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 她成陪酒的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抱歉,接个电话。”宋子文交待一声,起身外走。

出了包间,行至廊尾。

“哥,你在津市?!”刚按下通话键,那头火急火燎。

“小白?”他把手机拿下来,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的号码。

“你用谁的手机?”

“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管手机?!那个……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宋子文眼皮一跳,有那么瞬间他是想砸电话的。

深吸口气,按捺住怒意:“你、说。”

那头,宋白突地打了个寒颤,牙齿磕在下嘴唇上,疼得眉眼扭曲。

周奕朝他比嘴型:你倒是讲啊!

“我在局子里。”

“原因。”伸手,按住跳疼的太阳穴。

“外环高速飙车……”

“宋白!你能耐了是不是?!”男人目眦欲裂。

这个败家子!

小白同志早有所料,已经把电话拿远,等他哥咆哮完再放回耳边,“哥,替我打声招呼呗……”

“自己去。”

“那小警察肯定是新来的,居然把我手机给扣了!”

“那你现在用的什么?”

“公用电话。关键是我手里的人脉全存通讯录了,只记得你一个人的号码……”

沉吟一瞬:“除了你还有谁?”

宋白朝身旁瞥了眼,周奕两眼皆懵,叫他干啥?

“周奕。”

被点名的某人秒懂,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巴下去,就像打了霜的茄子。

耳边不断重复回响着两个字——完了!

宋老大那只腹黑大尾巴狼,肯定在心里狠狠记了他一笔!

周奕童鞋有点想哭……

“我知道了。”

“嘿嘿……谢谢哥。”某白笑得暗搓搓。

“……”

挂断电话,宋子文迅速拨通另一个号码,“王局您好,我是……”

忙完,收好手机,返身回了包间。

整个过程不到五分钟。

而那头,宋白和周奕也被大摇大摆请出局子。

“宋市助有事在忙?”官员A目露关切。

摆摆手,淡定落座,“小事。”

见他不愿多说,便无人再提,一番寒暄,正当举杯之时。

“抱歉,晚点还要开车回京都。”宋子文并不动眼前的酒水,即便,那是正宗国酒茅台。

众人心思急转,见方才倒酒之际,他并未出言阻止,登时明了。

“宋市助难得来津市一趟,下午又诸多劳累,不妨休息一晚,明天再走?”

“是啊,我们这几个还有好些工作上的问题要请教您。”

“京都距离津市少说也有三四个小时车程,夜晚行车诸多不便,明天走也不迟……”

一番挽留劝慰,宋子文推辞不过,只能“勉为其难”受了。

谈熙只管低头吃菜,耳朵却高高竖起,闻言,暗嗤一声,满嘴官腔,尽是套路,也不嫌累?

宋子文喝了第一杯,桌上气氛才真正热烈起来。

酒过三巡,大家都熏熏然。

谈熙吃饱了,跟范中阳打了个招呼之后,准备开溜。

“这位同学——”官员B扬声,顺道打了个酒嗝。

谈熙脚下不停,显然还没意识到这声“同学”叫的是自己。

直到连续的二三四五声传来,她才有所反应:“你叫我?”

“没错,就你……”

“有事?”

谈熙对他有点印象,是那个大肚子官员,先前她作讲解的时候,这人还递过话头。

“不瞒你说,我也是T大毕业的,算起来我们还是校友……”

谈熙眼神一紧,顿时警惕。

她不认为自己面子大到能让一个吃公粮的久居上位者主动攀亲,除非,另有所图!

果然——

那人眯笑着继续道:“你和宋市助今天这番互辩切磋当真精彩至极,怎么也该喝一杯不是?”

眼睛缝隙掠过一道老辣的精光。

宋子文但笑不语,兀自饮了口酒,询问的目光投向谈熙。

怔愣不过一瞬间,她终于明白心里那股怪异缘何而来,按理说,宋领导这尊大佛左右手边的位置乃必争之地,隔得近,好拍马,可怎么就轮到自己?

呵……

敢情打的是这种主意?

当即目露冷色,旋即勾了勾唇,“对不起,我不会喝酒。”

众人噤声,场面顿时凝滞。

谈熙站在原地,下颌微扬,端的是一脸桀骜。

大肚子脸上闪过尴尬,余光瞄了宋子文一眼,见他唇畔含笑,并未动怒,当即也不好发火。

一时陷入僵局,无人妄言,亦无人妄动。

“过来。”宋子文打破沉寂,朝谈熙招手。

范中阳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对着谈熙狂眨眼睛:好汉不吃眼前亏!

