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记得想我么么哒/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怪谈熙自作多情,也怨奚葶善良软弱。

他秦天霖不是一件可以推来搡去的物品,能够随意支配。他的骄傲不允许自己低声下气挽留一个去意已决的女人。

所以,他回国。

火速处理完积压的工作,空闲下来仍是不免想念那个女人,几年感情,毕竟投注了真心,不是说忘就能忘的。

但也只是想念。

他已经给过一次机会,就不会再给第二次。

某日,他刚结束应酬,本想开车回公寓,结果却鬼使神差般走到奚葶任教的学校。

站在教学楼门口的绿荫下,他曾无数次站在这里接她下班。

掏出手机,指尖流连在屏幕,却始终按不下通话键,最后,干脆删了联系人。

正准备离开,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他半眯了眼,跟上去。

却见谈熙走到湖边,拿出画板和铅笔,开始写写画画。

默默站到身后,女孩儿清浅几笔,熟练地勾勒出一个人像轮廓,短发,风衣,撑着伞,正准备的画脸的时候,突然抬头,然后看见了他。

秦天霖不知如何反应,但他清楚自己状态不好,通宵应酬让他整个人疲惫不堪,却没想到这副邋遢的样子会让谈熙误以为他被情所困,竟开始温言细语劝解?

秦天霖只觉得可笑!

这个女人何其虚伪?!

逼走了奚葶,现在又以小白花的形象出现在他面前,企图趁虚而入?

呵……既然她喜欢装,那他就奉陪到底!

之后几次,秦天霖故意不修边幅出现在谈熙面前,看她为自己担忧的样子,有种说不出的恶心!

久而久之,他竟然觉得无比畅快!

直至后来,变本加厉动了娶她的念头……

指尖拂过相框,停在女孩儿笑容羞涩的脸上,仰头饮下一口红酒,眼里泛起苦涩。

他现在这样算不算……作茧自缚?

呵。

谈熙醒得很早,轻手轻脚下床,尽量不吵醒床上熟睡的人。

草草洗漱,与来时一样背着挎包离开。

关门的时候,她往床上看了眼,很好,没醒。

看来,安眠药效果不错,和牛奶更配哦……

就是不知道这人醒来以后有什么反应,想了想,谈熙决定留个字条。

迎着早晨*点钟的太阳,谈熙出了小区,沿着林荫道百无聊赖。

顾怀琛看到她的时候,女孩儿正低着头,边走边踢石子儿,单肩斜挎着一个adidas的运动包,素面朝天,高高的马尾随着她走路的动作一摇一晃。

高中生上学校的节奏?

他摇头,减慢车速,同时降下车窗。

“谈熙。”

“嗯?”她正思考该用什么办法收拾陆卉母女俩,突然听见有人叫她,下意识就应了。

抬头,笔直延伸的林荫道,除了路就是树,不对……

再侧首,一辆进口大奔滑到身边,透过全开的车窗,男人英俊的面庞映入眼帘,此刻正挂着温润平和的笑。

“是你呀,顾怀琛。”

男人笑着点头,“早。”她好像总是叫他的全名,清脆响亮,犹如瓷器落地。

他现在已经很少听见别人这样叫了。

顾先生,顾总,三少,怀琛,阿琛……

却没有一个人敢直接叫他“顾怀琛”,当然眼前的小丫头除外。

“早。”谈熙莞尔,顺道挥了挥爪,视线落在他身上,拽着挎包带吹了声流氓哨。

自在又随性。

男人唇畔笑弧渐深。

却听她接着道:“你穿白衬衫还挺帅,看吧,听我的总没错……”

顾怀琛大方道了声谢,毫无局促,一看就是个颇通人情的老司机。

“你这是……开学报到?”

谈熙愣,半晌才反应过来,今天九月一号,正是广大中小学生开学的日子。

“那个……我很像中学生?”她低头,将身上衣着扫视一番,t恤长裤,一双“贝壳头”,好吧,她承认的确有装嫩的嫌疑。

顾怀琛直接点头,以示肯定。

嘿,这人……

“那只能说明我嫩,我年轻。”

摇头失笑。

“去哪里?”

谈熙挑眉。

“看能不能送你一程。”

“中心广场。”

“正好,同一个目的地。”

“那敢情好!”

顾怀琛把车停稳,开了几个车门的暗锁,谈熙拉开后座。

外表低调的黑色大奔,其里却别有洞天,真皮座椅,散发出皮革独有的香气,凑近仔细一看,皮垫、靠枕什么的还是纯手工缝制。

谈熙啧了声。

男人透过反光镜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顿时眉间染笑:“看了这么久,发现什么?”

“低调的奢华。”咂咂嘴,“顾怀琛,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隐形富豪!”

