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媳妇儿别生气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殷焕回来的时候,头发还在滴水,就想往被窝里钻。

岑蔚然把搭在床头的毛巾丢过去,“擦干。”

“哪儿来这么多讲究……”

“你擦不擦?”

“擦!我擦还不行?”扯过毛巾,往头上一通胡撸。

“干了干了……”哧溜一下钻进来,两条蛮横的劲腿把女人夹进怀里,“媳妇儿,我要……”

岑蔚然推他一把,“你烦不烦?走开!”

“我睡我媳妇儿,天经地义,凭什么走?”

女人目光骤冷,“想用强?”

殷焕笑容讪讪,“我哪敢……”

岑蔚然转身,背对他,这人混账得很,不给点颜色瞧瞧,他永远不知道厉害。

“手往哪儿放?”

“嘿嘿……我替你按摩。”

“不需要。”

“媳妇儿,你能这么大还不是我辛辛苦苦摸出来的,想过河拆桥?”

“你恶不恶心?”

“我实话实说。你这儿,以前连个小馒头都不是,现在长成大包子,还不许我吃一口?”

“滚!”打掉他的手,女人绷着一张冷脸,心里又气又羞。

殷焕也不得劲,只能看不能吃的滋味儿让他极度躁郁,往脑袋下面多垫了个枕头,伸手拿烟。

“不准抽。”

“靠!你还真来劲儿了是吧?”

岑蔚然掀被起身,又从柜子里翻出一套棉絮,抱着往外面走。

殷焕跳下来拉她,“你闹什么?”

“你不是要抽吗?我睡沙发。”

烟头一折,扔在地上,“我不抽,你别走。”

岑蔚然哦了声,又躺回去。

殷焕心头那口鸟气早就让她给折腾没了,倒回床上,顺手甩飞了空烟盒。

“媳妇儿,你是不是还生我气?”

闭着眼,嗯了声。

“我说了,不是故意的。”

“你以前也这样说。”

“我是在气头上……”

“所以拿我撒气?”

“没……我就想做点事,爽快爽快。”

“骑着你那辆宝贝铁疙瘩出去兜一圈不就好了?凭什么拿我折腾?”

“骑车哪有骑你带劲……”

“殷焕!”

“诶,别生气,我稀罕你才骑你,其他女人我看都不看,媳妇儿你让我弄一回,就一回……”

岑蔚然气得头疼,挥苍蝇一样赶他:“别烦我!”

“要不你用手,我憋得难受……”说着,想拉她。

女人一把甩开:“还要不要脸?我说了,不做!听不懂人话?!”

当年,她怎么就看上了这个二流子?!

舍友说她瞎,凭她的条件能找个比殷焕强千百倍的,但岑蔚然清楚,她非但不瞎,眼神儿还相当好使。

不然,也没法在那群打成一团的混混里,第一眼就找到他。

说白了,还是那张脸整出来的幺蛾子。

殷焕的相貌已经不能用英俊来形容,那是一种连女人都会嫉妒的美,而她从一开始就被这种美吸引,挣扎过,也反抗过,却始终没能跳出这个大坑。

“媳妇儿,你是不是还生我气?”

殷焕彻底老实了,乖乖躺好,就怕她一生气又跑回学校,或者出去做什么调研。

记得两人闹过最凶的一次,这婆娘三个星期没着家,害他天天抱着方便面跟工地上那群糙老爷们儿过活,半夜醒过来也没个陪他折腾的人,只能听着对面铺头比打雷还响的呼噜声,自己用手解决。

后来,一群人准备去鸡店打野食,他也跟着去,可那女人一张嘴就把他给熏晕了。

比起香香软软的媳妇儿,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从那以后,殷焕才知道他媳妇儿有多好,发誓要出人头地,让她过好日子。

这也是他为什么拖着始终不肯结婚的原因。

“媳妇儿?”

岑蔚然没应。

“睡了?”他继续开口。

“……”

男人泄了口气,长手长脚摊倒在床,见她始终没动静,嘿了声儿,“还真睡……”

棉被往头上一盖,他也睡吧。

第二天,岑蔚然是被晃醒的,她翻身,却像被卡在门缝中间,动弹不得,下半身还凉飕飕……

豁然清醒!

男人半眯着眼兀自沉醉的表情映入眼帘,岑蔚然心尖那根弦儿颤了颤,“唔……”

“醒了?”他趴着,动作不停,眼角眉梢染上邪气。

“滚下去!”她又拽又推。

到底拼不过他的蛮力,又被拿捏了软处,半推半就,让他得逞。

事后,岑蔚然继续睡,殷焕点了支烟,吞云吐雾。

抽完,轻手轻脚从床上起来,又替她掖好被角,把空调调低两度,抱着衣服裤子去客厅穿。

粗略把自己收拾一番,拿了钥匙出门,爽过的男人心情甚好。

岑蔚然再次醒来,已经九点一刻,穿好睡衣,进厕所洗漱,打了盆热水擦身子,看着锁骨和前胸狼藉斑斑的吻痕,顿时无比懊恼!

她怎么就松口了?!

还想多折腾那混蛋两天……

“媳妇儿——媳妇儿——”

“嚷什么嚷?生怕隔壁听不见?”

男人风一样出现在门边,“你起了,我还以为……”

“以为什么?”

