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先把睡袍脱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头皮发麻。

“嗯?”显然,陆征没打算放过她,尾音上挑,隐隐诡谲。

“过去的事,我已经忘了。”

“忘了?”

重重点头。

“那你还回不回秦家?”

“回。”

眼神骤冷,凌厉如刀:“有本事再说一遍?”

谈熙清了清嗓,伸手挽他胳膊,“你别急,先听我说嘛!”

男人侧颜冷峻,映衬着窗外凄迷的夜色竟有种阴鸷在蔓延。

深吸口气,“你知不知道秦天霖为什么娶我?”

“报复。”一针见血,两眼却紧盯谈熙的表情,见她面色如常,这才目露满意。

“ok,”竭力忍住想翻白眼儿的冲动,继续开口:“那你觉得,秦家为什么会接受我?”

男人目露沉思,手指摩挲在她腰际。

“秦晋辉那样精明的人,若说没有企图,你信吗?”

缓缓摇头。

打了个响指,谈熙凑到他耳边,“能让秦家放弃联姻的机会,娶我进门,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能为他们带来的利益将远大于联姻?”

陆征没说话,眉头却越拧越紧。

“我一个父母双亡、叔婶不疼的孤儿,有什么值得秦家图谋的?你不觉得奇怪?”

“所以?”他挑眉。

“我要把这件事弄清楚。”其实,谈熙隐约可以猜到一点,应该跟原主爸妈留下来的那笔隐形遗产有关。

具体是什么,她也不清楚,根据二老留下的遗嘱,只有年满二十二周岁才有继承资格。

除了明面上的谈氏股权之外,应该还有其他东西。

她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陆征听,“你能不能查到?”

“可以试试。”

谈熙偏头,枕在他肩上,“我明天回去,你今晚陪我。”

“陪?”目光一暗。

“想什么呢!”她伸手抓他头发,浅浅的寸板扎得她手心发麻。

“下午两次,还有一次。”

谈熙:“……”

大掌放肆起来,呼吸也随之沉重。

“我替你画幅肖像!”她跳起来,跑到画架前,抓起一支铅笔在半空中挥舞。

男人似有兴致,站起来,“怎么画?”

“嗯……你先把睡袍脱了。”笔头抵着下巴,长发披肩,配上凌乱的睡衣颇有几分街头画家的颓废气质。

系带先前已经被她解开,陆征拉开襟口往两边一敞,先是精壮的胸膛、腰腹,再到两条笔直有力的长腿……

咕咚——

谈熙咽了咽口水,双颊微醺。

灯光下,肌肉纹理清晰可见,腹肌块块分明,是健康的古铜色。

“这样?”邪凛的目光微微闪动,将谈熙锁定。

“站到灯下。”

他依言挪了位置。

谈熙在画架前站定,准备动笔。

“不用脱这个?”他指着身上仅剩的一条平角裤,眼底掠过揶揄之色。

“老不正经……”

“要多久?”

“二十分钟。”

“那我就这样傻站着?”

“固定这个位置,不过你可以做其他事。”

两人商量好,谈熙开始动笔。

啪嗒——

男人点了支香烟,雾气缭绕中,缓缓模糊了眉眼,在灯光映衬下,有种硬朗的颓废。

谈熙眼前一亮,速度奇快。

“仔细你的手。”

笔尖顿住,瞥了眼手腕上的纱布,谈熙莞尔:“我有分寸。”

两人不再开口,静谧的室内只听笔尖划过素描纸的沙沙声和夜风过窗的呼啸声。

一个专心画画,不时抬头。

一个安静吸烟,眉目冷峻。

“好了!”

男人抬腕,看了眼时间,“十五分钟。”

谈熙把画纸取下来,递到他面前,悄悄把他的睡袍踢到沙发底下。

她就愿意看他这样。

sexy!(性感!)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笑,不过瞬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骨节分明的大掌接过画纸,谈熙顺势靠到他身旁。

陆征低头望去,便见素白之上铅印的笔迹,简单勾勒出一个男人的轮廓,*着身体,指间夹着香烟,嘴里正缓缓吐出一口,晕染得眉眼模糊。

“经常画?”

“当然。”决定参加艺考之后,原主接受过专业的培训,一天至少要两幅速写。

男人眼神晦暗。

谈熙顿时明白过来,“没……平时都用雕塑,请不起专业裸模……”

果然,面色好了很多。

唉,老东西醋劲儿咋就这么大?

“画也画完了,现在是不是该做点正事?”

