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家长模式初上线/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晴空万里,天蓝如洗。

两个女人的会面被安排在一家茶楼。

殷焕带着媳妇儿先到,谈熙紧随其后抵达。

四目相对,谈熙一眼就把她认出来了,岑蔚然同样如此。

“无巧不成书。”

“都是猿粪惹的祸。”

两人之前就在“余胖子火锅”店门口打过照面。

稔熟的样子倒把殷焕看懵了。

“进去谈?”

“请。”

就在殷焕等得昏昏欲睡,呵欠无数的时候,包间门突然打开,两个女人肩并肩出来。

一个眉眼带笑,一个满面红光。

“蔚然,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是,熙熙。”

两手相握,异口同声:“合作愉快。”

目送谈熙离开,殷焕开始蹦跶。

“媳妇儿,媳妇儿,你们都聊什么了?”

“问这么多干啥?赶紧结账去。”

嘿嘿笑了两声,他掏钱,打算找个时间再去玩两把,最近手气好。

谁都不会嫌钱多。

付完账,两人离开,殷焕伸手搂她,笑得邪气又下流,岑蔚然不耐烦,一个劲儿赶他。

可是没一会儿,他又贴上来,反复几次,也懒得计较,随他去了。

“媳妇儿,你想吃什么?”

“羊蝎子吧。”

“行,刚好附近有一家,味道还不错。”

等上菜的时候,殷焕把茶递给她,“媳妇儿,你喝一口,像不像咱村口刘大爷家的老鹰茶?”

岑蔚然咂了咂,“你这么一说,是有点像。”

“那多喝几口,”殷焕搓搓手,突然问道:“你跟谈熙,之前见过?”

“嗯。上次同学会约在一家火锅店,我进门的时候不小心撞到她。”

“就这样?”

“不然你还想怎样?”岑蔚然白他一眼。

“那我怎么看你们一副几十年老朋友见面的样子……”

在殷焕眼里,他媳妇儿就是只天真单蠢的小白兔,跟谈熙那种虎犊子杠上,只有被吞的份儿,他是真不放心。

等在外面的时候,他已经做好破门而入的准备,连怎么踢,怎么撞,都在脑子里演练过无数遍,一旦出现风吹草动,他就冲进去。

自家婆娘,还不得自个儿护着?

大盆羊蝎子上桌,两人都爱吃辣,所以叫的是红油锅。

殷焕拿起筷子就迫不及待开吃,被他媳妇儿瞪了眼,讪讪收手,用热茶涮了碗,又把筷子冲洗一遍,这才敢动。

“穷讲究!咱们以前村里那家小面馆,用的还是一次性筷子,掰的时候木屑毛刺到处飞,也没见你挑成这样儿。”

岑蔚然哼了声,“这里是京都,能跟咱们村儿比?再说,那个时候我想讲究也没那个条件不是?现在有能力讲究了,为什么还要学原来那套?人都往高处走,生活习惯也跟着变。不就让你多注意卫生,饭前先洗个碗筷,你咋这么多话讲?我是坑你,还是害你?”

殷焕撇嘴,他知道媳妇儿说得对,可就不爱看她那张嫌弃的脸。好像将来某一天,他也会被淘汰……

以前他妈说,女人不能读太多书,读进去了,心也跟着大,谁还愿意陪他在农村耗?都去大城市找有钱小白脸儿了。

起初,他没听进去,反正岑蔚然那小娘们儿被他干得服服帖帖,乖得很!

之后,她到京都念大学,起初还一天一通电话,之后就忙什么学生会、社团,十天半个月不搭理他。

殷焕这才有危机感,又联想到他妈那番话,当即收拾东西买了张火车票就来找她。

到的那天晚上,他们在招待所折腾了整整一夜,殷焕差点被她夹死,不过她也好不到哪儿去,又哭又叫,还招了隔壁住客的骂。

反正最后,两人之间的黏糊劲儿又回来了。

“……涮个碗筷有多难?瞧瞧你那懒劲儿!”

“是是是……听你的,都听你的。”

岑蔚然这才目露满意,替他夹了块羊蝎子放进碗里。

“媳妇儿,你觉得赌股这事靠不靠谱?”

“还行。”

“你昨天还说风险大。”

“富贵险中求,这不是你教我的?”

“呃……”

“说实话,这法子确实不错,我昨天上网了解过,又问了人,目前还没有针对这块的相关法律规定,暂时不会有问题。”

“那以后呢?”

“这种钱,能赚一天是一天,还想什么以后?趁国家没注意,政策法规还没落实,能揣多少揣多少。南方已经流行一段时间了,北方半点动静都没有,你要真能抓住这个机会,咱们以后的日子会好过很多。”

“那你也同意?”

“当然。”

“嗬,谈熙给你灌了什么**?这么快就松口?你们进去还没一个小时……”蓦地,面色一青,“该不会背着我干了什么吧?”

