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隔着照片见孙媳/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到的时候,饭菜已经摆好,空气中飘荡着酒香。

“阿征来了!”老太太迎上前,作势去接他臂弯里的外套。

伸手拦下,“我自己来。”

老太太弯腰取鞋,陆征扶她到沙发坐下,再倒回去,从鞋柜里拿出拖鞋来换。

期间,一句多余的话没说,却叫老太太湿了眼眶。

侧过身,偷偷抹了把。

她的乖孙虽不善言辞,但所有关心都用实际行动证明,体贴得叫人心疼。

“洗个手,咱们开饭。”

脚下方向一转,陆征往洗手间去。

“老头子愣着干嘛?赶紧倒酒。”

“催什么催?来了……”

陆征远远就闻到一股米酒味,目光微动,“姑奶奶酿的?”

“是啊!快坐下。”

往老爷子那边瞥了眼,见他正一个劲儿猛咽口水,陆征拉开椅子落座,端起酒杯,往鼻子底下悠了圈儿。

“很香。”

陆觉民心如刀割,那是他的酒诶……

不香才怪!

老太太见状,目露警告,别忘了正事!

“阿征,尝尝这个。”

“我自己来。”

“好。你看你,老是加班,都瘦了!”

一顿饭下来,陆征喝了三大杯米酒,当然,这其中老爷子肉疼的表情起了绝对的刺激作用。

要是陆觉民知道他的想法,估计得跳起来,大骂一声“小兔崽子”。

“阿征,今晚别回去了,留下来住一晚,房间里的床单、被子都是新换的。”

“嗯。”耷着头,已现醉态。

不过陆征的酒品一向好,喝醉了也不闹,要么安安静静坐着,要么倒头就睡。

前者,是微醺;后者,是醉狠了。

“我饱了,你们慢慢吃。”

老太太和老爷子对视一眼,“阿征呐,奶奶上次问你什么时候能带女朋友来家里做客,你也没给个具体时间,奶奶这心里老是空落落的……”

“女朋友?”双眸含雾,醉色迷蒙。

老太太两眼放光:“跟奶奶说是哪家姑娘,我亲自带着礼物上门去请!”

眉心微拧,若有所思。

好家伙!有戏!

“那姑娘俏不?”

眼前不由掠过谈熙那张精致的鹅蛋脸,肤白赛雪,琼鼻小巧,尤其是两道浓郁斜飞的剑眉,一颦一笑尽是英气。

“俏。”

掷地有声。

老太太眼睛都笑眯了。

“不仅俏,还……俊!”再抛炸弹。

俊?

老太太一颗心顿时跌落谷底,姑娘家家生得俊……

反正她只想到了花木兰。

陆老爷子心里也纳闷儿,小兔崽子喜欢巾帼英雄?以后可不好振夫纲……

“那年龄大吗?”

摇头。

“多小?”

不怪老太太有此一问,隔壁的隔壁张家上月娶媳妇,张怀都快三十岁了,娶个女大学生刚上大二,整整差八岁!

偏偏张怀那孩子又是个老成持重的,本来就不帅,这年龄大了,谢顶、啤酒肚也跟着来,和他媳妇儿站在一起,可不就是老牛吃嫩草!

就像娱乐新闻里爆料的“干爹包养小明星”,这……实在有碍观瞻嘛!

陆征摇头。

老太太看老爷子:啥意思?

老爷子正想偷喝米酒,冷不防被盯上,吓得他一个激灵。

两手一摊,故作镇定:不、不知道……

“有……天美年纪大吗?”老太太随口拉了个参照。

动作一顿,还是摇头。

“没有?!”老太太面色瞬间不好!

她家阿征该不会在外面学坏了,或者被什么狐狸精给迷住?

“是不是正经人家的姑娘?”

点头点得很干脆。

老太太这才放心,转念一想,阿征虽年近三十,但身材样貌处处拔尖,和张怀压根儿不在同一档次,就算找个年轻媳妇也不怕,她家乖孙衬得上嘛!

反正自家孩子打哪儿都好。

“你们认识多久了?”

陆征竖大拇指,还打了个酒嗝。

老太太先是惊讶,随即,骄傲油然而生。

瞧瞧,这都快半年了!居然瞒得密不透风……

老太太又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虽然不是每个都得到满意答案,但总的来说,她已经把未来孙媳妇摸清了四五分。

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模样俊俏,家世也不错。

最后一个问题——

“有照片吗?”

已经被米酒祸害的二爷傻傻点头。

老太太顿时心花怒放,让徐伯把人扶到房间休息,当然,手机扣下了。

“这个怎么弄?”

“要先解锁。”老爷子懂得比较多。

“废话!我是问怎么解?”

两人捣鼓一阵儿,屏幕上三排三列九个圆点,横着划,竖着划,斜着划,最后一通乱划,还是没找到正确的解锁方法。

“就这么算了?”说实话,老太太挺不甘心的。

她还想见见未来孙媳妇呢……

“诶,钱夹怎么掉了?”

