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机智巧辩宋领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都被谈熙一番话忽悠得点头晃脑。

人小姑娘说得确实在理嘛!

宋子文俨然成了被赶上架的鸭子,即便硬着头皮也要掰扯出个一二三来。

到底是宦海浮沉中幸存下来的佼佼者,若是被这点小问题难住,那他这个京官算是白当了。

“在场这么多书画界的专家,本来也轮不到我这个非业内人来多作品评,但这位……同学的言辞恳切,句句在理,那我也就不推辞了。哪里说得不好,还望海涵。”

一番场面话愣是被他说得富丽堂皇,谈熙侧目,暗叹官场中人那张嘴,还真是能蒙鬼!

但凡有点眼色的人纷纷站出来,拱手以示。

“宋市助太谦虚了……”

“身居高位还能与民同乐,我们真是惭愧呐……”

宋子文摆摆手,“各位言重了。”

端的是不骄不躁,谈熙暗自点头,同时也舒了口气,这位领导看上去颇为大气,应该不会秋后算账……吧?

宋子文将女孩儿的表情尽收眼底,闪过一抹几不可察的淡笑,旋即归于沉寂。

“这幅画是黎晔女士09年的作品……”

众人目光落在提名处,因着狂草而书,又过了二十几年,印章难免晕色,所以大部分人并未一眼辨认出“黎晔”二字,现下被宋子文提出来,才恍然惊觉。

“哟,还真是黎女士的作品……”

“眼拙了,眼拙了……”伴随着擦汗的动作,实在有些惶恐。

宋子文并未搭腔,而是隔着玻璃橱窗细细端详——

“画上所描之景乃四川境内的盘龙山,山势高俊,植物繁盛,据说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居住在山脚下的村民曾亲眼看见地动山摇的奇景。山石垮塌,峦壁崩摧,仿佛巨龙瞬间惊醒……”

男人声音平淡温润,既有文人的雅致,却又难掩官威。

“做派”二字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但并不讨厌,反而不自觉让人信服。

“盘龙山见证了灾难来临那一刻的恐慌与绝望,却依旧屹立不倒,山顶已有小树缓缓生长,寓意着灾难之后必将迎来勃勃生机。”

现场落针可闻,连谈熙也不由侧耳倾听,想不到这位领导还是个品画高手。

“同学,你觉得我这番理解如何?”

被点名的谈熙半晌才反应过来,她对“同学”这个称呼不大感冒,却无法否认这番讲解确实精彩。

“宋领导火眼金睛,令人佩服。”边说边鼓掌。

有了她带头,众人反应过来也跟着拍手。

自然又是一席称赞拍马的好话,谈熙听得五体投地,这简直要把人捧上天嘛!

反观宋子文,虽应和着,但脸上始终未有得意之色,端得四平八稳。

“刚才你说除了看和思之外,还需要交流,既然我已经把自己对这幅画的理解说了,那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

谈熙没想到宋子文会突然开口,还是对自己说话。

嚯,这是想反将她一军呢!

笑话,她谈熙会怕?

当即清了清嗓,“有宋领导珠玉在前,我也不好班门弄斧,但既然是交流,那就各抒己见好坏不论,如果哪里说错了,希望各位,还有老师斧正。”

范中阳本来是懵的,他一个教书匠见一群大领导本来就有点别扭,也打算怎么露脸儿。

要说这人也本分得很。

这里有好几个官员都是在教育局工作,换做其他人早就恨不得贴上去,起码混个脸熟。

他本来打定主意要当隐形人,却不料谈熙这一声“老师”瞬间就把他暴露了。

而谈熙的想法很简单,领导要整她,得拉个人出来分担怒气啊!

事到临头,范中阳也只好配合,“没事,你尽管说,在场的都是行家,少不了指导你的机会!”

谁敢说范老头情商不高、不会说话?

这马屁拍得——高!

一句话不仅把所有人都奉承了,还把谈熙塑造成勤思好问的好学生。

成了,连带他这个老师脸上有光。

不成,那也没关系,人家还只是个新生呢,学艺未精实属正常。

谈熙兀自点头,显然对范老头的审时度势很满意。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她不得不防嘛~

目前来看,范老头不仅不猪,还相当猴(机灵)……

宋子文将师生之间的眼神互动那入眼底,饶有兴味地勾了勾唇。

轻咳两声,谈熙娓娓道来——

“其实,除了08年的汶川地震,盘龙山还有一段历史渊源……”

