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杀马特与非主流综合体/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194章

“靠!”一脚踹**脚架,貌似某只小白变奸诈了。

谈熙立马给岑蔚然打过去,确定殷焕是真的放出来了,她才安心。

毕竟,那场子还要人看呢!

“拿来,我跟她说两句。”殷焕伸手。

岑蔚然犹豫一瞬,还是把手机递出去。

殷焕接过,转身,走到树下,背对媳妇儿。

岑蔚然站得远,男人又刻意压低嗓,她没听清,只依稀有“上头”、“关系”这样的词儿不时飘进耳朵里。

很快,殷焕讲完电话,还给她。

“你们在说什么?”

“小事。”

岑蔚然没心思刨根问底,因为她还有一件事藏着,没敢提。

“你跟那对母女有什么仇怨?咱妈下了火车为什么不往家里打电话,反而跑去医院?”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殷焕,我……不是有意瞒你。”

“嗯。”语气淡淡。

“这件事,我也没弄清楚。”

“跟咱妈有关系?”

“嗯。”

“跟你亲爸有关?”

无可否认,有些时候殷焕敏锐得让人害怕。

“嗯。”

“行了,先回家,见了妈再说。”这件事上,他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揪着不放,倒让岑蔚然着实惊讶了一把。

“这么看我干嘛?走不动了,要人抱?”

“不正经!”

“抱就抱!老子有的是力气……”

岑蔚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打横抱在怀里。

“媳妇儿,最近是不是胖了?”

“滚。”

“嘿嘿,我就喜欢你多点肉,这样摸起来手感好,干起来也带劲!”

“……”

谈熙把手机往桌上一丢,整个人虚脱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天知道,她有多急。

殷焕是个人才,从他改良“赌股”,举一反三地创造出各种新式玩法,谈熙就对他重视起来。

以前,她还觉得这人是个胡天胡地的小混子,街上一抓一大把,就只那张脸好看了点,其他方面真的是差强人意。

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合作,她才发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那人脑袋瓜子不是一般灵活。

势必要保了。

起初,谈熙打算找陆征帮忙,可又怕他刨根问底,不好解释,这才想到宋白。

“三少”的名头到底没有白叫,效率杠杠滴。

这样一来,她算低头服软了。

不过那只小白也挺奇葩,干嘛非要和她当朋友?

谈熙开始正视自己的个人魅力,突然发现,重活一辈子,好像比上辈子更受人欢迎。

至少,有个舅舅情人儿,还有只小白冲她摇尾巴,虽然依旧不乏变态之流,比如秦天霖!

叹了口气,晃眼一瞥,竟然发现阳台有火星。

忽明忽暗。

谈熙站起来,放轻脚步,慢慢靠近。

隔着一扇透明的玻璃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团彩云,视线往下……

“你是谁?”

宿舍居然进了陌生人!小偷?

有宿管阿姨坐镇,应该不大可能……

那人回头,依旧盘腿坐在地上,谈熙挑眉,隔着玻璃门与之四目相对,居高临下的优势更便于她看清对方眼里的神。

很漂亮的眼睛,瞳孔明澈,睫毛卷长,可惜被过分厚重的眼线,以及那团堪比国宝的黛眼影破坏了美感。

再加上那头五颜六的爆炸卷发,十分杀马特,格外非主流。

“h!”她从地上爬起来,挥了挥手,五指并未张开,因为指间还夹着一根燃了半截的香烟。

谈熙挑眉,用一种沉静到死寂的目光打量她。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同住一个屋檐下,不用这么有敌意?小美女”唇角轻勾,眼尾上挑。

自诩邪魅,却有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尴尬。

谈熙有种捂眼睛的冲动。

开灯,往那张空床上一看,果然——

两个行李箱,一大一小并排摆放,上面横着把吉他,周围零零星星的纸袋、胶袋散落着。

新舍友?

谈熙回头看床的时候,玻璃门拉开,杀马特从阳台进来,手里的烟不知所踪,只是那身烟味儿无法忽视。

“韩朔。”

谈熙看着眼前染了黑指甲油的手,倏地莞尔,握上去,“谈熙。”

“你住我对面?”

谈熙点头,这人应该早就发现她了,亏她还自认安全地讲电话。

韩朔上下扫视她一眼,“不像啊……”

谈熙勾了勾唇。

“你有这么粉嫩咩?”

“……”

“现在已经十点了,如果我是你,有时间抽烟不如先整理床铺。”

“为什么?”

“你今晚不睡?”

“我可以晚点整。”

谈熙转身,踩着梯子去够床上的睡衣,“因为,再有一个钟,我要睡觉。”

“你睡你的,我整我的。”杀马特靠在桌沿,抱臂环胸,眼底流窜着恶劣。

“可以,如果你能保证不发出任何声音。”

“我凭什么迁就你?”

