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迟到的大姨妈/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不知道,那群人像疯了一样,要不是安安反应快,我们就回不来了!”

哐当——

鼠标砸在桌子上,谈熙盯着电脑屏幕,半天没回过神。

“你怎么了?”小公举推她。

“自己看……”

三人围上来。

“天!”安安。

“妈呀!”小公举。

“我靠!三朵校花?”韩朔嘴里叼着根辣条,一开口就掉到地上,换来谈熙一记冷瞪。

“诶,这上面说我们仨是计算机系?搞错了?还有这照片儿,明显是偷拍的!”

谈熙摸摸鼻子,“应该是站到计算机系的方阵里去了。”

“现在怎么办啊?”

谈熙和安安对视一眼。

韩朔啧了声,“你们慢慢聊,我先去洗澡。”

小公举顺势凑上来,摸着下巴,半晌挤出一句:“这人拍照技术太烂。”

安安居然跟着点头,“对焦不准,像素也差。”

谈熙:“……”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非人力可以改变,毕竟跟帖数量上万,还牵涉大二大三,不出意外全校都该知道了。

小公举若有所思,两眼泛光:“从小到大,我还没当过校花。安安,你呢?”

美人儿摇头。

幼儿园,是在占鳌子弟校上的,统共不过二三十个孩子,都是族老爷爷的曾孙、增增孙,大家玩得很好,也不会相互攀比那是不敢跟你比。

小学请了家庭教师,和二哥一起上课。

初中是大姐教,后来国王外公生病了,大姐飞去瑞典,就只能让大哥教。

所以,严格来讲,安美人的校园生活是从大学开始的,至于“校花”、“系花”也只在电视剧里听过。

“我无所谓,虚名而已。”谈熙两手一摊,不就是群小屁孩儿瞎折腾,时间一久,大家都忘了。

校园呐,还是比较单纯滴

“你看这上面各系美女都贴出来了,咱们也不是太扎眼。”

“也对……”小公举点点头,其实她不排斥被人关注,但像今晚这样被疯狂围堵的经历她不想再有第二次,太恐怖了。

幸好,还有一件让人高兴的事——406宿舍终于聚齐!

第二天,谈熙是被风筒声音吵醒的。

小公举亦然。

“韩朔,你干嘛呢?”大清早还让不让人睡?!

其实,这位有起床气,不过藏得好。

正打理彩云爆炸头的某人压根儿没听见,还边吹边哼歌,看上去颇为自得。

小公举气得腮帮鼓鼓,可良好的修养不允许她说出什么不礼貌的话。

安大美人同样如此,不过她的养气功夫很到家,仅皱了下眉,便安安静静泡茶。

突然,噪音骤停,整个宿舍陷入一片诡异的沉寂。

韩朔甩头正带劲,冷不防没了伴奏,谈熙丢开插头,转身进浴室。

“你什么意思?”一只手挡在胸前。

谈熙抬眼,迎上一张怒气腾腾的脸,“让开。”

“同学,你很*嘛?”

“谢谢。”

韩朔一哽:“你凭什么拔我插头?”

谈熙冷冷瞥了她一眼,“没看到宿舍还有人睡觉?”

“但我要吹头发。”

“所以?”

“你有什么资格动我东西?”

一阵烦躁上涌,谈熙懒得跟她废话,直接绕开。

“喂!你什么态度?!”韩朔缠上来,拉她的手。

谈熙狠狠甩开:“有完没有?啊?!打扰人睡觉还振振有词,请问你是公主吗,全世界都得宠着?!”

其实,这位的起床气也不小。

安安和冉瑶见状不对,围上来。

“别吵了!同住一个宿舍,何必闹成这样?”

“明明是她有毛病!”韩朔一副日天日地不肯罢休的凶样儿。

谈熙挥挥手,“我不跟智障吵。”

言罢,转身进了浴室。

“靠,你骂谁智障?!”

在经历过不愉快的争吵后,正式迎来开学第一堂课——美术基础。

年过五旬的老头留着齐颈长发,黑白相间,杂乱无章。一副眼镜架在鼻梁上,金丝包边,衬得眼神格外湛亮。

此刻,正站在讲台上,唾沫横飞。

“……今天我们讲素描的概念。大家是艺考选拔出来的,在这方面都有一定基础,应该知道广义上的素描,涵指一切单绘画,但我们今天要讲的素描,是狭义上……”

因为是全系必修课,基本上整个艺术系的学生都来了。

406宿舍坐在倒数第三排,谈熙和韩朔中间隔着小公举和大美人,倒也相安无事。

不愧是未来的艺术家们,各类奇葩比比皆是,谈熙瞥了眼杀马特,原来这才是主流……

课间休息,冉瑶去厕所,顺道拉走了安安,剩谈熙和韩朔相看两相厌。

“喂,你好像很讨厌我?”