岑蔚然顿住,看他那张阴晴不定的脸,恍然意识到什么。

“你神经病!整天脑子里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盯着你,就给我红杏出墙!”

“拜托,两个女的能做什么?”

“两个男的都能搞,两个女的也可以。”

“你还越说越来劲?”筷子一放,岑蔚然黑脸。

殷焕有所收敛,灌了口茶:“明明昨天还不是这样……哦,见一面你就信她了?”

“你就没看出那姑娘的本事?”岑蔚然翻了个白眼儿。

她惊讶于谈熙的年龄,觉得殷焕脑子犯驴才会跟这么个小姑娘谈合作,可短暂交谈后,岑蔚然服气了。

尤其,当她抛出一些专业问题的时候,那姑娘信手拈来,讲得头头是道,甚至有些内容是她完全没有接触过的。

不仅如此,谈熙对国内股市的微观把控相当了得,甚至能给出大致涨跌区间。

岑蔚然本科念的是金融工程,对证券投资这行并不陌生,自然能够判断谈熙那番话的含金量。

“哦,还有件事忘了告诉你。”

男人动作一顿。

“我已经答应谈熙入伙,今后你和你那帮兄弟都要听我指挥。”

殷焕傻眼。

今后这婆娘岂不是要爬他头上拉屎?

两人把一盆羊蝎子解决掉,又叫了打酸梅汁镇辣解渴,殷焕去结账,岑蔚然坐着玩手机。

半晌,不见男人回来。

她拎了包,找到前台,殷焕背对她,正低头跟人讲话,挺拔的身形将那人挡住,只能看见一点天蓝色衣角。

不出意外,应该是个雌雄生物。

得,那张脸又惹祸了!很多时候,她都在想,如果殷焕长丑点,她是不是就能多一份安全感?至少,不会担心他在外面招蜂引蝶。

但不可能存在这样的假设。

如果他丑了,当年她也不会看上他,更不会跟他钻一个被窝。

大步上前,缠住男人手臂,岑蔚然笑道:“还没好吗?”

殷焕笑容有点僵,摸摸她的头,“遇到熟人,耽搁了……”

转头望去,下一秒,全身血液凝滞,岑蔚然如坠冰窖。

“hi,蔚然,好久不见。”

张璐今天穿的是天蓝色及膝裙,脚上一双某大牌凉鞋,卷发披在身后,略施薄妆,整个人清新又靓丽。

相较而言,岑蔚然t恤短裤的打扮到底失了几分精致,好在底子不差,皮肤也白。

敛了笑,沉默半晌,直到有种名为“尴尬”的气氛在空气中蔓延,她才哦了声,笑道:“原来是你啊,张璐。”

好似这么多年两人第一次见。

女人微怔,旋即笑道:“你也来吃羊蝎子?”

“不是我,是我们。”笑着攀住男人胳膊,撒娇般轻晃。

张璐面色有些白,哆嗦着,“你们……恭喜……”

殷焕几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头,被一直用余光关注他表情的岑蔚然找个正着,心重重一沉。

不舒服吗?

不愿意在老情人面前和她亲近?

岑蔚然偏要攀住他,越缠越紧,“谢谢。这位是……”

张璐身后还站着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

“我表弟,他在这附近上班,正好我们都没吃午饭,所以约出来聚聚。”

“看我,没来得及介绍。这是我男朋友,殷焕,你也应该认识吧?”

女人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原本明媚的笑意也消失不见,眼底只剩慌乱和无法抑制的沉痛。

岑蔚然暗骂“虚伪”,却注意到男人越拧越紧的眉头,心里一片苦涩。

“走吧。”殷焕牵她的手,目不斜视。

岑蔚然被他半拉半拽着出门,两人沿街道步行。

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人眼前发晕,拐进一条林荫道,这才有几丝凉风吹来。

“下次别那样。”

岑蔚然呼吸一滞,抬眼瞬间,换上淡漠的样子,“那样是哪样?”

男人放开她的手,抽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两口后夹在指缝间。

“你明明知道,我跟她……有一段。”

“所以?”她冷笑。

真快啊,才几天就碰上了。也对,那个女人带着目的来的,又怎么可能没行动?

“过去的事情没必要追究,你也不用给她难堪。”

殷焕还是喜欢之前的媳妇儿,单纯善良,偶尔会使小性子,刚才咄咄逼人的样子不适合她。

听在岑蔚然耳朵里,又是另一种意思了。

“怎么,心疼啊?也对,她是老情人嘛……”

男人皱眉,“你乱说什么?”

“刚才跟她聊得很开心嘛,我如果不过气,你们是不是就抱上了?”

“岑蔚然,你非得揪住以前那点破事儿不放?”

