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西伯利亚寒流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显然,都不可能。

谈熙还是乖乖端着茶杯,递过去,咧开嘴角,“舅舅喝茶!”

“嗯。”语气淡淡,伸手接过。

“……阿征,我听说这次投标竞争激烈,好像还有外资企业,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看是不是能透……”

“好茶。”

陆卉话说一半冷不防被打断,眼里闪过尴尬,但很快恢复正常。

“今年的新茶,你走的时候,顺道带些回陆家,也让老爷子尝尝鲜。”

“大姐有心了。”

陆卉强撑笑脸,“应该的。”

秦晋辉和秦天霖父子对视一眼,皆有凝重。

谈熙耸耸肩,趁机开溜,反正离晚饭时间还早,她现在仍然心有余悸。

这人怎么说风就是雨?

难不成真是来接她的?

回到客房,把门反锁,这才长吁口气。

突然手机响了,是殷焕。

“喂。”

“新情况!”那头嗓门洪亮。

谈熙走到床边坐下,笑问:“赚了多少?”

“诶,你怎么知道赚了?”

“如果赔钱你还这么兴奋,我建议可以去看精神科。”

“兴奋?有吗?”殷焕伸手摸摸自己的脸,他明明很严肃,好,除了嘴角一直在往上翘。

“说,昨天那场到底怎么个情况。”

“嘿嘿,我跟你讲赚大发了……”

按赌股的规矩,从当天早上开盘到中午十二点是下注时间,十二点一到,准时收场。

归功于这段时间的“虚张声势”,再加上宋白这个并不存在的“靠山”,昨天一开场就吸引了四五十号人,再加上许一山走街串巷收集起来的散户,总共近一百人下注。

其中,赌资上万的有八人,上千的有六十四人,其余都是百元赌资。

单看不多,可集中起来却不少。

现在刚过下午三点,沪深证交所收盘,正是赔率清算的时候,殷焕一拿到结果就迫不及待给谈熙来电话。

想来应该是好消息。

“……除却赔掉的八万,净赚十一万!”

“还不错。”跟她预想的出入不大。

“我说,你就不能表示一下激动?”殷焕有点郁闷。

他在工地日晒雨淋干半年都不一定能拿到这么多钱,媳妇儿告诉他的时候,他还怀疑是不是算错了,或者多写一个零?

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是轻描淡写的三个字?

谈熙嘴角一抽,勉强吼了两声:“这算激动了不?”

殷焕:“……”

她叹了口气,“小伙子,你还太嫩。这种情况早晚都要习惯,淡定,淡定……”

殷焕:“……”

“钱暂时交给你媳妇儿,她知道怎么安排;一山那边多找些嘴皮子利索的兄弟,尽量争取更多散户。”

“明白。”

“还有,替我查查平津那边,哪些地最近在谈开发事宜。”

“所有在谈的都要查?”

“最近几天应该就会公开招标,你顺着这条线查。”

“什么时候要?”

“尽快。”

“对了,你媳妇儿的手机怎么不通?”上午她给岑蔚然打过电话,却被告知无人接听。

“什么时候?”

“早上**点的样子。”

“哦,她去学校了。”

“现在呢?”

殷焕顿了顿,“你找她有事?”

“嗯,正事。”

“哦,你等一下……”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后,“熙熙,你有事找我?”

“呃……”她突然不知道从何说起。

“怎么了?”

深吸口气,一咬牙,她还是把今天上午听到的说了。

“……你的私事我不清楚,也不知道她们说的岑蔚然是不是你,反正自己小心,最好不要一个人外出。”

那头沉默良久,久到谈熙以为通话结束了。

“谢谢你,我会注意。”

“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随时开口。不一定能做到,但至少尽力而为。”

“谢谢。”

通话结束,谈熙把手机一丢,长吁口气,向后仰躺在床上。

叩叩叩——

“谁?”

“二少奶奶,开饭了。”

“哦。”

辣香扑鼻的水煮肉片,王嫂特意摆放到她面前,本该大快朵颐,却因为正对面的某人兴致全无,只剩忐忑。

“阿征,你尝尝这个甲鱼汤,我亲手炖的,可能没有奶奶手艺好,将就!”

“谢谢。”

谈熙咬着筷头,正眼盯着菜,余光却不自觉放到陆征身上。

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好好照顾小二,那只蠢龟最喜欢虾米了……

“熙熙,吃这个。”秦天霖夹了块排骨到她碗里,又把陆卉盛给他的汤推过来

“如果觉得咸,就喝一口。”

谈熙正想开口,他却伸出大拇指,在她嘴角擦了擦。

“你……”

“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沾了酱还不知道。”

那一脸宠溺的表情是什么鬼?

