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特么让你表白!让你贱!/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玥朝她同情一笑:没办法这些人就是酱婶儿无聊。

“谢谢。”清淡克制的嗓音传来,宋子文站好的瞬间,谈熙也顺势收手。

男人眸光微潋。

酒足饭饱,出了同和楼,又是一番握手、道别,谈熙抬腕看表,还有一个半钟到宿舍门禁时间。

如果不是宋子文老往这边递眼色,她早就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何必留下来听这群人打官腔、瞎逼逼?

又过一刻钟,人才逐渐散了,没车的打车回家,有车的已经安排好代驾。

范中阳领着时玥和另一个男生回学校,最后只剩谈熙和宋子文两人。

夜风拂过,丝丝沁凉。

“我送你。”男人开口。

谈熙上下扫了他一眼,“宋领导想以身试法?醉驾要蹲局子的。”

低笑两声,音韵阴沉,“我没醉。”

“喝醉的都说自己没醉。”

“有代驾。”

谈熙四下张望,半晌没等到出租。

此间,宋子文静立等候,两手插进裤袋,颀长的身影如翠柏挺拔。

蓦地,眼神一顿,谈熙朝某处小跑。

男人紧随其后。

“这车谁的?”女孩儿停在一辆黑色福特旁,伸手拍拍车盖。

宋子文视线掠过,吐出一个人名。

“就是劝我喝酒的大肥猪?”她应该没记错。

男人嘴角一抽,“你想做什么?”

“还真是他的车啊……”谈熙怪笑两声,宋子文听得头皮发麻。

“少打歪主意,免得把自己坑进去!”

谈熙摆摆手,“你想多了。”她还没傻到捡起砖头往车上砸,不过,略施薄惩还是可以滴~

拉开挎包,抖了抖,谈熙径直离开。

宋子文看得云里雾里,突然目光落在右前车胎下,狠狠一顿。

三枚图钉正沐浴在月色之下,泛着凛凛冷辉。

最后,宋子文还是找了代驾,把谈熙送至学校门口。

他也跟着下车。

“领导,还有何吩咐?”

“你可以直接叫我名字。”

“领导就是领导,这个称呼再恰当不过。”她和宋子文不熟,要说认识也不过一顿饭的交情。

“女生,别那么倔。适时软和一点,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比如?”

“权力,地位,金钱……”

如此明显的暗示,谈熙若再听不懂,就该去看耳鼻喉科了。

“感谢领导抬爱,不过……”话锋陡转,“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宋子文神情不变,“事无绝对,皆可变通,你说呢?”

谈熙目光微冷,“这好像与领导无关。”

“既可变,那说不定‘无关’也能变‘有关’?”

谈熙不准备跟他绕弯子,笑意骤敛:“感谢领导抬爱,我消受不起。”

男人眼底掠过暗光,耸了耸肩,“强扭的瓜不甜,是我唐突。”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谈熙笑弯眉眼。

宋子文坐回车里,疲惫地揉捏着眉心,他今天喝了不少……

“去天河酒店。”

见车屁股渐行渐远,谈熙长舒口气。

幸好,宋子文不难缠。

历经两世,谈熙知道那样的眼神代表什么,狎昵,戏谑,兴味盎然,暗含邀请,极尽诱拐。

男人对女人毫不掩饰的****。

宋子文想跟她玩一夜情,抑或保持长久包养关系?

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不是谈熙,而是一个普通女大学生,名利、金钱、地位只在一念间便唾手可得,会做出什么选择可想而知。

谈熙对着夜色嗤笑一声,嘴里嘟囔轻喃,隐约听见——

“……谁让你不凑巧,偏碰上我了呢?”

下颌微扬,眼底傲气与邪魅交织。

那厢,回到酒店洗完澡的宋子文站在落地窗前,浴袍半敞,露出精壮的胸膛。

他虽从政,但该锻炼的从不落下,健身房更是跑得勤快。

长年累月练就的好身材好像第一次丧失了诱惑力,摸摸鼻子,突然有点想笑。

他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拒绝了?

“谈熙……”

叹息?

确实让人头疼无奈,到最后可不就只剩叹息?

偏偏那丫头不是个蠢的,反而,相当机灵!

可说她是个聪明人吧,又不尽然,否则,为什么不接他抛出的橄榄枝?

还傻不愣登当普通树杈给扔地上……

想想都气人!

远眺莽苍夜色,居高临下的态势令视线无阻,男人薄唇微抿,侧颜沉静。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

“喂。”

“我在机场。”

廖嘉文的声音通过无线电波传入耳中,宋子文一时恍惚,“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

女人避开话头,生硬又生疏地开口:“能到机场接我吗?”