谈熙眼神微动,灯光,艺术,腹肌……

气氛正好,时候正恰。

“正事?什么正事?”语气很无辜,那双眼睛却媚色毕露。

男人伸手,将她带进怀里,咬着耳朵:“装,继续装。”

换来她清脆的笑。

“妖精!”咬牙低斥,然后直接把人打横一抱,冲进卧室。

空寂的客厅,只剩一盏昏黄的壁灯。

夜风拂过,吹起画纸一角。

画上硬汉,肌肉线条笔笔流畅……

同样一片月光下,半山别墅,秦宅之内却闹得不可开交。

“我不去!”秦天美画着大浓妆,一袭爆**长裙,明显是从酒吧high完回来。

秦天霖冷着张脸,坐在沙发上,陆卉面色同样难看。

秦天奇从楼上下来,走到妹妹身边,“天美,你先回房洗个澡。”

“大哥,你会支持我的对吗?”她挽着秦天奇的胳膊,一脸紧张。

闻言,男人温厚一笑,摸摸她的头:“天美,犯错并不可怕,重要的是知错就改。”

脸色倏地阴沉下来,“难道你也跟他们一样逼我去给谈熙道歉?!”

“你诬陷她,这是事实,对吗?”

动了动嘴唇,“……那是她活该!”

秦天奇皱了皱眉,“总归你该叫声二嫂,天美你愈发任性了。”

“大哥!你怎么也不帮我?!你是我亲大哥啊!”她气得跺脚。

明明在夜店跟几个朋友玩得很开心,结果被二哥一通电话叫回来,一进门又是谈熙的事,她快被烦死了!

“要道歉,你们自己去,本小姐不奉陪!”

说完作势往楼上走。

“站住。”陆卉沉声开口。

秦天美充耳不闻。

“你每个月的零花钱不想要了是吧?!”

脚步一顿。

陆卉直接下令:“明天跟你二哥一起去,心甘情愿也好,忍辱负重也罢,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都必须让谈……你二嫂满意!”

说吧,直接回了卧室。

秦天霖也准备上楼。

“哥,你明天真要亲自去接?”

“爸已经发话了,妈也下了最后通牒,我劝你别白费脑筋。三个字,上嘴皮碰碰下嘴皮的事,没你想的那么艰难,想想你下个月的零花钱。”

“你!”秦天美气得瞪眼,突然,轻笑起来,“哥,其实最应该说这三个字的人不是我……”

秦天霖眉心一紧。

“而是你。没错,我陷害栽赃,但顶多在言语上给她难堪。你呢?直接挥鞭子了耶,打得人家血肉模糊,直接进医院抢救了!你说,我犯的事和你比起来,谁更恶劣?”

男人面无表情,插在西装裤里的手却不自觉收紧。

“既然你都没向她道歉,凭什么我要争这个先?”红唇轻勾,上挑的眼尾泛起一丝冷意,“爱情的力量还真伟大,你以前明明那么讨厌她……”

“闭嘴!”

“呀!不好意思哦,好像戳到二哥你的痛处了。要说,我这个二嫂脾气也真大,不就小小的陷害了她一把,竟然闹到离家出走,还口口声声要公道。依照这种脾气,不知道哥你要怎么做才能挽回佳人芳心?毕竟,谈熙那个女人还挺记仇……”

言罢,扭着腰肢上楼。

秦天霖站在原地,垂敛了眼睑看不清其中神情,半晌才重新迈步。

回到卧室,洗完澡,替自己倒了杯红酒,对着窗外夜色举杯。

仰头饮下,冰凉液体滑入喉中,他苦笑一声。

目光落在床头悬挂的照片上,女孩儿唇畔轻轻扬起一抹弧度,定格成羞涩的笑,眼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爱慕。

却不愿承认,甚至弃如敝履。

那是奚葶抛弃他的理由,他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摇晃着手中高脚杯,红色液体随之涤荡,那段令他介怀至今的记忆也涌上脑海。

鲜花,红酒,浪漫的意大利餐厅。

他和她共进晚餐,一如两人热恋之际,耳鬓厮磨的亲昵。

“天霖,回去吧。”女人笑得干净温婉,“如你所见,我已经开始新的生活,你也应该……有自己的幸福。”

闻言,他顿了顿,疲惫涌上心头,千里迢迢飞过来难道就得到这么一个答案?

“为什么?”

“熙熙是个好女孩儿,你……要好好照顾她。”

“谈熙?关她什么事?”

“天霖,”女人哽咽,“她一直都喜欢你,难道你不知道?她是我的学生,我拿她当妹妹一样,你让我怎么做?!你要我如何狠得下心?!”

脑子里一片空白。

那个小女生……喜欢他?!

开什么国际玩笑!

他不肯相信,认为奚葶只是想找借口。

可是当那一沓速写摆到他面前的时候,他竟……无言以对。

每张画纸上都是他,或笑,或怒,或面无表情,每种神态都被呈现出来,栩栩如生。

没有任何欣喜,在他最爱的女人面前,只剩难堪!

“小葶,这些我完全不知道,你听我解释……”

“天霖,我不怪你,也不怪她,但我暂时没办法面对你。熙熙……是个好女孩儿,回去吧,好好对她,也放过你自己!抱歉,不能再陪你走下……”含泪亲吻。

女人悲伤的表情如烙印般留在他心上,时至今日……

------题外话------

二更来啦~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