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 所谓饭局/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范中阳懒得跟她辩,“反正你别乱打主意!”

言罢,冷哼了两声。

“榆木脑子!”黎晔咬牙。

两人各自走开。

经次一役,谈熙顶了范老头的位置,一跃成为某领导的专属顾问。

“同学,你觉得这幅画怎样?”

“色彩会不会太疏散?”

“线条这么紧凑不会破坏整体意境吗?”

“……”

各种花式提问。

谈熙算是发现了,这位哪里是懂,分明精通得很。

对于自己班门弄斧、瞎说胡诌指不定看在眼里当笑话!

宋子文确实存了逗弄的心思,好久没碰到如此有趣的人,连乏善可陈的参观活动也瞬间生动起来。

一路走来,笑意不断。

却说那些随同的官员,个个眼观鼻,鼻观心,该看就看,该讨论就讨论,仿佛对此视而不见,或者……习以为常?

不过,某妞儿的脸皮也不是一般厚,既然有人想听她瞎扯,那就扯呗!

从天文地理,到文字典故,不说信手拈来,至少也称得上言之有物。

最后,还真被她说出一番道理来。

连范中阳听了也甚是满意,更别说怀有爱才热忱的黎女士。

谈熙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到后来完全放开,端的是口若悬河。

中途,一行人到了她上午负责的展区,除了曾琪还有个女生,应该是安排来顶工的。

这片展区主要展出抽象派油画,内容大多怪诞艰涩,很少有人不用讲解自己看懂。

其实,谈熙也不懂,但她上午看了宣传册,又正儿八经接待过几个人,因此并不慌乱。

虽然解说流于表面,没有太多深刻的内涵,但宋领导总归没有刻意为难,所以,也还算顺利。

待分散参观的时候,她才能喝口水,歇歇脚。

早知道就穿平底鞋来了,害她腿酸得要命,只能用手揉捏暂作缓解。

曾琪趁机凑上来,“你怎么跟领导在一起了?”

“教授让我去的。”谈熙实话实说。

要不是为了感谢范老头提供一个午休场地,她还不稀得当陪客,这些可都是官儿,人精里面的人精。

若非上辈子做投资公司和各类客户打交道,她指不定就怂趴下喽!

曾琪目光微暗,状似无意:“范教授对你还挺好。”

她喝了口水,点点头,“老头人不错,就是脾气臭,性格怪。”

范中阳就在她身后立着,闻言,重重咳了两声!

曾琪逮着机会就溜了,犹如惊弓之鸟。

谈熙倒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拽样儿,从箱子里递了瓶水过去。

老头不接,两只手还操起来,“别以为这样我就装作没听见!”

“哦。”谈熙放回去。

他有点傻,“你怎么……”就不知道劝几句?!

谈熙直接扭过头,欣赏矮橱窗里的版画,一脸“我听不懂”的表情。

把老头气得直跳脚。

转眼,到了闭馆的时间,谈熙巴不得早点结束她好回宿舍挺尸。

陪这群领导逛了一下午,不仅嘴皮子磨损,腿也跟着遭殃。

“教授,我申请下工。”谈熙把范中阳拉到一边。

“再等等。”

“等多久?”

“快了。”

“有多快?”

“嘿,我说你这孩子,眼看着都快闭馆了,你整个下午都耗进去了,眼下不过几分钟的工夫就忍不住了?”

“大家都走了,肯定车也走了,我还怎么回学校?!”谈熙瞪眼,这老头太烦了,这么多壮丁不抓,偏偏把自己给拽来,简直莫名其妙嘛!

“打个的,多省事?”

“你给钱?”

“没问题。”范中阳大手一挥,颇为豪爽。

谈熙眼珠一转:“等我回去食堂都关门了。”

“请你。”

“随便吃?”

老头咬牙:“好!”

“啊,我突然想起宿舍还有个留校的同学。”

“谁?”

“韩朔。”谈熙怕他不知道,还特意在头发上比划比划。

范老头“哦”了声,“那个调色盘!”

谈熙嘴角一抽,求问韩朔同学心理阴影面积大小?

“对,就是她,一个人在宿舍,我得回去陪她吃饭。”

“吃饭还用陪?!”

“对啊!那姑娘有怪癖,没人陪索性就不吃。”

“怪癖?呵,我看是懒吧!”范中阳撇嘴。

谈熙打了个响指,“没错,”一脸郑重其事,“那人忒懒了!不行……我得回去监督……”

“诶!”

谈熙被拉住,一脸“你说怎么办吧”。

范老头突地有点憋屈,这哪里是个乖巧的女娃娃,根本就是周扒皮转世!

“打包!”但他却不得不妥协。

期末一定要好好“照顾”她,范中阳暗下决心!