“应该是拿手机的时候,带出来了。”

“咦?你来看……”

皮夹翻开,隔层里夹着一张六七厘米大小的照片,霓虹闪烁中,女孩儿笑着亲吻男人脸颊,虽然仅露侧脸,但眉眼弯弯的样子格外讨喜。

“老头子,我……没眼花吧?这是咱们阿征?!”

“哼!小兔崽子艳福不浅!”

“唉哟,这姑娘真俊……”老太太伸出满是褶皱的手,一遍遍抚过。

“傻小子表情僵到不行,还要人女方主动,简直丢尽我老陆家的脸!”

“瞎说!咱们阿征又高又帅,讨姑娘喜欢又不是什么难事!”

老爷子腹诽:你怎么不说那小兔崽子的脾气又臭又硬?哪个姑娘受得了他?

可惜这么个小丫头,就要被老黄牛给拱喽!

“好啊……真好……阿霞在天之灵也该欣慰了,还有阿远……”

老爷子面色一变:“别跟我提那个孽子!”

“你!”

陆觉民气得双颊涨红,呼吸不畅,老太太忙手慌脚地找药、递水,亲眼看他咽下去,呼吸恢复平稳下来才放心。

转身用手背抹掉眼泪,“好,我不提……不提……你别把自己身体气坏了……”

“以后都不准提他!”

“好……”

老太太的心在滴血,那好歹也是我们唯一的儿子啊!虽然他做错事,但人都死了,还记着做什么呢?

只是这话,她永远不敢在陆觉民面前说出口。

造孽啊!

却说洗完澡的谈熙,躺在床上浪费光阴,等休息够了,又爬起来看股市。

测算一番,再翻查过几家上市公司贴出来的季度报表。

最后将注意力放在了“新三板”上。

近几年,中小微企业依托技术、电商、知识产权等软实力逐渐崛起,前景一片大好,可惜她错过了最初兴起的四年,彼时她正躲在大山里,浑浑噩噩度日,现在想捡起来,自然要多花点时间。

其实,这段日子她一直有个想法,正好趁现在宿舍没人可以和岑蔚然商量一下。

没想到,对方先她一步打过来。

“熙熙,殷焕的事谢谢你,这些天一直在清算赌资,没来得及给你电话。”

“不算什么大事,有关系就好办,但如果没关系,就不是随便赔点汤药费能轻易解决的。对方如果铁了心咬死不放,那殷焕只有坐牢的份!”

“……”

“有时候,拳头确实好用,但对付越高级的敌人就越要动脑子!你也多劝劝他,做事别那么冲动,平白落下把柄给对方。”

“嗯,我明白。”

“下次再出这种事,让他自己解决。连两个女人都搞不定,他还当什么老大?!”

岑蔚然被训得只有默默点头的份儿,转头剜了某人一眼。

都怪你!

殷焕撇嘴,这是得多大的声儿,他坐在旁边不用刻意去听都一清二楚。

“我知道,他就在旁边,这番话就是说给他听的!少给我装傻!”

岑蔚然乐了。

殷焕整张脸瞬间黑沉。

“熙熙,你有千里眼吗?”

“还用眼?随便都能猜到。”

岑蔚然笑得捂肚子:“他就那德性!”

确实不难猜。

“对了,我想投资新三板,你觉得呢?”

“这方面你比我有话语权。”她虽然学过金融,也接触过证券这行,但论实战经验,远不如谈熙。

有时候,岑蔚然也很好奇,为什么一个不满二十岁的小丫头能有如此老辣的眼光,和超乎常人的自信?

这个问题在之后两人的交往接触中,不仅没有得到解答,反而变得更加复杂。

到后来,她索性也不再探究,而是选择接受这个事实。

“我的意思是,用这段日子以来的盈利去做这件事。”

“会不会……风险太大?”

“但风险往往和收入成正比。”

“你已经决定了?”

“嗯。先给手底下的兄弟们按之前说好的股利分红,剩下的钱一半用作流动资金,一半交给我投进股市。”

“我会尽快结算。”

“好。”

“熙熙,我……”岑蔚然欲言又止。

“有话直说。”谈熙已经大概猜到与秦蓉母女有关,果然——

“我想向你打听一些岑家的事,还有……秦蓉。”

岑蔚然想,既然上次是谈熙提醒她出门小心,身世之秘也是通过她才得知一二,想必谈她与岑家关系匪浅。

否则,又怎么可能听到那些机密的谈话,转而告知她?

“你想知道哪方面的?”

“岑家,岑氏,还有秦蓉的背景。”

她已经从妈妈嘴里得知当年三人之间的恩怨情仇,正所谓知己知彼,她才好早做防范。

她绝对不允许医院的事再发生第二次!

------题外话------

三更么么哒!欢迎大家进渝苑玩耍,验证群号:120947248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