“抱歉,我在津市。”

“行,那我先住酒店,等你回来再一起去老宅。”

说完,直接挂断。

宋子文再多的话也哽在喉头,化作一声轻飘飘的叹息。

如果不是这通电话,他已经忘了自己还有个外交官妻子。

拨通宋白的号码,第一次无人应答,第二次才成功接通。

“哥?”某白童鞋从被窝里坐起,伸手开灯,声音带着刚醒时独有的沙哑。

“警局那边的事摆平了?”

“嗯。王局递的话。”

“现在在哪?”

“酒店。”

“你嫂子回来了。”

“啊?”一想起大嫂那张冷冰冰的脸,宋白就忍不住打颤。

“明天来天河酒店找我,一起回京都。”

“别啊……我还没玩够!”可转念一想,大嫂驻欧洲,一年回来不到几次,“算了,你几点走?”

“七点。你给家里打声招呼。”

“嗯,我知道了。”

谈熙为了避嫌,故意让车停在黑灯瞎火的后门,一般晚上九点,后门就会落锁。

没办法,她只能走一段路,绕到前门。

紧赶慢赶,好不容易胜利在望,却突然蹿出一个身影挡住了去路。

曾琪?

怎么是他?

“谈熙,你怎么现在才回来?”

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那个……我们很熟吗?”

男孩眼底闪过尴尬,“今天上午我们还负责同一展区……”

“我知道。”打断他,视线掠过表盘,还剩二十分钟,“你有事吗?”

“没……就是有点担心你……”

“哦。”谈熙绕开。

他围上来,“你别走,我有件事想对你说。”

“嗯,你说。”她耐着性子。

“今天上午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想抢你的活,只是怕你应付不过来。幸好,来的大部分人都会讲中文,所以没过大学英语四六级也没什么关系,而且你讲得很好,来参观的人都……”

谈熙实在没忍住,打断他,抛出两个卫生球:“你特么到底想说啥?!”

曾琪惊愣,“你……怎么能说脏话?”瞪眼错愕的样子好像谈熙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这人有病吧?

她不欲多说,抬步就走。

“你等等——”围堵上来,“我听说你跟教授出去应酬了?”

谈熙挑眉,目光却瞬间冰凉。

应酬?

呵呵……

曾琪见她面色难看,心下一番忖度,咬紧牙关:“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谈熙登时笑出声,“你脑子没病吧?”

曾琪有点懵逼,他自问长得不错,身高将近一米八,又是全系公认的学霸,好多女生都向他表白,但是她怎么……

“诶,你不会嗑药了吧?”谈熙凑近,将他上下扫视。

曾琪无措,“你血口喷人!”

“不然,你抽什么风?第一,我跟你不熟;第二,你的表白我不接受;第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想做什么?”

目光急剧闪烁,“我……我就是喜欢你……”

说到后面,他自己都说不下去了。

谈熙嗤笑,“头一回见到你这样的奇葩,还挺新鲜。大晚上了,回去洗洗睡吧,别出来装鬼吓人。”

言罢绕开,哼着歌,大步朝前。

曾琪站在原地紧了紧拳头,再抬眼,已经蒙上一层阴狠。

“你就不怕我把你勾引教授的事情捅出去?”

脚步一滞,谈熙脸上阴云密布:“你、说、什、么?”

曾琪笑了,拳头攥得死紧,连带胳膊也随之轻颤,“怎么,害怕了?我已经知道你的秘密,如果不想我说出去,就乖乖听话!否则,我让你身败名裂!”

“秘密?”谈熙咂咂嘴,不知想到了什么竟笑着开始鼓掌:“这脑洞我给一百零一分,不去写小说太浪费了。”

“谈熙!你别以为我不敢?!”曾琪咬牙。

“你敢,你去啊!”她挥手,赶苍蝇似的。

曾琪盯着她,像要看清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可最后他竟无法从那张脸上找到任何惧怕或忌惮的情绪。

她就不担心被学校开除吗?!

“不过,在你去之前,我要先送你一份大礼……”

就在曾琪郁闷忖度之际,腿弯突地一折,身体不自觉前倾,转眼便以屈辱的姿势趴跪在地,谈熙把一包尚未拆封的纸巾塞到他嘴里,一只手扣在他后颈上,然后开始拳打脚踢——

“特么让你表白!让你贱!”

“曝光?曝你麻痹!”

“真拿自己当孔雀?特么屁股都露出来了,还学人开屏,你好意思?!”

“不就是眼红教授对我好吗?有本事你就自己去博关注,威胁你姑奶奶,他妈的还要不要脸了?”

“……”

曾琪嗷叫着爬起来,落荒而逃,就像身后有鬼在追。

谈熙拍拍手,顿觉身心舒畅。

卧槽!

还有五分钟门禁!

正欲撒蹄子,突然,长臂横贯而过,拦腰截下,后背贴上一具温热的胸膛……

------题外话------

昨晚二更,码到一半睡过去了o(╯□╰)o今早爬起来补了一千,更晚了,抱歉抱歉!么么哒~

今天的一更在下午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