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兮兮爱陆征!/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乖,还有发展空间。”陆征拍她的头。

谈熙一把挥开,乖你妹!

男人邪笑着捏了两把,换来一记怒瞪。

“在它……们长到合适尺寸以前,不许再穿。”

“什么才叫合、适、尺、寸?”谈熙大眼眨巴。

大掌动了动,五指收紧,“握不住。”

又是一个枕头飞过去,正中面门。

某妞愁肠百结。

某征却壮志雄心。

两人下楼吃饭,还是白菜豆腐,却不见青酒。

谈熙托着下巴,左等右等。

陆征把筷子递给她,“吃饭。”

“酒呢?”

“没有。”

“为毛?”

“还想再晕一次?”

谈熙:“……”

吃完饭,两人手拉手,准备去散步。

温泉池后有一个竹园,紧靠后山,入口处悬挂着路牌——“禁止深入!”

“进不进?”谈熙问他。

“你想进吗?”

摇头,“黑漆漆的还是算了,万一窜出条蛇来,那才麻烦。”

两人就在外围逛了两圈,饶是这样,谈熙手臂上也被叮了好几个大包。

“痒……”她伸手去挠。

被男人大掌按住,“去前台拿药,别用手。”

“哦。”

前台小姐服务周到,二话不说给了一小管软膏。

两人在露天茶座找了个位置。

“渴了。”谈熙大眼汪汪。

陆征把药递给她,“自己抹。”

“你呢?”

“上楼给你拿水。”

哦,她忘了,这里没有便利店,房间的冰箱里才有矿泉水。

“去去”使唤人的感觉真好,使唤陆征的感觉更好。

谈熙咂咂嘴,眉开眼笑。

“喂,今天下午一区那边的事,听说了吗?”来自隔壁座的a小姐。

“公开约炮的那对儿?”唯恐天下不乱的b小姐。

“你知道?”

“咳,我当时也在场。”

“话说,那女的可真够不要脸!一见男人就往上扑,骚成那样儿也不知道被多少人骑过了!”a小姐刻薄评价,伴随着阵阵娇笑。

成功让谈熙半眯了眼。

“唉,那男的也是瞎,怎么就看上她了?也不怕得病……”b小姐补刀。

“哈,我看他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男的装高冷,女的装纯洁,一路货,臭味相投……啊!”

一声尖叫,女人秒变落汤鸡。

谈熙惊呼掩唇,手上的玻璃杯还倒扣着,“真是抱歉,不小心泼到你。”

“mygod!有病啊你,怎么搞……”a小姐拍桌而起,骂到一半,戛然而止。

瞪眼,挑眉,歪嘴,一气呵成——“居然是你?!”音调陡然高八度,一脸不屑。

“怎么,你认识我啊?”

“呵,不要脸的bt……啊!”

“哟,不好意思,我怎么又失手了?”谈熙眨眼,她左手还有个杯子呢!

女人气得全身发颤,“你是故意的!你……”

“哦,被你看出来啦,姑奶奶就是故意的。”

“你!”

“这件事告诉我们,以后说人坏话的时候记得选个隐秘的地儿,幸好你今天碰上我,杯子里是水,指不定下次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直接用硫酸招呼你哦”谈熙在笑,眼底却尽是寒光。

女人面惨白。

“还有,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人我见过不少,可像你嘴巴这么臭的,我不骗你,真真儿头一回!”

这时,陆征拿着水赶过来,谈熙直接挽上他手臂,偏头娇笑,“亲爱的,有人被你拒绝了,怀恨在心抹黑我。”

冷眸一扫,“你?”

a小姐身形一晃,踉跄半步。

“还有她。”谈熙一指,正努力降低存在感的b小姐面如土。

“对、对不起……”

妈呀,这男人的表情太可怕了,b小姐落荒而逃。

视线重新回到a小姐身上,不等陆征开口,她就彻底怂了——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站住!”谈熙突然开口。

“还……有事吗?”a小姐快哭了,下午在泳池的时候她就试图搭讪,结果被毫不留情地拒绝,再加上男伴整晚上都在和别人讨论“比基尼尤物”如何如何,她一时气愤才会说出那番话。

没想到被人当场抓包。

谈熙踮起脚尖,唧一口印在男人薄唇之上,“看清楚了,这个男人,我的,你休想!”

一字一顿,说得a小姐面红耳赤。

谈熙冷哼,下颌一甩,拉着陆征扬长而去。

男人眼里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淡笑,抿了抿唇角……

“去哪儿?”轻咳两声,陆征开口。

谈熙拉着他出了山庄门口,眼前是向夜深处延展的马路。

“哼!都怪你!”某妞儿鼓着腮帮,甩开他。

某征一头雾水。

“招蜂引蝶,能耐啊你!”

“别闹。关我什么事?”

“怎么不关你的事?穿个泳裤四处招摇,还批评我不三不四?你牛,你咋不上天?!”

陆征无奈。

早知道,他就披个浴巾出来,小醋坛子酸得不是一般厉害。

心里,却有种莫名的……满足?

