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那你以后只能背我/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干嘛?”

“吃饭。”

两人站在一起等电梯,陆征扣着她的侧腰,轻揉慢按。

谈熙嘴上没说什么,可放松的神态以及半眯的双眼,已经说明她此时惬意的情绪。

“舒服?”

“嗯,稍微重一点,再右边……”

“这样?”男人目光暗沉,深邃无边。

“嘶……别太用力。”

叮——

电梯门打开,空的,两人迈步而入。

“吃什么?”谈熙偏头看他。

“你想吃什么?”

耸耸肩,“没所谓。”

两人驱车至海边,津市作为一个颇负盛名的海港城市,海鲜堪称一绝。

点好菜,两人寻了张角落里的小矮桌,一眼望去,周围还有类似的摊档,生意十分火爆。

“什么时候回去?”

冷眸微睨:“赶我?”

谈熙用指头挠他手掌心,既像安抚,又似挑逗,“我怎么舍得?”

“小东西!”

“舅舅,”谈熙干脆从对面移到他身边,扒在男人手上,没骨头一样,“你这次过来,除了惦记裤裆底下那点儿事,还要干嘛?”

“干你。”

“讨厌!”掐住他腰上嫩肉狠狠一扭,“除了这个还有什么!”

“有个合作项目要谈。”

“哦,原来我只是顺带的……”谈熙瘪嘴,正想坐回去,被男人扣住肩膀往怀里一按。

“就知道你要生气。”

陆征摇头,眼底尽是无奈,说也错,不说也错,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大庭广众之下,少动手动脚……”谈熙冷着脸推他。

陆征干脆掐着腰,把她抱坐在腿上,“是谁先蹭过来的?嗯?”

“那你待多久?”

“后天就走。”

谈熙一默,抿了抿唇,“不能多留一天?”

“好。”

谈熙眉眼一弯,吧唧一口亲在男人颊边,“乖~赏你的。”

陆征:“……”

菜上得很快,虽是小摊制作,但色香味俱全,尤其那一大盆麻辣小龙虾,馋得谈熙口水直流。

剥好一只,放进陆征碗里,“尝尝。”

男人动筷,袖口上挽至手肘上方,露出一截有力的小臂,均匀的古铜色宛若覆上一层蜜汁。

骨节分明的大手,连夹菜都透着一股子从容硬气。

“味道如何?”

“不错。”

“那当然,因为是我剥的!”

“……”

“这位大哥,买点啤酒吧?看你这么帅,给你九折咯!”娇嗲的声音横插一脚。

谈熙眯眼看去,只见一个年轻女人穿着紧身露脐装,低胸尖领,雪白浑圆似要堆挤出来,中间一条深沟,搭配超短百褶裙,头发梳成一左一右两个马尾,齐刘海,明显啤酒妹的打扮。

不过,对比那些黑丝象腿的大妈级别,眼前这位称得上清秀可人。

买啤酒,还是钓凯子?

谈熙挑眉,眼底掠过一道暗光,莫名晦涩。

“大哥,买一瓶嘛~就当照顾人家生意……”说着,还想伸手去挽陆征的胳膊,被他冷眼一扫,女人方才悻悻罢手。

陆征面色一沉,周身散发出的冷意让女人暗自心惊。

本想退开,冷不防瞥见男人腕上佩戴的Rolex(劳力士)银身钻表,一咬牙,生生压下惧意,站在原地没动,却不敢再伸手。

“大哥……”

“嗤——谁是你大哥?”谈熙抱臂环胸,“别逮着男人就攀亲戚,如果年龄稍大一点,你是不是要贴上去叫声干爹?”

陆征唇角微勾,眼底闪过笑,视线落在对面冷眉冷眼的小东西身上,迸溅出甜腻的暖色。

此刻的谈熙,在他眼里无异于扑腾着翅膀、全身炸毛的小狗,正汪汪吠叫宣示自己对这块地、这个窝的主权。

啤酒妹被当众戳穿了心思,面色乍青乍白,“你……胡说!”

“切,敢坐就要敢认,别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

字字诛心,打蛇七寸。

啤酒妹狠狠剜了她一眼,捂着脸落荒而逃。

周围已经有不少目光落在他们这一桌,啪——

筷子一拍,某妞恶声恶气:“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发飙?!”

吃瓜群众心肝儿一颤,慌忙转移了视线。

这战斗力也是绝了!

谈熙冷哼,料理完看热闹的人,转头便对上男人那双戏谑含笑的眼睛。

“你很得意?”

“乖,喝杯水降降火。”

“不要!”谈熙赌气一推。

“你跟我生什么气?”男人头疼。

“你招蜂引蝶!勾三搭四!”

“证明你眼光好。”

“少跟我来这套!”

陆征剥了只小龙虾,放进她碗里:“一个不相干的人也值得你在意?”

