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美女相邀不敢辞/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在巷口分路,岑蔚然搭公交回学校,殷焕骑着摩托直奔北郊。

为了方便和隐蔽,赌股的场子设在北面郊区,那里人少路多,交通便利。

“焕哥。”肥仔一听到引擎声,就从里面迎出来。

“怎么是你,阿飞呢?”

“钓大鱼去了。”

“你脚没事?”

肥仔嘿嘿一笑,“没问题,都养好了!”

“这段时间你自己注意,能躲就躲,尽量避免跟人动手。”

“我知道。”

殷焕把头盔摘下来,挂到车上,“里面多少人下场了?”

“从早上到现在,来了估计有百二十号人,差不多七八十个都下场了。”

“不错,比昨天又多了。”

“是啊,好多人都是听别人说了,跑来试水的。”

“嗯,该放利的时候别把着,先把人稳定下来,不愁赚不到钱。”

肥仔忙不迭点头,“知道了。”

殷焕沿着场内巡视一圈,每张赌桌都有条不紊。

“焕哥,怎么样?还满意?”

“行啊小子,你谈姐没看错人。”

肥仔得了表扬,顿时眉开眼笑,脸上横肉也跟着一颤一颤。

“这纹身什么弄的?”

“就上个星期。看上去是不是特能唬人?”

“不错嘛,装得似模似样!”

“那是!不能让你和谈姐丢脸啊!”

殷焕很早就想弄个纹身玩玩,可是媳妇儿不准,他也只能作罢。

“焕哥,要照咱们这个规模经营下去,不得了啊!这一传十,十传百,下注的人越多,咱们赚的就越多,不出半年,肯定超这个数!”肥仔伸出五根圆滚滚的手指晃了晃,笑得那叫一个爽!

“别光顾着高兴,咱们这场子已经有好几拨人眼红了,都是有头有脸的势力,半点不能掉以轻心。一旦情况不对,直接撤场走人,听清楚了吗?”

“嗯。我会一字不落交代下去的。”

“你先盯,我上楼给阿飞打个电话,一有情况马上汇报。”

“焕哥,你去,有我在肯定没问题!”肥仔拍胸脯保证。

殷焕上楼,跟阿飞通完电话之后,又联系到许一山。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之前的散户基本稳定下来,新增的不少,哥儿几个都顶有干劲!”

“那些人有没有追根问底?”

“有。”

“怎么说?”

“已经有好几个人问过咱们替谁办事。”

“你怎么说?”

“哈哈,我就跟他们兜圈子,反正往姓宋的那头引。”

“别太招摇。”

“放心,我没说具体是谁,连宋这个姓儿都没明确提过。反正,就往玄乎了说。那些人就越好奇,咱们就越安全。看谁还敢来挑事儿!”

“你清楚就好,别给谈熙惹事。”

“嗯,我都知道。”

“那你……”

“焕哥!焕哥!不好了,有人找茬!”肥仔一口气冲上楼,面惶急。

“一山,场子出了点事,你先别急着回来。”殷焕当机立断。

“肥仔,你把话说清楚,谁找茬?”

“雷。雷老大!”

殷焕面微变,这尊大佛怎么来了?

“焕哥,现在怎么办?他们二十多号人,个个都有刀。”

“你先别急,我打个电话……”

谈熙回笼觉睡得正香,冷不防听到手机铃响,闭着眼,伸手在枕边胡乱摸索。

“喂?”

“场子出事了。”

“场子出……出事了?!”陡然清醒,翻身坐起。

谈熙睡意全无:“到底怎么个情况?”

殷焕把事情大概交代了一遍,楼下已经传来砸东西的声音,“……稳还是撤,你拿个主意。”

谈熙沉吟一瞬,“这样,你先把人稳住,底气拿出来,唬得住最好,如果唬不住……也尽量唬!十分钟后,等我电话,我会告诉你怎么做。”

“好。”

“焕哥,现在怎么办?”肥仔满头虚汗。

“把你的腿给我管好,再抖就给我回医院躺着!怕什么?你不是整天挂在嘴边,说你谈姐多能耐,今天咱们就看看她到底多能耐!一起下去!”

“诶,焕哥,你等等我……”

楼下,赌客们都被赶到角落里蹲着,二十几个持刀混混一字排开,人墙之后,一个黑身影孑然而立。

双手负于身后,一副蛤蟆镜遮挡住他大半张脸。

目光却透过镜片落在从二楼下来的殷焕身上,“这个场子,是你的?”

殷焕面带三分笑,有种从容的痞气,虽然样貌出众,但不难看出,这就是个小混混而已!

雷鸣的目光突然变得深邃。

一个小混混面对这种场面,还能如此镇定……

视线掠过殷焕身后的肥仔,而那个胖子竟然同样有恃无恐?

