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二爷来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黑衬衣,西装裤,袖口随意挽起,露出半截古铜手臂,再加上那头极具辨识度的寸板,除了陆征还能是谁?

不远处,正停放着一辆高大的路虎,明显是在法拉利之后到的。

谈熙真特么想给自己一耳光,明明知道有两辆车,为什么就不能看一眼后面那辆?!

正当懊恼之际,被挣脱的秦天霖心有不甘,竟伸手揽她的腰。

谈熙顺势一闪,躲开了,忙乱中对上某人结冰的眼神,她只觉头皮发麻,脊背自下而上窜起一股寒意。

卫影见秦天霖贼心不死,当着这么多人竟然还敢动手,登时一怒。

挺身上前,两手张开,像母鸡护小鸡那样挡在谈熙面前。

“人渣,我警告你别乱来。欺负熙熙,先过我这关!”

卫风没有阻止她,只是紧盯着秦天霖,以防他恼羞成怒突然动手。

“这到底怎么回事?!”秦晋辉怒喝,老脸格外阴沉,想必是丢份儿丢得太狠了。

毕竟,卫家两兄妹和陆征还在,如果传出去,那可是啪啪打脸的节奏。

“好像我来得不是时候。”陆征突然开口,效果无异于火上浇油。

秦晋辉老脸更沉,眼底怒火似要喷涌而出。

他和陆征之间本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龃龉,表面是亲戚,私下是对手,近些年一直较量不断。如今,却被他当面看了笑话,又怎么咽得下这口鸟气?

“天霖,你说!”

“这人在我家门口跟我老婆卿卿我我。”

锐利的目光扫向谈熙,“老二媳妇,你怎么说?”

沉吟一瞬,组织好语言,谈熙正准备开口,卫风却比她更快一步。

“秦伯父,这件事因我而起,自然应该由我来解释清楚。”

“卫家小子?”呵笑一声,老眼半眯。

同在京都商界,秦卫两家也曾有过合作关系,秦晋辉认得卫风并非什么稀罕事。

“这段时间老二媳妇麻烦你们照顾,真是过意不去。”

“熙熙是我最好的朋友,再说我爸妈也很喜欢她,没什么麻不麻烦!”卫影抢先接过话。

秦晋辉微愣,旋即目露慈爱,“原来是卫家姑娘,不如进去坐下来说?”

“不必了!”卫影面冷凝,“哥,你把前因后果交代清楚,我们也好趁早回家,免得被人指着鼻子诬陷,往你头上乱扣帽子!”

老脸一沉,险些扛不住。

谈熙默默朝她竖大拇指,敢跟秦晋辉呛,你牛掰!

某影回她个得意的小眼儿。

卫风当然挺自家小妹,口齿清晰地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遍,“……我只是想把头发从扣子上解下来,仅此而已。”

“我明明看见你们搂搂抱抱!”秦天霖目露凶光,他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

卫影冷笑一声,“秦二少爷,你就对自己这么没信心?还是说,你自己龌蹉,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脏?!”

“臭丫头!”他作势抬手,不等卫风有所行动,谈熙就把卫影拉开老远。

“你敢动她一下试试?”这是谈熙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威慑十足。

秦天霖显然也意识到不妥,悻悻收手,只是看向卫影的眼神却阴中带煞。

“谢谢你们送我回来,这里交给我,你们先走。”

“熙熙,你一个人,我怕你应付不过来!”卫影最着急。

卫风也目露忧虑。

谈熙凑到她耳边,刻意压低了嗓子,“放心,有客人在,他不敢对我怎么样。”

卫影将信将疑,对上姐们儿沉着自信的眼神,倏地叹了口气:“哥,我们走。”

“秦伯父,今天如果给您和贵公子造成不快,我本人深表歉意,但是非黑白不容混淆,希望您能够公正地处理这件事。告辞。”

谈熙目送车屁股走远,直至完全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她才收回目光。

“依依不舍?”

“神经病你!”她一个白眼儿甩过去,即便当着秦晋辉的面,也嚣张如故。

秦天霖气得咬牙,“你这些日子住在卫家,是不是因为他?!”

难怪会说出那么绝情的话,什么对他不抱任何希望,敢情这是找到了下家就想甩了他?!

没那么容易!

潜意识里,秦天霖拒绝相信这个爱自己爱得死去活来的女人可能会爱上别的男人。

一个人的心不可能说变就变,她还是爱自己的,只是他以前伤害了她,所以失望了,想远远逃开。

对!就是这样!

如果他以后都对她好一点……

男人眼前一亮,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秦天霖竟然对着她笑?!

还特么笑得像个傻逼!

谈熙有点懵,世界末日快来了?

所以磁场不对,把本该下耷的嘴角往上拉了把?

