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人要犯贱拦不住/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谈熙只觉头皮一痛,转眼间,就被男人拖进怀里。

“敬酒不吃吃罚酒!”

“怎么,你又想对我动手?”目光带恨,一股倔强浮现在脸上。

秦天霖心头一刺,“你为什么不能听话一点?!”

谈熙冷笑,你算哪根葱?

“撒手。”

男人力道不松反紧。

“我要去洗手间。”

“一起。”

谈熙直接甩他个白眼儿:“有病!”

手肘后屈,狠狠一抵,男人闷哼,带着几分隐忍的意味。

她开门往左,停在洗手间门口,秦天霖如影随形。

谈熙握拳,“你有完没完?还缠上瘾了是?!”

男人目光沉寂,伸手。

“干嘛?”

“帮你拎包。”

谈熙甩了句“神经病”,转身进到女厕所。

好在,那人没跟来。

两手一撑,坐在洗手台上,托着下巴,谈熙愁思满脸。

天知道秦变态又抽哪门子风!

居然到学校堵人?!

又莫名其妙请吃饭,还专挑川菜,最让谈熙想不到的是一个不沾辣的人居然吞了小米辣?!

今天太阳是要从东边落下去的节奏咩?

至于,秦天霖说的“喜欢”,谈熙只有两个字——呵呵哒!哦,三个字……

她出去的时候,男人正低头点烟,眉心下意识拧紧。

白烟雾模糊了轮廓,他深吸一口,再缓缓吐出,有种贵族式的忧郁。

谈熙挑眉,单从外貌来看,秦天霖也称得上仪表堂堂,不似陆征的冷峻,也不如顾怀琛的温润,俊朗之中透着一丝孤孑,贵公子的矜持和从容在他身上得到很好体现。

所以,原主会对他一见钟情,谈熙并不意外。

“走。”见人出来,秦天霖灭了烟,伸手想牵她。

谈熙躲得快,目露防备。

“还吃吗?”

“我要回学校。”

男人抬腕看表:“还早。”

“秦天霖,你到底想干嘛?”

“多点时间陪你。”他不信谈熙真的死心了,挽回只是时间和耐性的问题。

“嗬,谁要你陪?”

两人离开的时候,秦天霖被人叫住,谈熙心下一喜,想趁机脱身。

“秦总?真的是你!”

“王市助。”颔首致意。

“这位是?”

秦天霖长臂一揽,谈熙像只小虾米被浪卷上岩滩,“我妻子。”

“原来是秦夫人,幸会。”说着,便打算伸手。

被秦天霖中途拦下,拍拍肩膀:“她怕生,见谅。”

“秦总护妻心切,王某理解。”

“多谢。”

“什么时候来的津市?怎么不知会一声,也好让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津市人一尽地主之谊?”

“今天下午才到,来看看她。”目光放在谈熙身上,那叫一个柔情百转。

“秦夫人在津市?”

“嗯。”

当即摸出一张名片递到谈熙面前,“夫人有事需要帮忙随时打电话。”

谈熙已经十分不耐,正想发飙,冷不防瞥见名片打头标准的华文行楷,斜体加粗:津市市长助理,王勤。

眼神微动,伸手接过来,礼貌道谢。

秦天霖抬腕看表,又轻咳两声。

王市助极有眼,“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告辞。”

开溜计划胎死腹中。

“上车。”

“我要回学校。”

“兜一圈,再送你回去。”

谈熙这才乖乖听话,拉开门,又系好安全带。

“王勤的名片你收好,以后有事可以找他帮忙。”秦天霖发动引擎。

谈熙拿着卡片,低头细看。

“他老婆是教育部高层,你在学校有什么事,同样可以找他出面摆平。”

“学校的事?”

“嗯。”

“比如?”

秦天霖看了她一眼,“刻意打压,栽赃陷害,以及性骚扰……”

“能把人开除吗?”

“只要你愿意。”

谈熙挑眉,咧了咧唇,想不到她也是个有靠山的关系户了,搁以前,这是傍上干爹才会享受的待遇?

她把名片塞进包里。

秦天霖余光瞥见,面稍缓。

开到滨江路,他把顶篷收起,炫酷的法拉利在柏油马路上飞窜而过,幻化成一道银灰残影。

斜阳余辉,大片火烧云堆积,与远处江面形成一幅壮丽的画卷。

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深呼吸,躁动逐渐平复。

“聊聊。”谈熙开口。

良久,男人才作出回应:“好。”

车停在路旁,谈熙和秦天霖同倚车身。

前者远眺天边落霞,后者凝视近处美人。

如果只看背影,倒像落日底下共赏江景的情侣,不过前提是忽略两人之间近一臂的空隙。

“秦天霖,我对你没意思。”

这是谈熙第一次用正经严肃的口气回应他。

男人身形微晃,一抹刺痛自心尖蔓延。

“你以前……不是这样。”

“人都会变。你以前也不是现在这样。”

“……”

“不是一路人,没有同行的必要,下次别来了。”

来了我也不会见你,谈熙默默补充。

回学校的路上,两人都没说话。

“明天我来接你。”

动作一顿,眼未抬,“不用。”

肩膀被人扣住,谈熙皱眉,明显开始不耐烦。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夫妻,由不得你否认。”秦天霖箍着她,一字一顿。

谈熙烦不胜烦,“开门。”

人要犯贱,拦也拦不住,她还能说什么?