对“富豪”二字不予置评,男人随口发问:“那你一开始把我看作什么?”

“大学教授。”

“哦?为什么?”

“就是觉得你像啊!”

“哪里像?”

“气质。”

顾怀琛目光稍顿,想起两人在电脑城第一次见面,她说过的话。

“干净?”

谈熙打了个响指,“没错。”和他一样,干净,通透。

“那你到底是不是学生呢?”男人笑问。

“算吧,不过我念大学。那你又是不是教授呢?”

还真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不是。我自己有家公司。”

谈熙嘿嘿笑了声,叫他“大老板”,却并无谦恭谄媚之态。

“在京都上大学?”

“不是。”

“那你一个人住?”

“没有。”

谈熙扭头看向窗外,顾怀琛识趣不再多问。

蓬莱那样高档的江景小区,她一个女生单身出门,的确引人浮想联翩,不过他没兴趣八卦,只是觉得这个女孩儿比较有趣,仅此而已。

很快,中心广场到了。

谈熙再次道谢,关上车门,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开。

顾怀琛松开手刹,踩下油门,不经意间瞥了眼后视镜,只能看见一个不断缩小的背影,马尾摆动……

和秦天霖约好的时间是下午三点,现在才上午九点,谈熙先去吃个早餐,豆浆油条的味道让她无比满足。

坐在拥挤的小店内,耳边是一波接一波嘈杂的交谈声,她却安然自得,仿佛土生土长于市井,不带丝毫忸怩。

“老板娘,能添碗豆浆不?”

“锅里呢,可以自己舀!”

谈熙又加了半碗,合着剩下半根油条一起送进肚子里。

临了,一个响亮的饱嗝。

周围的人似习以为常,并没有用奇怪的眼神打量她,都自己吃自己的。

“多少钱?”

“总共三块。”

谈熙给得豪爽,看看,这才是物美价廉,ok?

出了小店,她开始沿着街道闲逛。

常言道,饱暖思**。

她现在肚子吃撑了,就开始……想男人。

也不知道那棒槌醒来会是什么反应?

怅然若失?

肯定不会!

暴跳如雷还差不多。

是的,某妞儿真相了!

一觉醒来的某人看着旁侧早已凉透的被窝,顿了顿,再转眼看向床头柜上空掉的牛奶杯,拳头倏地握紧。

掀被下床,来到客厅,茶几上压着一张纸。

他拿起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夸张到扭曲的笑脸,然后——

“我走了。不要你送。记得想我。么么哒~”

掌心倏地一拢,白纸成团。

“谈、熙!”

两个字,咬牙切齿。

“阿嚏——”谈熙抱臂,怎么突然觉得冷飕飕?

她找了个露天咖啡座,先给肥仔打电话,恭喜他出院。

又拨通殷焕的号码,第一天赌股坐庄,她这个幕后**oss还是应该关心一下滴~

“喂,是我。”

那头一阵嘈杂,全是吆五喝六的声音。

殷焕捂着话筒朝某个小弟交待一番,找了个相对僻静的位置,“怎么,有事交待?”

谈熙挑眉,这语气不大对啊……

“情况如何?”

“主动找上门来的围了三桌,大概有四十多人,目前为止,一切顺利。撒注由一山负责,大早上就带兄弟出门了,情况暂时不清楚。”

“中午十二点,记得准时收场。”

“超过一秒都不行?”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赌这个东西跟做买卖一样,讲诚信才会有下次光顾的可能。”

“嗯。”

“蔚然呢?”

“干嘛?!”尾音陡然拔高,语气极度恶劣。

谈熙半眯眼,隐约知道什么地方不对了……

“找她有事。”

“什么事?我直接转告她。”

“啧啧,大早上吃枪子儿了?怎么一提你媳妇儿就炸?她是引火线?”

那头哼了哼,轻咳两声:“那个……你们最近关系好像不错?”

谈熙一拍大腿:“何止不错,那简直好到没话说!”

那头开始冷笑。

半晌,挤出一句:“那是我媳妇儿!”宣誓主权,连带警告。

噗——

谈熙没忍住,直接笑喷。

“拜托,我是女的,直女,ok?你这醋是不是溅得太远了点?”

“两个女人大半夜讲电话,一说就是半个钟,我还想问你什么意思!”

“啧,看来是我打扰你们办事咯?”

“知道就好!”那头恶狠狠开腔。

谈熙暗忖,得找个时间跟岑蔚然通口气,这欲求不满的男人还挺可怕……

嗯,跟那谁一个德性!

“好吧,我以后尽量白天找她。”

“还有,说正事就说正事,少聊什么韩国那啥准基……胜基什么的……都啥玩意儿!”

谈熙:“……”

醋成这样至于不?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半!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