又熬了小半个钟,这才正式结束。

谈熙拎了包,眼巴巴瞅着范老头,这人答应她要请大餐的。

虽然卖鞋挣了不少,但能省则省,犯不着跟钱过不去嘛~

“等会儿,我去打个招呼。”

谈熙挥手,潜台词:赶紧去!赶紧去!

范中阳嘴角抽搐,第一次怀疑他这个教授是不是当得太没威信了?

谈熙站在原地,手里拿了半瓶矿泉水,肚子都快饿瘪了。

却见宋子文低头跟范中阳说话,后者连连点头,继而又露出为难之色,朝谈熙的方向看了眼。

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

“那个……他们要去同和楼,让咱们一起。”

“你答应了?”

点头。

谈熙想捶地:卧槽!卧槽!卧槽!

最后,她还是去了。

条件:下个周、下下个周,以及下下下个周的家庭作业不——用——做!

范中阳一合计,点头应允。

反正近一个月的课程内容全是素描,谈熙水平不错,听不听课没所谓。

在某些方面,他又格外开明。

谈熙只能归结为:搞艺术的男人是比亲戚造访的女人更难懂的一类生物,且没有之一。

出了展览馆,天色已经暗下来。

随着秋天越来越近,天黑得越来越早了。

领导们个个都有车,谈熙和范中阳本来想打的,宋子文降下车窗,“二位上车。”

“这……”老头是犹豫的。

艺术家的清高和为人师表的傲气让他养成了大事小事不到万不得已,绝不麻烦别人的脾性,有点偏执,却又莫名让人觉得可爱。

谈熙才不管那么多,这个点根本不好打车,直接把人推进去,自己也跟着上车。

砰——

关门。

“谢谢领导!”眉眼俱弯,笑靥如花。

宋子文从反光镜里收回目光,唇畔却牵扯出一抹笑。

“不客气。”

约莫二十分钟,同和楼就到了。

谈熙觉得眼熟,这不就是上回她和宋白、周奕那伙人来的地方嘛!

东西死贵死贵的,不过味道还真不错。

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没白瞎。

早前已经有人打过招呼,所以包间是现成的,谈熙跟在宋子文身旁,缩着肩,垂着头,尽量降低存在感。

你说这人民公仆聚餐叫她来干嘛啊?

万一听到了什么不该听的,她不会被咔嚓吧?

幸好,除了她之外还有一男一女,穿的是展览馆的员工工作服。

“怎么了?”宋子文突然开口。

“啊?”谈熙一脸懵。

男人手指动了动,某一瞬间,他甚至想掐一掐那张白嫩的小脸。

如果谈熙知道,保不齐要骂他变态。

“你看上去好像没精神?”

“哦。”

男人拧眉,径直往楼上走,见她磨蹭磨蹭,便招了招手,“跟上。还有,哦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确实没精神。”

“身体不舒服?”

摇头。

“那是为什么?”

“无聊。”

宋子文:“……”

他还是第一次听作陪的人把这两个字说出口,虽然这些应酬的确很无聊。

这丫头直爽得让人发笑。

“领导,问你件事儿呗?”

男人挑眉,眼底习惯性闪过一抹苛刻的研判,沉了沉音色:“你说。”

谈熙状若未觉,“这顿饭谁请?”

“反正不用你。”

“这个我知道,我问的是谁请来着!”

“正常消费不用谁请。”

谈熙了悟,这就是传说中的公费出差了。

“那我能不能……打包一份水晶包和煎饺带回宿舍?”

“你吃?”

“我舍友。”

“可以,”宋子文摩挲着下巴,“不过你得自己跟前台说。”

“这个当然。”眼珠溜了圈儿,“再加一份虾饺和萝卜糕?”

男人摇头失笑,“可以。”想了想,继续问,“那你准备给几个人吃?”

谈熙竖起一根指头。

她倒想包够四个人的分,不过安安和小公举不在,就一个韩朔,再多就得扔了。

“你确定她吃得完?”

谈熙小小地翻了个白眼儿,“这不还有我呢嘛!”

宋子文:“……”

进了包间,众人正好围够一张桌,多个人挤,少个人空。

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谈熙顺理成章地就坐到宋子文身边了。

见大家都没露出奇怪的表情,一副再正常不过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太多。

也就没刻意调换座位。

宋子文眼底笑意渐深,隐约翻涌起一丝暗沉,借着敛眸的动作瞬间无迹可寻。

谈熙也没注意,她现在只想快点上菜,然后填饱肚子走人。

很快,端着盘子的服务员鱼贯而入,不过一会儿菜就上齐了,显然事先已经安排好,就等贵人到!

谈熙隐约觉得奇怪,可又说不出来……

------题外话------

某妞儿要被收拾!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