谈熙笑了,下一秒,眼神陡然很凶起来:“不信,你就试试。”

拽什么拽?

再拽,也不会比她更拽。

撂完狠话,谈熙抱着睡衣和毛巾施施然走进浴室,然后,砰——

关门。

很快,水声传来。

韩朔半垂着眼睑,眼眶周围被乌青围绕,灯光下鼻环闪闪反光。

半晌,单边嘴唇兀自勾提,“……”

洗完澡,谈熙抱着脏衣服从浴室出来,竟然发现对面的床已经整理完毕。

说是完毕,其实也不过铺了床单,灰扑扑的棉被半悬着,连个蚊帐都没有。

大小两个行李箱摊开,横在走道,里面除了乱七八糟的衣服之外,还有五花八门的零食小吃。

甚至还发现了“老干妈”的踪影,就在一堆袜子里面裹着。

谈熙打了个饱嗝,飞快转移视线。

她怕再多看一眼,会直接吐出来。

“喏,请你吃。”

谈熙把脏衣服扔进洗衣机,刚从阳台进到室内,一只手臂横亘胸前。

后退一步,两手护胸。

韩朔咧嘴,“瞧瞧你那su样儿!躲什么躲,又不是请你吃毒药!”

看着眼前那包明显瘪了气的辣条,谈熙嘴角抽搐。

亲,这跟毒药有区别吗?

“要不要?”辣条又往她面前凑了凑。

谈熙正准备开口,敲门声传来。

“熙熙!熙!我们肥来哒”

谈熙越过韩朔去开门。

“天哪!我跟你讲,太可怕了!”小公举捂着胸口,惊魂未定。

谈熙侧身,让两人进来。

“咦?你男票来了?”

谈熙:“……”你特么哪只眼睛看出这杀马特是个男的?!

“那个,我是你们新舍友。韩朔,朔月的朔。”

原来杀马特也会因为不好意思挠头。

“啊!你终于来了!我叫冉瑶,你可以叫我瑶瑶,她是安安。”

大美人点头,“你好。”瞬间看呆沙发特·韩。

谈熙边擦头发边听三人寒暄。

说是三人,其实也就小公举和杀马特说得带劲儿,安安在一旁安静观望,只有被点到名的时候才会应上两句。

原来,这位叫韩朔的妹子是广东人,父母在香港工作,她一个人坐火车从广州出发,摇摇晃晃了两天才到京都。

本来应该从京都转车到津市,可报到那天早上她在酒店睡过头,想着反正都迟了,不如多玩会儿。

于是这妹子给学校教务处打电话请假之后,就留在京都,把什么长城、故宫一次性逛完,还吃遍大街小巷,今天下午才依依不舍坐车到了津市,又磨蹭到晚上才进学校。

呵呵,真是人才!

“……我同你们讲啊,那个北京烤鸭太好吃了!我那天早中晚餐,外加宵夜都吃得那个,还买了真空包装的干货,请你们吃啊!”转身就开始在箱子里乱刨,终于在隔层里掏出一只被压扁的鸭子。

小公举目瞪口呆,尚在怔愣之中,就被塞了个满怀。

“那个……谢谢啊!”

“你呢,大美女?”

安安微愣。

“喜欢吃什么?”

“谢谢,不用了。”笑容温婉。

谈熙擦完头发,毛巾一放,开始往脸上拍水,拍完水又抹**液。

等弄完,她也听得七七八八。

原来,杀马特跟她是同一个专业,艺术设计。

“啊呀!”小公举惊呼,似才想起什么重要的事,“熙熙,完了完了……”

被点名的谈熙一脸懵逼,翻了白眼儿:“你才完了!”

“我也完了,还有安安,咱们仨都玩断了啦!”

“什么意思?”谈熙转身看她。

“刚才,我和安安被一大群人堵在学生活动中心门口,差点阵亡!”

谈熙这才发现小公举的头发有些凌乱,粉蝴蝶结发箍也不知所踪。

安安倒没什么,只是袖子有点皱,看上去好像湿了……

原本,冉瑶和安安吃完饭就去活动中心等晚会开场,那时人不多,天也没黑,但路过的人好像有意无意都往她们这边瞟。

那个时候,两人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避免尴尬,她们换到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不起眼,也方便随时溜号。

就这样一直相安无事。

直到晚会散场,不知是谁尖叫了一句:“我居然看见传说中的校花?!”

顿时就把安安和冉瑶暴露了。

随着帖子的关注度不断走高,跟帖数量急剧增加,有关三人的讨论持续发酵,甚至连报名上交的证件照也被扒出来。

在如此丧心病狂的热议之中,三人的名气和人气剧增。

人都是好奇动物,安安和冉瑶本就处在人堆中,不被围观才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