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奶奶想看女朋友/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赶紧洗个手,咱们开饭!”老太太把人迎进门,欢天喜地张罗着。

“来了。”老爷子坐在沙发上,听闻响动也不抬眼,兀自翻看晨报。

“嗯。”

“坐吧。”

陆征放下外套,顺手解了袖口。

“季度董事会准备得如何?”

“计划之中。”两腿交叠,执杯品茗。

“别把事情做得太绝,狗急了还跳墙,别打蛇不死反被咬。”

“我心里有数。”

陆觉民冷哼,他好心提点,兔崽子就这副态度?!

小白眼儿狼!

某狼自顾自饮茶,丝毫不受影响。

“这碧螺春不错。”

“你姑太太前天才送来,喜欢的话一会儿匀些带走。”老太太爱孙如命,别说这点茶,就是掏心挖肺也绝不含糊。

“谢谢奶奶。”

“说什么谢?难得有东西讨你喜欢,奶奶高兴还来不及!”

总算有点人情味儿了不是?

陆老爷子那叫一个心疼,个败家娘们儿!

“菜齐了,上桌吧!”

陆征放下茶杯,陆觉民收好报纸。

两人起身,一老一少视线碰撞,前者怒目而瞪,后者气定神闲。

“阿征,你先喝碗汤。”

“咳咳!”老爷子怪咳,换来一记警告的眼神。

“喏,这碗是你的。大把年纪还跟孙子争,出息!”

啪——

筷子一放,板脸怒斥:“喝你的汤,少说话!”

老太太替乖孙夹菜,“阿征,尝尝这个,奶奶新学的麻辣排骨。”直接无视了发怒的某人。

陆觉民气得吹胡子瞪眼儿。

“好吃吗?”

“嗯。”

老太太心里乐呵得很,乖孙喜欢比什么都重要。

“臭小子就不能多说几句话?你奶奶大早上就起来忙活!”也不知道这臭脾气随了谁,简直气死个人!

“行了,”老太太瞪眼,示意某个多事的老头闭嘴,转向孙子的时候又恢复成笑意和煦的模样,“阿征,别听你爷爷瞎说,我整天待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做点事正好可以打发时间。”

陆老爷子还想说什么,老太太往他碗里夹了块红烧肉,这才堵住他的嘴。

老爷子赶紧塞到嘴里,那护食的模样就像谁要跟他抢。

正准备再夹,筷子刚伸出去,就被截下。

“当心血压。”陆征亲手夹了芹菜到他碗里,“吃这个,降压。”

陆觉民:“……”小逼犊子!

“瞧瞧,阿征多关心你。”老太太帮腔。

陆征似没看到老爷子的黑如锅底的脸色,夹了块红烧肉,咽下去,“奶奶手艺真好。”

顿时喜得老太太眉开眼笑。

“阿征,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来让奶奶看看?”

动作一顿,“不急。”

老太太愣,这是……承认了?!

天哪!幸福来得有点突然,有种被馅饼砸在头上的不真实感。

连陆觉民都忍不住朝他看了好几眼,小兔崽子真有女朋友了?

“阿征,什么时候的事?姑娘多大?是做什么工作的?有没有照片?性格好不好?”老太太真心欢喜,她日盼夜盼的小曾孙总算有着落了!

“以后有机会见面。”

“以后是什么时候?奶奶心里急嘛!她不愿意见家长?”

“不是。”

“难道那边家里不同意?这你放心,包在奶奶身上,奶奶替你下聘去,绝对诚意十足,不会委屈了人家姑娘!”

陆征突然有点后悔实话实说。

“她不在京都,这些事以后再说。”

“工作?”

“嗯。”学习是学生的工作,他没撒谎。

“这样啊……”老太太脸上不无遗憾,她还想见见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呢……

陆觉民低头刨饭,眼中难掩黯淡。

老陆家的香火可就在这小犊子身上,他嘴上不说,心里早巴不得陆征快点结婚,最好三年抱俩。

“那以后有空,记得把人带回来给奶奶瞧一瞧。”

“好。”

“阿嚏——”谈熙及时用手掩住唇,才不至于当场喷饭。

“熙熙,你感冒了?”小公举看她,嘴里还包着排骨。

安安目露担忧:“没事吧?”

她摆摆手,“估计有人正念叨我。”

小公举哦了声,笑得贼暧昧:“你的男票大人?”

“八卦!”

“哼!安安,水煮肉片你不吃啊?”

“饱了。”

“还没动过呢……浪费!”

小公举不仅是个粉色控,还是妥妥的吃货一枚。

“你要吗?”

“好呀!”

谈熙在一边笑得暗搓搓:“刚才是谁说要减肥来着?”

小公举:“……”坏蛋!

吃完晚餐,谈熙准备回宿舍。

“听说七点半有迎新晚会,去不去?”

