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小白心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别,那可是我亲亲表妹,这么搞还不乱了套!”

“少给我装糊涂,”宋妈庞佩珊睨了儿子一眼,“绍婷跟庞家没有血缘关系,这事圈里人都知道,别拿这个理由搪塞大家。”

宋白哧溜喝了口汤,“奶,你炖的吧?手艺越来越赞了哦~”

“那就多喝几碗。”

“好嘞!”

庞佩珊气得直瞪眼,这熊孩子居然拿老太太当保护伞!

宋禹在桌下踢了她一脚,示意稍安勿躁,然后朝婆孙俩瞅了眼,相当意味深长。

“白白呀,喝了奶奶的汤,可就要听奶奶的话……”

宋白心里咯噔一声,便听老太太继续道:“绍婷是烈士之后,这些年虽然一直养在亲家公(庞老爷子)身边,但户口页却一直没迁过去,就算改了姓,那也无伤大雅。正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嗯,我看绍婷那孩子是个孝顺的。”老爷子难得开口。

“结婚的事暂且不提,处处看,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宋爸表明立场。

庞佩珊忙不迭点头,“我跟你爸一个意思。先处段时间,彼此有个了解,说不定你们这事就成了!”

宋白嘴角一抽,他不否认绍婷是个好姑娘,性情温和,孝顺长辈,十足的大家闺秀,可不是他的菜啊!

“咱们又不是第一次见,这不都一个圈儿里,要说日久生情早就勾搭上了,哪还用你们撮合?”

宋白撇嘴,摇摇头,看着上蹿下跳替他张罗媳妇儿的家人,顿时也挺无奈。

众人俱是一默。

这话……并非没有道理。

两家门当户对,双方家长也乐见其成,如果真有意思,早就在一起了,何必等到现在?

“唉……”老太太看得通透,虽然知道多半成不了,可还是抱着一丝侥幸,企图尝试。

“行了,儿孙自有儿孙福,你管他做什么?”老爷子瞪了孙子一眼,安慰老妻。

宋禹和庞佩珊见状,也不好再说什么。

逃过一劫的宋白长吁口气,目光一顿,落在对面低头扒饭、努力降低存在感的某人身上。

宋青头皮发麻,暗道不妙。

果然——

“奶奶你也别光顾着催我,正所谓长幼有序,二姐的婚姻大事还没解决,怎么就轮到我这儿了?嘿嘿……你说对吧,大哥!”

宋子文轻咳,“别把我扯进去。”

他是有老婆的人。

老太太闻言,有些愧疚,她忙着张罗小孙子的事,倒把大孙女给忽略了。

当即和蔼一笑,“青青啊,我听司政部那边说今年院里调来好几个年轻才俊,都是单身,你平时也别老待在办公室,也出去和其他部门的搞搞联谊,想当年,我跟你爷爷就是在联谊会上认识的。”

“咳咳……”老爷子险些呛到,老脸微红,“多大年纪了,还当着小辈说这个!”

警卫员赶紧替他顺气,“您慢点……慢点……”

宋青狠剜了小弟一眼,从上桌到现在她已经尽量低调,没想到还是被点名。

老太太盛了碗热汤,试好温度才递过去,“你说你多大个人了,吃饭还呛……”话不好听,可眼底尽是关切。

老爷子舒坦了,朝警卫员摆摆手,“没事。”

然后接过汤碗,小口喝起来,所以,老人家也是需要关注滴~

宋青刚松口气,没想到老太太的注意力再次回到她身上——

“一会儿就让你妈带你上街挑几身儿好看的衣服,费用奶奶给报。”

“嗷嗷,姐你可真幸福!”宋白笑得暗搓搓。

如果可以,宋青现在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不、不用……”

“要的要的!人靠衣装马靠鞍,你那衣柜里全是黑梭梭的一溜儿,这个年纪,就该穿些红的粉的!”

宋青打了个颤,抖三抖,只说“工作需要”。

老太太摇头,“你们这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不就处个对象,又不是马上结婚,怎么就跟看见洪水猛兽似的?”

