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谈熙,叹息!/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爸?”

“老二媳妇,差不多就行了,说到底还是一家人,没有隔夜仇。”秦晋辉沉凛威严的嗓音自那头传来。

谈熙手颤,还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巧到诡异……

呵呵两声,既不说好,也不说不好,而是,直接转移话题——

“您最近身体还康健?吃晚饭了吗?”

秦晋辉:“……”

“哦,还有妈和小姑,我不在,她们心情应该会好很多。”

“上次的事,我已经教训过天美,你就算有再大的气也该消了。”老音怅然,语重心长,俨然一个为儿女操心的长辈形象,可惜,言辞间久居上位的高傲破坏了那份勉为其难的慈祥。

谈熙真想呵呵他一脸。

教训过?鬼知道是真是假?

你说消气就消气,发号施令习惯了,还真以为全世界都要听你的?

谈熙心里冷笑,面上却分毫不显,声音也和之前无异:“爸说笑了,我哪能有什么气啊?当嫂子的不跟小姑计较,当媳妇的不与婆母争执。我才是罪魁祸首,又怎么敢随便置气?”

秦晋辉顿时哑口无言,好坏全被她一个人说完,字里行间又牵扯陆卉,呵,不敢?

如果不敢,你闹什么离家出走?

若是不气,又为何三催四请不回来?

睁着眼睛说瞎话!

“老二媳妇,你这样闹下去,大家脸上都不好看,何必?”

谈熙翻了个白眼儿,总归你秦家的脸比我大,要不好看,你们更丑,既然如此,谁怕谁?

“爸,其实……”咬了咬唇,“我也不想弄成现在这样,可天美她……唉,反正妈也不喜欢我。”

那头沉默一瞬,“你想怎样?”

“走的时候我就说了,要公道。”

“……好。”

谈熙目光一深,心中疑惑更甚,秦晋辉的脾气会不会……太好了?

那种怪异的感觉又出现了。

蓦地,唇角微勾,“爸,你看我和天霖感情不好,跟妈和天美相处也不算融洽,要不……趁早散了?”

“不行!我不同意!”那头突然激动起来。

谈熙眯了眯眼,“哦?为什么?爸有什么特殊理由吗?”

“因为……”话音猛顿,“总之,你是秦家承认的媳妇,没人能取代你的位置,别再说这样的丧气话。更何况,谈氏融资正在接洽,你确定要在这个时候胡闹?”

“……”

见她沉默下来,态度似有软化,秦晋辉也不再咄咄逼人,劝解道:“少年夫妻难免磕磕绊绊,不要太当真,以免伤了两家情分。”一半安抚,一半威胁。

“……”

“我让天霖亲自接你回来,天美也会主动道歉。至于你妈那边,我会找她详谈。”

通话结束,谈熙冷笑未改,只是眼底多了一抹沉思。

她还没有自恋到以为秦晋辉有多喜欢她,这个世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容忍,除非,不得不忍!

谈熙突然想到一个成语——投鼠忌器!

如果她是那只鼠,那秦晋辉所图之“器”是什么?

手里传来的震动拉回谈熙飘远的思绪,又有电话进来。

晃眼掠过,呵,又来一个姓秦的。

这是商量好了要往她这儿扎堆?

按下绿通话键,谈熙并不急着开口。

那头,秦天霖坐上车,正发动引擎,很快汇入主干道。

刚敲定一个近三千万的合同,男人心情很好,车厢内流泻回旋着一首俄罗斯民谣,欢快的调子正照应他愉悦的情绪。

“老婆,睡了吗?”

辅一开口,谈熙就险些摔了电话。

手抖。

“有病!”

秦天霖也不生气,反而觉得那张小嘴骂起人来格外清甜爽脆,“对,有病,相思病。”

谈熙三观再遭刷新,这还是那个跟她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对眼睛的秦变态吗?

“你……被鬼附身?”

那头沉沉低笑,听得谈熙头皮发麻。

“老婆,你关心我?”

“不,我只是觉得你有必要去看精神科。”

秦天霖:“……”

“如果没事的话,我挂了。”

“你对我就这么冷淡?”

“呵,我们之间永远热情不起来。”

“……后天下午,我去卫家接人,你好自为之。”

谈熙指尖发白,“不用你接,我自己会回去。”

“当时就说好了,五天时间,我、亲、自、接!”

“……好。既然你愿意,那就在中心广场等。”

“你什么意思?”秦天霖眉头一紧。

“哦,那样温馨的家庭不该被搅和进我们之间的破事,积点阴德!”说完,不等他开口,直接挂断。

“sht!”听着那头冰冷的嘟嘟声,好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她嫌弃他……

这个认知,让秦天霖几欲抓狂,她怎么敢?她怎么可以?!

夜渐深,霓虹阑珊,男人心里却涌现出比夜更深重的黑暗。

一个人,怎么能……说变就变!

油门一踩到底,嚣张的跑车加速疾驰,带着发泄的力度,似要穿破夜幕……

半山别墅,秦宅。

陆卉送宵夜到书房,秦晋辉指着对面的椅子,“你坐。”

“这是做什么?恁地严肃……”陆卉笑笑,红润的脸庞彰显出好气,看不出实际年龄。

秦晋辉沉默,面紧绷。

陆卉察觉到丈夫情绪不对,不由地收敛了笑。

“老公,你……要不要先馄钝?”