谈熙承受着来自对面某人极具威慑的两道冷光,她突然好想崩溃。

陆征黑梭梭的眼神逡巡在二人之间,泛起诡谲波澜。

秦天霖皱眉。

谈熙一颗心扑通扑通,提到嗓子眼儿。

“小两口这几天黏糊得紧,你别见怪。”陆卉突然跳出来打圆场。

谈熙恨不得直接把碗扣她嘴上!

丫的,让你瞎逼逼!

“是吗?”一声轻笑,男人收回目光。

迫人的压力没了,冷意却丝丝缠绕,蓦地打了个冷颤,牙齿磕到下嘴唇上,疼得某妞儿龇牙咧嘴。

“熙熙,没事?是不是空调太冷?我替你拿件衣服……”

“不用!”

“还在生我的气?抱歉,刚才在门口是我太冲动。”

谈熙:“……”

求你,能不能别在这个时候抽风?老娘快被西伯利亚冷气压冻死了……

“我吃好了,你们慢用。”

这张饭桌她一刻也不想多待,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

“吃得这么少?是不是病了?”说着就要伸手来碰她额头。

“天霖,不介意替舅舅添碗饭?”陆征侧颜冷峻,直接把碗推到他面前。

秦天霖微愣,伸到一半的手蓦地顿住。

陆卉见状,正准备让王嫂去做,被秦天霖抬手制止。

“当然不介意。”言罢,拿起陆征的碗亲自去厨房盛饭。

谈熙果断脱身。

一口气冲到花园,靠在栏杆上猛喘粗气。

伸手一抹,满头冷汗。

那人身上的冷气隔着桌子都把人冻僵,喵的,太恐怖了。

一直磨蹭到太阳下山,夜幕降临,谈熙才从花园回去,刚踏进客厅,就碰到秦晋辉和陆征从书房出来,秦天霖不见人影。

她笑着开口:“爸,舅舅。”

心里突地松了口气,这是要送客的节奏哇!

高兴不到十秒,然后就听见秦晋辉用中气十足的嗓音吩咐道:“林嫂,你去打扫一间客房出来。”

嘎——

“爸,打、扫客房做什么?”不会是她想的那样?

“你舅舅今天住下了。”

“为什么?”

“方便明天一早去平津实地考察。”

“考察?”

“我也会一起去。”秦天霖从楼上下来,走到谈熙身旁站定。

“你、你们……”她咽了咽口水。

“东西已经搬回卧室,你今晚上来住,客房留给舅舅。嗯?”男人目露柔光。

谈熙表情一冷,扫过陆征面无表情的脸,最后落到秦天霖身上——

“你做梦!”

说完,直接摔门进了客房,发出哐当一声巨响。

“她这是什么态度?!”秦晋辉老脸阴沉。

秦天霖反应过来,敛了笑,眼神也不复之前温润:“爸,你别管,这是我跟她的事。”

“连个女人都管不住,你说你有什么用?!”

“烈马,总要费些精力调教,温驯只是时间问题。”

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让舅舅见笑了。”

陆征看了他一眼,秦天霖被其中挟裹的寒意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或许,那不是马,而是只雁呢?”

眉心一紧:“舅舅想说什么?”

“终日打雁,小心被雁啄瞎了眼。”

秦天霖目光微凉,“谢谢舅舅提醒,不过,我还是喜欢马。”

“马也有撂蹄子的时候。”

“舅舅到底什么意思?”

“平津那块地的开发权不只你秦氏一家眼馋,好自为之。”

秦天霖彻底愣了,“你……指的是这个?”

“不然?”眉眼一深,“你以为,我在说什么?”

“没、没有……”

陆征冷眸含笑。

秦天霖身形微晃,不由后退半步:“舅舅早点休息。”

“你也是。”

谈熙冲了个战斗澡,迅速吹干头发,然后窝进被子里。

巧合?

故意?

他怎么就留下来了?

为公?

徇私?

脑子里搅成一团乱麻。

算了,想不通就别想。该来的,挡也挡不住,唯一能做的只有接受。

她跟陆征那点事儿拆穿了也好,顶多离开秦家,不用跟这群虚伪的人勾心斗角,还可以彻底远离抽风的某变态!

就是秦晋辉的谋算,她还没摸到底……

不过,迟早也都会浮出水面。

谈熙咂咂嘴,心情顿时顺畅,完了会儿削水果。

接连两个呵欠,困了。

把灯调暗了些,扯过被子,正酝酿出睡意准备投入周公怀抱,没想到全身一凉,棉被骤然滑落,下一秒,黑影沉沉压下。

“你——”

嘴被人捂住,谈熙瞪大眼,顿时睡意全无!

“恩爱夫妻?”

“……”惊恐脸。

“小两口?”

“唔唔……”没有!

“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嗯?”

谈熙疯狂摇头。

“看来,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半!么么哒原谅鱼,拖延症又发作了!不,是一直都在发作,只是今天特别严重!oo顶着锅盖,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