“是你想跟她旧情复燃!”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跟她讲话?为什么皱眉?为什么警告我不要让她难堪?!”

“分手之后就必须当仇人?我皱眉是因为看不惯你刻薄假笑的嘴脸!还有,我什么时候警告你了,我只说你没必要这样!”

岑蔚然身形一晃,唇色发白。

刻薄?假笑?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这样的形象。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媳妇儿,我不是……”

“行了,你什么都不用说。”打断他,女人低头继续往前走,脚步一阵虚浮。

殷焕追上去,“我跟她真没什么!”

“……”

“媳妇儿?”小心翼翼。

“……”

“那都是以前的事,就当放了个屁散到空气里,难不成还找回来齁自己?”

再说,放出去的屁还能找回来吗?

女人咬唇,差点笑出来。

也不知道张璐听见这番话有什么反应,既装可怜,又扮无辜,到头来就是个屁!

岑蔚然舒坦了,“刚才你跟她说什么?”

“刚打完招呼,然后你就过来了。”

“敢情我来得不是时候,妨碍你们郎情妾意了?”

“谁给她郎情妾意?”殷焕嘿嘿笑着,甩了烟,伸手搂她,“我只想跟你打情骂俏。”

岑蔚然没反抗,由他揽着。

“下次,不准你再跟她说话,听见没有?”

“一句都不行?”

“不行!”

“媳妇儿,你可够霸道的。”唇角一勾,在她腰上掐了把。

“嘶……干嘛呢?公共场所注意影响!别转移话题,一句话答不答应。”

男人摸下巴,“我想想……”

岑蔚然气得给他一拳,“还想?你这旧情真够难忘的!”

“答应也行,不过有条件。”

“啥?”

“今天晚上你得让我……”凑近,附耳轻言。

“滚蛋!”女人气急败坏。

却说离开茶楼的谈熙,拐个街角就看见高大的路虎伫立在街边,引得路人不时回头。

拉开副驾驶,爬上去,“热死人了……”

陆征把搭在窗边的手收回来,顺道烟也给扔了,然后关窗开冷气。

也不管自己身上还有汗,小东西一个劲儿往男人身上蹭,“舅舅,你怎么不问我,去见谁了?”

“问你就说?”

“我考虑考虑。”

男人轻哼,谈熙主动交代,“是个女人。”

眉眼微动,沉凛的面色稍有缓和,“中午想吃什么?”

“湘菜。”

“你伤口没好。”

谈熙蔫巴了,“那你决定呗!”没人权,没天理。

正抠指甲,一张卡递过来,谈熙抬头,眨眨眼,“做什么?”

“给你的。”

“钱?”

“嗯。要开学了,很多地方需要用钱。”

谈熙眼冒红心,这男人咋能这么体贴,如此善解人意?

她刚想打瞌睡,枕头就给递过来了。卡诶,该有多少红票票?

嘿嘿嘿……肆意挥霍的日子不远了……

接过来,收下,珍而重之放进包里,从座位上蹦跶起来,吧唧就是一口。

“舅舅,我真是爱死你了!”

英俊的侧脸留下一记粉色唇印,男人喉结微动,漆黑的眼神似有微波涤荡。

哦,她忘了,今天出门的时候抹了唇膏。

“嘿嘿……我给你擦擦……”

“这里面有九千块,六千交学费,剩下三千置办生活用品。以后每个月月初,我都会转三千块到这张卡上,作为你这个月的生活费和零用钱。”

动作一顿,“三千?!”

男人挑眉。

“不是随便刷吗?!”

“小东西,想得倒美。”

“唔……你欺负人!养个情妇都不止这点钱。”

陆征面色一变,“你再说一遍?!”

谈熙缩了缩脖颈,咕哝:“本来就是嘛……”

“每个月三千还不够你花?”

“不够!”

“那你要多少?”男人抱臂,好整以暇。

“当然是无限卡最好,嘿嘿……我要求不高,那张黑金卡就成……”

噔!一个脑镚儿,谈熙吃疼,嗷嗷乱叫。

“你还真敢说!”男人咬牙,“以后别再让我听到什么情妇不情妇的,当心收拾你!”

谈熙瘪嘴。

“事先声明,这三千块是在你不闹事、不作妖,乖乖听话的前提下,才会按时按量到账。”

“啥意思?”

“小错扣一百,大错减对半,直到三千块全部玩儿完。”

谈熙一脸懵逼,这人说的啥?

她怎么一句也听不懂?

半晌,反应过来,嗷嗷大叫:“陆征,你个没良心的……呜呜……我又不是你女儿,有这么管人的嘛?啊!”

“当然,你可选择不要。”

嘎——

戛然而止。

谈熙眼珠一溜,算了,蚊子再小也是肉,总比没有好。

吸吸鼻子,“那你说,什么叫小错,什么是大错?”

------题外话------

二更大概九点半哈,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