谈熙哼哼,没说话,倒是把虾给吃了。

男人从善如流,一连剥了几个,都进了她肚子里。

谈熙索性把盆子往他面前一推,“全部。”

陆征:“……”

什么叫得寸进尺,看眼前这位就知道了。

一个剥,一个吃。

“老板,来两瓶冰啤!”谈熙撩开嗓门儿。

“不准喝酒。”男人面色微沉,目露警告。

“犯错的人没有发言资格!”恶狠狠瞪他。

陆征心虚,摸摸鼻子,到底退让了一步:“只能一杯。”

“三杯。”

“……好。”

谈熙通体舒畅,原来拿人小辫子是件这么爽的事,哇咔咔——

难怪这人喜欢捉她错处!

陆征还想开口,被谈熙一句“她贴上来,你没阻止就是大错特错!”堵得哑口无言。

他是想看小东西炸毛,没想到最后把自己坑进去了。

中途,有几个女人围上来,想跟谈熙喝一杯。

“我?”她眨眼。

“妹子,你刚才那番话说得简直太好了!卖啤酒是假,卖肉是真,我们几个都吃了哑巴亏,还是你牛掰,几句话就把人骂走了。”

谈熙一拍大腿,“那种人就该给点颜色瞧瞧,免得狐狸尾巴骚上天!”

“来,咱们喝一个!”

“走起!”

谈熙仰头,一杯酒下肚,准备伸手再倒。

男人冷眸一扫,“已经是第三杯了。”

几个女人目露促狭,“妹子,我们过去了,那个……你男人长得帅,对你也挺好。”

填饱肚子,结了账,两人沿着海边漫步。

谈熙直接把鞋蹬掉,塞进男人怀里,“拿好。”

“还在生气?”陆征反手一拉。

女孩儿顺势转身,与他面对面,风从身后灌来,吹乱一头黑发。

“为什么不拒绝?”

“我喜欢被你维护。”一句话,让谈熙心头那口气顿时消弭于无形。

阳光下,男人刀刻斧凿的五官蒙上一层炫目的金色,鼻梁高挺,薄唇如刃。

脚下是细密的沙滩,远处海浪奔涌,人和景融为一体,美不胜收。

“下次还敢不敢?”她伸手逮他领口,脚尖微微踮起。

男人只有投降的份儿。

“那你今天犯了错,该怎么算?”谈熙眼底掠过一抹黠色。

陆征从善如流:“你想怎么算?”

“今晚……”凑近耳边,低声轻喃。

眼底掠过一抹惊愕,转瞬间深沉似海,掩盖了倏然掠过的激奋之色,最终归于平淡,如船过,水无痕。

“……敢不敢?”斜眼看他,挑衅意味甚浓。

“我怕你哭着求饶。”

“不可能。一句话,答不答应?”

“好。”

谈熙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自偷笑——让你狂,晚上再收拾你个老东西!

“把鞋脱了,我们去前面。”

陆征不动。

沙粒粒的脚丫子踹他腿弯上,不轻不重,像只不长眼的小狗一头撞上来。

“赶紧啊!”

“水不干净。”

近海区污染比较重,味道也不好闻,谈熙想了想,还是作罢。

“乖,以后带你去国外潜水。”鞋子还给她,谈熙伸手接过,准备穿上。

“先别穿。”

谈熙一脸莫名。

“上来。”男人弓着背,双手撑在膝头,谈熙嗷叫一声,趴上去。

一手提鞋,另一只手捏他耳垂,“欧耶!舅舅,舅舅,你真好……”

陆征将她扣稳,两手穿过大腿,掂了掂,朝停车的地方走去。

“你说了要带我去潜水的,不能食言!”

“嗯。”

“今天天气真好。”

“嗯。”

“累不累?”

“不累。”

“我重吗?”

“轻。”

“你这样背过其他女人吗?”

“……”

“不说话?默认了?”谈熙目光稍冷,捏耳垂的动作变成拧耳朵,“说!你还背过谁!”

“很多……”

谈熙刚想发飙,却听男人接着说——

“突发心脏病的耿参谋、演习摔断腿的李连长,还有被弹片划伤大脚趾的林书记……”

“好啊!你存心逗我!坏蛋!”

陆征反手在她臀瓣上掐了一把:“你个小醋坛子!”

“哼!我问的是小姑娘,谁让你说大老爷们儿?”

“军医算不算?”

“女的?”

“嗯。退休返聘的老太太,手术刀没拿稳,栽自个儿脚背上。”

“有没有文工团的小鲜花?”

沉吟半晌,吊足胃口。

“你倒是说啊!”谈熙晃着两条大长腿。

“这倒没有。”

“嘿嘿……那你以后只能背我。”

“……”

“又不说话!老混蛋!”

“那咱们以后有了孩子怎么办?也不让背?”

谈熙:“……”

阳光下,男人背着女孩儿渐行渐远,沙滩上留下一排脚印延伸至远处。

“你可以背我,然后我背孩子……”

远处海浪翻涌,近处潮起潮退。

微风吹乱女孩儿一头黑发,拂过男人冷毅的俊脸,定格成一幅隽永的画。

他说,“好。”

------题外话------

先发一把糖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