“没、什么。”

岑蔚然撇嘴,不说她也知道,这人不就怕她回学校,不搭理他吗?捂得跟什么似的……

这样一想,就算哪天她和张璐对上了,还指不定谁输谁赢。

初恋是白月光,头顶上挂着,日子却是柴米油盐,得手里抓着。殷焕这人相当俗气,哪怕给他一幅绝世名画,首先想到的绝不是挂起来欣赏,而是这画到底能换多少钱,够他们生活几年。

说到底,这是个再实际不过的男人,玩不来浪漫,也学不会风情。只能看不管饱的白月光在他眼里永远重不过灶台上的锅碗瓢盆。

岑蔚然第一次因他的粗俗实际和不解风情而感到庆幸。

张璐啊张璐,你再会吟风弄月、卖弄风骚,他也看不懂,毕竟,这是个十话九粗的文盲!

“想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突然觉得你糙点也没有不好。”

“所以,不生气了?”

“勉强原谅你。”

“嘿嘿……”他就知道,这世上没有干不服的女人,关键是活好不好!

“媳妇儿,我买了早餐,你最喜欢的豆浆油条,还有香菇肉蒸饺……”

“等等,你手怎么了?”岑蔚然皱眉。

“哦,昨天上工地,被钢筋划了一下,没什么大事。”

“去医院看过了吗?”

“嗯,昨天下午去的。刚才到街对面的门诊换过药。”

“医生怎么说?”

“小伤。”

岑蔚然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男人目光坚定,毫无躲闪。

“是吗?”

“你别瞎担心,出去吃早餐。”

两人围着小茶几坐下,殷焕替她夹了个糖馅儿包子,“里面有核桃,你尝尝。”

岑蔚然咬了一口,热气腾出来,险些烫到嘴皮。

“怎么样?好吃吗?”

“比以前吃的味道要好,你哪家买的?”

“哦,一品居。”

“什么?你再说一遍。”

“一品居。”

“哪来的钱买这个?”女人面色一沉,筷子也搁下来,“还有卧室里的空调,我订的明明是风扇,你怎么给换了?”

“我现在手头有钱,你只管吃,只管用。”殷焕不想多做解释。

“你是不是又开始捞偏门?”

“我没有。”

“那你钱从哪里来的?”

“最近手气不错……”

“你去赌了?!”岑蔚然一巴掌拍在茶几上,恨不得把它当成殷焕的脸。

“就几把……”男人有点心虚,他答应过媳妇儿不沾赌的。

“好啊,你拿我的话当耳边风是吧?当面一套,背地里还藏着一套!”

“没有!我不是为了赢钱才去赌,我本来想输钱,可运气太好,每次都押中……”

“什么?你想输钱?”岑蔚然快要气炸了,哼哧哼哧喘气。

“不是……我一时半会和说不清楚。反正就是因为你输钱,别人就以为你很有钱,谁知道我基本没输过,就连押豹子也中……”

岑蔚然听出了点苗头,殷焕还在那边上蹿下跳地解释。

他可不想刚哄好的媳妇儿又跟他闹……

“殷焕,你先闭嘴。”

嘎——

岑蔚然冷静下来,目露沉思,“你刚才说,想让别人以为你很有钱?”

点头,顺手塞了个蒸饺进嘴里,又把“赌股”的大致概念说给她听,反正谈熙又没说不能告诉别人。

他就跟媳妇儿说道说道,应该不会有问题。

况且,然然就是学这个的,研究生来着,应该比他懂。

“……媳妇儿,我觉得这事能成。”殷焕理论知识不行,但直觉很准。

“虽然有点踩线,但思路很巧,可同样风险也大,光是选股这个环节就存在很大问题,除非股神巴菲特,不然谁能算准到底涨还是跌?万一预测不准,赔得倾家荡产都有可能!”

“她说她有办法,我们要做的,就是鼓动大伙下注。”

“那跟你故意输钱有什么关系?”

“我得先把派头支出去,人家才放心来我这儿押钱啊!”

“赌本是那个人给的?”

“嗯。不过,买空调的钱是我从赌桌上赢的,还有这顿早饭……”

“那人是混哪个片区的?”

“没有。她不是混混,应该有些背景,上次和一个开保时捷的男人在一起。”

“等一下,”岑蔚然目光一顿,“这个人是男是女?”

“女的。”想了想,又补充:“很年轻。”

“呵,你艳福不浅啊!”

一口蒸饺卡在喉咙,殷焕傻眼:“你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能不能别往我身扯?我们是纯粹的合作关系!再说,就我这样,人家还看不上!”

“你什么意思?敢情她要是看上了,你就颠颠儿地跑过去?”

“哪能啊?我是有媳妇儿的人!”

岑蔚然面色稍霁,蓦地,反应过来,“她看不上你,那我成什么了?废品回收站?”

“有我这么帅的废品吗?”

噗——

“你少给我装!”

“媳妇儿,我没装,这辈子也就你看得上我,反正我是赖定你了!”

岑蔚然心头一跳,暖意上涌。

她的付出和坚持也是有回报的,至少,这个混蛋男人依赖她,愿意哄她,虽然经常惹她生气的也是他……

“行了,松手,包子都冷了。”

殷焕笑得暗搓搓,“你尝尝这个,上回你说想吃,我一直记得……”

“嗯,还不错。”

“那你最近不回学校吧?”

女人挑眉,不置可否。

“媳妇儿,我已经饿很久了,你再不喂他都快憋死了!”

“滚蛋!”

“嘿嘿,蛋还在呢,滚不了。”

“包子还塞不住你的嘴。”剜他一眼,无尽嗔怪。

“唔……”连肉包带着手指一起含进嘴里,舌尖一扫,男人笑得又痞又邪。

岑蔚然头皮发麻。

“别闹,说正经的。赌股这事我不放心,万一整进局子里,我可没办法捞你出来。让我跟那个女的见一面,我有些细节要问。”

“……好,我来安排。”

------题外话------

二更,么么哒!月初求票票,鱼会努力更新的!爱大家,mua!(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