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论好男人陆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洗完出来,张妈已经把客厅收拾干净,还喷了空气清新剂,栀子花香味。

“谈小姐,洗完了?吹吹头发准备吃午饭。”

“哦!”

她自觉拿碗摆筷,两个人,到底有点冷清了……

也不知道陆征那货肚子饿不饿?

还有时璟,没他插科打诨,顿时有点不大习惯。

谈熙把头发吹干,又把换下来的衣服扔进洗衣机,晾好内衣裤,大功告成!

张妈端菜上桌,两荤两素,外加一个汤,全是按她重口味来的。

谈熙凑上去闻了闻,辣香扑鼻。

“张妈,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辣?”谈熙拎了块猪小排往嘴里送,咂咂嘴,动动鼻,活脱脱一只偷油小老鼠。

“嗯!您手艺真棒——”

张妈摘下围裙,擦擦手,眉开眼笑:“陆先生说的呗!你喜欢就好。”

“陆征?”

“可不是?要我说,陆先生对你真没得挑!”

谈熙抿了抿唇,漾开一抹几不可察的浅笑,低头咕哝:“他有那么好嘛……”

“别说,老太婆我活了大半辈子,阅人无数可能夸张了点,可过来人该有的经历我一样不少。陆先生这个人吧,虽然表面看上去冷冷的,可耐不住心里有把火,滚烫滚烫的!这就是咱们常说的,外冷心热!”

谈熙点点头,大口扒饭,听得那叫一个津津有味。

“张妈,你也吃别光顾着讲。”

“好嘞,大妈今天就跟你好好叨嗑!”饭碗一端,夹了几筷子菜堆在白米饭上,看样子是准备“长线作战”,“刚才咱们说到哪儿了?”

“外冷心热。”

“对!陆先生就是这型儿。男人嘛,其实挑来挑去无非两个方面,外表和内在,后者重于前者。”

谈熙觉得颇为有理,老人家的智慧往往超出一般人想象。

“陆先生英俊帅气,面子上绝对端得住;细心周到,为人正直,人品那是没得说!这么好的男人,打着灯笼也未必能找到,你呀,赚了!”

“嘿……确实挺赚。”

她男人,脸俊腿长,活大多金,放眼整个四方城愣是找不出比他更优秀的,关键这人还超对她胃口。

张妈满脸欣慰。

谈熙想了想,“可我们年龄相差挺大的。”

“有多大?”

“八九岁。”

“咳,八九岁算什么?十五岁都在正常范围!放心,没人敢说你是傍大款。”再说,有陆先生那么帅的“大款”吗?

谈熙:“……”

吃完饭,张妈收拾碗筷,谈熙挽起衣袖正准备帮忙,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二货”闪闪发亮。

张妈揶揄地瞅她一眼,挥挥手,“去吧去吧,这里只管交给我。”

谈熙道了声辛苦,转身就蹦到沙发上,举着电话深呼吸。

“喂,老陆!”

“好好讲话。好的不学,尽学时璟那些坏毛病。”

“啧,一个称呼而已嘛!再说,你本来就比我大,叫声‘老陆’恰如其分。”

“嫌我老?”

“您老当益壮。”

“狗东西!”

“吃过饭了没?”

“等会议结束。”

谈熙一顿,“别告诉我,你在开会?”

“中间休息。十分钟。”

“还有多久结束?”

“大概……四十分钟。”

谈熙抬腕看表,眉心稍拧,“现在已经快一点,你确定四十分钟后吃的还叫午饭?”

“下午茶也可以。”

谈熙:“……”

“熙熙?”

“嗯。”

“怎么不说话?”

“陆征,你就这样对待你的胃?”

“担心我?”

“滚!一点不自爱!”

低笑传来,如大提琴震动G弦的沉响,磁性,好听。

“你吃过了?”

谈熙鼓着腮帮,不说话。

他又重复问。

“吃了吃了……”极不耐烦,她现在还生气呢!

“嗯,你好好吃饭,东西让张妈帮着收拾。”

“哦。”谈熙蔫蔫,提不起劲儿,她还惦记着男人的胃。

上辈子流亡途中,她无数次体会过饥饿的感觉,就像有一双手在不停拉扯你的胃。

饿到极致,她会挖野菜来吃。在大凉山的时候,她甚至咽过树皮。

“时间差不多了,我去开会。”

“诶!你……”

通话结束。

谈熙大吼一声,把手机砸到沙发上,“臭男人!老东西!我还没说完就挂电话……”

张妈听闻响动,连手都没来得及擦干就从厨房跑出来。

“怎么了?怎么了?”

谈熙把事情说给她听。

“咳,我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敢情闹半天就为这一出!”

女孩儿双眼骤亮,“您有什么好建议?”

“既然陆先生忙得连吃饭时间也挤不出来,那你给他送去不就得了?”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行,电饭煲里还有饭,我弄几个新鲜菜,你送去给他。”

“张妈,你真是太贤惠了!”