“我还有事。”

小公举转头看安安,大眼眨巴,一个劲儿装可怜。

“行了,我陪你去吧。”

谈熙看着两人结伴离开的背影,扫过那一袭粉嫩,落在长t长裤的安安身上。

夕阳余晖为她披上一层橘色暖光,风过,发梢轻动,似画里走出来的古风美人,连走路也婉转多姿。

蓦地,咧开嘴角,摇头轻笑。

她这两个舍友,貌似一个比一个不简单,真真有趣……

回到宿舍,谈熙没急着开灯,而是直接拨通岑蔚然的手机号。

中午那条短信,到现在还没收到回音,她担心出事了。

“喂……”对方一开口,谈熙就听出鼻音很重。

目光倏然凛冽,“出什么事了?”

“没有。”

谈熙非但没有松口气,眉头反而越拧越紧。

岑蔚然既然瞒她,只能说明这是私事。

“跟殷焕吵架了?”

“不是。”

“算了,你不说我也不勉强,有需要直接跟我电话。”

岑蔚然心里不是不感动,只是家丑不可外扬,她又怎么说得出口?

可转念一想,谈熙上次提点过她,该知道的应该也都知道了,藏着掖着也没必要。

咬了咬牙,“熙熙,我遇到点麻烦,具体情况……”

原来,岑蔚然的母亲林琴昨天就坐火车到了京都,却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她,而是直接跑到医院去见了岑振东。

并且留下来,照顾了他一夜。

两人别后重逢,又有当年的情分在,自是一番互诉衷肠。

岑振东把自己病情全部告知林琴,并承诺会为他们的女儿留下一笔遗产。

林琴并不贪图他的钱,这么多年她一个人将女儿拉扯大,早就看透人情凉薄,而之所以会长途跋涉来见他一面,也是不想让自己有遗憾。

用一辈子的时间去爱一个和自己注定有缘无分的男人,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

期间,所受的委屈、吃的苦头可想而知。

这也是岑振东一意孤行要岑蔚然继承遗产的根本原因。人往往走到生命尽头,才开始忏悔,试图补救……

林琴的立场很明确,她不要岑振东的钱,也不会让女儿认他。

气得岑振东当场晕厥,同时也把秦蓉和岑朵儿母女俩招来了。

正想离开,被人当场堵在病房门口。

这是秦蓉时隔二十六年,再见林琴,这个女人早已没了当年的风采,眉眼间却蕴藏着岁月馈赠的大气,即便不再年轻,却依旧能够让人移不开目光。

“好久不见。”就算被当场抓包,她也能从容不迫。

岑朵儿当场就愣了,她是不久前才知道父亲过去的风流韵事,原来她自认为完满的家庭只是镜中月水中花,脆弱得不堪一击。

她恨父亲的背叛,也为母亲抱屈!

“贱人!小三儿!不要脸的*!破坏别人家庭的罪犯!”

岑朵儿的泼辣远是姐姐岑云儿所不及,当场就给了林琴难堪。

秦蓉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大呼痛快!

她早就想骂这个女人!

她的家庭、男人全被这个阴魂不散的狐狸精毁了!

如今还有脸找上门来分遗产?做梦!

而这番话,恰好被火速赶来的岑蔚然听见,一字不差。

当即就火了。

“你凭什么骂人?嘴巴放干净点,别满口喷粪——恶心!”

这下,两方人马都聚齐了。

岑振东还躺在手术台上生死未知,这厢就上演了一场华丽丽的年度撕逼大戏。

“原来你就是那个孽种!跟你妈一样,都是不要脸的婊子!”

岑蔚然目光一恨,直接伸手给了她一大耳刮子。

顿时就把岑朵儿给打懵了。

秦蓉见自己疼若心尖的小女儿被甩耳光,哪里还坐得住?

撸起袖子就上场开打,岑蔚然挨了她好几下。

林琴这些年身体本来就不好,又担心手术室里的岑振东,只能边哭边劝。

最后,惊动了整层楼的医生护士,才将两人拉开。

反应过来的岑朵儿自然不服气,趁人不注意直接往岑蔚然肚子上招呼。

恰好被冲出电梯的殷焕看到,二话不说直接上去,揪着那头长发,piapiapia——

几个耳光清脆无比,扇得岑朵儿晕头转向,这还没完,又照着她先前替岑蔚然的那脚,如法炮制,力道却大了三倍不止。

秦蓉尖叫:“我跟你拼了!”

殷焕本来就是混混出身,打过的架比吃过的饭还多,虽说与谈熙合作之后,就逐渐收敛了逞凶斗狠的本性,但那股子护短的狠劲儿却融进骨子里,最看不得自己人被欺负。

尤其,这个人还是他媳妇儿。

“老东西!我殷焕的女人你也敢打,活腻歪了!”

秦蓉惨叫一声,整个身体飞了出去。

------题外话------

二更凌晨,么么哒(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