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韩朔的秘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蔚然是哼着歌到家的。

殷焕早她一步进门,“什么事高兴成这样?”

“好事。”

男人挑眉,换了鞋,接过她手里的包和外套挂在衣架上。

林琴听闻响动,系着围裙迎上来,手里还抓着锅铲,“都回来了?赶紧洗手去,我锅里还有个菜……”

“好香啊!”岑蔚然趿着拖鞋径直往厨房里钻。

“就你鼻子灵!”

“妈,你自己注意休息,这些事我和蔚然也能做。”殷焕拧眉,五十多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万一累出个好歹,媳妇儿又得哭鼻子。

“一个两个早出晚归,哪有时间做家务?我既然在这里,能帮一点算一点,都是一家人,你还跟我客气?”

“妈,殷焕是为你好。”

“我知道,瞧你这袒护劲儿……”林琴目露打趣。

“妈!”岑蔚然跺脚,羞得双颊通红。

一顿饭,三口人,其乐融融。

吃完,殷焕自告奋勇去洗碗,留下母女俩在客厅看电视。

“然然,她……都说了什么?”

岑蔚然握着遥控器的手一顿,“提她干嘛?不值当。”

“傻丫头,我怕你受委屈。”

“不委屈。”

“她没给你气受?”秦蓉那个性子,早二十年她就领教了,可以说是胡搅蛮缠,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她给她的,我不接就是了。再说,谁给谁气受还不一定!”

林琴拍拍她的手,目露欣慰:“咱们然然长大了……”

晚上,岑蔚然换了睡衣,靠在床头看杂志。

殷焕冲完凉进来,湿漉漉的就想摸上床,被岑蔚然一脚踢开。

“嘶,想要了?”灯光下,男人两眼泛邪。

岑蔚然一看就知道这人又开始发骚,“滚!不擦干不许上来。”

顺手扯过干毛巾,撂在他身上。

殷焕伸手接住,往头上一阵乱揉。

“刚才你手机响了。”

“哦。”

转身出了卧室,回拨过去。

“喂?我是殷焕。”

“……阿焕,你……”

“张璐?”男人音色半沉,眉心不自觉拧紧。

“这么多年,你还能听出我的声音,我……”

“打住!敢叫我一声‘阿焕’的统共就两个女人,一是我媳妇儿,二是我丈母娘。而你不在此列,偏偏叫了,并不难猜。”

张璐听着那声“媳妇儿”,心如刀绞,“难道你真的忘了我们以前……”

殷焕面色骤凛,“如果你是来说这些有的没的,那我挂电话了。”

“阿焕!你真的一点不念旧情?!”

“过去的事还想它做什么?”

“好,不谈感情,我找你有正事。”

殷焕点了支烟,“说。”

“我现在上班的公司安保部缺一个经理,要不要考虑过来?”

“经理?”一声嗤笑。

张璐握着电话的手一紧再紧,“月薪一万二,福利另算……”

“不用了。”打断她,殷焕吸了口烟,吐出白色烟雾,“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媳妇儿看到不好。”

“怕什么?!一个岑蔚然就让你犯怂?!你还是我当年认识的那个殷焕吗?!”声音陡然拔高,近乎尖叫。

殷焕眼底掠过一抹烦躁。

“与你无关。”说完,直接挂断。

“喂?!殷焕,你居然挂我电话!”张璐气得全身颤抖,那一口一声“媳妇儿”简直要把人逼疯!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去爱别的女人?!

那些甜蜜的曾经,难道就只是一场笑话?

不,不会的……

她不信!

岑蔚然肯定说了什么,才让他误会自己!贱人!

“是谁?”手上翻页的动作不停,随口一问。

“贷款公司。”殷焕掀开被角,钻进去。

“别动。”

“媳妇儿,我都擦干了,不信你摸摸!”男人把头凑过去,岑蔚然直接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

“瞎闹什么?别打扰我。”

“这有什么好看的,”殷焕指着广告页上仅着内裤的混血男模,撇撇嘴,目露不屑,“他有我帅?”

岑蔚然翻了个白眼儿,懒得理他。

“就这身材,你还不如看我!”说着,直接站起来踩在床上,两手叉腰。

岑蔚然抬头,正对某人胯部,蓦地,瞪大眼,这混蛋居然连内裤都脱了!

“流氓!”仅一眼,便慌忙避开。

殷焕伸手勾她下巴,“我跟他谁强,嗯?”

岑蔚然挥开,用杂志往他身上砸,“你个臭不正经!”

“嘘!咱妈还在隔壁!”

岑蔚然顿时怂了,改用手去推,嘴唇抿得死紧。

殷焕邪笑着把人扑倒,“媳妇儿,想死我了……”

“混蛋!唔……”

“乖,留点力气,等妈睡了再叫。”

“……”

一室香艳。

且说离开俱乐部的谈熙,没急着回学校,逛了会儿商场,看着橱窗里上新的秋装,心里那叫一个痒!

