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二爷一到,无处可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却说错过了谈熙的陈凯,把保温盒拎到办公室,又匆匆返回,继续开会。

“……今天先到这里。”陆征率先离开,陈秘书紧随其后。

正酝酿如何开口,boss就先发话——

“是谁?”

陈凯把手机还给他,“前台。”

男人眉心一紧,前台怎么会有他的私人号码?

“继续说。”

陈凯只能硬着头皮把谈熙来过的事和盘托出“……哦,谈小姐还带了饭,应该是给您的……午、午餐。”

越到后面越结巴,因为他已经看见boss瞬间阴沉下去的脸。

“走了?”

“嗯。”

“没上楼?”

“您没接电话,所以……”

“有什么话留下?”

陈秘书摇头。

陆征推开办公室的门,桌上四个保温盒整齐排开,男人眸色一暖。

掏出电话,拨通。

陈凯见状,退出去,顺手关了门。

没人接?

也对,她既然用前台的电话打给他,就说明手机不在身上,这个小马虎……

陆征摇头,又拨了家里座机,这回接得很快。

“喂?”

“张妈。”

“陆先生,我正想打电话,您这就拨过来了……”

“有事吗?”

“谈小姐给您送午餐,把手机落家里,我估摸这个点她也应该到了,就想着跟她说一声,免得到处找。”

“麻烦你了,张妈。”

“不麻烦……中午吃饭的时候,我看谈小姐心不在焉,好像不大高兴,我就随口一提让她给您送饭,可把小姑娘兴奋坏了。”

陆征唇角微抿,眼底划过一抹笑。

张妈絮絮叨叨说了很多,他竟然都一字不落听着,心里愈发懊悔。

毕竟,是他不接电话在先,狗东西脾性大得很,估计正在气头上。

陆征觉得,他这辈子的耐性恐怕都要磨搓在这么个娇娃娃身上了……

时璟说,女人要哄的,红酒玫瑰加甜言蜜语。

想了想,也是这个道理……每次,他一抱她,或者夸她,小东西就笑得无比灿烂。

眉眼弯弯的样子,挠得他心痒难耐……

算算日子,也该干净了。

介时……

吃着美味饭食,脑海里无限yy,凌厉黑眸半眯似沉浸在那一方温柔地,缱绻无限……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乱纷飞思绪,唇角一耷,似有不悦。

“喂。”

“是我,庞绍勋……”

陈凯坐在位置上一边整合会议资料,一边同王秘书闲聊。

说到前台打来找他的那通电话,王秘书有点抱歉,“凯哥,你当时正在开会,我也不好打扰……”

前台?!怎么又是前台……

他隐约猜到什么,来不及细问,便见他家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oss疾步匆匆,甚至顾不上拿外套,隐约可见慌乱之色。

陈凯面色微变,“陆总……”

“下午所有安排取消,有事交给韩威处理……”

“陆……”陈凯保持着张嘴的动作,面前的人却没了踪影,其实他想说,陆总您嘴上有油。

进到办公室,桌上放着动过一半的饭菜。

陈凯有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坏了……”

那厢,谈熙躺在病床上,一条腿屈起,另一条腿搭在膝头,标准的“睡二郎”。

右手搭在床沿栏杆,左手扎着针头,一根输液管连接架上倒挂的吊瓶。

两只大眼睛木木盯着天花板,时而眨巴,像个安静的布娃娃。

蓦地,一声轻叹逸出唇畔,“好慢……”

已经半个小时了,瓶子里面的液体才去了三分一不到,她真的很无聊啊喂!

“感觉如何?”低沉的嗓音自进门处传来,庞绍勋拿着病历本进来。

“不如何。”

“晕吗?”

“不晕。”

“困吗?”

“不困。”

“有没有恶心目眩的感觉?”

“拜托,我伤的是手,没有脑震荡。”

“谁告诉你只有脑震荡才会头晕目眩?失血过多也一样。”

谈熙点头受教,“是——庞大医生!”

“你怎么跟小混混搅在一起?”

“呦,你怎么知道人家是小混混?”谈熙饶有兴味。

殷焕有张得天独厚的俊脸,虽然爱穿皮夹克、玩机车,可单就外表来说,还是具有一定欺骗性。

童子鸡这双眼可够毒的!

“很简单,气质。他身上痞气太重。”

谈熙耸肩,不置可否。

“你……应该过了叛逆期吧?”

“嗯哼。”

“少跟那种人混。”

“童子鸡,你管得有点宽哟~”半开玩笑半当真。

“忠告而已。”

“ok,你一片好心,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喽!”听不听又是另一回事。

“得了便宜还卖乖。”突然想起什么,话音一顿,“我来之前,为什么不让别的医生替你包扎?”

“疼啊!”

“难道我来就不疼?”

