还乱着,你陪我一起收拾吧?”

“好。”

偌大的客厅只剩谈薇一人,风过入窗,吹进脖颈,蓦地打了个寒颤。

从包包里摸出手机,拨通:“妈,刚才谈熙来过……”

而此刻,房间里忙着收拾的母女俩也在小声说话。

“静静,这下好了,她已搬走,这间房就完全属于你了。”

任静淡淡点头,看不出有多欣喜。

在谈宗武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她见过不少大世面,以前或许还会因为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房间而激动不已,可如今,她住的是别墅,穿的用的全是名牌,早就不稀罕这间小破房子。

“妈,以后你少去招惹谈熙,这个女人有问题!”

张桂芬吓了一跳:“什么问题?”

“我总觉得她跟以前很不一样,这种变化……很诡异。”

“那……可能因为她嫁人,又是那种豪门贵族,接触到的人和事都有影响,变成这样也不奇怪。”

“一个人不可能变得那么彻底,除非换了个灵魂,当然这不可能,又不是什么科幻小说。”

“静静,你可别吓妈呀……”

“反正我觉得谈熙很奇怪。你记住我的话,以后尽量顺着,不要故意和她对着干,就算太太支使你做什么,一旦涉及到谈熙,你一定不能冲动!”

见女儿如此郑重其事,张桂芬也有点慌,想想谈熙那丫头今天的表现确实跟以前相差太远,就像……换了个人。

“行,妈听你的!”

“还有,以后少惯着谈薇。你越是讨好,她就越矫情。”

呸——什么玩意儿!

如今谈熙都改头换面,她也是时候该为自己筹谋,总不能一辈子当个见光死的情妇二奶。

谈宗武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儿子继承家业,如果她能……

出了别墅区,谈熙给搬家公司那边打电话:“……装好了是吧?行,我已经到小区门口,你们原地等我两分钟。”

走进便利店,买了三瓶水,谈熙一并提上车。

“不好意思,久等了。”她系好安全带,一人递了瓶水,最后自己留了瓶。

“谢谢。”

“小姑娘太客气了。”

来的是俩汉子,一黑一白,都穿着工作服,黑的年纪稍大,白的看上去比较年轻。

“不用谢。”

“咱们现在往哪儿搬?”

“去蓬莱。”

中途,谈熙打电话跟陆征说明情况。

“……舅舅,我东西不多,你应该不介意的嚯?”

这话,有点心虚,毕竟她是先斩后奏,如果陆征不同意,那这些东西就只能当废品扔进垃圾堆,总不能再搬回谈家伐?

“不多你还叫搬家公司?”

“这不是画具占地方嘛……再说,我就叫了辆小面包,又不是大卡车。”

彼时,陆征刚从会议室出来,各部门负责人见他略带浅笑的模样差点惊掉下巴。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估计要下红雨。”

“褒姒一笑难求,陆总比褒姒还难搞,很有可能出了比烽火戏诸侯更疯狂的事!”

“切~什么跟什么!陆总能和褒姒比?一男,一女,你丫小学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有猫腻!”

“诶,还记得上回,来咱们公司露过一面的小美女不?那娇娇水水的样子,一看就是个小妖精!”

“你说,咱家陆总是不是……恋爱了?!”

“咳咳!”

“韩总好!”

“韩总……”

一身烈火西服的韩威板着脸挨个儿回应问好,等招呼完毕,突然凑到那群八卦的女人中间。

“喂!你们刚才说谁恋爱了?是不是陆征?!”

经理a:“……”

经理b:“……”

经理c:“……”

却说陆征一路举着电话回到办公室,陈凯见状,识趣地放下才整理一半的文件,退出去,顺道还贴心地关上门。

作为一个优秀的pa(私人秘书),知情识趣是必备素质。

“……回谈家了?有没有人为难你?”

谈熙心头一暖,“如果有,你是不是要把人揍一顿?”

“不会。”

谈熙:“……”果然,男人都是不能指望的!

“我会让人把他揍一顿。爷一般不对小角色挥拳。”

“真的?”

“当然。”

“阿征,阿征,爱死你了!mua!”

喉结微动,眼中赧色掩盖了冷色,轻咳两声,“那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就凭姑奶奶这战斗力,谁敢惹?”

低笑传来,“嗯,没事就好。现在到哪儿了?”

“中心广场。还有几分钟进小区。”

“把电话给搬家公司的人。”

“哦。”谈熙没打扰开车的白小伙,而是转手把电话递给后座的黑汉子,“喏,让你听。”

“……是的,阳光搬家……好,好,您放心……嗯,绝对没问题……”

谈熙透过后视镜,只看见黑汉一个劲儿点头,不然就是一连串的“好好好”。

通话结束,“小姐,还你手机。”

谈熙伸手接过来,好奇开口:“他说什么?”

“哦,就是交代我们务必把东西送到,然后费用记在陆氏账上。”

谈熙挑眉,“你们和陆氏有合作?”

“那可不?大客户来着!小姐,你老公真本事,能进陆氏上班。”

“上班?”

“是啊!一般陆氏正规职工搬家才有记公司账上的福利。”

“哦~”谈熙咂咂嘴,心想:如果你知道他在陆氏的职位,岂不是要把他夸上天与太阳肩并肩?

嘿嘿……不过“老公”这个称呼,她还是相当满意滴!

等东西搬完,黑白汉子告辞,原本干净的客厅折腾得有些脏乱,谈熙正准备拿拖把,门铃响了……

“张妈?你怎么来了?”

“陆先生打电话给我,说你搬东西,可能需要打扫收拾,再说马上中午了,也可以顺道给你做饭。”

“他不回来?”

张妈点头,谈熙让她进来。

“瞧瞧,这客厅脏得……你先去换身衣服,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谈熙颠颠儿地回卧室,洗了个香喷喷的白白,顿觉清爽。

没想到这傻棒槌还挺贴心!

坐在浴缸边上,踢了踢腿,水滴飞溅,某妞儿一颗心暖烘烘的……

------题外话------

先来一更,晚上二更!么么扎(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