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万一有个好歹儿子住哪儿?/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明明都答应放人了……”岑蔚然站在警察局外,看着眼前苍凉的夜,心里一片荒芜。

“蔚然?蔚然?!”

“嗯?”

“我不在京都,鞭长莫及,这个时候你可一定要撑住。”谈熙不由加重了语气。

“是,我知道。”指甲嵌入掌心的疼痛让她骤然清醒。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已经有人向警方施压。”

岑蔚然深吸口气,遏制住心底翻滚的怒气,肯定是那对母女搞的鬼!

“我会找人想办法,但我怕殷焕那边扛不住。”

“这点不用担心,死猪不怕开水烫,他肯定不会乖乖认罪。”

谈熙:“……”

的确,陈婕和林浩被换走之后,又来了两名警察,都是男的,看眼神就知道不好惹。

一个凶,一个恶。

殷焕瘫坐在椅子上,被缚的手臂已经麻到毫无知觉,腰杆和肩膀酸痛难忍,只是嘴角那抹痞笑始终未曾消退。

“……老子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你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

“警察同志……”殷焕动了动唇,声音沙哑无比,他已经超过十二个小时没喝水了。

“你是人民公仆,怎么也说脏话?哦,我知道,你想屈打成招嘛。”

“呵,关了这么久,嘴皮子一样利索,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殷焕笑意更深,“不敢当,不敢当……”

“行了,别跟他废话,直接动刑。”另一名警察话不多,但出口必点死**。

殷焕扯了扯嘴角,一脸无畏,只是眼底却缠绕着阴鸷,久久不散。

两名警察对视一眼,皆有狠。

从椅子上把人拉起来,铐到横木上,高度正好让脚尖落到地面,整个身体都被拉直拉长。

“嘴硬是?老子慢慢陪你玩!”

“坐久了无聊,正好换个姿势。”殷焕笑意不改,眸中狠却愈渐深邃。

两人出到外间,隔着玻璃观察里面的情况。

十分钟……

二十分钟……

一个小时……

“怎么办?这小子挺能熬的。”

“碰上硬茬子了。”吸了口烟,缓缓吐出,眉心拧成疙瘩。

“单凭这份耐力和心性,就不比学校混出来的嫩膀子差。”

“哟,你还惜才了?”

“这小混蛋确实不错,心理素质顶好多老警察。十几个小时不吃不喝不拉,还有心思开玩笑,换你你能做到不?”

“我没那本事。”

“现在怎么办?上头还压着,我们也没法儿放人。”

“等。”

又过一刻钟,审讯室座机突然响了。

“喂?哦,陈局您说……好……我明白了。”

“怎么回事?陈局?”

“得,放人。”

“啊?就这么放了?”

“哦,闹半天你又不想放了?”

“不是……队长交待要……这、怎么突然就改主意了?”

“官大一级压死人,这回局长亲自出面,你说该听谁的?”

咬着烟,愣了老半晌,“看不出来这小子脸还挺大……”局长都出动了。

“走。”把人放下来,又解了手铐。

殷焕全身一软,仰躺在地,“日麻痹的……痛死老子了!”

两个警察对视一眼。

“起来。”

“哟,这是要放我出去?还是挪个地儿继续审?”殷焕长手长脚,睡得四仰八叉。

“可以走了。”

“刚才不是还口口声声逼老子认罪,怎么突然转性了?”

“废什么话?!让你走就走!”

“老子累了走不动,被你们人民公仆虐待成内伤,已经完全失去行动能力。”

一个警察气笑了,“耍浑是?”

“嘿嘿……被你猜中了。”

“你!”

“去给老子倒杯水,渴了。”

“他妈的……”另一名警察抬手制止,朝同伴摇头,放下手里的笔录簿走到外间,很快端着一次性纸杯进来。

“手软,喂老子。”

“你不要太过分!不想走就继续留在这里!”

“行啊!有吃有喝,说不定还能调戏调戏警花,您啊大方点,收了我成不?”

“你个小逼犊子,蹬鼻子上脸了是?!”

不管两人怎么说,殷焕赖在地上还真不走了。

那股子混不吝的痞劲儿看得两人连连摇头。

“去把外面那女的带进来。”

殷焕眉眼一动。

一个警察出门,另一个蹲到他身边。

“听说,你为了保护女朋友才动手打人。”

殷焕眯了眯眼。

“我看你挺爷们儿的,应该不想让女朋友看到你现在无赖耍横的烂样儿?”

“……”

“我数三个数,如果真想留下来,我也不介意成全你。一二……”

“得了!你们这地儿老子还不乐意待。”说完,爬起来,还伸手拍了拍灰。

“下次别这么冲动,不是每回都有人保你。”

“有人保我?”