“不用了。我准备让天霖接他媳妇儿回来,该安排的,你好好计划。还有,天美那边,让她去道个歉,别再处处为难谈熙,毕竟是她二嫂。”

陆卉面微沉,却并未失了仪态。

她知道,谈熙回来是迟早的事,不过,她还是有些看不懂……

“老公,你为什么要对她诸多容忍?”还让女儿低声下气……

秦晋辉摆摆手,“我自有打算。”

陆卉心下咯噔,她果然没猜错,秦晋辉是有目的的!

当了二十多年夫妻,朝夕相对,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自己的枕边人。

难怪她当初极力反对这门婚事的时候,秦晋辉却轻而易举松了口,彼时,她还怪他不关心儿子,如今想来,应该别有所图。

陆卉想了想,试探道:“这个谈熙……还有大用?”

男人闻言,蓦地笑开,朝她招手,眼里尽是满意。

陆卉走到他身旁,秦晋辉顺势一带,陆卉便坐到他腿上,男人再伸手将她腰肢一陇,虽不复年轻时的娇软,倒也差强人意。

陆卉顿时羞红了脸,“干嘛呢?老夫老妻还玩这一套?”

不过那勾魂的眼神儿却不是那么回事,只有这种时候,陆卉才觉得自己并未老去,还是当年男人爱不释手的模样。

“老婆,这个世上,只有你最懂我。”秦晋辉笑叹。

“所以,谈熙真的有用?”

男人神秘一笑,“还记得……”

半晌,陆卉端着空碗从书房出来,恰好撞见女儿。

秦天美喊了声“妈”,正准备回房,却突然被叫住。

“过来,我有事跟你谈。”然后,把碗递给佣人。

秦天美目露疑惑,没问什么,跟着她妈进了房间。

……

“我拒绝!凭什么让我跟她道歉?什么玩意儿?配吗?!”

“那是你二嫂!”

“呵,妈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你对谈熙的敌意比我更甚,为什么爸说一句你就立马转变立场,这么忍气吞声过活,你就不觉得憋屈嘛?!”

“这不是商量,而是直接通知你!”

“嘴长在我身上,我不说,谁也没办法强迫。”

“好,你硬气,从下个月开始零用钱减半,下下个月再减半,以此类推。”

“妈!你这不是逼我去死吗?!”没有钱,她还怎么活?

陆卉目光顿时凌厉起来:“有本事你就死给我看!巴不得没生过你这样的蠢女儿!”

秦天美脖颈一缩,蔫巴了。

她连水果刀都不敢碰,怎么会有自杀的勇气?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

以前这招百试百灵,没想到……

“妈,你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

陆卉目光一闪,如果秦晋辉的话当真,那秦家势必会迈上一个新台阶,介时,那些高傲的老牌豪门也断然不敢再嚣张……

她甚至开始幻想那群自诩贵妇、装腔作势的女人在她面前俯首帖耳,阿谀谄媚……

“是不是爸又说了什么?!”女儿的尖叫质问让她蓦地回神,陆卉面骤沉,当务之急,是要让谈熙回来!

“这是我跟你爸的意思,照做就行,没有必要追根究底。”

秦天美露出痛心疾首的神,眼里尽是失望,“你就不能有点主见?知道什么叫爱憎分明吗?我看你分明就是依附男人,爸让你往东,你就绝不敢向西,万一哪天叫你去死,那你是不是……”

啪——

陆卉气得全身发颤,“我怎么就生出你这个蠢货?!”

秦天美捂着半张脸,不敢置信,“妈,你……打我……”

“是,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

“你太过分了!”秦天美目露愤恨,长久积压的怒气喷薄而出:“凭什么要我道歉?栽赃的主意是你出的,局也是你设的,我做的事也全部由你授意,现在出了事,要担责,你就全部往我头上推,还要我低声下气地跟那个贱女人道歉?!呵,你拿我当猴耍?”

陆卉如遭雷击,女儿的话字字诛心,原来自己在她眼里就是这样一个恶人?

顿时心如刀绞。

只觉这么多年的疼爱、呵护,全都咧开大嘴,肆无忌惮地嘲笑她。

“你滚!滚——”

秦天美心下畅快,下颌微抬,哼了声,“该道歉的人是你,不是我!既然稀罕谈熙,那你就去对你二儿媳妇三跪九叩,像请菩萨一样把她请回来供着!”

说完,摔门而去。

陆卉站在原地,全身颤抖,“逆女……”

秦天美却一扫黯淡,那种发泄的畅快像毒品一样吸引人沉溺,她总算扬眉吐气了!

在她眼里,母亲陆卉就是一株攀附大树的菟丝花,这样的女人就像花瓶,除了取悦男人别无它用。

刚才在书房门口,母亲身上那股子**劲儿,让她看着就恶心!

领口不整,唇瓣红肿,双腮还泛着嫣红。

多大年纪了,还勾引男人?

“老不知羞……”

凉夜如水,微风入窗,掀动了帘脚,也卷起灯下摊开的一页。

素手压下,泛黄的纸张,其上娟秀的字迹一如执笔之人的温柔娴雅、淡然无争。

手边,一把拆解的铜锁,一个打开的雕花木匣。

灯光下,女孩儿白皙的面庞笼罩着一层深切的悲伤,如此安静,如此哀戚……

载满少女心事的日记,像开在阳光下的雏菊,即便烈日炎炎,也依旧婉转流芳,只为等待那个人走过,然后优雅地伸展花枝,期盼他能注目停留。

可惜,那个人眼里看到的,从来都不是她……

“傻姑娘啊,值得吗?”

谈熙,叹息。

也许这就是原主命定的结局:香消玉殒,徒留嗟叹……

------题外话------

晚上十一点半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