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会惹事的两小只/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呢?”

桌上气氛陡然一滞。

“天美,你二嫂呢?”

“哥,你忘了?她9月7号开学,这个时候应该在上课。”

“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男人拧眉,似有不满。

秦天美笑了,眼尾上挑:“哥,没看出来你这么关心她?早知道我就打电话向你汇报,省得你现在才来怪我。”

陆卉闻言,面骤沉。

“不管怎么说,她都是秦家人,难道不该关心?”秦天霖笑言,目露警告。

秦天美悻悻闭嘴。

“你能这样想最好。”秦晋辉点头,以示满意。

岑云儿本想开口附和两句,冷不防瞥见陆卉阴沉的脸,到了嘴边的话又不自觉咽回去。

她不像谈熙,能够一走了之,只要待在这个家里一天,就不能得罪婆婆……

“我吃饱了,你们慢用。”秦天霖起身出了饭厅。

回到卧室,立马拿起手机。

关机?

这个点……怎么会?

“喂,替我查卫影的电话。”

这一觉,谈熙睡得很好,还做了梦。

具体什么梦,她也想不起来。

摸出手机,准备看时间,才发现关机了。

“没电?”

下床,翻出充电器,连上,又钻进浴室漱口,洗了把脸,这才彻底清醒。

开机一看,七个未接来电?

前六个都是秦变态打来的,最后一个才是她盼的人。

未免吵醒安大美女和小公举,谈熙转身出到阳台。

回拨。

“喂。”那头接得很快。

唇畔漾开一抹笑,“想我了?”

男人放笔,又单手合拢文件夹,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

脸上神难得有片刻放松,“刚起?”

“嗯。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明知故问。”

“啥意思?我怎么听不懂?”谈熙装傻。

“行了,别浑。”

“那我就当你想咯。”

陆征哑然失笑。

“在公司?”

“嗯。”

“很忙?”

“还好。你在那边习惯吗?”

“环境不错,舍友ok。”谈熙一笔带过,“有没有替我喂小二?”

那头轻嗯。

“乖,回来再犒赏你。”

男人挑眉,“犒赏?”

“嗯啊。”

“怎么赏?”

“予取予求,如何?”尾音颤颤,撩人心弦。

“甚好。”

通话结束,谈熙趴着栏杆傻笑,正准备返回室内,手机响了。

一看屏幕,笑意骤沉。

“……”

“为什么不接电话?!你究竟在做什么?!”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质问。

谈熙特意把手机拿远,等他咆哮完,才悠悠启口:“关你毛事?”

“呵,我是你男人,不关我的事,那关谁的事?”

谈熙忍住呕吐的冲动,“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少东拉西扯,没时间陪你废话。”

“什么时候走的?”

“前天。”

“昨天才开学,为什么提前一天?”

谈熙目光骤紧,语气仍旧四平八稳:“熟悉环境。”

“为什么不告诉我?”

“告诉你?然后?”

秦天霖竟一时无言。

“送我?秦二少爷,请问你愿意吗?就算你愿意,时间允许吗?”

“……”

“没事我挂了,以后少打电话。”

“下个周末,我来看你。”

“别,千万别!您的好意我消受不起,万一同学问,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

“我们是夫妻!实话实说。”

“少爷,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证呢?拿出来看看?”

“你!”

“我挂了。”

“谈熙,你……喂?喂?!sht!”

一拳打在枕头上,男人眉眼阴沉。

你就这么讨厌我?

叩叩叩——

“谁?”

“天霖,是妈。”

男人整理好表情,起身开门。

“看你刚才吃得不多,我让王嫂又下了碗面。”

秦天霖伸手接过,“妈,我吃饱了。”

“不请我进去坐坐?”

“您随意。”

他转身,陆卉紧跟而入,在看到墙上巨幅婚纱照时,面陡然铁青。

“妈,坐。”

“好。我记得上次这些照片都摔碎了。”状若无意。

“嗯。重新买了相框。”

“坏掉的东西早就该丢了,还捡回来做什么?”

秦天霖目光微闪,“看习惯了,总会有感情。”

陆卉心下咯噔,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天霖,你对她不会真的……”

“嗯。”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妈,我的事自己可以处理。”

陆卉动了动唇,还想说什么,秦天霖抢先一步——

“面我吃不下,你送去给大哥,最近他为岑家的事费了不少脑筋,中午没吃多少。”

“天霖,我……”

“妈,现在就去,面糊了不好吃。”

陆卉从房间出来,下一秒,笑容尽数收敛。

“王嫂,你把面送到大少爷房里,叮嘱他趁热吃。”

“好的。”

陆卉转身回房,秦天美站在门口等她。

因为栽赃谈熙的事,母女俩闹得很不愉快,彼此都有隔阂,这段时间一直在冷战。

陆卉觉得失望,费尽心血养出这么个蠢女儿。

秦天美则感觉心寒,原来母亲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样爱自己,否则怎么会在明知她有多讨厌谈熙的情况下,还逼她低头道歉?

