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支招救殷焕/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殷焕收脚,转身把岑蔚然扶起来:“媳妇儿痛不痛?我带你去看医生……”

说实话,看到岑朵儿挨打,秦蓉被踢飞,岑蔚然心里有那么瞬间是爽的!

特别爽!

可反应过来,又觉得后怕,尤其是岑朵儿已经打电话报警,她只能催殷焕赶紧离开。

林琴也被眼前阵仗吓得不轻,“然然……”

“妈,你别哭,不会有事的。”

但事与愿违,殷焕还是被抓了,罪名是故意伤人。

“……熙熙,你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忙救殷焕出来?”

谈熙听完,眉头越拧越紧,“他进去多久了?”

“大概十三个小时。”

“警察局那边怎么说?”

“在做笔录。追究与否要看那边的态度。”

谈熙摇头,殷焕还是太冲动了。

“熙熙,现在怎么办?”岑蔚然虽然竭力控制情绪,谈熙还是听出了其中无措与慌乱。

“你别急,让我想想……”

她已经不眠不休奔波了一天,但凡有丁点儿办法,也不会向谈熙开这个口。

“你说岑朵儿踢你了?”

“嗯。”

“伤在哪里?重不重?”

“小腹。有点闷疼。”

“你马上到医院验伤,务必拿到医生开具的证明,然后去监控室把录像拷贝下来,一起带上到警局去。”

“到警局?做什么?”

“报警。”

岑蔚然挂了电话直奔医院,照谈熙说的一步一步完成,最后拿着一个u盘和一张医院证明往警察同志面前一丢。

“说了好几遍,审问期间不允许探视!”

这次,岑蔚然没有像之前那样伏低做小、好话说尽,而是姿态端得高高,丢下一记惊雷——

“我要报警。”

“什么?!”

两位警察同志对视一眼,其中一个请她坐下慢慢说,另一个拿出笔录簿。

岑蔚然深吸口气,她心里很慌,可无论如何都必须绷住,否则殷焕只有坐牢。

“小姐,你慢慢说。”

而同一时间,被扣押在审讯室的殷焕面对一男一女两个面色严正的警察,突然笑出声。

女警眸光微闪,这人长相太妖孽,笑起来更是让人难以招架。

尤其,她还是个资深颜控,如果不是职责在身,她恐怕已经凑上去拿着手机求合影了。

“你笑什么?!”男警则严肃很多,说话也带着炮筒子一样的怒喘。

显然对殷焕这样的小痞子无甚好感,白瞎了那张好看的脸。

“笑你们耳背喽!一个问题翻来覆去问他妈几十遍,烦不烦?老子耳朵都听出茧子了!”

“少给我拽你那些三字经!”

殷焕目露不屑,若不是两手铐着,他铁定竖中指给这个人看。

麻痹的!

“我再问你,是不是动手打了秦蓉和岑朵儿两位女士?”

“没错,我确实动手了。”

“人家告你故意伤害,你认不认?!”

“故意伤害?不该是那啥正……正当防卫吗?”

“狡辩!”

“诶,警察同志,我能问你个问题不?”

“什么问题?”眼底狐疑之色顿生。

“如果某天,你老婆被人莫名其妙揍了,你会怎么办?”

“当然是……报警!”

殷焕两手一摊,“看来还是我比较疼媳妇。毕竟,在警察赶来的这段时间,我必须保证她不受伤害。”

“那你也不该随便打人!”

“谁说我随便了?”殷焕瞪眼,“俺是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走在街上看见有人挨揍都会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更何况那人是我媳妇儿?!不出手就不是老爷们儿!他妈的怂逼!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媳妇儿被两条疯狗咬吧?”

“呵呵……说起来,你们警队是不是该给我发一面锦旗,上面就写——天下第一宰狗匠!”

噗——

女警察没忍住,直接笑出声。

说实话,她要是有这么个男朋友,睡着都该笑醒了。

“咳咳!”男警察轻咳以示提醒。

女警收笑,看向殷焕的眼神倒是多了几分欣赏。

虽然这个男人的做法不可取,在法律层面也不值得提倡,但他把一个男人的血性和担当诠释得淋漓尽致。

女朋友挨打,男朋友束手束脚站在一边看戏,特么逗我玩儿呢?

反正,女警察的心是偏了。

“你还有什么说的?”

“这句话应该我问吧?警察同志,你还有什么要问的?来来来,重复几百遍我都奉陪。”

“你!”拍桌而起,面色愤然,“简直不思悔改!留在这里好好反省吧……”

两人推门而出,留下反手被缚的殷焕在空荡荡的审讯室内,嘴角始终扬起嘲讽的蔑笑。

室外监控屏前,男警面色铁青,“这简直就是个小流氓!”

