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清晨小趣/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强撑着眼皮醒过来,微风吹动帘脚,天边正泛鱼肚白。

清晨五点,蒙蒙亮。

挪开横亘在自己腹部的手臂,谈熙强忍酸疼,小心翼翼掀开被子一角,像条小泥鳅滑溜下床。

靠!

两腿打颤,险些站不稳,狠揉两把才缓过来。

朝床上剜了眼,却见某人翻个身,露出大片古铜胸膛,她忙不迭收回目光,连带呼吸也屏住,就怕惊动某人。

转身,踮着脚尖往洗手间走。

“……怎么会没有?”明明放在裤袋里。

谈熙咬牙,再来一次!

“你在找什么?”

嘎——

“呵呵,你……怎么起来了?”转身回眸,便见男人斜倚在门框边,上身**,下面仅围着一条白浴巾,六块腹肌虬结有力,他就倚在那里,从头到脚透露出一种慵懒,却别样野性。

“早。”淡笑开口。

谈熙心里打了个突,莞尔扬笑,“h,早。”

“睡醒了?”

“醒、醒了。”

“你身后藏的什么?”

“没什么啊!”讨巧一笑,大眼无辜。

“手伸出来。”

“干嘛?”

“伸出来!”

“喏,你看,左手没有,右手没有。”

“两只一起。”

谈熙:“……”她都已经这么早了,为毛还是被抓现形?

“你藏我的裤子做什么?”男人抱臂,好整以暇。

“呃……”眼珠子开始滴溜溜乱转,“我看它有点皱,想帮你熨平嘛”

“熨斗呢?”

“不用熨斗。洒点水,风筒一吹就能搞定。”

“这么说我该谢谢你?”

“不客气哈。”

陆征:“……”

“现在时间还早,可以睡个回笼觉,对!回笼觉……要不要一起?”她眨巴眨巴眼。

男人杵在门边,没动:“不是要替我熨西裤吗?”

“……”

“衬衣也一起熨了。”

“……”

还有比她更命苦的人吗?

“不想干?”

“啊,我突然想起来,这些事可以交给佣人来做。而且大清早不适合用风筒,噪音太大,招摇。”

“听起来有点道理。”

某妞儿一个劲儿点头!

“那就别弄了……”

谈熙舒了口气,就算没找到银行卡,她还想多睡会儿呢!好困……

可是下一秒——

“不如做点有性趣的事!”

没有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男人伸手一托,直接把人扛在肩上,转身出去,大步行至床边,就势一扔。

谈熙摔得屁股疼,刚想起身,一道黑影便随之压下,长臂撑在两侧,将她牢牢锁定。

“我还是去给你熨衣服……”

“不用。”说着,薄唇便贴上女孩儿白皙的颈部,辗转吮吸,啃咬带啮。

“喂,疯了你!”谈熙推他,“会留痕迹的!”

闻言,男人动作一顿。

谈熙吐吐舌头,伸手捂住侧颈:“那个……让人看到多不好?”

“怕人看?”

“你当我是动物园大熊猫啊?专供人观赏?”

男人眉眼沉沉。

谈熙伸手圈他脖颈,“别这样嘛,让人知道堂堂二爷为了窃玉偷香而翻窗爬墙多不好?”

陆征到底随了她,没有再亲脖颈,攒着一口闷气在别的地方使,折腾得谈熙死去活来。

“嗯……你、轻点……”

女孩儿散开的黑发铺满枕头,瓷白的肩,精致的锁骨,黑与白交相辉映,刺得男人眼窝一热。

谈熙欲哭无泪,偏偏还不能叫出来,只能咬紧下唇,拼命隐忍。

叩叩叩——

敲门声自隔壁传来,是陆征的房间!

男人动作不停,谈熙却紧张得要命。

“放松……”低沉,喑哑,夹杂着隐忍。

“舅舅?起了吗?半小时后出发。”

是秦天霖!

“你下去!”谈熙推他,除了紧张,半点兴致也无。

“乖,别动……”

男人速战速决,翻身下床。

谈熙脚趾蜷缩,全身颤抖,连瞪他的力气都没有。

陆征穿好衣裤,俯身在她眉心一吻:“等我回来,送你去津市报到。”

“我后天走。”

“好。”

矫健的身影窜到窗口,回头,深深看了她一眼,而后纵身一跃。

天边一轮红日正冉冉升起……

而此时的青铜巷,正迎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刻。

菜农挑担上街,小商贩摆摊吆喝,工厂也开始了流水线作业,员工纷纷上岗。

岑蔚然的生物钟很准时,关掉闹钟,看了眼身旁熟睡的男人,轻手轻脚下床。

穿衣,洗漱,简单扎了个马尾。

走到厨房,把灶火点燃,开始烧水、淘米,等粥煮上了,再把火调到合适大小。

清晨的风还有些凉,她从衣柜里取出一件针织外套,边披边换鞋,然后拿了钥匙和钱包下楼。

“杜阿姨,麻烦给我四个馒头,两屉小笼包。”

“蔚然啊,每天都见你这么早,年轻人还是有多休息!到了我这个年纪,想睡都睡不着喽!”