“混得不错。”

殷焕:“……”

岑蔚然领着殷焕出了警局大门,夜里静悄悄的,街灯格外明亮。

“媳妇儿,你找谁了?”男人皱眉,手里还夹着烟。

岑蔚然挥了挥手,打散烟雾,“谈熙。”

“呵,就知道她能耐。”

“人家能耐也不是你这么个闹法!”岑蔚然怒吼,眼里浮动着水光。

殷焕伸手把她揽进怀里:“别担心,我这不是好好出来了?”

“滚!谁担心你?!”

“呦,老夫老妻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殷焕,我告诉你,下次再出这种事,信不信我!”

“嗯?”邪魅一笑,“你怎样?”

岑蔚然咬牙:“留你在里面吃牢饭,我立马找个人嫁了!”

前一句还好,后一句直接让某人黑脸。

“你再说一遍?!”

岑蔚然顶着某人惊怒的眼神,还真一字不落地重复了。

殷焕气得内出血,“你”了半天,说不出多余一个字。

“以后做事先动脑子,别想着用拳头解决,京都这种地方,分分钟踢到铁板,你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还是美国总统?!”

“什么天王总统,老子不稀罕!你他妈敢嫁一个试试?!”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岑蔚然简直头疼,重点是不要随便动手,不是什么嫁人不嫁人的好吗?!

“我怎么就没好好说话?你,这辈子除了我殷焕再敢让第二个人骑在身上,我保证,杀了他再杀了你。”

岑蔚然骂了句“神经病”,转身就走。

殷焕追上去,冷风一吹,火气渐歇。

“媳妇儿?”

“滚!”

“生气了?”殷焕摸摸鼻子,“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谁碰我揍谁!”

“……”

“今天那女的是不是踢你肚子了?敢踹我未来儿子的家,当老子是死的?!”殷焕看了眼媳妇儿的脸,见她没有排斥,顿时松了口气。

“这回没忍住,当众动手了,下次我一定记得套麻袋,还有那个老太婆敢骂咱妈,活该!”

岑蔚然见他小心翼翼的狗腿样,郁结在心头的那口气瞬间就通畅了。

“嘿嘿……媳妇儿,你看见我收拾那两个女人的时候,心里爽不爽?”

“爽你个头!”

“我看你都攥拳头,我不动手,你也忍不住。”

“所以你就下狠手?”

“我那不是为了替你出气……”殷焕嘟囔。

岑蔚然:“……”

“你肚子有没有事?还疼不疼?现在就去医院看看,最好照个片。”说着,就要拉着她往另一边走。

“没事,不去医院。”

“我都听到了。”

岑蔚然皱眉,“你听到什么?”

“验伤证明。”

“你……”

“我不管,现在就去医院,万一有个好歹,我儿子住哪儿?”

“……”

“算了,你还是先让我看一眼。”说着就来掀她的衣服。

岑蔚然一巴掌拍他脑袋上,“疯了你?!这是大街上!”

殷焕悻悻收手,“那……咱们找个公厕?”

厕你妹!

“诶,媳妇儿你慢点,我觉得还是要去医院……”

这厢,岑蔚然总算能彻底松口气,那头谈熙也等到宋白的回音。

“妥了。”

“这么快?”

宋白正开车回老宅,调了调耳机的位置,“一个电话的事能有多慢?”

谈熙咋舌,果然有关系才好办事。

“这回谢谢你。”

“是上次威尼斯人见到的那个小混混?”

谈熙拉开椅子,坐下,随意跷了个二郎腿,“没错。”

“那就不用谢。”

“为什么?”

宋白目光一闪,“上次不是说好了,你和你手下都归我罩?”

但前提是,两人之间依然保持朋友关系。

谈熙承了情,已经由不得她否认。

“行啊,白白得你这么大座靠山,求之不得。”

宋白心情大好,“以后有事随便找,有我在,京都方圆百里横着走。”

“谢谢宋三少。”

“我更喜欢你叫我——小白”

谈熙:“……”

“要不白白也行,我奶奶就这样叫。”

“我跟你奶奶很像?”

“不像,你比她年轻。”

废话!

“听说你去学校了?”

“听谁说的?”

“小爷想知道的事你以为很难?”

呵呵……你有权你大爷!

“不如,我来找你啊!”

谈熙吓得一脸便秘:“你找我干嘛?”

“玩啊!”

“公子爷,您就高抬贵手别开玩笑了。”

“不愿意?”

“人家是学生!学生!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那种!”

小屁孩儿,整天想着玩!

“呃……其实,这个笑话不好笑。”

“滚!”

“说真的,还等你带我装逼带我飞,千万别说no,这个周末,等我电话。”

不等谈熙推脱,通话结束。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