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小白菜和野猪/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靠!哪个逼犊……”

嘎!

谈熙傻了。

“怎么不骂下去?嗯?”男人沉凛淡笑,钢铸斧刻的俊脸沐浴在月色清辉之下,孤桀冷傲,犹如远山苍狼。

“舅舅……”她心里是喜欢的,惦记了半个月的人就这样从天而降出现在眼前,如果不是那张冷脸太具威慑,谈熙会直接扑到他怀里,然后蹭啊蹭啊蹭……

虽然现下也是在怀里待着,可犟着脖颈去看他的滋味儿真不好受,尤其这人还冷眉冷眼……

“你怎么来了?”小心翼翼。

“不来怎么看你打人爆粗?勾三搭四?”单薄的两片唇一张一合吐出凉薄的话。

谈熙原本还想好好解释,闻言,登时一怒,龇着小尖牙,“我怎么勾三搭四?!是那个人莫名其妙、脑子有病!我特么就是在大街上被只疯狗拦了,你不仅不安慰我,还怪我把疯狗招来?!陆征,你个没良心的混蛋!”

一通发作,本以为他会动怒,不料男人面色渐缓:“疯狗?”

“上来就逮着人咬,不是疯狗是什么?!”

“很好。”

啥?

“下次离疯狗远点。”

谈熙微愣,半晌,反应过来,直勾勾盯着他看。

陆征握拳轻咳,不自觉避开。

“啧啧……敢情这是醋了?”

目光沉凛。

某妞儿昂首挺胸,下颌微扬:“这就是姑奶奶的市场潜力!瞧见了没?”

“我只看见一只瞎嘚瑟的小公鸡。”

“小公鸡?!WTF?!”

“说脏话,扣一百。”

“靠!你上次才扣了一半!”

“再扣一百。”

“你他……”

“妈”字还没出口,就被男人一声上挑的“嗯?”给吓得咽回去。

“打架、晚归、说脏话,”陆征上前一步,在她面前轻嗅,面色倏然冷沉,“还喝酒?看来,你下个月的生活费是真不打算要了!”

“我没喝酒!”

“那身上酒味怎么来的?”

“是别人在喝!”

“谁?”

“一大群人!”

“是男是女?”

“都有。”

“呵,这回说你勾三搭四没异议吧?”

“陆征,你个老混蛋!”谈熙气得跳脚,“我这是正常交际!正常交际!你懂不懂?!”

“不懂。”

谈熙:“……”

“大半夜你不在宿舍待着,出来做什么?嗯?”

“我是因为学校的事!”女孩儿气得腮帮鼓鼓。

“学校让你夜不归宿?”

“我哪里夜不归……糟了!”

谈熙后知后觉看表,继而抬头苦笑,对上男人询问的眼神:“这次真的要夜不归宿了……”

“走吧。”

“去哪儿?”

“酒店。”

“……你个流氓!”心底却升腾起一抹隐秘的甜。

嘿嘿,又要扑倒老东西了!

爬上副驾驶,系好安全带,谈熙瞄了他一眼,“开车过来的?”

“不然?”

“能不能好好回话?”

“爷不回答白痴问题。”

谈熙:“……”

十分钟车程,陆征把车停好,到前台办理入住,拿了房卡便拉着谈熙急吼吼上电梯。

叮——

房门打开,谈熙伸手去摸墙壁上的开关。

啪嗒——

一室亮堂。

男人抬脚把门踢上,谈熙被他抵到门后,面对面,胸贴胸,热气喷洒。

四目相对,暧昧层层发酵。

“好像丰满不少?”调笑的口吻,眼尾上挑。

谈熙咬唇,骂了句“下流”,换来男人一阵低笑。

“忘恩负义的小东西!”

“嘶……”女孩儿憋红了脸,“别乱摸!诶……掐我干嘛?!不疼啊……”

“辛苦耕耘,挥汗如雨,还不许我验收成果?”

啪——

“滚!”

男人不退反进,微凉的薄唇衔住女孩儿粉嫩檀口,唇齿相贴,半个月的相思便在这一吻之中悉数爆发。

“唔……”谈熙看他迫不及待的样子莫名想笑。

一巴掌拍在屁股上,“专心点。”

“咯咯……你真逗!”

陆征趁她呢哝的当口,毫不费力撬开牙关,舌头扫过口腔,并没有尝到酒味……

一吻毕,陆征放开她,谈熙大口喘气,颊边已现绯红,乌黑的眼瞳似水洗过,男人目光倏地暗沉。

“你大老远开车过来,就为这个?”斜眼睨他,似笑非笑。

“嗯。”想了想,补充道:“为了睡你。”

“呸——大把年纪了,还要不要脸?!”

“再大年纪也把你干到求饶。”

“我怕你精尽人亡。”

“在这之前,我肯定让你死在床上。”

“个老色鬼!啊——”

陆征直接把人打横一抱,“如果不做点什么,就对不起你这声骂!”

“爷,我错了~”眨眨眼,小嘴一瘪,好不可怜。

“少装。”

谈熙白他一眼:“这叫情趣!”

“别急,上了床再告诉你什么叫——情、趣!”

“你……唔……”

四十分钟后。

谈熙死狗一样趴在床上,两腿大张,手脚无力。

解了馋的某人靠在床头,大掌游曳在女孩儿光裸的背部,另一只手夹着烟,有一口没一口地吸着。

“渴……”谈熙一开口,才发现声音哑得不成样子。

“喝水?”