女警笑笑没说话。

“笔录给我看看。”

她递过去。

“始终拖着也不是个事儿,得想办法让他尽快认罪。”

“林浩,你不觉得太小题大做吗?”

“陈婕,你是个警务人员,应该知道事实说话!别看那小痞子长得好看,你就替他说话。”

女警被他高屋建瓴训话式做派气笑了。

“他打人是事实,可为了救女朋友也是事实。而且,我不认为我的职业操守有问题,这跟犯人好不好看没有必然联系!”

“你!”

“林浩,趁早放人吧,没必要闹得这么大。”

“不行!”

“你怎么了?以前类似的案子也不见你如此上心,难道……对方给你什么好处了?”

男人面色微变,强自镇定下来,“别胡说。”

“那我就实在想不出你为难里面那个人的理由。”

“陈婕,犯罪就是犯罪,没有大小之分。”

呵……

女人嘲讽地勾起唇角。

这时,另一个警察推门进来。

“小郭?你不是值班吗?怎么有空过这边?”

“有个女的带着验伤证明和录像来报案。”

陈婕目光微闪,倏地勾起唇角,“该不会是里面那个人嘴里口口声声念叨的媳妇儿吧?”

“咳,真叫你给猜中了!”

陈婕叹了口气,幸好这两口子都不是蠢人……

“朵儿,咱们先换药好不好?”秦蓉端着药盘坐在床边,看着床上熟睡的女儿目露心疼。

岑朵儿幽幽转醒,正想说话,却因牵扯到面部肌肉疼得哇哇大叫。

“好朵儿,调整呼吸,为那种人生气不值得!”秦蓉边劝边抹眼泪,声音哽咽得不成样子。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岑朵儿眼底迸射出狠毒的冷光,双手攥着床单缓缓收紧。

“妈,一定不能放过那个人!”

“你放心,警察局那边已经打点过了,不会有问题。”

“你找了关系?”

“没有。出警的是城东派出所,我们在那边没有认识的人,直接塞了钱。”

“保险吗?万一那边有关系……”

“傻女儿,别把那对母女想得太复杂,不过是乡巴佬进城,能有什么关系?那个男的,流里流气,一看就是个小混混,你还怕治不服他?”

“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对了,爸的情况如何?”

“已经脱离危险,在医院住着。”秦蓉脸上闪过一抹极其不自然的神色。

恩爱了三十年的老公,竟然还惦记着初恋情人,就像饭吃到一半,突然发现了死苍蝇,让她倒尽胃口,食欲全无!

“妈,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朵儿,你……”

“爸想分遗产给那对母女,你就眼睁睁看着两个不要脸的*瓜分这些年你和爸的心血?”

“不可能!”

“现在还不是和爸闹僵摊牌的时候,你一定要哄着他把遗嘱改过来!”

“我知道怎么做了,你好好养伤。”

“妈,我脸上好疼……”

“乖女儿,再忍忍,王医生在路上了。”

这时,秦蓉的手机突然响铃。

“喂?……我是,您好……什么?!他们倒打一耙,颠倒是非……录像?什么录像?那东西肯定是伪造的……走一趟?!你们什么意思?!这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是她先动手……”

等通话结束,秦蓉保养得宜的脸上因愤怒而扭曲,气得全身颤抖。

“妈?怎么了?”岑朵儿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私生女带着验伤证明和录像告我们故意伤人。”

“什么?!啊……”岑朵儿火辣肿胀的脸上因表情太夸张而牵扯到肌肉。

“朵儿,你别乱动!”

“现在怎么办?”

“警察局的意思是让你过去一趟,做笔录。”

“不去!我这副鬼样子怎么见人?”

“不去不去,我已经推了。”秦蓉忙不迭解释,她真的很怕小女儿做出什么偏激的事。

“妈,你快想办法啊!我才不愿意这么轻易就放过那对贱男女!”

“我们家在城北分局没有人脉,一时半会不容易攀关系……”秦蓉有些为难,但也绞尽脑汁在想办法,她也不愿放过那个私生女!

“给姐姐打电话!让秦家出手,他们跟京都每个警局都有不浅的关系!”

“好。”

……

谈熙再次接到岑蔚然的电话已经是晚上半点一刻。

“事情解决了吗?”

“还是不肯放人。”

谈熙眉心一紧:“怎么回事?你有没有按我说的做?”

“做了!本来警察局这边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答应九点放人,没想到突然又强硬起来。”

“你现在在哪儿?”

“警局门口。”

“能不能联系到殷焕?”

岑蔚然摇头,才意识到对方看不见,遂开口:“没办法。”

谈熙皱眉,好像有点麻烦……(www.92txt.net 就爱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