宋白喝汤,宋青刨饭。

“还是子文省心,早早就把婚结了,可……”这一提,又触及老太太一桩心事,“这都快两年了,怎么嘉文的肚子半点动静也没有?”

宋子文倒是好脾性,不疾不徐:“外交部那边经常出差,她又主管一司,我平时也忙,聚少离多。不过,这种事随缘,该来的总会来,现在没来,估计还不是时候。”

老太太嗯了声,点点头,算是接受这个说法。

宋子文避过一劫。

饭后,宋青被老太太拉到卧室进行“爱美”教育,宋白和他哥则被宋禹叫进书房,老爷子在警卫员的护送下乘专车回大政厅办公。

“小白,把门关上。”宋禹坐下,将摊开的报纸整理好,归放一边,不忘叮嘱没长后手的儿子。

“哦。”

“宁益生的事你们都知道了?”

宋子文嗯了声,宋白蔫耷耷点头。

“听说钱家那边正想方设法替他走关系,你们那里有没有人找过?”

“昨天上午大政厅总结会结束后,钱尚泽找过我。”宋子文表情平静,眼底掠过政客独有的锐利和精明。

“他怎么说?”

“喊冤。然后,塞钱。”

“多少?”

“他给的是支票,我瞄了眼,七位数。”

宋禹冷笑,“这钱尚泽生怕整不倒他这位大舅哥,倒是不遗余力地添乱……”

“我没收,这钱烫手。”

“嗯,做得对!这事要经青青的手,你最好别沾,免得惹人闲话。”

“爸,你放心,我都明白。”

交待完大儿子,宋禹转向宋白,“你呢?”

“哦。”

将军肚一颤,宋禹气得瞪眼,“哦什么哦,好好说话!”

“也有人走我的路子,就回来之前……”

“是谁?送了什么?你收没收?!”宋禹恨不得一棒槌敲醒他,这混小子吃喝玩乐精通得很,一遇到正事就像没睡醒。

“钱勇那小子,送、送了个女人……”

“噗——”宋子文很不道义地笑出声。

宋父嘴角抽搐。

“你们干嘛这样看我?那是他非塞过来的,我又没收……”

“小白,满京城都知道你花名在外,别狡辩了啊!”

宋白嗷嗷叫唤,骂他哥落井下石,直往他疤上戳。

他是有过几个妖艳贱货型的女伴,可也绝对没外头传的那么夸张好嘛?

这都什么兄弟,一点没有同胞爱。

“咳咳……我就交代你们两句,青青那边我会单独找她谈,都给我稳住了,不该管的不要管,免得整出什么幺蛾子。”

宋子文点头,表示知晓,宋白还对着墙角画圈圈,脸上那叫一个委屈。

“老大出去吧,小白留下。”

宋子文走过去,拍拍他肩,“老弟,祝你好运。”言罢,转身离开,只是嘴角那笑怎么看都有种幸灾乐祸在里面。

“爸,干嘛诶,留我一个人……”他还想追着老大胖揍一顿呢!

宋禹又开始翻他的报纸,哦了声,“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啊?”懵逼脸,“啥事?”

“宁益生贪污案。”

“咳,那不是纪检小组该操心的嘛,你问我干啥?”

“嗯,咱爷俩私底下聊聊,茶余饭后的闲话而已,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这个嘛……”他抱臂,抠抠下巴,“我还真不清楚。”

“兔崽子!糊弄到你老子头上了!”

迎面飞来一份报纸,轻车熟路接住,宋白嘿嘿笑着还他老子,“生气伤肝,你肝本来就不好……”

宋禹面色稍缓,“说吧。”

沉吟一瞬,“我觉得,宁益生可能惹了什么人。”

宋父挑眉,“何以见得?”

“您想啊,他从基层公务员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虽然有钱家的助力,可也跟他自身实力脱不了干系,能这么轻易就让人抓住把柄,还闹到纪委去了?”

宋禹若有所思。

“再说,城建局长这个位置多肥,他在位几年,要真是个贪财的,还止三百万?”宋白哼哼,对自己的说法很满意。

“那你觉得是谁?”

