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每次见你都要流血/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砰——砰——

啤酒瓶在两人头顶开了花,顿时血流如注。

“快走!”谈熙咬牙。

他妈的蠢货,这时候发什么呆!

殷焕一跃而起,两脚踹人胸口上,毛子踉跄后退跌坐在地,老鸦直接翻白眼儿死过去。

谈熙跑在前面,殷焕落后一些,没几步就追上她,强势地拽过她胳膊,带着往前冲。

“毛哥?老鸦?!兄弟们追——”身后隐约有脚步声传来,还不止一个人!

殷焕面色剧变。

谈熙加快速度,不忘扭头剜他一眼。

两人都没说话,当务之急是要尽快脱困,多费唇舌只会损耗体力。

“这里——”殷焕把她拉到另一边,转过拐角的时候,一把明晃晃的西瓜刀朝二人劈来。

谈熙瞳孔紧缩。没错,她胆子大,可也并非不怕死啊?

相反,重活一世,她比谁都惜命,在处理魏刚这件事上,谈熙自问已经相当小心,不料还是让人察觉端倪。

当然,这里面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最近殷焕那帮人太过高调,毕竟,哥儿几个装得像暴发户,哪能不招人惦记?

还好,殷焕够地道,没有把她供出去,否则第一个要弄死他的人,就该是谈熙了。

思绪不过转瞬间,明晃晃的刀锋已然挟裹着凌厉之势袭来,谈熙只觉腰上一痛,身体随之侧倾,肩膀磕在墙壁上,是殷焕在关键时刻推了她一把,才险险避过刀口,而他却因闪躲不及,手背挨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

“我日……”殷焕怒瞪双眼,眸底血红,抬腿往那人腰上踹,对方仗着手里有刀,胡咧咧乱挥,幸好他收脚及时才避免被砍成瘸子。

谈熙反应过来,忍住左肩火辣辣的疼,挪到墙角开始在那堆杂物里面翻刨,最后找到一根有些弯折的铁棍。

“接着——”

缠斗中两人齐齐望来,殷焕伸手,而另一人则直接挥刀砍来。

谈熙早有防备,一个驴打滚儿躲开,殷焕这才松了口气,专心对付眼前挥刀的大汉。

许是有了武器傍身,再加上他本身动作灵活,很快就把人制住。

“怎么处理?”殷焕看她。

谈熙目光微沉,说实话,她第一反应是杀人灭口,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对方现在还只处于怀疑阶段,且怀疑的对象是殷焕,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谈熙大可高枕无忧。

再说,她也没有那个胆子敢取人性命,晚上做噩梦咋办?

她还要当个好人来着……

如果殷焕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估计会呵呵哒。

你要是好人,那满街都是圣母了。

殷焕一记手刀劈在大汉后颈,居然没晕。

谈熙甩他个鄙视的小眼神儿。

再劈。

还是没晕,这回莽汉反应过来,开始用蛮力反抗,殷焕差点没把人制住。

还是谈熙捡起块砖头往他头上一拍。

“这不就行了?”

殷焕朝她竖大拇指。

谈熙看他手背上那道血流咕咚的口子,眼皮一跳,“走,我送你去医院。”

边说边从挎包里摸出一张小方巾,按在受伤部位,打结固定的时候谈熙觉得右手腕有点痒,“好了,你用另外一只托住。”

殷焕倒抽一口凉气,“你的手……”

谈熙皱眉,她的手怎么了?

没问题啊,手背虽然粘了些灰和泥,也不至于让他惊成这样吧?

“你……”手腕翻过来,谈熙突地瞪大眼,下一秒,痛感铺天盖地而来。

嫩白的手腕翻开一道口子,像半圈红绳缠在上面,只要手稍微向前活动,皮肉立马外翻,像一张咧开的嘴正吐红色的浆液。

不知道的时候,除了痒,她什么感觉都没有,如今看到了,开始流血了,谈熙才觉得痛!

“喂,你没事吧?”

谈熙皱眉,眼里蒙上一层水雾,不知道为什么,这具身体很不耐疼,否则原主也不会因为一顿鞭子就香消玉殒。

她作为一个灵魂寄居者,早前住院养伤的时候就觉得特别难受,经常痛到睡不着,半夜爬起来吹冷风。

按理说,上辈子颠沛流离的生活,已经把她身上最后那点娇弱也磨搓得干干净净,不会无坚不摧,可意志力却比普通人强大,怎么会连这点痛都无法忍受?