女人最大的乐趣,莫过于买买买!

自然,她也不例外。

正想进去看看,一摸瘪下去的钱包,顿时兴致全无。

都怪宋白!好好的来什么津市?!

来就来,打什么电话?!

上回全靠他才保住殷焕,承了别人的情,焉有不还之理?

请客在所难免,尽管宋白说了他付钱,谈熙也不能太没眼力价。

请客也就算了,还挑那么贵的地方,简直丧心病狂!

一狠心,咬咬牙,转身出了商场。

越看越糟心,还不如不看……

正好公交车来了,她还是回学校待着吧。

上车,投币,在最后一排的角落位置坐定,谈熙掏出手机刷微博。

走走停停,摇摇晃晃。

半小时后,才到学校门口。

正准备下车,冷不防透过车窗看到一团五色祥云。

韩朔随着人流挤上车,将一团皱巴巴的钱塞进投币箱,有两个五毛和几张一毛,明眼人一看就不够两块。

司机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视线接触到那头乱蓬蓬的彩发,目露了然,隐约闪过鄙夷。

韩朔背着吉他,目不斜视。

谈熙鬼使神差地坐回位置上。

“你到底下不下?”旁边的乘客侧着身,明显想让她。

谈熙摆摆手:“暂时不用。”

那人撇嘴。

谈熙没空搭理,因为她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韩朔身上。

只见那妞一身皮衣,配紧身下裤,脚蹬马丁靴,脸上盖着烟熏妆,头发散乱,并未用发胶固定。

随着上车人群站到车厢中间,一手插兜,一手扶杆,嘴里还流里流气地嚼着口香糖。

任谁看了,也会觉得这是个小太妹。

而事实上,的确有不少或好奇,或探究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韩朔恍若未觉,不时哼几句小歌。

别样桀骜,另类孤高。

两三个站她就准备下车,谈熙自然尾随其后,还特地从包里翻出鸭舌帽和墨镜,正大光明跟踪。

过了两条马路,再穿过小巷,韩朔敲开一道铁门。

“今天这么早?”男人的声音。

“嗯。早点过来准备。”

“进来吧,今晚这位可是业界‘大拿’,机会难得,能不能抓住就看你的本事了。”

两人又说了几句,才作罢。

谈熙藏在不远处的拐角,因为巷子窄小,不敢靠得太近,只隐约听到什么“老板”、“陪客”之类的。

等铁门关上,她才上前查看。

橘红酒吧……

看着墙上歪歪斜斜的海报,谈熙默念。

显然,这里是后门。

出了巷子,绕到前面,橘红酒吧就夹在一家洗脚城和按摩店中间,只看入口的话,和普通的小面馆没什么差别。

谈熙推门进去,一股烟味扑面而来,再加上空调房里独有的闷味,跟长途汽车差不多。

“欢迎光临。”侍者深鞠一躬,将她领到前台。

谈熙要了杯鸡尾酒,行至厅内落座。

环视周围,发现这里空间不大,但人却不少,都是些年轻男女。

男侍者还好,是统一的waiter西装,负责引路。

女的则清一色爆**丝,只负责托盘,并且上酒的时候,先跪再倾,前后皆露。

除了大厅之外,另有三个包间,分别以花的名字命名——玫瑰、牡丹、罂粟,房门紧闭。

“欢迎大家!下面有请Rosemarry为我们献上Beyond乐队的经典之作——《光辉岁月》!”

掌声夹杂着口哨声,如潮水般涌动,一束追光灯打到台上,将怀抱吉他的女人笼罩在一片白光之下。

架子鼓先行,吉他伴奏紧随其后。

钟声响起归家的讯号

在他生命里

彷佛带点唏嘘

黑色肌肤给他的意义

是一生奉献肤色斗争中

年月把拥有变做失去

疲倦的双眼带著期望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

……

沧桑低哑的女嗓,近乎完美的粤语发音,将当年红极一时的《光辉岁月》用一种神秘又新奇的唱腔演绎出来。

灯光下,女人抱着吉他,闭着眼,在音乐中,不停转换表情,或沉重莽苍,或坚毅隐忍,将这首的力度和硬度尽是展现。

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

迎接光辉岁月

风雨中抱紧自由

……

谈熙听得出神,和在场所有人一样,为之震撼沉醉。

还是那身皮衣夹克,顶着一头爆炸的五色祥云,靴子上的铆钉在灯光下反射出夺目的银辉,原本怪异的打扮,在这样的歌声中变得无比和谐。

好像,她本来就该是这样!

------题外话------

十点半二更,凌晨三更!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