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发狠的她/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最后一个音结束,现场先是沉寂,然后响起雷鸣般的掌声。

“安可——”

“安可——”

“再来一首!”

“……”

韩朔在一片呐喊声与口哨声中谢幕离场。

谈熙目光稍凛,悄悄跟上去。

尾随她到了后台化妆间,走廊上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她闪身一避,藏到帘布之后。

“韩姑娘!你怎么就走了?!”一个扮相妖娆的女人扭着翘臀站到韩朔面前。

“橙姐,怎么样?!”见到来人,韩朔眼前一亮,连心爱的吉他都被抛到一边,连忙起身相迎。

“什么怎么样?”

“我的歌如何?那位老板怎么说?”

女人先是一愣,瞬间反应过来:“当然很好!没听见那些客人都喊安可吗?”

“那你看出唱片的事……”

“呵呵,不急。你先抽支烟,我带你去见那位。”

“真的?!”

“当然。妹子今后可要发达了!”女人眼底带笑,意味深长。

“谢谢您!”

女人把烟递过去,掏出打火机,韩朔心里发痒,哽了哽喉头,“不、不用……”

“跟姐客气什么?”

抑制住骨头里酥麻的痒意,韩朔艰难地别开眼:“谢谢,真的不用。”

每个字都像从牙齿缝里挤出来,艰涩又干瘪。

橙姐眼珠一转,旋即笑开,很自然地收手,把烟喂进自己嘴里。

啪嗒——

点燃。

青白色烟雾袅绕升腾,香烟的味道在室内弥散。

谈熙动了动鼻翼,眼底闪过震惊!

“橙姐,”韩朔下意识伸手环在胸前,指尖青白可见,嘴唇也开始哆嗦,“你……给我一根吧……”

红唇轻勾,“这就对了。橙姐可是拿你当亲妹子看!”

说着,直接从手袋里摸出一包新的递给她,“拿着。”

韩朔面露尴尬,搓了搓手,不接:“……我没钱。”

“咳,跟姐谈什么钱?拿着!”

“不、不要钱?!”

“就当姐送你的礼物。”

韩朔千恩万谢,一接过来就迫不及待拆了包装,灵活地抽出一根含在嘴里。

转身,往化妆台上一通翻找。

“火机呢……”手却不自觉颤抖,后背也浸出一层冷汗。

“用我的。”橙姐打燃火机替她点烟。

韩朔有点不自在,却没拒绝。

“你先把妆卸了,再换上这条裙子,我在外面等你。”

“裙子?”

橙姐把臂弯里搭着的布料递过去,韩朔皱眉,“这个……会不会太短?”

“妹子,你想当明星,就得适应各种场合,总不能一直都穿夹克吧?”

“可是……”

“别再犹豫了,机不可失,这个节骨眼儿上,你千万别掉链子!”

韩朔咬牙,“好。”

橙姐笑意更深,“那我到门口等你,记得卸妆。”

一刻钟后。

橙姐满意地看着眼前身着豹纹连衣裙的美人儿。

深V到肚脐,露出两个浑圆的半球,一路向下皆是白皙凝脂,肚脐小巧。

紧身收腰的设计包裹不盈一握的纤腰,勾勒出弧形优美的翘臀。

橙姐没想到,这个整天皮衣长裤的假小子居然这么有料,看来,卖亏了……

“唉哟!你怎么没卸妆?!”

“……我忘了。”

橙姐瞥了眼墙上的挂钟,还有时间……

“没事,”脸上漾开一抹笑,徐娘半老,到底风韵犹存,“我帮你。”

韩朔被推到化妆台前坐下,橙姐手法老练,不仅替她卸了妆,还抓紧时间描描画画。

五分钟后,一个清纯美人出现在镜子里,微微上挑的眼线带着不安分的狂野。

配上那身极其性感的豹纹,慵懒又迷人。

橙姐压下心底的悔意,“走吧。”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倒是便宜那个胖子了……

谈熙跟上去,她心里已经大致有了猜测。

如果这个时候冲出去把韩朔带走,她肯定不会领情,说不定还反过来怪自己坏了她的“好事”,所以,谈熙决定静观其变。

她不愿做见死不救的坏人,也不想当被埋怨的好人。

韩朔被橙姐带到包间门前,门牌上写着“罂粟”二字。

“进去吧。”

“我……”韩朔表情忸怩,双手紧张地揪在一起,“穿成这样真的好吗?”

“有什么不好?看脸的社会,你既然有优势,为什么不展示出来?”

“可……”也没必要穿这样暴露的衣服!

“你以为歌星就只会唱歌?看看娱乐圈的红人,哪个不是社交圈子里的一把好手?你这样的性格,就算给你机会也不一定能熬出头,”红姐抱臂环胸,眼底一派严肃,“要知道,人和人之间就是交情来维系,你不会应酬,又怎么融入其中?”

