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谈熙,我不会丢下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声,是对谈熙吼的。

男人怒瞪着眼,“舅妈?”上挑的尾音泛起一丝诡谲。

“看来舅舅你很受欢迎。”女孩儿带了笑,下颌微扬,瞪回去。

丫的,招蜂引蝶还敢发火?!

“你,问我要手机号?”

护士小姐心跳怦然,尽管她竭力装作平静,但放光的眼神已经出卖了她最真实的情绪。

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男人,可谓极品!

简单的衬衣西裤,却被他穿出尊贵的味道,透过半敞的领口隐约可见壮硕的胸肌,关键是,对外甥女尚且如此体贴周到,那对女朋友该是何等宠溺?

但……看上去有些冷冰冰。

不过,没关系。有些男人就是这样,外表高冷,可内心火热。

“您好,我……有些冒昧了。相遇就是缘分,不介意交个朋友?”

她伸手,纤纤五指,白净修长。

谈熙笑意渐深,目光却越来越冷,紧盯着男人的表情,随时准备出手。

至于攻击对象……

看情况。

陆征站在原地,挺拔的身形犹如青松翠柏,突然开口:“我介意。”

世界安静了。

护士小姐完美的笑脸一寸寸龟裂,最后全部摔碎在地上,只剩尴尬和局促。

“你……您……我……”

“麻烦,借过。”实力补刀。

护士小姐身形一晃,摇摇欲坠。

谈熙直接踮脚,唧一口亲在男人薄唇之上,“走。”

陆征轻嗯,伸手将她裹进怀里,冷肃的眼神隐约有回暖的迹象。

护士小姐如遭雷击。

谈熙挑眉,下一秒,笑容僵硬在唇角,陆征也愣在原地。

护士小姐整理好脸上表情,笑着朝进门处点了点头:“庞医生,手术还顺利吗?”

……

医院,天台。

“哥,你怎么说?”庞绍勋两手插在衣兜里,夜风吹起白袍一角,漫卷翻飞。

两人同年出生,陆征只比他大几个月,所以,通常情况都是直接叫对方名字,这一声“哥”,来得意外。

陆征闻言,依旧面无表情,没有被当场抓包的尴尬和窘迫,更没有任何不安与悔愧。

他站得昂首挺胸,屹立于天地间,冷峻的侧颜在灯光下泛起刚毅的冷辉。

“说什么?”

“你和她什么时候开始的?”

“开始?”

“在一起。”

“不到一个星期。”

“那之前?”

“阿勋,你的问题太多。”

“哥,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他咬牙,双手紧握成拳。

“我很清醒,这点你不用怀疑。”

“你跟她只是为了玩玩?”谈熙那种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性格,只要她愿意,大把男人愿意陪她疯,这点庞绍勋从不怀疑。

可为什么这个人会是陆征?!

若非亲眼所见,打死他都不信!天知道,进门那一瞬间,他受到了多大惊吓!

俏皮的女孩儿笑靥如花,踮起脚尖亲吻他的唇,而陆征,没有推开!反而主动搂过她的腰,护进怀抱之中。

“不是。”陆征沉声回应。

“别告诉我,你喜欢她,甚至……打算结婚!”

“有问题?”轻描淡写。

庞绍勋简直要抓狂:“她是秦天霖的女人,你的外甥媳妇!怎么可以……”

陆征保持沉默,半晌,转眼看他,狂妄一如既往——“我的事,不需要向任何人交待。阿勋,你过界了。”

“哥,我是为你好!万一你和谈熙的事被秦家知道,抑或被捕风捉影的八卦记者嗅到苗头,那你的名声就全毁了,这是乱……”

他说不出那个词。

“站在你如今的位置,一举一动都在人眼皮子底下,一旦东窗事发,牵扯的将是三个家族!”

秦家,陆家,甚至庞家!

“这些后果你想过没有?!”庞绍勋深吸口气,“还有,你准备怎么向两边老爷子和老太太交待?”

“我会解决。”目光直视前方,还是那副淡淡的模样。

庞绍勋气得全身颤抖,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人家根本不听。

直接动用武力,他又打不过。

只能长声一叹,“算了,这是你的事,我能做的也只有提醒而已。”

“放心。”陆征拍他的肩。

庞绍勋冷静下来,“你们……怎么搅在一起了?”

他一直都知道,谈熙是个祸害,没想到连陆征这样定力强悍的人竟然也会中招。

冷风一吹,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这也太……邪乎了。

“顺其自然。”

庞绍勋:“……”说了等于没说。

“你们谁先追的谁?”

“……”

“那个过了吗?”

“……”

“打算什么时候公开?”

“……”

“秦家那边你准备怎么安抚?毕竟抢人一个媳妇儿……”

“阿勋,你今天的话太多。”

庞绍勋:“……”

两人从天台下去的时候,谈熙已经靠在椅子上睡着了。

陆征走到她面前,在庞绍勋惊愕的目光下,缓缓蹲身,“熙熙?”