1945年冬,一架载着3亿余元关金券(当时流通货币)的美国B29型军用飞机途经原灌县水磨乡宝顶山时,撞上山顶,机毁人亡。崭新的关金券撒落到漫山遍野中,部分当地人一夜之间腰缠万贯。有人用这笔钱买官,有人做起了生意,也有不少人为此家破人亡……关金券在当地刮起一场不小的“金融风暴”。

“而当年的原灌县水磨乡便是今天的汶川县三江镇,而宝顶山正是画中的盘龙山。”

这些官员肚子里还是有墨水的,涉及近代历史,他们都知道这么一段,可……

“跟这幅画有什么关系呢?”一个大肚子官员开口问道,他本科是T大历史系毕业的,这小姑娘穿着统一服装,应该也是T大的学生,两人也算校友,见她说得头头是道,便存了几分考教的心思。

哦,忘了说,他是教育局主管大学教育这块儿,对人才自然多了几分看重。

那可是祖国未来的大树……

“您别急,容我慢慢道来。”

有人说,美国大兵的运输机运载从国外印刷的关金券太多,盘龙山太高,飞不过去;又有人说,蟠龙山上的盘龙没见过高鼻子蓝眼睛的鬼佬,龙头喝气把它吸了下来,再用龙尾一扇就只剩残骸。

“且不论这两种说法靠不靠谱,但龙寓意着华夏民族这点无可否认。带着这样一个传说,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九重真龙出,洗尽国耻空?”

“好!”一字惊赞,伴随着清脆的鼓掌声,众人让出一条路,月白旗袍的端雅女人缓步而来。

宋子文最先认出来人,颔首致意:“黎女士。”

黎晔回礼,却是朝着谈熙走来。

“孩子,你说得很好。”再次表达肯定。

谈熙听到那声“黎女士”的时候,确实有点懵,她不过是碰巧知道这段历史,正好盘龙山又对上了号,想着先随便掰扯点儿渡过这劫,没想到居然撞上正主?!

还……让她给蒙对了?!

这死老鼠会不会太好碰?反正,她不是瞎猫。

“您谬赞了。”笑意未改,不卑不亢。

黎晔心下满意,没办法,她就喜欢骨子里有点矜高的姑娘,像她年轻的时候!

范中阳冲上去,有点急,有点慌,“这是我的学生。”护犊子似的,就像谁要来抢。

黎晔:“……”

谈熙:“……”

“既然黎女士本人在场,不妨替大家解解惑,您意下如何?”黎晔是长辈,在国内书画界地位超然,所以宋子文的语气很是尊敬。

“不用了,”大手一挥,众人都以为她要拂了宋子文的脸,却不料话锋一转,“小姑娘的品评已经很到位,宋市助的理解也说得通。”

言下之意,还是谈熙略胜一筹。

宋子文笑得毫无芥蒂,将谈熙夸赞一番,连带T大艺术系都发光发亮。

自然,范中阳这个“老师”也很是体面。

“我记得你不收女弟子。”待众人往下一个展区移步,黎晔和范中阳走在一起,她压低了声音开口询问。

“那是我班上学生。”

“这样啊……毕业之后到我画廊里来吧。”

诧异地看了她一眼,“那丫头怎么得你青睐了?”

“眼光好,角度高,引经据典,最重要的是口齿伶俐,连宋子文都敢坑,可见是个胆儿大的。”

“打住!”

“怎么,你舍不得?”黎晔挑眉,“那也不打紧,我自己跟她谈。”

范老头险些气歪了鼻子,“想都别想!”

他拒绝得太干脆,黎晔顿时就火了:“你少占着茅坑不拉屎!”

如果谈熙在,心里是何等的卧槽……

范中阳眉心一跳,这个黎晔……还以为这么多年的修身养性已经让她改变不少,没想到生气起来,还是个炮仗!

当即哼了两声:“少用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那丫头才大一,新生刚入学,你也好意思奴役人家小嫩芽?”

新生?

黎晔着实惊讶了一把,“我看她眼光老辣,怎么会……”

对于这幅画的官方说法,她在采访中的解释与宋子文大同小异,却没提及最初构思的灵感其实是来源那段历史。

她想借此表达的是在地震面前,华夏大国便如盘山睡龙,终有觉醒的一日!

宋子文看到了表面,那个女孩儿却读懂了内涵,这才让黎晔起了爱才之心。

没想到竟然大一在读,她还以为已经大三大四马上要工作了……

“得了!那孩子有天赋,好好培养必定成就不俗,你可别把人带浮躁了!”

黎晔气得冷笑:“师兄,你说你这牛脾气怎么一点都没变?我解释过多少次,艺术要随社会发展紧跟时代的步伐,不断创新才会生机盎然,我怎么浮躁了?!”

------题外话------

二更十二点之前哦,么么哒!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