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陆征,我说我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都是误会。”面色一正,小表情特诚恳。

男人不说话,只盯着她看。

谈熙心慌慌。

想了想,伸手去拉钳在自己下巴上的大掌,纹丝不动。

再拉,这回用了点力。

还是不动。

“疼……”她瘪嘴,泪花在眼眶里打转儿。

陆征叹了口气,把女孩儿小手纳入掌心,“知道疼还敢伸出来?”

摊开,捧到面前,看着她被纱布裹缠的手腕,眉头越拧越紧。

谈熙眼珠一转,娇滴滴哼了声“疼”,男人目光愈发柔软。

“怎么弄成这样?”

“刀子划的。”顿了顿,补充道:“流了很多血……”

眉心再紧,有发展成疙瘩的趋势。

“你坐下。”谈熙显然忘了另一只手上还扎着针,作势拉他衣袖,差点又让血液回流。

“老实点!”

“你别站着嘛,我抬头很累的,脖子酸……”

“要求还真多。”话虽如此,身体却很听话地挨着她坐下。

谈熙头一偏,搁在他肩上,“我给你送过去的饭吃了吗?”

“嗯。”

“味道如何?”

“不错。”

谈熙撇嘴,“你应该说很香。”

“嗯,很香。”

“那……”眼珠黑溜溜乱转,“你吃饱了吗?”

“半饱。”

“我记得分量很足……”

“吃了一半,然后直接跑医院。”

谈熙吐吐舌头。

“你……现在要不要去弄点吃的?”

“不必。”

“那用不用喝水?”

“不用。”

“你上洗手间吗?”

“怎么,要陪我去?”

“臭流氓。”

谈熙七拐八绕,什么有的没的都往外说,男人一一回应,耐心至极。

最后,她把能说的都说了,可陆征还是那副不温不火的样子。

“渴吗?”他问,“要不要弄杯水捧着,边喝边讲,看到最后你究竟能不能成功转移话题?”

嘎——

谈熙微愣,“呵呵,说什么呢……”笑容有点尴尬,眼神发虚。

“小东西,知道渔夫收网的时候为什么不急着把渔网拎上岸吗?”大掌拢在她肩头,指腹摩挲。

谈熙穿的是短袖,也不知有意无意,男人将她荷叶边袖口往上撸了些,变成肌肤相贴。

略带薄茧的触感让谈熙头皮发麻,顿时细腰一软,整个身体似要柔化成水。

“为、什么?”她咬唇。

男人叹了口气,“因为,渔夫想看网里的鱼垂死挣扎。”

谈熙顿住,瞬间反应过来,“你故意看我笑话?!”

“很精彩的表演。还有什么招式,尽管使出来。”

“你!”

“小东西,你七拉八扯,到底还是躲不过!说吧,伤口怎么来的。”语气彻底冷了。

谈熙泄气,老东西愣是坏到没边儿!

陆征冷哼,也不装了,面色倏地阴沉,“说话!”

女孩儿全身一抖。

果然,凶残的狮子就不能幻想他变得温驯,如果哪天真温驯了,不用说,肯定诱敌之计——装的!

“意外。”

本来她还好好的,没想到拍个板砖也能蹭上刀刃,不是意外是什么?

“少敷衍我。”

“真的,我发誓,绝对没说假话!”

“好,那我问你,为什么不等我?中途离开做了什么?”眼神锐利,目光如炬。

“你不是在开会嘛……那个,我又忘了带手机,总不能傻坐着啊?”

“所以你就出去挨刀?”

“都说了是意外,我又不傻,干嘛平白无故去找死?”

“你也知道是在找死!”男人咬牙,“刚才还想跑?拔针头?谈熙,信不信我……”

双眸微眯,仰头,“你怎样?”

“我弄死你。”

女孩儿吸吸鼻子,咕哝了一句,陆征没听清。

“你说什么?”

谈熙弯了弯眉眼,蹭到男人怀里,“如果换成卧室的床上,我倒是不介意……”

“狗东西!你——”陆征气得直喘,已经说不出话。

偏偏某人暗自得意的小眼神还被他抓个正着,登时一怒,伸手扣她的肩。

谈熙躲开,下意识用手挡,被他狠狠挥开。

“唔……”一声闷哼,面色顿时惨白。

“怎么了?!”

