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脑抽的秦变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情况如何?”结束了与殷焕的通话,谈熙直接拨通岑蔚然的手机号。

“每股走向都在预料之中,只是长兴……”欲言又止。

谈熙想了想,“其实,长兴到底涨还是跌,关系都不大。”

“怎么说?”

“跌,我们收钱,赚了;涨,我们赔钱,也不亏。”

“赔钱还不亏?”

“华夏人都讲究个开门红,第一次下注如果我们让利,赌客尝到甜头,还怕他们下次不来?”

“你想培养顾客忠诚?”

谈熙眨眨眼,“你是学院派,我只会野路子,听不懂经济名词。不过,俗话说得好,欲先取之,必先予之。”

“听起来,很有道理。”

“当然,老祖宗留下来的财富。”

“不过,这种做法并非长久之计。人少我们还赔得起,一旦下注的人增加,面额过大,只怕我们身上这层虎皮迟早会被剥下来。”

“怕什么?当不成老虎,好歹还是狐狸!再说,长兴这样的股也不是每次都有。”

岑蔚然点开走势分析图,脖颈一歪,夹住手机,十指在键盘上急速敲击。

“我没意见,都听你的。”

“小蔚然,知我心者,还是你喔”

谈熙托着手机,眯了眯眼,目前为止,两人合作十分愉快。

“拜托,我比你大,ok?请叫姐,谢谢。”

“矮油,称呼而已,随意随意”

岑蔚然叹了口气,“看你分析股票的时候,觉得你至少三十岁,现在,突然觉得你可能十三岁还没满!”

“必须的!年轻万岁。”

“你确定不是幼稚?”

“比起幼稚,我可比不上你男人。”

“殷焕?”动作一顿,“他怎么了?”

“我跟你说啊……”

谈熙把刚才拈酸的话一字不落全都学了一遍,最后——

“必须领回去好好管教!这醋劲儿也太猛了,十里八街都能闻到!”

岑蔚然:“……”

秦天霖的电话是中午来的。

“什么?!”她正吃过桥米线,差点烫到舌头。

“不至于这么兴奋?”秦天霖停好车,边讲电话边外走,上翘的唇角昭示着难得的好心情。

“现在在哪儿?”

谈熙:“……”

“老婆?”

手一抖,汤汁溅到衣服上,“有病!”

秦天霖低笑,目光温润。

谈熙突然觉得,这个世界有点玄幻。

他,对她,笑?

阿弥陀佛,她可能还没睡醒……

“地点。我来接你。”

谈熙报了个地名。

秦天霖来得很快,她还剩半碗没吃。

嘈杂的小店因他的到来倏然沉寂,一身笔挺的西装和那张英俊的脸,怎么看都与这里格格不入。

谈熙顿时胃口全无,放了筷子,搁下勺。

“老板,结账。”

秦天霖坐到她对面,主动掏钱,“不用找了。”

老板是个矮汉,顿时一阵错愕,手里拿着崭新的红票,愣在原地。

谈熙朝他笑笑,“这人脑子有问题。”然后从包里摸出十块递过去。

秦天霖:“……”

老板接过,把红票还给他,又从围裙口袋里摸出两个硬币递给谈熙。

“找您的零钱,拿好……”

谈熙道声谢,往挎包里塞。

“吃好了?”

乜他一眼。

男人笑道:“你这是什么眼神?”

“特地跑来充大爷?”

他轻咳两声,将一百大元收回钱夹,“我以为要给小费。”

谈熙冷笑,“你给的小费比饭钱还贵。”

“下次会注意。”

“没有下次。”

她起身,冷不防被男人扣住手腕,“等等。”

“撒手。”眼神结冰。

秦天霖牵了牵唇角,两手一摊,“老婆,我还没吃午饭。”

“所以?”

“就在这里解决。”

不等谈熙做出反应,他直接从筷筒里抽出一双筷子,然后端起剩下半碗米线开始吃起来。

众人唏嘘。

“这家男人肯定是个疼老婆的,这年头儿谁还捡剩下的吃?”

“小两口指不定闹什么别扭,不过男人都这样哄了,还真是有心……”

“看看人家两口子,感情多好!怎么就没见你吃我剩的?”

“唉,媳、媳妇儿,耳朵掉了……”

“活该!”

“……”

谈熙的眼神已经不能用惊悚来形容,咽了咽口水——

“你没病?”

回应她的是男人哧溜溜吸米粉的声音,就跟隔壁桌的赤膊大汉一个样,毫无违和感,即便,他穿了一身阿曼尼……

深吸口气,她坐下来,对上男人含笑的眼神。

“秦天霖,你到底想做什么?!”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接你回家。”

“这是我吃过的。”

“我不介意。”

“我介意。”

“那你只能忍着,毕竟我已经吃了。”他把碗一斜,里面只剩汤。

谈熙直接出门,秦天霖追出来,嘴里还包着一大口米线,唇瓣油光水亮。

她表示自己受到了严重惊吓!

