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美肉当前你敢不敢吃?/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抽烟、酗酒、逃课、骂脏话每次扣一百,打架斗殴、夜不归宿、挑逗异性每次减半。”

谈熙目瞪口呆。

“哦,还有一种情况,毛都不毛。”

“啥、情况?”咽口水。

男人伸手,指着头顶,“这里绿了。”

谈熙:“……”

“你就这么没信心,怕我给你戴帽子?”剑眉一横,尽是揶揄,

陆征哼笑,漆黑如墨的眼里流泻出狷狂之色,挟裹着睥睨独尊的王者霸气,“你敢吗?”

谈熙很想说敢,可话到嘴边却成了——“哪能啊,呵呵……”

男人目露满意,大掌拍拍她头顶,“乖。”

谈熙泪目,她不是宠物狗啊喂!

“没钱的时候,再给我电话。”

眼前一亮,却听男人继续道:“可以提前预支下个月的二分之一。”

最后一丝儿光,灭了。

谈熙想骂娘,为毛是预支?不该是“我再给你转一笔过来”咩?

“唔……陆征,你太坏了……不带这样整人的……呜呜……”

男人叹了口气,大掌抚上她单薄的背心,“我是为你好。”

“管得宽!”小粉拳砸在胸口上,不疼,却痒。

“别闹,”就势一拢,“伤还没好就开蹦跶,手不要了?”

“你都不心疼我,还压榨我……”

“胡说!”

“那你给我黑金卡。”

“乖,别犟。你拿那么多钱,我不放心。”

“就因为这个?”吸吸鼻子。

陆征想了想,“女人有钱要变坏,尤其是你个丫头片子。”

噗——

破涕为笑。

“哪来的歪理?明明是你们男人有钱才变坏,我们女人是变坏了就有钱!”

陆征叹口气,拉过安全带替她系好。

凝视着男人线条刚毅的侧脸,谈熙一时怔忡,正午强光透过挡风玻璃,将车内渲染得一派明亮,而白光之中,他的眉眼触手可及,呼吸也近在咫尺。

谈熙没撒谎,她不敢给陆征戴绿帽,也不可能给他戴绿帽。

沧海水,巫山云,见识过陆征,其他男人只怕再难入眼。

伸手,抱住他的头,捧到面前,女孩儿目光盈动,睫羽轻颤。

下一秒,樱粉色唇瓣贴上男人嘴角,陆征目光稍顿,很快,反客为主。

衔上那柔软一瓣,舌头顶开贝齿,长驱直入,在口腔里翻搅肆虐,谈熙凭借本能回应,忍住窒息的感觉,探出粉舌与之一触,电流蹿过脊椎,男人心尖为之震颤。

“唔……”她快要喘不过气了。

“蠢东西,换气。”

鼻子一松,深呼吸,新鲜空气涌入肺部,好像又重新活过来。

男人的唇始终不曾离开她的,即便说话的时候,也紧密相贴。

谈熙嗅到了烟味,伸手圈住他脖颈,狠狠一吸。

陆征闷哼,松开她,“狗东西,烟瘾又犯了。”

“是啊,要扣我钱吗?”

“这个,不算。”

“老流氓!”

男人摇头失笑。

“舅舅,你会陪我去津市吗?”头抵着头,轻蹭,像只小猫懒懒撒娇。

“你想我陪吗?”

“想。”

“好。”

“那你会经常来看我吗?”

男人眼里闪过一道不可琢磨的暗光,“会的。”

“说话算话,不许骗人!”

“不骗你。”

女孩儿笑得眉眼弯弯,“舅舅,你真好……”

如果能把借记卡换成黑金卡的话,也许会更好。

她默默补充。

陆征送她去庞绍勋那儿换药,伤口已经开始结痂,因为涂抹药水的缘故,黄色和紫色交杂成团。

谈熙别开眼,目露嫌弃。

“没沾水吧?”庞绍勋开口。

她摇头,“昨晚连澡都没洗。”

“好了。”抬头,恰好对上她的视线,庞绍勋目光微闪。

“你这样看我干嘛?姑奶奶长得俏,你也不用这么大反应吧?”晃晃手腕,“包得还挺好看……”

“嘴巴怎么回事?”

谈熙一讷,“啥?”

“唇膏花了。”

“啊?是吗?镜子,有没有镜子?”

庞绍勋直接伸手,用大拇指将她描出界的部分擦掉,“好了。”

谈熙有点别扭,不过很快反应过来,“谢谢啊……”

“不客气。阿征回来了,正好,我也刚弄完。”

谈熙背影有点僵,慢慢转过头,“舅、舅……”

天杀的童子鸡!

“你们也没吃午饭吧?一起?”庞绍勋提议。

“不了,我下午有事。”然后凉飕飕瞥向谈熙,“走吧。”

下楼的时候,电梯满了,两人走安全楼梯。

陆征的步子很大,谈熙跟得有些吃力。

“诶,你走慢点,等等我……”

充耳不闻。

谈熙跺脚,两腿迈得虎虎生风,总算追上了,左手死扒住男人不放。

“好好的,生什么气啊?”两眼一眯。

陆征冷脸,不说话,脚步却不自觉慢下来,配合谈熙的步伐。

“咱们下了好几层连个人影都没看到,一说话还有回音,怪可怕的……”说着,往他怀里蹭。

“好好走。”一只手被吊着,陆征也不方便。

“还生气呢?”