妈妈咪呀,她瘆得慌。

接下来,还有更惊悚的——

只见前一秒还濒临暴怒边缘的男人深吸口气,下一刻面柔软下来,眼神温和,笑容说来就来,那叫一个春风化雨润物无声。

他说:“老婆,我信你!刚才是我冲动了,抱歉……那也是因为我太在乎你。”

谈熙直接傻眼,连秦晋辉也觉得难以置信。

一直冷眼旁观的某人周身气场似乎更冷了,秦晋辉眉头一紧,不动声站远了些。

谈熙却莫名其妙打了个寒颤。

……

陆卉见老公和弟弟还有儿子儿媳一起进门,顿觉奇怪。

“你们怎么走到一起了?”

“让厨房多添几个菜,今晚阿征留下来吃晚饭。”秦晋辉开口吩咐。

谈熙后颈凉飕飕,她觉得昨晚那个梦,可能会成真,即便目前看起来狮子和犀牛还算相处融洽……

陆卉眉开眼笑,“那敢情好!阿征也有好些日子没来了。”

秦晋辉请陆征进书房详谈,看他急切的样子,应该有很重要的事。

“姐夫,华夏有句古话,叫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慢慢来。”

谈熙看见秦晋辉那张贯会装腔作势的老脸上闪过难堪、恼怒、隐忍种种情绪,最后却不得不憋出个笑脸,顿时觉得真特么解气!

天知道,她看这老头板着脸假正经的时候,有多想吐!

若非场合不对,她一定高兴得拍大腿,然后跳起来,大喊一声:我征威武!

“说得也是,不急……”才怪!

眼看平津那块地的招标日期迫在眉睫,可截止目前,他们还没有从陆征嘴里撬到任何有用的消息!

怎么能不急?!

公司明年的拓展方向就盯着那块地了,如果竞标失败,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这段时间秦晋辉对陆征这个小舅子特殷勤!

几乎是一天一小约,两天一大约,理由更是不带重样儿!

从保龄球、高尔夫,到泰拳、赌马、双彩,看得出来,为投其所好,秦晋辉费了不小力气。

可这位愣是摆出一张铁面无私的包公脸,张口闭口就是程序、规章,任你可劲儿献媚,人家端坐钓鱼台,纹丝不动!

吃了无数次闭门羹的秦晋辉为了那块地也算豁出老脸,每天坚持一个电话,热脸贴冷屁股算什么?赚钱才是王道!

别说,奇迹还真发生了。

今天上午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他连理由都懒得想,随口来了句好久不见来家里一叙如何?

嘿!没想到竟然同意了?!

惊得秦晋辉差点从办公室的大班椅上摔下来。

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该套的东西套出来!

“阿征过来坐,陪我说说话。”陆卉见气氛有些僵硬,连忙出来打圆场。

谈熙实在受不了某人时不时瞟到她身上的眼神儿,正想开溜,不料被陆卉当场抓了壮丁。

“去,给你舅舅泡杯铁观音,一点都不懂事!”

岑云儿和她妈去了医院,陆卉能端着婆母身份使唤的人只剩她。

谈熙撇嘴,习惯性想开口酸两句,可对上男人黑梭梭的眼神,瞬间就给怂趴下了。

你怎么就恁个没出息?!

睡都睡过了,还替你洗脸擦脚当帮佣使过,怕个毛啊你怕!

谈熙在心里不断自我建树,可惜效果不怎么样。

摸摸鼻子,她还是去泡茶……

“老婆,我跟你一起。”

谈熙风中凌乱:亲,能不能不闹?

没看到情况已经很糟糕了吗?!死变态又抽的哪门子疯?!天哪——

救命!

“关于平津那块地,我想听听你们目前的准备。”神来之音,从天而降却毫无违和,仿佛某人的气场就应该配合如此突兀的提问方式。

谈熙想问,难道只有她一个人觉得十分非常极其刻意吗?

秦晋辉老眼一辆,秦天霖也不由被绊住脚步,陆卉亦屏息凝视。

谈熙飞快瞄了他一眼,那厮竟挑了挑眼角,对她露出挑衅的神?!

妈的!

正欲回击,陆卉又发话:“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

谈熙:……姑奶奶是你的丫鬟咩?!

“舅舅应该喝不惯茶?白开水如何?”莞尔一笑,亭亭玉立。

陆卉想了想,好像确实没见这个弟弟有多喜欢饮茶,她只记得老爷子好这口儿……

“阿征,你看……”

“喝得惯。”

谈熙:“……”

“那你去。”

谈熙躲进厨房,蔫巴巴交待王嫂泡杯铁观音。

她现在很肯定,某人是故意的。

看来老陈醋开锅,要酸倒半边天了……

她是逃呢,跑呢,还是逃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