“这我怎么知道!跟他又不是一个圈子的……”宋白两手一摊,他老子怎么尽捡高深的问题抛给他?

“就没点线索?”

“有。”面色一正,“查查他身边的人,越亲越好,说不定能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比如,抢了谁的小蜜,不小心睡了谁的老婆,阻了谁的仕途,这些都有可能。”

“你个兔崽子脑袋里什么乱七八糟!”

“嗷嗷——你再砸我就不捡了,弯你那把老腰去!”

宋父气得一颤一颤,脑子还是顶顶清醒的:“为什么越亲越好?”

“老马失前蹄,肯定是被旁边的马绊了一脚啊。”

宋禹目光沉静,凝视着眼前一脸不耐的小儿子,神色复杂至极。

“爸?我可以出去了不?”

“嗯。出去吧……”

“小白,当年你不应该放弃司考。”宋禹突然开口。

脚步微顿,“我这个样子,一看就不是当法官的料,得了吧!”挥挥手,潇洒离去。

这个家,有大哥撑着就好,他懒得很,还是该吃吃,该喝喝,该玩玩,莫负良宵啊……

宋青蔫巴巴从老太太房里出来,刚好撞上宋白。

“呦,被奶奶念了?”

嗷了声,冲上去,“宋小白,你个事儿精!本来没我的事,都怪你扯扯扯,扯到我身上——”

“诶诶诶,耳朵掉了!你个泼妇,撒手!”

力道更重,还带拧弯儿,宋青满腔怒火都抖落在他身上。

“哟哟……姐,真掉了……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宋青恨恨收手,“下次再犯,绝不姑息。”

“爸叫你去书房。”

目露狐疑。

“啧,看我干啥?还骗你不成?”

“你小子,给我仔细点!”

宋白捂着滚烫火辣的耳朵,低咒一声,闷闷回了卧室,见了床就跟见了亲妈,一头扎进去。

不忿地滚了两圈儿,又怪叫一通,这才安静下来。

平躺着,神情慵懒,右手开始从兜里掏电话。

拨通那个默念已久的号码,谈熙谈熙……

嘟嘟……

没人接。

再拨。

还是一样。

“嗯,最后一次!”

“喂?”

“……”

“喂?”

通、通了!

咳咳……

“神经病啊,不说话你打个毛线,浪费时间!”

宋白:“……”

“挂了啊!”谈熙裹在被子里,眼没睁,觉未醒,被震动的声音吵得烦不胜烦。

昨晚被折腾,早上被折腾,好不容易睡个觉还还被手机折腾。

妈的!

烦不烦啊!

“别告诉我,你还在睡?!”

谈熙睁开一条缝,勉强瞅了眼来电显示,丫的,那只小白。

“怎么,不可以?!”恶声恶气。

“呦,”两腿一叠,顺势搭在床头柜上,“小丫头片子还有起床气?”

“看不惯慢走,谢谢不送。”

宋白嘴角一抽,这丫头咋这么欠呢?

“出来吃个饭呗?有好玩儿的……”不动声色撒饵。

“好玩儿的?”谈熙眨眨眼,靠着床头坐起来。

“嗯,俄罗斯轮盘赌。”

“有点血腥。”

宋白呵了声,开始脑补女孩儿撇嘴嫌弃的样子。

而事实上,谈熙确实撇嘴了,却不是因为嫌弃,而是……心有余,力不足的无奈。

她现在全身散架,双腿软得堪比面条儿,别说轮盘赌,就是上月球她都不一定感兴趣,还是床和枕头比较合她心意……

“怎么样,来不来?”

呵欠连天,“算了。还是周公更能吸引我……”

“谁?!”宋白差点跳起来,“你跟谁胡混呢?”

“笨蛋!周公!”

“啊?哦,嘿嘿嘿……”

谈熙望天,还真是只小白。

“那你要睡到什么时候?”

“不想睡的时候。”

“……”

“还有,你丫把我吵醒了!”