“没有。”

“死鸭子嘴硬!”

两人坐上车,谈熙正系安全带,陆征突然来了句:“下个月,减半。”

哈?

她傻眼,“你说什么?”

“下个月,只有一千五。”

谈熙反应过来,追问为什么。

男人酷酷地甩出一句:“挑逗异性。”

“嘿,我特么……”

“说脏话,减一百。”

“我勒个去,你丫……”

“再减一百。”

谈熙:“……”

陆征发动引擎,唇角挂起一抹满意的笑。

“……你冤枉我。”闷闷开口,眼神幽怨。

“我看见他摸你的脸。”

“那是他摸的,不关我事。”

“你没拒绝。”

“那是因为他动作太快。归根结底,还不是你惹的祸!”

“我?”

“不是你使劲儿嘬,我嘴会肿吗?不肿就不用涂唇膏……”

叽里咕噜抱怨一通,最后下结论:“都是你的错!”

陆征勉强接受这个逻辑,决定放她一马。

“下不为例。”

“现在去哪?”

“吃饭。”

“你刚才说下午有……哟,故意给庞绍勋甩脸子呢?”

男人面色一黑。

“醋是好东西,喝多了也不伤胃。”

陆征:“……”

两人去了一家粤菜馆,出来的时候,谈熙嘴里甜到发麻。

正好街对面有个卖肉夹馍的小摊,谈熙赶紧让陆征替她买一个。

“没吃饱?”

“不是……我想吃咸的。”

两人到家的时候,张妈正在打扫卫生。

谈熙困得不行,进了卧室,一头栽倒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

陆征本来要去书房,结果被她拉着一起睡。

两人头挨着头,同盖一张棉被,听着彼此的呼吸,逐渐沉入梦乡。

谈熙暗搓搓地想,先睡饱,晚上才有力气折腾。

陆征觉得自己堕落了,他还有好多文件没签……

再次醒来,天色已晚。

张妈做好晚饭,走得悄无声息。

“诶,你说张妈是不是误会了?”

陆征取碗拿筷,目露询问。

谈熙撒完最后一把虾米就不再管小二,坐到沙发上,跷二郎腿,“孤男寡女在房间里待了这么久,没点旖旎遐思?”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不正经?”

“哼!少装大尾巴狼!”

“过来,吃饭了。”

“喂我……”

“你现在连小二都不如!”

谈熙咂咂嘴,咬住他伸过来的勺子,瞋了一眼,“我可比它高级太多。有胸、有腰、有屁股……”

陆征:“……”

“阿征,我走了之后你要记得喂小二,别把它饿死了,不然,我跟你没完!”

男人沉默一瞬,嗯了声。

显然不喜欢这个话题,尤其是那句“我走了……”

饭后,陆征洗碗。

谈熙看准时机溜进卧室,用提前准备好的保鲜膜围着纱布里三层外三层,缠好之后,蹲进浴缸。

洗白白……香喷喷……吃大餐……

嘿嘿!

此时,还在厨房埋头洗碗的陆征罕见地打了个喷嚏。

收拾干净,男人又不甚熟练地削了一个苹果、一个梨,客厅扫视一圈,不见人。

又往阳台看了眼,最后才进卧室,发现洗手间的门关上了,还有雾气从下方门缝飘出来。

“谈熙!”顿时,怒从心生。

不等他抬手猛砸,门从里面拉开,女孩儿挟裹着一身水汽出现在眼前,双颊红润,盈盈带笑。睫毛上凝结着雾滴,随着眨眼的动作,摇摇欲坠。

穿在她身上的短衣短裤,有些肥大,好在个子高能撑起来。

男人呼吸一紧。

“谁允许你洗澡了?”

谈熙挥手,爪子一晃:“我包得严严实实,不会沾水的。”

“一点不让人省心。”

谈熙坐到床边,陆征替她拆保鲜膜,又用风筒把浸湿的部分吹干,总之面色不大好。

“我都两天没洗澡了。”她撇嘴。

“为什么不先跟我说?”

“说了你就会同意?还是,”顿了顿,邪气上眼,“要帮我洗?”

“狗东西!少耍嘴皮子!”

“舅舅,你知道《西游记》里面,为什么捉了唐僧的妖精到最后都吃不成唐僧肉吗?”

“剧情需要。”这个回答……很陆征。

谈熙眨眨眼,隐有神秘,“因为,他们总想把唐僧洗干净,或蒸或煮或炒或红烧,可往往就在洗的这个环节孙悟空出现了,所以,竹篮打水一场空,他们肯定吃不到肉。”

“你想说什么?”男人眉眼一深。

“今晚,我就是唐僧肉,舅舅,你敢吃吗?”唇角轻勾,媚态横生。

------题外话------

二更来啦!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