谈熙想了想,“我这个人,念旧。”

庞绍勋:“……”

“真的!那些人一靠近伤口抽筋,反正特别疼……后背受伤那回,你是主治医生,我觉得还好,so(所以),这回还用你。”

谈熙扬唇轻笑,那一脸“看吧我还惦记你”的表情真特么……让人蛋疼。

“童子鸡,你说我这是怎么了?明明以前不这样。”

沉吟一瞬,“不出意外应该是心理原因。”

“啥?可我不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

等等!心理原因……难道是秦天霖那顿鞭子?

显然,庞绍勋也想到了。

同在京都上流圈,有些传闻想不听见都难。

她和秦天霖的事早就传开了……

庞绍勋虽然不知事情真相究竟如何,可她遍体鳞伤是事实,所以难免对谈熙多了几分怜惜和纵容。

“你还在秦家?”

摇头,“刚搬出来。”

“一个人住?”

谈熙笑得眉眼弯弯,“你猜。”

“和刚才那个小混混?”

怪异地打量他一眼,谈熙撇嘴,“你眼神儿不好吧?”

殷焕那阴鸷狠辣的小模样,哪里比得上陆征?

“你刚才说没带手机?”

谈熙点头,“所以,今晚只能借你地盘儿暂住一宿。”

无奈地瞥了眼右手,她现在这样回“蓬莱”肯定被老东西训死,上次喝了几瓶啤酒,结果闹得跟什么似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瞒一天是一天。

至少,也要给点时间,让她好好思考该找个什么适当理由躲过这一劫。

千万不能被陆征知道,她在外面跟混混扎堆儿!

只可惜,人算不如天算。

庞绍勋:“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联系他了。”

“他?”谈熙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谁?”

“陆征。上次是他接你出院,这次应该也很乐意。”

“什么?!你打给陆征——”

男人被她陡然拔高的音调吼懵了,“你怎么……”

“啊啊啊——童子鸡,你!好,好得很!这笔账我谈熙记住了!”撂完狠话,直接去拔输液管。

庞绍勋大惊,按住她的手:“谈熙!你发什么疯?!”

“完了完了……”她伸手去推男人肩膀,“童子鸡,你让开!等他来了我就死翘——”

声音戛然而止,动作也倏然僵滞。

庞绍勋不敢拉她的手,只能去抱她腰杆,不过这抱也相当技术性,既能制住这疯子,也尽可能不伤她。

可没等他抱稳,冷不防整个世界——安静了。

“谈、熙。”

沉凛,冷刻,明明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却仿佛挟裹着雷霆万钧之势,于千军万马中横扫而过。

咕咚——

谈熙咽口水。

庞绍勋惊呼,此时透明的输液管已经变成血红,回流了。

“坐下!”

谈熙看着眼前红红的管子,愣在原地,眨眼,再眨,里面是……她的血?妈呀!

不等她有所反应,肩头一重,已经被按回床上坐着,却依旧讷讷回不了神。

庞绍勋朝陆征点头:“我出去了。”临走前,不忘狠瞪谈熙一眼。

啪嗒——

房门合上,一时沉寂。

谈熙保持着低头的姿势,紧盯着脚尖。

男人的视线则定定落在她裹缠纱布的右腕之上。

“怎么回事?”沉如钟磬,寒意迫人。

谈熙小心肝儿一颤,全身紧绷,没说话,脚尖却开始在地板上乱划,隐约不安。

“你怕我?”

“……凶。”

“再说一遍。”

“……你凶。”

“蠢东西,送个午饭也能进医院。”

不提还好,这一提某妞顿时就火了,猛然抬眼——

“我蠢?你不蠢?!连续八通电话,丫的就算去茅坑蹲个大号也该回来了吧?你倒好,故意不接,最后还关机?行啊陆征,没看出来你还这么牛!”

“当时开会,你又用前台的电话……”

“行了,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你挂我电话是事实!”

这点,他不否认。

“道歉。”

“对不起。”

嘎——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么好说话……

不对……

“现在该你说。”沉沉开口,带着一股莫名的强势,让人不敢反抗。

“说……什么?”她又想把头低下去,结果男人被抢先一步捏住下颌。

谈熙不得上仰,入目尽是男人刚毅的下颌线条,阳光映照下,可见浅浅的胡桩。

一时看痴。

“手怎么伤的?”

豁然惊醒,谈熙扭头,又被男人掰回去。

四目相对,一冷一倔,火花四溢。

谈熙咬唇,这男人忒坏!

她还以为能够先声夺人拿他错处,没想到他竟然轻描淡写认了,半点转移注意的机会都不留给她。

完了……完了……

怎么解释?

如何狡辩?

天杀的庞绍勋,为什么要打电话叫来这尊煞神?!

------题外话------

二更来啦!还打算赶在十一点之前更,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速度,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