她点头。

男人下床,从柜子里拿出矿泉水,拧开,递给她。

“喂。”

爽完的男人总是格外温柔,将她扶起来,后背靠在自己胸膛,“张嘴。”

谈谈乖乖听话。

喝了小半瓶,她摇头,陆征把瓶子收回去,随手放到床头柜上。

又歇了一刻钟,谈熙才觉得自己又重新活过来。

“弄疼了?”

“你还敢说!”女孩儿双手捂脸,“那些……谁教你的?”

“还想再来?”

“滚!”

“说吧,今晚到底去哪儿了?”一身的烟酒味,明显去了爷们儿扎堆儿的地方。

谈熙傻眼,“这个时候你还盘问我?!”

“不说?”眉眼冷峻。

“果然,男人提了裤子就不认账,你丫还没提裤子就想翻脸?!”

深深看了她一眼:“谈熙,我要对你负责……”

心头剧烈一跳。

“免得你没人管教,越来越野。”

谈熙:“……”你倒是别补后面那句,成吗?

“说话。”

“没力气。”

“少给我找借口!”

“都怪你,都不知道轻点!”

“嫌我手脚重?”

“你不重?”

“还有更重的。”

“……”你牛!

最后,谈熙三言两语把事情交代了。

“宋子文?”男人眉心一拧。

“嗯啊!你认识?”

等等……他姓宋来着。

谈熙试探着开口:“难道跟宋白有关,也是你亲戚?”

“宋白的大哥。”

“那你跟他谁大?”

陆征逮着她的手,“你说谁大?”

谈熙嘴角一抽,丫的老混球!

“我问的是年龄……再说,我怎么知道他的……”

蓦地,腕上一紧,“你敢?!”

“是你自己要问,现在就受不了了?该!”

陆征直线黑脸。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你还没说,到底谁的年纪大?”

“我们同年。”

“月份呢?”

“我比他早半个月。”

“这么说,他跟宋白一样要叫你一声哥?”

“我们直接称呼名字。”

“哦。”

谈熙换了个姿势,侧过身,线条流畅的背脊延伸至股间,白皙纤细的后背暴露在男人眼前。

呼吸一浊。

“你来津市做什么?”

“睡你。”

“……”

又是一场旖旎情动,满室生香。

谈熙觉得自己就是颗小白菜,让陆征这头生着獠牙的野猪给拱得稀巴烂!

比暴雨中的白梨花还凄惨!

一夜摧残,她睡到第二天中午才醒过来。

枕边已经没人,透过合上的窗帘依稀可见明晃晃的金色亮光。

是个大晴天。

习惯性伸懒腰,手脚舒展的时候才发现全身酸痛,幸好没有汗湿黏腻的感觉,不然,她真的会忍不住骂娘,就算被扣光下下下下个月的生活费……

“醒了?”男人推门进来,浅咖色休闲裤搭配深灰POLO衫,看上去休闲又随意,跟昨晚的禽兽样儿简直天壤之别。

“几点了?”

“十二点。”

“我睡了这么久?!”谈熙坐起来,动作太急,棉被下滑,露出胸前一片白皙。

她干脆裹着床单,迈小碎步进了浴室。

男人斜倚在门边,见状,轻嗤一声:“又不是没看过……”

砰——

摔门!

谈熙裹着浴巾出来,陆征坐在沙发上,面前摆着一台笔电和一堆摊开的文件。

“衣服在柜子里,看看合不合身。”头未抬,签名的动作不停。

啧啧,专心工作的男人褪去一身狼皮,化作衣冠禽兽,别说,还真有那么点赏心悦目。

谈熙竟然看呆了,一个劲儿傻笑。

男人抬头,凛凛目光朝她射来,“还想要?”

女孩儿面色一白,转身躲进卧房。

门关上,下一秒,重新打开,探出一颗头来——

“老不要脸!哼!”

陆征眉心猛地跳动,伸手按压太阳穴,唇畔却浮现出一抹几不可察的淡笑,似无奈,又像宠溺。

谈熙打开柜子,里面放着三个粉丝纸袋。

再次鄙视直男癌的审美,幸好,里面是一件天蓝色的碎花连衣裙。

剩下两个袋,一个是内衣,成套的;一个装着凉鞋,上缀雅蓝碎花,应该和裙子是同一系列。

换好裙子,头发完成花苞固定好,对着全身镜看了又看,谈熙点头,开门出去。

“我好了。”

陆征闻声抬头,略微一顿,“我眼光不错。”

谈熙眨眨眼:“你指的是衣服还是人?”

“两样。”

“这还差不多。”

陆征起身,绕到她身边,伸手一揽:“走吧。”

------题外话------

下午出去忙找实习的事情,所以没来及更,抱歉了哈~二更如果十二点没刷出来,那就只有明天早上来看了。

大家应该已经发现了,最近鱼的更新差不多都是在晚上,要么就拖到第二天早上才能刷出来,手残+拖延症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鱼已经大四,明年的六月就意味着要走出校园,也是时候稍作打算,虽然目前来说依然毫无头绪……前面两年,都在和键盘为伴,很少参加活动,也没考虑过未来,一有空就扑到码字上。虽然前途未卜,但鱼还是会一直坚持写下去哒~目前的更新鱼能承诺的也只有每天六千字,有空就会多写,希望大家勿怪。更新时间的话,可能就比较飘忽,反正写完就更,一直裸着。希望能尽快拿到offer,这样也能静下心来更拽媳,不至于分身乏术鞠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