韩朔似有动容。

“你尽管去,就当是一次考验,提前适应这样的生活,免得以后手忙脚乱。”

咬了咬牙,伸手搭上门把。

橙姐眼神微闪,看人进去以后,她直接掏出钥匙把门反锁。

小丫头,是你自己蠢,别怪橙姐心狠手辣……

这是韩朔第一次踏进这间神秘的罂粟包间。

在这里驻唱了一个星期,她之前问过好几个服务员,都说不知道,然后便匆匆逃开。

她也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所以,也没再追问。

白天这里都是上锁的,钥匙在橙姐手上,只有所谓的“贵客”才有资格享受。

韩朔惊讶于这里的空旷,没想到小小一扇门后,竟然有如此大的空间。

光线有点昏暗,她想伸手开灯,摸了摸半晌,没有开关。

音响是环绕立体声,听着像从四面八方传来,前面是一排沙发,茶几上摆放着一瓶红酒,还有四个酒杯,其中两个残留酒渍,明显是被用过的。

韩朔抱进双臂,往里面走,突然滑门拉开,满身横肉的矮胖男人仅在下身围了条浴巾,就这样大摇大摆朝她走过来。

后退半步,她已经察觉到不对,跑到门边,任凭她如何拽门,都无法拉开。

恐惧蓦地攥紧心脏,让她喘不过气来。

“别费力气了,你拉不开的。人都来了,还装什么装?!”

韩朔深吸口气,稳住身形,“我不出唱片了。”

“唱片?”肥胖男怪笑一声:“想玩角色扮演?”

“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反正你今天是我的!”

韩朔一颗心瞬间凉了半截,“你……不是唱片公司的老板?”

没有先前的歇斯底里,或许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只是在求证而已。

“橙姐这样跟你讲的?呵,那个老娘们儿点子还真多,行,咱们就玩角色扮演!”

说完,竟直接朝她扑过来,韩朔向后避开,却还是慢了一步,被肥手扯住了裙子下摆,死命拖拽。

韩朔用脚踹他的脸,又使劲掐他的手,男人嗷叫一声,动作也越来越狠。

仗着力气大,硬是把韩朔拖到面前,咧开嘴,露出一口满是烟渍的黄牙,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韩朔歪着脸,耳朵嗡嗡作响,两眼也瞬间呆滞。

“跑!我让你跑!臭婊子——”

再抬手,又是一巴掌。

“我他妈让你装!出来卖还没点自觉,贱货!”

“滚开!你这头死肥猪!我操你老母!”韩朔反应过来,不仅破口大骂,还拳打脚踢,甚至直接下嘴咬住男人的肥厚的耳垂,恨不得能撕下来!

“啊——”男人惨叫,韩朔抬脚踹他裤裆,却被男人掐住大腿,裙摆瞬间撩高,露出黑色底裤。

目光发狠,伸手够到茶几上的高脚杯,往男人脸上戳!

肥猪扭头避过,韩朔借着空档把另一个杯子敲碎,捡起最大块的玻璃握住,尖锐的一头对准男人。

“信不信我他妈戳死你!”

韩朔不是没当过太妹,在香港念书的那段时间,还跟校门口那条街上的古惑仔抢过地盘!

论狠,其实她真的不差。

胖男人没想到这次竟然碰上个刺头,那女的一脸凶相,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混过的!

林橙那个老婊子竟然拿这种东西糊弄他?巴不得送他去死吧?!

“妹子,我不动你,先把东西放下,我们有话好好说。”

韩朔虚晃一招:“把门打开。”

“我也没办法,钥匙在林橙手上。”

“你他妈开不开?!”

“别……我给她打电话。”男人往沙发上看,他的衣服裤子全堆在哪里,手机也在。

“你当我傻?”她要是真的拿了电话递给他,无异于自取灭亡!

男人后退半步,伸出两只手,企图稳住韩朔,再找机会拿下。

“你看,我只是求色而已,是林橙那个老货见钱眼开把你骗来的,我一点也不知情……”

“废话少说,贴墙站好!”

他还想说什么,韩朔玻璃碎片往前一刺,“照做!”

男人眼皮一跳,后背靠墙。

“抱头。转身,照我说的喊。错了一个字,我就戳你个血窟窿!不信咱们走着瞧!”

肥猪脸上横肉颤动,冷汗湿了背心。

“给老子开门!”

男人重复。

“声音大点!”

“给老子开门——”

“你抖抖抖,抖个屁!”

他快哭了。

韩朔又教他几句,外面还是没反应。

“这里隔音效果很好,外面根本听不到!”

韩朔心头一颤,陡然涌现出哀凉的情绪。

便是这些微的晃神,让男人看出了端倪,一个猛扑袭来……

韩朔被反缚了手,碎片落到地上,男人抬脚踢开。

------题外话------

三更只有明早来刷了,编辑下班没法审核。另外,昨天的二更和一更是并在一起的,所以请按以下步骤——个人中心—设置—清除缓存。

推荐帝歌最新暖作《诱爱之男神手到擒来》

他从雨夜里捡回来的一条狗,竟摇身变成了容貌清妍的美人。

从此,一穷二白的他被一只妖赖上了。



为了撩到男神,她抛下矜持,每日变着花样来勾引。

送花送饭、野宿看星辰、制服齐上阵,通通没能拿下男神,终于在某一天,感染风寒裹得严严实实的她,被男神给吃了。

“没想到你口味这么重,不爱制服爱禁欲。”她缩在被窝里,英气漂亮的脸蛋浮出一抹绯红。

他像只饱食的饕餮,狡猾一笑,“一剥到底,滋味无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