“疼……”谈熙后仰,保持着被甩开的姿势,而腕口恰巧磕在另一边床沿上。

陆征伸手扶她。

“别动!”谈熙摇头,眼里闪过一抹水光,咬牙,慢慢把手翻过来。

原本米白的纱布渗出鲜艳的红,男人眼里闪过懊悔,更多的却是心疼。

“阿征……”女孩儿白着一张脸,眼眶通红,瘪了瘪嘴,却始终没有哭出来。

“乖,我去叫绍勋。”

十分钟后。

庞绍勋拿着纱布卷缠完最后一圈,收手,起身,开始整理一堆瓶瓶罐罐。

谈熙靠在床头,左手还打着吊针。

不远处窗前,一个挺拔的身影岿然而立,见包扎完毕才缓缓舒了口气。

“我的手……没事吧?”谈熙咬唇,眼神紧张。

庞绍勋沉着一张脸,没说话。

作为医生,他讨厌不配合的病人,而这里面包括谈熙。

“难道我真的残了?不要啊……我的右手还要画画……”

陆征也紧盯着他。

“暂时没问题。不过,你要继续折腾的话,我就没办法保证了。”

谈熙紧绷的神经松懈下来。说实话,伤口磕到床沿的时候,那种骤然来袭的剧痛让她惊慌,甚至于无措。

“不折腾,我一定好好养……”

庞绍勋哼了声,手上动作不停,等收拾完毕,“我先出去了。

“送你。”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咔哒——

门合上。

谈熙打了个呵欠,眼皮缓缓耷拉下来。

走廊尽头,两个同样挺拔的男人相对而立。

“她的手怎么回事?”陆征夹着烟,薄雾缭绕中模糊了眉眼。

“你问我?我问谁?”庞绍勋顿觉好笑,“你这个亲戚是不是当得太称职?”

别说外甥媳妇,就是秦天霖那个外甥都不见他这么上心。

该不会……

庞绍勋惊怔,下一秒,就果断掐灭那个荒唐的念头。

谁都有可能,但陆征不同,他的理智和正直绝不会允许自己跨出那一步。

尽管,那是个诱人的姑娘……

陆征没说话。

他现在的身份应该不只是亲戚了……

舅舅?情人?男朋友?

遇到谈熙之前,陆征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被个疯孩子吃得死死的。

“不过,有个男的跟她一起。”庞绍勋想起那个小混混。

“谁?”夹烟的指尖一颤,灰烬抖落。

“看上去像个二流子,不过那张脸长得不是一般好看。”

陆征皱眉。

“对了,我听她说已经从秦家搬出来,怎么回事?”

“吵架了。”

庞绍勋撇嘴,“我现在越来越看不懂秦家人,你说秦天霖是不是脑子进水?怎么就看上谈熙这根儿豆芽菜?难道……他有恋童癖?”

说着,自己都笑了,转眼去看对面的人,却发现那人面色紧绷,似有不悦。

“阿征,你不会怪我吧?”

“怪你什么?”他吸了口烟。

庞绍勋把窗户又推开一扇,便于散烟通气,“怪我自作主张,害你惹上这么一个大麻烦。”

闻言,轻嗤一声,“的确是个麻烦。”

庞绍勋觉得话里有话,可仔细一琢磨,又没发现什么问题。

“那你准备怎么做?不然,通知秦家来接人?”

他跟那边没什么交情,自然也没留手机号,否则,也不会打给陆征。

“暂时没必要。”碾灭了烟头,掷出窗外。

“她的伤不算严重,挂完水就可以走了,你……”

“我进去看看。”说完,转身走远。

庞绍勋站在原地,半晌,才压下心头那阵怪异,咕哝着离开。

“这人什么时候学会多管闲事了……”

陆征回到病房的时候,谈熙已经睡着了,白净的小脸之上一派安恬。

他坐到床边,静静凝视,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从来没看懂过她。

第一次见面,她就看了自己老二,非但不知羞,还品头论足。

紧接着,就是她层出不穷的撩拨手段,不知死活地往他跟前凑,打不走,骂不听,每每气得他牙痒,她却在一旁笑得没心没肺。

“你呀……”比养个女儿还让人操心。

“唔……”睫毛轻颤,女孩儿咂咂嘴,想抬手伸懒腰,陆征眼疾手快把人按住。

“别动。”

“嗯?我怎么睡着了?”谈熙眨眼,雾气渐褪。

陆征把她的手放好,目露警告,“别乱动。”

“舅舅,我疼……”

“嗯。”

“陆征,我说我疼!”

“然后?”

“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没有。”

“你有!刚才还想动手。”

“那是你太欠!”

谈熙撇嘴,目露委屈。

男人眼神一软,“好了,我不生气。要不要喝水?”

摇头。

“你呀,就不能让人省点心?”似有无奈。

“我这不是在给你找存在感嘛?”

“你还越说越有理?”明明气得肝疼,却又舍不得发火。

刚才那通脾气就让谈熙遭了罪,他是怎么也不敢再来第二次了。

“如果我哪天省心了,你丫就一边儿哭去吧!”

男人挑眉,“这又是什么论调?”

谈熙左手朝上,小心翼翼不压到针头,“愣着干什么?伸过来。”

陆征把手放上去,无奈失笑,“你又闹什么……”

只听她缓缓开口,明明是玩笑的语气,却难掩认真——

“如果哪天我不闹你、不烦你、不折腾你了,就证明我不爱了……”

只有不熟的人才会怕麻烦对方。

------题外话------

晚上还有两更,大概九点半左右可以来刷一次哈~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