“过来。”第二遍。

谈熙犹疑一瞬,盯着宋子文那张清隽儒雅的脸看了不下三十秒,最终才走回去。

“坐。”他指着身旁位置。

谈熙挑眉,在拒绝的话出口前,宋子文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隐约逡巡在对面紧盯事态发展的几位官员身上,谈熙拧眉,眼底掠过沉思,最终坐了回去。

“我好像还没问过你叫什么名字?”

“……”

“总不能一直同学同学的叫吧?”

谈熙睃了他一眼,似笑非笑。

宋子文也盯着她看。

众人面面相觑,气氛变得有些怪异,直到范中阳咳嗽两声以作提醒,女孩儿方笑道:“谈熙。”

男人自报姓名,“很高兴认识你。”

“彼此彼此。”

你来我往,气氛逐渐回暖。

谈熙再次开口要走,被宋子文不动声色阻止。

“不想刚才那种情况再发生,你就安分点,我不会对你做什么。”

要说这丫头也算机敏,看上去年纪不大,心里倒是门儿清,只怕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都被她看在眼里。

能够忍住脾气,以谋后策,单就这份心性便不可多得。

是个聪慧的!

可实际上,谈熙内心远没有她表面看上去那样平静。

特么这一副副肮脏的嘴脸,真让人想吐,恨不得把菜盘子扣在那谁谁脸上。

她可以这样做,但事后会很麻烦。

索性她现在没吃什么亏,又得了宋领导的保证,料想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所以才安心坐下来。

之后,还有几个没啥眼色的人想撺掇谈熙给宋子文敬酒,都被后者挡了回去,她就只管坐着吃。

瞬间,对宋领导好感倍增。

不骄不躁,不贪不色,关键是拎得清,对什么人说什么话,什么场合该做什么事,他都将分寸拿捏得恰到好处。

既不得罪对方,又不动声色保全了谈熙。

中途,她实在闷得不行,出门透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趴在栏杆上,不由地开始想棒槌,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

拿出手机,才发现昨晚只顾着和韩朔浪,又喝得迷迷糊糊,后来就忘了给手机充电,下午就支撑不住自动关机了。

“唉……”

脚下一转,朝洗手间方向走去。

迎面撞上穿工作服的女孩儿,也是来陪吃陪喝的,待走近一看,竟然莫名眼熟。

“是你?!”谈熙眼前一亮。

先前在饭桌上,她只顾埋头扒饭,要么就低眉敛目努力降低存在感,所以也没仔细看,这下撞上了,想不清楚都难。

时玥已经喝得有些晕乎,冷不防听人惊呼,循声抬头,下一秒,笑意爬上唇角,“是你啊,好巧……”

“谢谢你的纸巾。”

挥挥手,“小事一桩。”

“江湖救急,再小也是恩情嘛~”谈熙眨眨眼,丝毫没有“拉粑粑却没带纸”的羞窘。

噗嗤——

“那个……别介啊!你太萌了嘛,没忍住。”

谈熙默。

萌?!

她明明是炫酷狂拽好咩?!

等谈熙解决完生理问题从洗手间出来,发现时玥居然靠墙等她,心里顿时暖到不行。

“一起走吧。”时玥笑道。

“好啊!我叫谈熙,谈话的谈,熙熙攘攘的熙,T大艺术系,新生。”

“你居然才念大一?”

“有问题?”

“呃……问题倒是没有。不过,系内承办的画展出于各方面的考量,通常会选大三大四的学生过来帮忙。”

“原本安排好的学姐临时请假,我才被抓了壮丁。”

“这样啊……忘了自我介绍,时玥,时间的时,斜王伴月。咱们同系,不过我已经大三了。”

“姓时?”谈熙微愣。

“嗯,这个姓不太常见。”

应该不会那么巧吧?

等等……

上次什锦糖说过,他有个妹妹叫什么来着……

时玥?!

谈熙咂咂嘴,与她并肩前行,余光却不着痕迹打量那张脸,越看越心惊,除了嘴巴和脸型,其余部位简直和时璟如出一辙!

“你等等……”

谈熙走到楼梯口,两腿一迈,哒哒哒冲下去,又一阵风似的跑上来,站定时玥面前。

“你……”

“这个拿着。”谈熙把刚从前台买来的一包纸巾塞到她手里。

“干嘛?”

“中午借了你一包纸巾,现在还你,不过上面没有印花。”

时玥哭笑不得,她见过换钱的,就是没见过还纸巾的。

“这么个小物什,也值得你跑一趟?”

“话不能这么说,况且,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

时玥收下,“行,以后缺纸,欢迎来找。”

两人结伴回到包间的时候,正准备散场。

宋子文喝了不少,起身的时候,略微踉跄,谈熙离他最近,便下意识伸手扶了把,没想到引来众人哄笑。

她真的很无语,这些人脑子是不是秀逗了?

逮着谁都能YY?

------题外话------

二更明早来刷哈,会放二货出来浪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