“唉哟,我这张老脸都被你夸红了!”

“那我去换衣服了。”

“赶紧去吧……”

谈熙转身回卧室,被她一气之下砸在沙发上的手机却震个不停。

“怎么没人接?”宋白倚在床头,宿醉让他从昨晚昏昏沉沉睡到现在。

醒来一看——靠!下午一点十分!

回想起有美相伴的昨夜,女孩儿的脸无数次在脑海中浮现,或怒,或笑,挥之不去。

这才迫不及待拨通她的手机号,不料,无人接听。

叩叩叩——

敲门声响。

宋白捏了捏眉心,“谁啊——”

“我,你老姐。”

宋白拉上被子,把头裹住。

下一秒,门从外面被人推开,来者正是宋白嫡亲二姐宋青。

女士西装上衣,搭配干练直筒裤,高跟鞋踩在地毯上,倒没发出什么不和谐的声音。

伸手一掀,女人很是无奈,“我说小白,你多大了,怎么赖床还用这招?!你看看现在几点?太阳把你屁股都给晒满一圈儿了,你居然还在床上挺尸!”

“啊啊啊——姐,我求你别叨行不?烦着呢!”

“呦呵,堂堂宋三少也有烦的时候?”拣起床尾凳上的衣服裤子丢给他,“赶紧的!穿好了下去吃饭!”

“我又不是圣人,怎么不能烦了?我现在,now,就是超级,very,烦躁!”

“说说看,又想让我们替你收拾谁?”

“别介……我是那种人吗?!”

嗯哼,宋青抱臂环胸,“我持保留意见。”

宋白两眼一翻,“你们女人就是麻烦!”

“我们,女人?”秀眉高挑,检察官的敏锐让她隐约嗅到了一丝不正常。

宋白暗道糟糕,他老姐的职业病又要犯了……

“你……”

“那个你先出去,我要换内裤!对,换内裤!”宋白抢先一步开口,蹦下床,把他老姐推出去,然后,砰——

关门,落锁!

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半秒钟后——“宋小白,你真是越来越恶心了!”

宋白撇嘴,恶不恶心他不管,能制母老虎就好,吹着口哨进浴室,等他再出来,又是那副衣冠楚楚的公子哥儿模样。

刨了两爪子头发,对镜欣赏一番。

“不错,凌乱也是一种美,哦不,一种帅。”

楼梯下到一半。

“白白起床啦?”他妈庞佩珊。

“小白饿了吧?”他奶林楚红。

“嗯,总算起来了。”他爸宋禹。

突然目光一顿,宋白惊得跳起来:“哥,你在干嘛?!”

宋子文惊得手抖,碗里的东西险些洒出来:“大中午的,嚷嚷什么?搅了老爷子午觉有你受的!”

宋白悻悻闭嘴,脚步去丝毫未停,冲下楼梯,又奔到他大哥面前,伸手夺碗。

“你居然吃我的酒酿汤圆?!”瞪眼,目露愤慨。

宋子文相当无辜,“哦,原来是你带回来的。刚才咱爸已经吃掉一碗。”

宋禹轻咳两声,拿着手里报纸不停翻看。

“你、你们……”委屈脸。

“行了,少跟你哥这儿装。不就是碗汤圆,至于吗?”

“至于!非常至于!你知不知道这碗汤圆是……”

宋子文挑眉,其他人同样一脸好奇。

“是什么?”宋青横插一句,趁宋白不备用勺子挖走一个,“嗯,味道还不错。”

“姐,你偷袭!”宋白像护小心肝儿一样把碗护在怀里,疼得跟什么似的。

“宋小白,”女人厉眸半眯,“你很有问题。”

“没有。”

“你就有!昨晚一踏进门我就闻到你身上那股烧烤味儿,我记得你宋三少从不去路边摊吃东西。此疑点之一。”

“除了身上的烧烤味,嘴里还有辣椒味,牙齿上还粘着辣椒皮,我亲爱的弟弟貌似你不喜欢吃辣呦?此疑点之二。”

“昨晚,你说梦话了,叫的是什么‘西’,可咱们家认识的人里面好像没有一个叫‘西’。此疑点之三。”

宋白眼皮猛跳,“宋青,这、这些都是你的猜想,有证据吗?!”

女人整了整衣领,“对了,你一紧张就会结巴,疑点四。”

“你!”

“林院长,您拿主意呗。”宋青两手一摊,看向老太太。

这可是正儿八经的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副国级干部,虽然已经退休了,可老辣凌厉的眼光却丝毫不逊当年,一切谎言在她面前都无所遁形。

老太太清了清嗓,“据宋检察官所述,本庭有理由怀疑,”前一秒还似模似样,下一句画风突变——

“白白呀,你还是招了吧,奶奶护着,不怕不怕喔~”

宋白:“……”

------题外话------

二更到,已修改,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