除非,是这具身体的原因……

出院之后,她基本没受过什么伤,除了那次秦天霖搂她,在腰上又捏又掐,当晚谈熙就发现自己侧腰青了一大块,有的地方还泛紫淤。

很好,现在这一下算是彻底验证了她的猜想。

因为,此时此刻,某妞儿疼得想骂娘啊喂——

两人到医院的时候,殷焕手上的方巾大概可以拧出血来,谈熙比他好点,可仍然浸湿了布条。

哦,这个布条是从殷焕衣服上撕下来的。

叩叩——

“请进。”男人正在写什么,闻声开口,却并未抬头。

“庞医生,有两个病人,指明要你看诊。”

笔尖一顿,“什么病?”

“应该是刀伤。”

庞绍勋眉头一紧,“很严重?”

“流了不少血,可也说不上很严重。”

“还有其他病吗?神志清不清醒?”

“问过,没有病史。两个人除了面色有点苍白以外,说话、逻辑都很清晰。”

“让他们到护士站包扎。”

“可是……”

庞绍勋把笔放下,“有话直说,不用吞吞吐吐。”

“那个女病人说,你以前是她的主治医生,所以……”

“我?”庞绍勋挑眉,旋即目露沉思,应该在想近期接到过哪几个女病人。

“哦,她说她姓谈。”

“什么?!”男人面色一变,“她在哪里,马上带我过去……”

殷焕的伤不能等,已经让医生开始清洗包扎。

谈熙比较龟毛,愣是谁都不让碰,一动她就叫,殷焕劝过无数回,嘴皮子都快磨破了,她大小姐坐在椅子上,压根儿不搭理他。

“小姐,你这样肯定不行的!万一失血过多,或者感染……我们这些里有专门的外科医生,你让他们先替你止血。”小护士苦口婆心。

谈熙靠在椅背上,头耷下,左手按住右手手腕,一直保持这个动作没变过。

血浸透布条,开始往地砖上滴,映衬着医院白晃晃的四壁,有种刺目的绝艳。

小护士急得跳脚,整个人处于焦躁边缘。她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用命作死的人,说白了,就是矫情!

“庞绍勋来了吗?”

“小姐,庞医生是负责大型外科手术的专家,你的伤其他医生也能处理,而且保证会处理得非常好,请您相信我们的专业程度……”  “我只要他。”

“你!”小护士跺脚,这人除了会作、矫情之外,又多了一点:毫无自知之明!

拜托,庞绍勋是副院长,平时多少人拿着专家号都不一定能见他一面,你一个小小的刀伤就想惊动全院最好的外科医生。

这姑娘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小姐!请您配合,如若必要,我们将采取一些特殊手段,比如镇定剂……”

“你可以试试看。”冷笑抬眼,狠色毕露。

白衣天使打了个寒颤,脊背窜起丝丝凉意,下意识往后退开半步。

“你……别、不识好歹!”

这时,一阵匆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护士在前面带路,庞绍勋大步行来,看见谈熙的时候目光一滞,小跑到她身边。

“谈熙?”

“……”

“谈熙!”

“嗯?”女孩儿这才把头抬起来,面色惨白,“靠,童子鸡你谱儿也摆得太大了,非等姑奶奶血流干了你才来是吧?”

说完,她开始喘气。

庞绍勋嘴角一抽,“别说话,保存体力!放心,能骂脏话,说明还有血液供给大脑,干不了。”

“啧,那敢情好。”

那护士一见庞绍勋就变了脸色,灰溜溜走开。

他想伸手把布条解下来,“等等!”谈熙打断他。

“怎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庞绍勋皱眉,面色认真,绝对专业的态度。

“疼。”

“嗯,我知道。”

“不是……是那种疼!”

“哪种?”

“特别疼的疼。”

男人目露疑惑。

她深吸口气,“比一般人的痛感更强,然后……我害怕。”

庞绍勋面色骤凛,“你是说,痛感强?”

“反正,你一伸手,伤口的地方就像在抽筋,连带心脏也一缩一紧。”

“小徐,你去把她眼睛蒙住。”

“好的。”

“这样呢?”

谈熙眼前一黑,她有点不适用,想拨开,庞绍勋喝止:“别动。”

她安静下来。

“现在感觉如何?”

“没感觉。”

“还是痛吗?”

“废话!”她撇嘴,谁受伤了不疼?

“现在呢?”

“你在解布条?”

“嗯。有抽筋的感觉吗?”

“暂时没有。”

庞绍勋解开布条上面的结,动作轻柔:“现在呢?”

“还好。”

“行了。小徐,你把她眼睛蒙住。”顿了顿,“说吧,怎么伤的?”

“哦。”

“哦是什么意思?不方便讲?”

“你是医生,应该看得出来吧?”谈熙知道他想分散她的注意,因此也乐得配合。

“跟人干架?”

“算是吧。”

“动刀了?”

“不用刀,能切得这么平整?”

“哟,你还掰开看过?”

谈熙:“……”

“不然怎么知道平不平整?”

“童子鸡,你废话真的很多。每次见你都要流血,晦气!”

------题外话------

二更来啦,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