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宋子文/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挑眉,目露疑惑。

这老头刚才还看她不顺眼,怎么会突然转性?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不过这回倒还真的误解他了。本来谈熙就是临时被抓的壮丁,范中阳挺过意不去的,当然就对她看顾了几分。

“你那什么表情?”脸一沉,这丫头的眼神儿不妙啊!

就像在看……猥琐大叔?!

如果谈熙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估计会冷笑两声,大叔?明明是老头了好伐?

“教授,您确定不骂我?”

摇头。

这年头,抓个壮丁不容易。

“哦,那我去领盒饭了。”

“诶,你等等……”

“嘛?”

“你跟我说说,上午都接待了哪些人?”

“我想想……五个津市本地人,七个外地人,一个韩国小伙,还有个非洲大叔。”

“有什么想法?”

谈熙眼珠一溜。

“少嬉皮笑脸,我问正经的!”

“哦。”

“你倒是说句话啊!”范中阳急得跺脚,他是看这孩子确实有灵气,才存了提点的心思。

换作其他人,老早就发飙了。

都说,考验一个厨师技艺高低只需要一盘蛋炒饭。

他从谈熙交上来的素描作业就能看出这孩子基础扎实,更难得的是心境开阔,否则线条运用不会那般流畅自然。

不像其他学生,画了又擦,擦了又画,一张白白净净的素描纸上,全是铅笔印,严重一点的,把纸都擦毛了。

所以,在被那些“失败品”辣了眼睛之后,辅一见谈熙的素描,他才会惊为天作。

这才趁机找上她。

没想到,这孩子不单心宽,而且特别宽!

你以为她多少会有点反应,呵,人家要么装傻充愣,要么吊儿郎当。

范中阳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怎么就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思维咧?

“我觉得……”谈熙摸下巴。

老头竖耳朵。

“诶,排队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范中阳:“……”

哦,这位除了心宽,还说风就是雨。

两人领了盒饭,谈熙有点口渴,便随老头去了办公室。

“有没有一次性纸杯?”

“你找看饮水机旁边那个柜子。”

谈熙灌了两大杯,坐下来吃饭。

蒜蓉茄子、炒猪肝、红烧猪蹄,外加一份通心菜。

点头,还不错。

“咳咳……你那份有没有猪肝?”范老头凑上来。

谈熙大大咧咧摆给他看,老头哦了声。

“你喜欢吃?”

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还行。”

“嘿嘿……那正好!我这份也给你。”

谈熙:“……”

这老头还挑食?

下午两点才上工,正好午休。

办公室里除了她和范老头之外,还有几个工作人员,正好旁边摆了几张长椅。

范中阳开口让留,谈熙也不矫情,她本来就有午睡的习惯。

老头嘴一歪,嚯,还真不客气!

中途,她肚子疼,一翻挎包——

卧槽!居然忘了带纸巾?!

谈熙翻身坐起,随手扯过离自己最近的工作人员,是个大美女。

“那个……能不能跟你借包纸巾?”

对方明显怔愣了下,“哦,等等,我拿给你……”

谈熙接过,几乎是拿出百米冲刺的速度奔向洗手间。

看得美女目瞪口呆。

“时玥?”

“啊?怎么了?”

“你说你发什么呆?看到帅哥了?”

“去!”

“别害羞嘛,看你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

“我看小学妹呢!不过,这学妹跑得比兔子还快……”

谈熙解决完个人需求,再回办公室,已经不见美人踪迹。

“唉……”

莫名有些遗憾,那姑娘好歹借了她一包纸巾,还是维达带香印花儿的那种,害她都不忍心用了。

躺回去,闭眼入梦。

再次睁眼,是被某个老头推醒的。

“赶紧的,开工了!”

谈熙坐起来,伸了个懒腰,慢慢悠悠才清醒过来。

“范教授——”门口工作人员在喊。

“在这儿!”老头中气十足。

“市政那边的领导过来了,除了本市之外,还有一位京都来的。前面让我通知你一声,早做准备。”

“还有京都过来的?”他之前一点没听说。

“临时起意。”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谈熙蹬着高跟鞋,刚迈出那几步还歪七扭八的,一看就是没睡醒。

准备先去洗手间擦把脸,醒醒神儿。

“等等——”范中阳叫住她,“你是京都人?”

点头,呵欠连天。

“跟我一起去接待领导。”

“我?”谈熙打了个激灵,指着鼻尖,“接领导?教授,您别开玩笑了成不?”