谈熙目光定在课本上,“确实喜欢不起来。”

“点解?为什么?”一激动连家乡话都飙出来了。

“打扰我睡觉。”

“……”

下课铃响,四人收书离开。

刚出教学楼,韩朔就往另一边走,小公举好心拉她:“不去吃饭吗?食堂在这边……”

“不去了。”说完,转身跑开。

谈熙瞄了眼,只见一片彩云翩翩远去,顿时嘴角狂抽。

“熙熙,她怎么了?奇奇怪怪的……”

“我也不知道。”

吃完饭,冉瑶和安安去湖边散步,路过篮球场还能顺道看帅哥。

谈熙准备出门,反正下午没课。

在此之前她要先回宿舍拿包。

刚开门,就和韩朔撞个正着。

杀马特一身皮衣皮裤,背上绑着吉他,五彩杂毛用发胶固定,烟熏妆像用墨水涂出来的。

两人都没说话,一个冷,一个傲,互不搭理。

擦肩而过的时候,谈熙闻到了很重的烟味。

哐——

门关上。

她拿了包,装好手机,带上钥匙,钱当然不能少。

出校门左拐,直奔网。

“老板,开台机。”

“多久?”

“两个小时。”

谈熙找了个角落坐下,开机之后点开t大校内论坛,调出帖子,两手开始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操作起来。

不到十分钟,就顺藤摸瓜找到了楼主的p地址,再略施小计从学校教务系统找到这个人的档案资料。

“周天?计算机系……”

谈熙想了想,决定送他一份大礼,不然怎么对得起这人偷拍自己的“大恩”?

出了网,日头还有点猛,谈熙把帽子戴上。

刚才玩了会儿游戏,好久不操作了,一碰就手指发酸。

先找个地方草草解决了午饭,又到超市补买一些生活用品,不多,一个口袋刚好够装。

中途,接到陆征的电话。

“喂。”

“在外面?”

“嗯。”

“具体位置。”

“诶,你查岗啊?!”谈熙正逛卫生用品区,拿了瓶洗发水往购物车里放。

“没错。”

“那你在哪儿?”

“公司。你还没回答我。”

“超市!我在超市!”

“午饭吃了吗?”

“嗯。”

“吃的什么?”

“面条。”

“不用上课?”

“下午没课。”

“那你早点回学校,不许乱跑!”

“不放心我啊?”

“你确实不安分。”

谈熙:“……”

“晚上准时查岗。”

“……”

通话结束,谈熙把手机放回包里,整个人蔫蔫地挂在购物车上,她还想出去逛夜市看有没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这下全泡汤了……

冷不防走到卫生巾货架前,谈熙突然警醒,9号了,她家亲戚貌似还没来。

结账,走人,正好一出超市大门就有家便民药店。

“咳咳……那个我想买验孕棒。”

“您说要买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我听得……不是很清楚。”

“验孕棒。”仍然细若蚊蝇,还好这回听懂了,没要她重复。

谈熙丢下十块钱,抓起东西就跑。

“欸,还没找零——”

回到宿舍,安安坐在位置上听歌,手里写写画画,冉瑶午睡没起。

“回来了。”安大美人朝她点头。

谈熙胡乱嗯了声,东西一放就往厕所里钻。

从裤兜里摸出某棒,虽然知道不大可能,还是验一下比较保险。

拆完包装,脱裤子,谈熙动作顿住,整个人都不好了。

刺目的鲜红,亲戚正向她招手。

“特么逗我玩儿呢?”

“熙熙你说什么?”美人儿敲门,细声询问。

“啊?没事!”

接下来就是变态的痛经生活。

当天晚上还好,没啥感觉,睡得挺安稳。

结果第二天醒来,被单上一团刺目的鲜红,谈熙捂着肚子钻进洗手间,出来之后就开始喊疼。

“熙熙,你怎么了?捂肚子干嘛?”小公举洗漱完毕,准备去上课。

安安走过来,见她面苍白,目露担忧,“你是不是……痛经?”

美人儿就是美人儿,样貌好,脑子也比一般人转得快。

“嗯。”妈的!小腹又闷又重,像揣了个铁秤砣。

“我有红糖姜茶,你等等……”

安美人从盒子里翻出两包,泡好了端到她面前,杯口还冒着热气。

“一定要趁热喝。”

“谢谢。”

小公举又塞了个充电暖水袋过来,“放在小腹上,应该会好很多。我和安安先去上课,你就待在宿舍休息,考勤什么的就包在我们身上了。”

谈熙啜了口姜茶,嘿嘿一笑:“乖”

等两人走后,她把窗帘拉上,爬回床上躺着。

睡不着,也不敢乱动,生怕又漏出来弄脏床单。

只能定定看着天花板,默默挺尸……

------题外话------

有二更,么么哒~另外,最近可能就会开放正版群,福利也不远了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