呵,真是……有趣!

“雷老大大驾光临,我这些兄弟没见过世面,在这里代他们赔罪了。不知道您来是打算玩两把,还是有别的指教?”

“这个场子由你做主?”

殷焕走到他面前,平静开口:“小弟只是打杂帮佣的,做不了主。”

雷鸣没有任何意外,早在来之前,他就查过殷焕和他手下那帮人,都是些混街头无赖泼皮,不可能撑起一个这样的场子。

但却始终查不到他背后那个人的身份。

这让雷鸣十分忌惮,可又忍不住眼红,这才带着一帮手下来探听虚实。

如今看来,确实有个大人物当靠山,否则,殷焕不可能有这样的底气!

“那就让能做主的人出来!”

“抱歉,老板不在。”

“呵,今天我雷鸣是来交朋友的,毕竟是同行,相互认识一下,说不定今后还能合作?”

殷焕面一沉,冷冷扫过那些握刀持械的小弟:“这就是雷老大交朋友的诚意?”

雷鸣抬手,众小弟将刀棍收起。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有诚意?”

“那这些赌客……”

“把人放了,该怎么玩,继续!”

全场一窒,惊疑不定,谁知道这群人会不会突然发难,再用刀子抵住他们脖颈?

可走又不行,关键是没那勇气。

殷焕站出来,无比淡定:“既然雷老大都发话了,大家只管接着玩!”

雷鸣半眯了眼,半晌,哈哈大笑,“对!继续继续!”

殷焕请他到一张赌桌前落座,先讲解了一番规则,“怎么样,雷老大是不是也来押一把玩玩?”

“好!”他挽起袖口,把鼻梁上的蛤蟆镜摘下来随手挂在胸前。

“阿川。”雷鸣伸手,其后那人将一张支票奉上。

“这里有十万,我就押长兴——继续涨!”

殷焕眼神微闪,“好。肥仔——”

“焕哥。”

“替雷老大记注。”

“好嘞!”

这时,殷焕手机突然响了,雷鸣面一正。

来了!

果然,殷焕接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唤了声“老板”,态度那叫一个恭敬。

肥仔站在一边儿看着,不得不为他焕哥出神入化的演技默默鼓掌。

这简直就是娱乐圈扛把子的水平好嘛?

绝了!

“……好的,您放心,马上就到!”

殷焕把手机揣回裤兜,朝雷鸣拱了拱拳:“对不住了雷老大,小弟还有些事情需要去办,就先走一步。让肥仔带您继续玩,我们还有其他的玩法,您尽兴!”

“请便。”

殷焕朝肥仔交待了两句,径直出门,骑着摩托车很快就不见了人影。

雷鸣面骤凝,起身往外走,手下已经很有眼地替他准备好了车。

“诶,雷老大,您别走啊!不玩了?”

肥仔追出去,一脸惋惜。待在车屁股消失在视野范围内,他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地上。

面惨白惨白的,“好险……”

然后,掏出手机,“焕哥,他们跟上去了。”

……

“h,出来啊,请你吃饭。”

宋白大脑有那么一瞬间是完全空白的,他接到了谁的电话?

“谈、熙?”

“怎么,不愿意啊?”

“啊?没有!”

彼时,宋小白同志睡了懒觉起来,穿着一身皱巴巴的睡衣正坐饭厅吃早餐。

正对面客厅里,宋奶奶在看法制新闻,宋妈妈坐在沙发上削苹果。

两人冷不防见宝贝孙子儿子这么激动,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彼此眼底涌动的八卦之光。

宋奶奶:有情况!

宋妈妈:大问题!

两人想到一处:绝对的猫腻啊!

“……你说地方,我马上就到!还有其他什么活动吗?比如出海,或者登山,不然野餐也可以,我都有工具设备!……行,吃饭就吃饭,怎么会嫌弃?嘿嘿……你不嫌弃我就谢天谢地!”

宋奶奶:这还是我那个高傲到不可一世,自诩冷艳高贵的孙子吗?

宋妈妈:我儿子被人掉包了?

“好,威尼斯人见!”

通话一结束,前一刻还懒洋洋享用早餐的宋小白同志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丢筷搁碗,火烧屁股一样冲上楼。

砰——

卧室门关上。

五分钟后,一身宝西装,搭配浅咖领带,头发梳得油光水滑,那叫一个风流倜傥。

往两位女士面前一站——

“妈,奶,我这身儿如何?”

宋奶奶:“白白好帅!”

宋妈妈:“乖儿子,酷!”

“ok!那我出门了,美女相邀,不敢推辞!今晚不回来吃饭了哈拜拜!”

“儿子,早点给妈带个媳妇回来!”

“乖孙,奶奶要抱重孙子!”

宋白:“知道啦!我努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