“咳,这个时候,谁还有心思跟你开玩笑?!来了个京官儿,正好你又是京都人,万一两地文化有所差异,你也能从旁提醒!”

谈熙想说,这俩地儿就隔三小时车程,怎么就文化差异了?!

最后,还是被赶鸭子上架,去了前厅。

中途,碰到曾琪,他应该也是午休完准备回岗位上。

范中阳把他叫到一边交待了几句之后,就领着谈熙急吼吼走了。

望着两人匆忙离去的背影,曾琪又看了眼空荡荡的办公室,目光倏地一暗,竟然鬼使神差般跟了上去。

一路尾随至前厅,看范中阳向大家介绍谈熙的时候,他狠狠攥紧了拳头。

唇瓣嚅动着,始终重复同一个嘴型:贱货!

“同学?”肩膀一重。

转身回头的瞬间隐匿了面上近乎扭曲的偏执,又是清朗俊秀的模样。

“你好。”曾琪面露三分笑。

“抱歉,因为领导视察,所以前厅要清场,请您尽快离开。”工作人员略微颔首,表情却一丝不苟。

“我是负责分展区接待的T大学生,不能留在这里吗?”

“不可以的。只有穿正式工作服的人才能留下来。”

“哦,这样啊,那她为什么没穿?”他伸手指着谈熙的背影。

“那位应该是范教授的助手。”

闻言,曾琪扬唇,眼睛黑得剔透,似沉沉漩涡,“行,那我现在离开。”

谈熙与负责接待领导的其他工作人员寒暄之后,便老老实实站回范中阳身后。

不到一刻钟,领导班子抵达,清一水儿的男同胞,除却打头那人年轻些,其余都是啤酒肚地中海。

“宋市助,没想到您也能来,荣幸之至!”

画展是在津市文体中心举办,宋子文原本只是来考察津市的土地开发情况,碰巧赶上了,就被邀请到场。

因出差请了两天公假,事情完成得太顺利,只用了半天,剩下时间正好得空,加之盛情难却,他就来了。

“何主任言重了,能收到邀请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

“宋市助太客气……”

你一拳,我一掌,绕来绕去打着官腔,要么相互吹捧,要么彼此夸赞,谈熙听得昏昏欲睡。

这些混官场的简直成精了!

一番寒暄,又挨个儿握手,谈话的主题终于落在今天展出的画作上。

这前奏也是绝了,以后,如果谁约见面这么个打太极的法儿,谈熙觉得,不是她狗带,那是对方阵亡!

谈熙被安排到宋子文身边,众人揶揄调侃的眼神藏得再深,也被她不动声色尽收眼底。

“怎么称呼?”他突然开口。

谈熙吓得跳开半步,好在动作不算大,没引起注意。

“谈熙。或者叫我同学也可以。”

“好,谈同学,你能告诉我这幅画有什么寓意吗?”

咯噔——

心里有点慌乱,听说这些学生为了今天的工作曾秘密培训过一段时间,各项展品的介绍、寓意、作家简介那都是花了狠功夫背的。

这幅画她以前没见过,应该是当代画家。

“这个……”

“很为难吗?”

“也不是。”谈熙笑得有点尴尬。

“那你怎么不说?”宋子明笑意满满,一身就居上位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谈熙眼珠一溜,笑道:“其实画展的真谛是在于‘展览’二字,说白了,就是给人看的。”

宋子明点头,示意她接着说下去。

小姑娘还怪有意思的……

定了定心神,谈熙已经完全镇定下来,继续开口:“但也不仅仅是看,还有思考。正所谓,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每个人的思维都是不一样的,即便相似,也不可能完全相同。”

“画展的目的就是让先看而后思考,对于一幅画的理解,最好途径不是听人讲解,因为那都是别人的思路,而应该自己看,自己品,最终得出答案。”

“在这之后不妨再与其他人共享交流,宋领导觉得呢?”

谈熙一股脑儿说完,口齿清晰,眉色飞扬,淡淡的自信将她围绕,一时间众人皆被吸引了目光。

“所以,你的意思是要我先说?”宋子文笑得更甚,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谈熙点点头,“正是这个道理。除非,宋领导不愿意思考。”

狡黠之光一闪即逝。

却被宋子文精准捕捉,眉眼顿时一暗,作为官员而缺乏思考能力,这是多大一顶帽子?

如果不是这小姑娘眼里浮现出逃过一劫的庆幸,他甚至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故意想整他。

宋子文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肯定,这丫头根本不知道这幅画的寓意。

山水墨画本就意境高远,再加上这幅大面积使用白描,就更难说道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