上楼的时候,手机在震。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犹豫半晌,才按下接通键。

“喂,妈。”

“蔚然,有没有打扰你睡觉?”

“没有。”她弯了弯唇角,“早醒了,下楼买早餐。”

“阿焕呢?”

“他还在睡。”

“你们的钱够不够用?不够的话,我这里还有……”

“妈,钱的事你别担心,我们俩有手有脚,哪能用你的钱?”

“傻丫头,我就你这么一个女儿,钱不给你用给谁用?再说,乡下生活简单,我又花不了几个钱。”

“妈,我们最近真的不缺钱花,你别担心。”

“欸,那就好……最近,你们没吵架?”

“没有。”

“……蔚然,要不妈找个时间过来看看你们?这都大半年没回来了。”

“妈,你真的只是为了看我们?”

“傻孩子,说、什么呢?不看你们还看谁?”

二十多年的母女情分,岑蔚然轻易就听出了母亲话语间的慌乱。

深吸口气,“妈,我好像从来没听你说起过爸爸……”

……

“回来了?”殷焕光着膀子迎来上,接过她手里的包子馒头。

岑蔚然嗯了声,低头换鞋。

“怎么都冷了……”

“是吗?那我放锅里蒸。”

男人倏地拧眉,目光如炬:“眼睛怎么红的?”

“哦,外面风大,沙子入眼了。”、

殷焕大步往厕所走,很快,拿着沾湿的洗脸毛巾出来,递给她,“擦一下。”

“嗯。”

“我去把包子和馒头蒸热,稀饭应该快好了……”

岑蔚然在沙发上坐下,向后半仰在靠背上,眼角眉梢都缠绕着一种深深的无力。

“媳妇儿?媳妇儿?!”

“嗯?”

“稀饭好了,来吃。”

岑蔚然坐到他旁边,拿筷端碗,眼神却始终飘忽着,有些发散。

殷焕刨了两口粥,左手还拿着一个大馒头,吃得窸窸窣窣。

“昨晚没睡好?”他只要了一次,按理说应该不会……

岑蔚然摇头。

“那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没有。可能最近压力太大。”

“又要写论文?”

“嗯。”

“那你注意休息,晚上不要等我,困了就睡。”

他替岑蔚然夹了个小笼包,“多吃点……”

“妈说,她想来看我们。”

殷焕动作一顿,眉心拧了拧,“大概什么时候?”

“明后天。”

“这么急?”

“嗯。你……不高兴?”

“怎么会?妈愿意来我求之不得!但时间上会不会太赶了?来得及收拾东西吗?”

“她待不了多久,过几天就回去。”

“来都来了,怎么不多住几天?我去一山那儿挤挤,家里留给你和妈住。”

“嗯。”

“票买了吗?要不要给妈寄点钱回去?”

“她说今天下午去买火车票。”

“咱们不是赚了钱嘛,给妈买飞机票,比火车快多了,免得路上遭罪。”

岑蔚然心头一暖,脸上这才有了些笑意,“好。”

“媳妇儿,等再过几年,我们把首付存够了就去按揭一套房子,两室一厅,把妈接过来住。”

“听你的。”

殷焕又拿了个馒头,被岑蔚然按住,“你吃三个馒头了,还剩这么多小笼包,你怎么不吃?”

“我馒头就够了,包子你吃。”

“笨蛋!”她连着替他夹了好几个到碗里。

“还是媳妇儿疼我……今天晚上……”

“吃你的包子!”

殷焕嘿嘿傻笑,嘴里还叼着个肉包。

吃完早餐,岑蔚然开始收书,全部装进包里。

殷焕刚洗完碗,从厨房出来,手还是湿的,见状,有些不大痛快,“又回学校?”

“嗯。”

“多久?”

“你那什么表情?深闺怨妇?”岑蔚然摇头,扯了张纸巾递给他,“别乱甩,把手擦干。”

“你还没说什么时候回来。”三两下把水擦掉,纸巾揉成团扔进垃圾桶里。

“晚上。”

顿时眉开眼笑,一张俊脸愈发妖孽,“那我等你……”

说着,伸手楼她的腰,嘴也不安分,这里亲亲,那里啃啃。

“别闹!要迟到了!”岑蔚然瞪他。

“一起走,”殷焕捞起沙发上的夹克,“我去盯场子,怕有人闹事。”

“也好。有事电话联系。”

“嗯。先送你到学校。”

“得了,你那个铁驴子,老远就听到声音,动静比火车还大,我怕你吓到同学。”

“得!以后买辆宝马送你上学。”

“我怕人家说我傍大款。”

“谁敢?我揍死他!”

“行了,别一天就想着逞凶斗狠,做事要用脑子。”

“有时候,还是拳头好说话。”

------题外话------

二更十一点半!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