“哦,下次陪你睡回来。”宋白自以为高明地*,试图玩玩暧昧。

“滚!边儿去——”她现在可是有主的人了!

咦?陆征咧?哪儿去了?

“不说了,我还有事,拜!”

嘟嘟嘟……

“诶,你还没……喂?喂!我靠——”

哐当!

“爱疯”(iphone)落地,安然无恙。

宋白像只抓狂的公熊,床单被他弄成一团褶皱。

“嚎什么嚎?!疯了你——”夏青推开门,劈头盖脸一通骂。

“姐,你来得正好!”翻身坐起,以小狗撒娇的眼神儿水汪汪凝视她。

夏青目露防备,“又想作什么妖?”

“姐,你来,坐这儿!”拍拍床沿。

“……”

“来嘛来嘛,i、need、you!(我、需、要、你!)”

抖落一身鸡皮疙瘩,夏青坐过去,清了清嗓:“你说。”

“一个女人,不想接我电话,请问什么原因?”

“你说具体点,什么样的女人。呃……主要指,你们目前的关系如何。”

“约过一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一次?”

“嗯啊!”

宋青面色一沉,“炮友?”

“哪能!连小手都没牵过……”宋白郁闷,他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去牵牵那丫头的手呢?

失策失策!

但事实是,他狂吐到手抖,连湿纸巾都拿不稳。

“呦,还有人不领你宋三少的情?”

“姐,你能不埋汰我吗?”宋白耷拉着头,看样子确实挺无奈。

想他风流倜傥,长相又是颇受小女生欢迎的韩国欧巴款型,怎么到了谈熙哪儿就不顶用咧?

宋青挑眉,还是第一次见他露出这种不自信的样子。

“酒酿汤圆?”

点点头,“我们去吃烤串,老板娘送的。”

“切,瞧你宝贝成那样,我还以为是她亲手做的,出息!”

“姐——”

“ok,不埋汰你!回到刚才那个问题,她不想接你电话,是吧?”

“嗯!”

“你怎么知道她不愿意?”

“感觉。”

“患得患失?”

“我这不还没得到嘛!”哪来的失?

“那你喜欢她吗?”

“嘿嘿嘿……”傻笑,“喜欢啊!”

“喜欢她哪里?”

“嗯……觉得她这个人很有趣,说话也逗,喜欢笑,开朗活泼,然后很拽!”

“拽?”

“就是那种……呃……**的!走路都带着风!”

夏青咂咂嘴,拍他肩膀:“你这口味会不会太重?”

“唉,你不懂,看到她就像……看到另一个自己。”

“嚯,那只能说明你自恋!”

宋白:“……”

“姐,你说她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嫌你烦,对你没意思。”小兔崽子一帆风顺,让他遭点挫折也好,不然还真以为自己迷妹遍天下,帅绝人寰!

宋白大受打击。

“其实,我觉得跟自己性格太像的人谈恋爱,反而不好,还不如当兄弟——臭味相投。”

“去去去——我明明是香的,哦,她也是香的!”

“这么护着?不会真栽进去了吧?”

“反正我觉得她挺好,相处起来也很放松。”

“那姑娘多大?”

“……”

“哪里人?”

“……”

“家里做什么的?”

“……”

“别告诉我,你什么都不清楚!”宋青睁大眼,顿觉不可思议,要知道,她老弟在这方面一向无往不利。

宋白窘迫。

好像除了那丫头的名字,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你个傻帽!蠢小白!”

“姐,那我怎么办?”

宋青面色一正,“说真的,不开玩笑,我劝你你趁早放弃。”

“为毛?为毛?”他还没开花的爱情难道在土壤里埋着的时候就注定夭折?

“那姑娘摆明对你没意思啊!”两手一摊。

“老太太不是说,日久生情咩?”

“那是在可交往前提下。这位酒酿小姐什么都不说,机会全堵死了,你还指望啥?”

顿时,山崩地裂。

宋白泪目,他还没发招就被三振出局了?

------题外话------

今晚回家,看在机场能不能码出个二更,十点之后等不到,估计就没有了哈,摸摸大家!(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