“妈,你也应该察觉到了?”

陆卉搭在门把上的手一顿。

“我哥好像对谈熙有些不一样,只怕他是动心了。”

“进来再说。”

唇角轻勾:“好。”

母女俩进到卧室,秦天美就凑到陆卉跟前儿,主动示好,“妈,对不起,之前是我不听话太莽撞,还说了很多让你伤心的话……我、真的不是故意这样……您能原谅我吗?”

陆卉一颗心早就软得不像话,这是她捧在手心疼宠着长大的女儿啊!

就算掩饰得再好,心肠再硬,也舍不得责怪她。

“知道错了就好,妈又怎么会记你的仇?”

秦天美顺势蹭进她怀里,“妈,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会再犯傻!”

“乖女儿……”

母女俩说了会儿体己话,很快,前嫌尽释。

“妈,”秦天美面一正,“你说二哥和谈熙……怎么办?”

“这段日子,谈熙的改变我们都看在眼里,也难怪你哥会被勾起好奇心。”

“好奇心?”

陆卉拍拍她的手,“别把谈熙想得太无敌,也别把你哥看得太简单。我生的儿子,难道还不清楚他什么脾性?”

“妈,你是说二哥和谈熙之间没什么?”秦天美试探着开口。

“好奇肯定有,但也仅此而已。无非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越得不到的,就越想握在手里。”

“可我觉得二哥对谈熙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得不到的,才会变成最好的。”

“难道我哥只是被谈熙勾起了征服欲?”

陆卉目露满意,她这个女儿总算聪明了一回。

“那万一我哥是真的对她上了心怎么办?”

陆卉皱眉,天美说得对,有些事为保险起见,不可不防。

但她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

“妈,其实我想到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

秦天美神秘一笑,压低嗓音:“我听说,奚葶回来了……”

陆氏集团,下班时间。

陆征拿着外套离开办公室,陈凯正埋首文件,听闻响动,他抬头——

“boss,走了?”

“嗯。”

“能搭个便车吗?”陆家老宅和陈凯租住的公寓在同一条线路上。

“走。”

陈凯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时候,陆征刚好把狐狸抱枕抓起来,丢到后座。

揉了揉眼,他确定自己没眼花,boss车上竟然真的有抱枕这种幼稚玩意儿?!

陈秘书表示不可思议。

“那个……”

“汇总意见整理得如何?”陆征发动引擎,顺口关心一下工作上的事。

“已经有大概,还需要些时间进行查落补缺。”

“嗯。”

“boss,那两个抱枕……”

气氛陡然僵滞,陈凯心知不妙,话锋陡转,“很可爱。”

冷意这才有所收敛,他长吁口气,简直吓死宝宝!

一个不慎,分分钟被冻成冰棍儿的节奏好吗?

余光瞟见后座两只,再瞅瞅boss大人面无表情的冷脸,怎么看都有种……滑稽的赶脚?

想必,是某人的杰作。

也只有她才能做出往霸气的路虎车里塞卡通抱枕的事,并且还成功让“冷面阎王”同意首肯。

实乃,人才也!

陈秘书已经在想该如何抱紧那位的大腿,今后才好在boss面前混个体面……

然,惊愕的何止是的陈凯,还有站在门口期盼乖孙的老太太!

“到了到了……”

迎上来,老太太笑得见牙不见眼。

“开车累了?我让徐叔帮你停。今天公司忙吗?最近事情是不是很多?你要多注意休息,别经常熬夜。”

咦?

“这是?”老太太透过车窗晃眼一瞥,又倒回去。

陆征轻咳。

“徐叔,把那两个拿出来看看。”

“好的。”

“唉哟,多可爱的小抱枕!阿征,你买的?”

“嗯。”

老太太明显不信,“你什么时候有闲心买这个?”

“送的。”

“谁送的?”

“……朋友。”

“男的?女的?”

“奶奶,我们先进去。”

“哦,好。”她把抱枕亲自放回后座,视线在那匹灰狼身上久久无法移开。

像……真像……

“阿征,你有没有发现这只小狼很像你?”

“嗯,有点。”

“什么有点!明明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瞧瞧这眼神儿,多坚韧!”

陆征:“……”

原来他和狼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然而,这匹狼还是……q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