“嗯?你回来啦。好困……”掩唇,打了个呵欠,两眼雾蒙。

“回去休息。”

谈熙伸手,抱着男人脖颈,额头在他颊边轻蹭:“可我现在就困。都怪你,今天下午……”

男人眸微暗,直接伸手把人打横一抱。

谈熙穿的是短裙,这一抱绝对有露底的危险,慌不迭伸手去压,“你、先放我下来!”

陆征也发现了,把她放回椅子上,然后转身背对。

女孩儿一愣,而后笑逐颜开,倾身趴到背上,伸手圈住男人脖颈。

大掌掂了掂,将她两边裙角都压牢,而后起身,大步离开。

“终于可以回家咯……”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庞绍勋像被钉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陆征低头。

“真的……这么喜欢?”

脑海里掠过女孩儿古灵精怪的模样,笑起来仿佛比三月春光还绚烂。

庞绍勋叹了口气,转身往办公室走,“也许……”

寂静的夜,微凉的风,晕黄的街灯,相伴两个交叠的暗影。

刚出医院,谈熙瞌睡就醒了,下巴搁在男人肩头,心里涌动着无尽温暖。

而这一切,都是他给的。

“阿征,童子鸡是不是知道我们的事了?”

“嗯。”

“他是不是让你和我分手?”

“没有明说。”

那就是有暗示了。

谈熙心里狠狠给他记上一笔。

“那……”她咬了咬下唇,“你怎么说的?”

“怎么,怕我把你丢了?”

“不怕!”谈熙扬了扬头,“本姑奶奶风华正茂,你丢了,有的是人捡。”

大掌在她臀肉上掐了把,“不害臊。”

“这叫自信!”

“除了我,谁还敢要你这个折磨人的小妖精?!”

“那可不一定哦!俗话说得好,天涯何处无芳草,美男满街到处跑。”

“你还轴上了?!”

“唉哟……你又掐!坏人!”

“欠教训,该!”

“阿征,你不会丢下我?”

“……不会。”

“为什么犹豫?”

“太快出口的话,不能叫承诺。”

“那叫什么?”

“敷衍。”

“所以,你是经过深思熟虑?”谈熙两眼放光。

“狡猾的东西……”

“说嘛说嘛,我想再听一遍。”

“……”

“阿征”

“……”

“舅舅”

“……”

“爷”

“……”

“算了,你就是根棒槌!一点都不解风……”

“谈熙,我不会丢下你。”

“……后面一句再说一遍。”

陆征:“……”

两人回到公寓,已经十点半了,谈熙抢先霸占了浴室,“我先洗。”

陆征进了书房。

十五分钟后。

叩叩叩——

她敲门,自觉推开一条缝,探个脑袋,眨了眨眼。

陆征放下手里的文件,朝她招手,“进来。”

谈熙哦了声,站在办公桌前,像个汇报班级工作的好学生:“我洗完了,你去。”

“嗯。”

他起身,往浴室走。

“我能用一下电脑吗?”

陆征把pad丢给她,“用这个。”

“也行。”

谈熙刷了会儿微博,走到客房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拔下来,转身出到阳台。

拨通一个号码,那头很快接起。

“蔚然,是我。”

“熙熙?”

“嗯。你现在忙吗?”

岑蔚然推开胸前作祟的大掌,坐起来,“不忙,你说。”

殷焕睡在旁边,一脸欲求不满,手臂缠上媳妇儿的腰,结果挨了一记狠掐,顿时面黑沉,眼冒火光。

“我们之前拟定了十只股票,把宏发换成长兴。”

“什么?!”

“相信我,不会有错,能不能赚钱,就看它了。”

“可是媒体报刊已经做出预测,和我们得出的结论一模一样,只要稍微关注过股市讯息的人都知道会跌,这样一来我们会赔得很惨。”

“开盘之前,涨跌的概率各占百分之五十,而预测仅仅只是预测,真正结果如何尚未可知,而这个过程中,任何突发情况都有可能。小概率事件也时有发生,不是吗?”

岑蔚然目露沉思,“你确定要这样做?”

“确定。”

“好。”

谈熙松了口气,半开玩笑半当真:“你就这么信任我?不怕老本儿赔光?”

岑蔚然的加入是以合伙入股的形式,她投了两万块,嗯……私房钱。

“不信任,当初就不会选择合作。”

谈熙打了个响指,“我就喜欢你直来直去的性格,爽快!”

“你……是不是得到什么内幕消息?”

“天机,不可泄露。”谈熙掐着指尖,抿嘴一笑。

老陆,借你的东风赚点外快,应该不介意的嚯?

嘿嘿嘿……

------题外话------

被童子鸡撞破奸情了!咩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