会吃醋,至少说明她在意自己。

“你想怎样?”男人眉眼含笑,偶尔纵容一下,也无妨。

谈熙瞄了瞄,有点不大相信这是从冰山嘴里说出来的话。

“我想怎样都可以?”

“说来听听。”顿了顿,又补充:“我尽量。”

“那你以后不准穿泳裤!要穿也只能穿给我一个人看。”

“好。”

“以后不准在别的女人面前卖弄风骚,嘿嘿……要卖也只能卖给我。”

“小胚!”

“一句话,答不答应?”

“好。”

“眼里心里都只能有我,不准多看其他女人一眼,一眼都不行!”

“如果是我奶奶呢?”

“少来!你明明知道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陆征没想到,自己也有装傻的一天。

“哼!意思就是,除了我,你不准喜欢别人!男的女的都不行!”

陆征:“……”

“哦!你犹豫了!坏蛋……”

“咳咳,其实不用算男的。”

“那不成,必须杜绝一切可能,直的变弯也不是没有……”

陆征:“……”

“你还没答应呢!”

“好,我投降。”

谈熙顿时笑弯了眉眼,“乖哦,这还差不多。”

陆征:“……”

夜风轻拂,带着丝丝沁凉。

谈熙紧了紧外套,“啊,药还没擦……”

“还痒吗?”

“唔……好像比之前好多了。”

“那就别擦了。”

“嗯?”

“药膏的味道不好闻。”

“你怎么知道?”谈熙正眼看他,想起午饭的时候,那个让他避而不答的问题,面登时一厉。

“老实交代,以前跟谁来过?”龇着牙,恶声恶气。

“蠢东西。”说着,伸手摸她的头。

谈熙一巴掌拍开,“少废话,别想忽悠过去!”

“你就没看出来哪种人会喜欢这里的风格?”

哪种人?

青菜豆腐,竹楼青酒……

可偏偏大堂装修得极其敞亮,处处透着低调的奢华。

格调?

有的。

喝杯酒还敬天,敬地,未免……太过刻意和做作。

倏地,眼前一亮。

“你陪政府官员来过?”

“嗯。”

“看你还敢不敢说我蠢!咳咳……那个官员也有女的嘛……”

“小醋坛子!”

“你是陈醋坛子!”

“没有。”没有女的。

谈熙缠住他的胳膊,笑得眉眼弯弯。

“我们出去兜兜风,怎么样?”

“山顶?”

“可以上去吗?”

陆征点头。

五分钟后,崎岖的山间公路,一辆高大的路虎迎着夜奔驰,盘旋而上。

谈熙把车窗玻璃全部降下来,呼啸的夜风贴面而过,将她一头乖顺的长发吹得乱蓬蓬。

“舅舅,天窗!天窗!”

女孩儿眼里亮光闪烁,似陷落漫天星辰。

陆征眉眼温软,按下开窗键。

更大的风灌进车内,谈熙整个人飘飘然,心里突然无比宽阔,仿佛有他,再崎岖的小路也成了康庄大道。

两辈子加起来,从未有过的满足充斥着内心。

也许,这就叫……幸福?

“谈熙爱陆征——”

两手做成小喇叭,她对着夜呐喊,声声回荡在山谷间,余音悠长。

驾驶座上的男人依旧目不斜视,唇角却不自觉上扬。

“兮兮最爱陆征——”

是兮兮,不是熙熙,她用灵魂在爱着这个男人呐……

怎么就稀罕不够呢?

“我爱你——”

声声呐喊,一句比一句震撼,陆征险些握不住方向盘。

爱吗?

“为什么不要?”他到底问出了口。

“嗯?你说什么?!”迎着风,谈熙转眼看他,声音清脆。

陆征心下一动,不自觉提高分贝——

“为什么不问我要一个承诺?”

谈熙眨眼,满脸疑惑。

“那对老夫妻,你明明很羡慕……”

恍然了悟。

难怪一整天都觉得这厮不对劲儿,原来,是在别扭这个!

“我要,你给吗?”

“嗯。”

“哦,那我还是不要了!”

男人眉心一紧,“为什么?”

“承诺这种东西,口说无凭,我才不稀罕!”

“那你稀罕什么?”

“我稀罕你呀。”目光晶亮,笑靥如花。

陆征:“……”

“老陆,你喉结在动。”

“嗯?”

“你害羞了!”

男人额上青筋一突,爱的时候掏心挖肺,恨也恨得咬牙切齿。

这么个小东西咋就让他素手无策?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想给我这个承诺吗?”

陆征唇瓣一动,谈熙快他一步——

“算了,比起说,我更喜欢做!如果五十年后,你还像今晚这样陪在我身边,那我就信了!”

“嗯,比起说,我也更喜欢做。”邪笑入眼。

“臭流氓!”

“记住你说的,五十年。”

“不止,六十年,七十年,一辈子!”

——本卷完——

------题外话------

本卷结束啦,下一卷是熙熙开学之后的生活,撩汉技能持续t!啪啪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