回到宿舍,天已经黑了。

开灯,没反应。

怔愣半晌,才发现没电。

隔壁灯还亮着,应该是跳闸。

爬到床上翻出小电筒,又找宿管阿姨借了小梯子,捣腾二十分钟,才重现光明。

还完梯子已经满身臭汗,洗完澡,躺在床上,休息了四十分钟才恢复过来。

“靠!”

一想到秦天霖那副故作温柔的嘴脸,她就恶心。

手机在响,捞起来,一看到那串号码,她就狂翻白眼儿。

摁掉。

不到半分钟,又打过来。

再摁。

这回更快,谈熙想直接关机,可又怕错过陆征的电话。

“秦天霖!你烦不烦?!”

“我回京都了。”

嘎——

幸福来得太突然。

“如你所愿。”

谈熙正想欢呼,却听他话锋一转——

“有急事,下次再抽空来看你。”

“不用!”

“我给你时间接受,并不表示容忍你的逃避。”

“亲,你要我说多少遍才信?我跟你,没可能,没希望,没未来……喂?喂?!”

你麻痹!

话都不让老娘说话!滚——

却说接到电话就火速回京的秦天霖,愣是把三小时车程,缩短成两个小时。

回到半山别墅,已经晚上十点。

“怎么回事?”

陆卉半躺在床上,除了面有些苍白之外,并无大碍。

“没事,老毛病了。”

秦天美坐在另一边,端了温水递给她,“妈,喝一口。”

“嗯,没事的话我先回房间。”

“哥,你是不是去找谈熙了?”秦天美冲口而出。

陆卉瞪她一眼,暗道不妙。

“这就是你们叫我回来的原因?”止步,转身,目光逡巡在两人之间,冷笑沉沉。

“天霖,你坐下,妈有话说。”

沉吟一瞬,他坐回床边。

“我不同意你和她扯上关系。”陆卉开门见山。

“妈说笑了,我们是夫妻怎么可能没关系?”

“当初你娶她,无非是想报复。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偏离了初衷,我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越陷越深。”

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哥,你清醒点,谈熙那种人怎么配嫁入咱们家?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好不好,我自己知道。”秦天霖打断她,“不用你操心。”

“所以,你现在是承认喜欢谈熙?”

“没错。”

秦天美瞪大眼,不敢置信,心知肚明是一回事,亲耳听见又是另一回事。

“你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呵,如果我告诉你,奚葶已经回来了,你还要坚持喜欢那个害你们分手的罪人吗?”

秦天霖身形一晃,如遭雷击。

“你说什么……”

陆征这几天都回老宅吃饭,可把两个老人高兴得。

“还看什么报纸!阿征快来了,去把二姑奶奶送的米酒拿出来。”

“拿出来干嘛?”他藏好久了,一直没舍得喝。

“当然是喝了!”

“柜子里好酒不少,干嘛总惦记那坛?”老爷子别过头,明显不乐意。

“出息!你藏起来,也一样没得喝!”

“等药停了,你看我有不有得喝!”

老太太半点没给他面子,“就你那血压,还想停药?”

估计得到猴年马月去!

“反正别打那坛酒的主意!”

“你就不想知道咱孙媳妇究竟是谁?”老太太抛出诱饵。

陆觉民眼前一亮,“你有消息了?”

老太太摇头:“不过,你若肯贡献出那坛米酒的话,说不定就有了。”

“瞎说!孙媳妇怎么跟酒扯一块儿了!”

“酒后吐真言,知不知道?”

老爷子反应很快,“你要灌醉小兔崽子?”

“阿征的酒量你不是不知道,怎么可能灌醉他?不过,这孩子一向扛不住她姑奶奶酿的米酒,上回才喝两杯就醉了……”

“得!我马上去拿,等着!”老爷子一拍大腿,这酒花得值!

有了孙媳妇,小曾孙也就不远了!

他也能趁机来两口,嘿嘿……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挺聪明的?”

“边儿去!”老太太佯怒。

老爷子颠颠儿地上楼搬酒,老太太转身给孙子电话——

“阿征呐,奶奶饭都做好了……路上啊……开车注意安全……”

------题外话------

二更来啦!拽媳今天开放正版vp群,国庆节将发福利,欢迎宝宝们进群玩耍!么么哒

群号:120947248

三更23:40!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