“不用你接,我自己回去。”

“爸已经交代过。还有,你不想让天美道歉吗?”

谈熙眉眼微动。

秦天霖直接掏出手机,“你去地下停车场等。”

通话结束,男人作势伸手拉她,谈熙避开。

“大庭广众之下,别动手动脚。”

“我们是夫妻,不动手动脚才奇怪。”

她回以冷笑,“夫妻?秦天霖,你还真不要脸。”

男人眼神微冷,泛起一丝阴鸷,很快又压制下去,“走。”

他在前,谈熙跟在后面。

两人之间,始终保持着一步远的距离。

来到停车场,秦天美正对着后视镜补妆,车顶放了一堆瓶瓶罐罐:“哥,你……”

下一秒,笑容僵滞在唇边。

谈熙从秦天霖身后踱步而出,“h,天美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秦天美恨不得撕破她那张假笑的脸,指甲嵌进掌心,她却丝毫不觉得痛。

“不是说要向我道歉吗?说。”

“谈熙,你做梦!”

“哦,原来不是道歉,是来挑衅的?”笑容骤敛,“既然如此,那我还有回去的必要吗?算了……”

说着,便转身往出口走。

秦天霖伸手拉住她,这次谈熙没有甩开,盯着他的眼睛,笑问:“你的态度呢?”

“天美,道歉。”薄唇如刀,只是眼神更冷更锋利。

谈熙不闪不避,她今天非要收拾秦天美!

“哥!我不要!她凭什么?”

“就凭她是你二嫂。”

秦天美冷哼,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就是不开口。

秦天霖踱她面前,阴鸷的眼神让她一时无措,“哥,你就这么喜欢她?我是你妹妹,还比不上这个女人?!”

谈熙一愣,旋即目露冷笑。

喜欢?

秦天霖连自己的婚姻都能牺牲,只为出当年那口被甩的恶气,如此偏激,如此不可理喻。

这样的人会喜欢谁?

他最喜欢的,恐怕还是自己!

自傲到了极致就会变成自私,而秦天霖恰好印证这一点。

他爱奚葶吗?

也许曾经有过,但让他至今耿耿于怀的不是爱,而是那份被甩的耻辱。

所以,他拿曾经的谈熙泄愤,利用她的爱慕,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地践踏一颗真心。

如今,她变了,不再围着他团团转。

秦天霖又被挑起不甘,一而再再而三地主动招惹。

谈熙半眯了眼,当姑奶奶好欺负?

“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秦天美不认错,就别想我回秦家。大不了一拍两散,谈氏的死活跟我没关系,你们撤资也好,打击也罢,都请快点动手,免得谈宗武两口子过得太顺畅,我于心不安!”

“谈熙——你个贱人!”秦天美冲上来,谈熙直接往男人身后一躲,细长的指甲擦过耳畔,在男人英俊的侧脸留下一道红印,破了皮,有血丝渗出。

“秦天美,我看你是要发疯!”眼里席卷起阴鸷,秦天霖怒吼出声。

“现在,立刻道歉。”

“我不……”对上她哥那双阴沉的眼睛,好像看到一条毒蛇正立着头,对她吞吐蛇信子,秦天美脖颈一缩,反驳的话再难出口。

谈熙站出来,冲她笑。

秦天霖冷眼一扫。

“对、不、起……”咬唇,敛眸,掩下无数愤恨。

“没关系,都是一家人。”

……

回到秦家,刚好赶上午饭的点。

谈熙站在门口,立即有佣人替她拿拖鞋。

“这不是林嫂吗?怎么,没回厨房管事啊?在这儿替人拿鞋……”

“二少奶奶说笑了,什么活都一样,我只是个佣人,哪管得上什么事?”本就佝偻的脊背压得愈发低了。

谈熙笑得眉眼俱弯:“难为你有颗这么通态的心,长进不少嘛?”

秦天美也进来了,恨恨瞪她一眼,直接甩飞了高跟鞋,恰好砸到林嫂身上。

“弟妹回来了?”秦天奇两口子迎上来。

“大哥,大嫂。”表面功夫,谁不会做?

岑云儿挽过她的手,目露歉意:“上次耳钉的事,大嫂对不住你,弟妹别忘心里去……”

谈熙眨眨眼,似有几分疑惑:“这不是天美做的吗?跟大嫂有什么关系?”

“可……说到底那是我的东西。唉,也怪我,自己没放好,才会弄出这么大的误会。”

谈熙见她一脸自责,很是诚恳的模样,不得不佩服,这女人真特么能装!

她相信岑云儿没有主动参与到诬陷她的事里,但知不知情就另当别论了……

谁又比谁无辜?都把她谈熙当傻子玩儿?

------题外话------

坐等陆二来逮人!眼皮子底下偷情的日子不远了~原谅我邪恶一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