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换种玩法,叫声亲爱的来听/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腾出一只手拉开车门,单手托起臀部,将她放到座位上。

谈熙挑眉:“你……”

男人蹲下来,从裤袋里摸出一张小方巾,“伸脚。”

她乖乖照做。

一手钳住脚踝,另一只手拿起方巾替她擦干净脚底。从谈熙的角度只能看见男人微垂的前额。

侧颜冷硬,鼻梁高挺,睫毛亦根根分明。

“另一只。”

“哦。”

“可以了。”陆征拍拍她小腿。

谈熙收回来,蜷起,抱在胸前。

他把方巾叠好揣回裤袋,绕到另一边,谈熙往后指了指:“狐小熙和狼小征递给我。”

陆征又拉开后座的门把一狐一狼两只抱枕丢给她,谈熙抱在怀里蹭了蹭。

“Hi,狐小熙,好久不见!还有你狼小征,你有没有替姐姐看着叔叔?”

男人摇头,哑然失笑。

“呐,狼小征,你老实交代这半个月叔叔有没有出去拈花惹草?”谈熙敲了敲狼头,又指着狼鼻。

陆征目不斜视,耳朵却轻微动了下。

“你要敢说假话,姐姐就把狐小熙带走,让你尝尝孤独一匹狼的滋味!”

“出息!”

还有,凭什么他是叔叔,她就是姐姐?!

两人驱车至市中心,谈熙枕着一匹狼,怀抱一只红狐狸昏昏欲睡。

“嗯?到了?”

“下车。”

谈熙有点懵,“超市?”

“走吧。”

“买什么?”谈熙被他牵着往前走。

“你不是说今晚……难道不用装备?”

“呃……”

“还有,我来的时候只带了三个套,昨天已经全部用完,要买新的。”一本正经的表情,再正常不过的语气,就像在说——家里盐没了,你去楼下买一包。

谈熙伸手掐他侧腰:“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压低了嗓,咬牙切齿。

“我实话实说。”

“表脸(不要脸)!”女孩儿双颊泛红,水眸盈润。

待两人回到酒店,已经五点一刻,天边斜阳已经褪却了正金色,转而披上一层橘红纱幔。

“渴死了……”一进门,就把购物袋丢在地上,谈熙转手捞起茶几上的矿泉水,仰头猛灌。

好在,没忘陆征,喂了他几口,又抱着瓶子窝进沙发里,顺势蹬掉了脚上的鞋。

陆征找到空调遥控器,滴——

谈熙小狗似的蹭到出风口,“爽……”

陆征把人拉到一边,“离远点,当心感冒。”

“我热。”

“把衣服脱了。”

“你想得美!”她身上只有一条裙子,脱了就剩内衣裤,这个老流氓……

“我可以帮忙。”

“滚!”

男人追过来,狼爪赫赫,谈熙落荒而逃,一头扎进浴室。

很快,传来水声。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陆征看了眼屏幕,转身走出室外。

“老陆,你什么时候到?”时璟的声音从那头传来,中气十足。

“伤养好了?”

“那当然!”

“葛老同意你出院?”

“那必须的……”明显底气不足。

“我马上给葛老电话……”

“别别!有你这么坑兄弟的吗?”

“还有两个月年末考核,如果你出了任何问题,葛老损失的不止一个精英,而是整个特战队。你肩上的责任比谁都大,这个时候你他妈擅自出院?!”

时璟微愣,老陆飙脏话了?

以前在军区,爆粗是常态,但自从陆征接手陆氏之后,就很少再讲,没想到这回……

看来是把人气狠了。

“老陆,你先听我解……”

“给老子滚回医院!”

时璟:“……”还能不能愉快交谈了?

靠!

“那个……我在津市了,这一时半会也赶不回去,你看……”

“时、璟!”

“老陆,你知道的,我在意什么。”

陆征面沉如水。

那头也不再开口。

一时之间,两人陷入僵滞的沉默。

时璟握住机身的指尖青白可辨,紧咬牙关,但凡有一线希望,他都不会放弃。

“也许Yan已经死了。

“不可能!”

“你以为天爵集团要追杀一个人很难?”

“不会,她手里的东西足够保命。”

“如果对方想要那件东西彻底消失,你以为最好的办法是什么?”

“……”

“他们会选择直接杀掉那个人!只有死人才能留住秘密。”

“我、不、信。”

“好,既然你要一个肯定的答案,明天中午跟我一起去见葛老。”

时璟眼神骤凛:“你们已经有消息了?”

“鸿鑫被查,天爵集团在华夏的联络点被毁,接连损失了三笔军火交易,金额上亿,那边已经坐不住了。”

“谁带回来的消息?几分可信?”

“国外传回来的。”

“好,明天上午我跟你去见葛老。”

收好电话,陆征掏出烟盒,抽了支烟夹在手里并不急着点燃。

谈熙从浴室出来,一路找到阳台的时候,所见便是男人嘴里叼着烟,邪痞又风流的样子。

“洗好了?”

“嗯。”

陆征把烟放回去,边走边解衣扣:“那我去洗。”

“晚上吃什么?”

“叫客房服务。吃饱了才有力气办事。”

“老不正经!”谈熙对着某人的背影甩拖鞋,可惜,距离太远,够不到。

单脚往前跳了一段,才把鞋子捡回来,“一会儿再收拾你!”

明天星期一,没课,她还可以浪上一天。

“韩朔,是我。”

“谈熙?!”铮——琴弦猛地颤动,韩朔把怀里吉他放到一边,“你昨晚去哪儿了?”

“我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门禁时间,就在外面找个酒店住下了。”

“一个人?”

“……不是。”

“靠!你真去傍大款了?”

“傍大款?”眉心一紧,目光登时凌厉,“谁说的?”

“有个男生,今天上午过来敲门,说要找你。”

“然后?”

“我没敢暴露你夜不归宿这茬,说你出门见朋友了。”

“他长什么样?”

“高高瘦瘦,有点帅,看上去像个小白脸。”

“他还说了什么?”

“就说你傍大款,还放话会拆穿你的真面目。”

“呵……”不自量力。

“诶,你真栖上高枝了?”

“你信他?”

韩朔撇嘴,“人家说得有理有据,尤其是那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想让人不信都难。刚才还说不说一个人来着……”

“下次介绍你们认识。还有,我今晚不回宿舍,你跟安安和冉瑶说一声。”

“啧啧,你还真……喂?喂?!”韩朔撇嘴,一脚踢翻了高脚蹬。

“靠——”

谈熙哼着《爱情买卖》钻进室内,恰好撞上裹了条浴巾出来的男人,胸膛健壮,六块腹肌线条匀称,一行一步似蕴藏着无穷爆发力,犹如矫健雄狮。

“这么快?”

“你以为要多久?”

“我还没点餐……”

陆征提起座机,三言两语说完,直接挂断。

然后,朝她走来……

谈熙只觉一层阴影罩上头顶,把人从沙发上拉起来,带入怀中。

“先吃,还是先做?”

“白日宣淫,衣冠禽兽。”食指一下接一下戳他胸口,偶尔恶劣地扫过某处,惊起一阵颤栗。

“不是让你选?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在欲拒还迎。”

谈熙从他怀里脱身,大马金刀往沙发上一坐:“先吃。”

晚餐送来得很快,荤素搭配,有红有绿。

外带一瓶红酒,不是顶顶贵的牌子,年份也比较近,但胜在轻奢配置,口感以香醇闻名,倒是极符合情调。

谈熙双眼放光,恨不得扑上去把那瓶红彤彤抱在怀里。

“舅舅,咱们喝一个?”

“好。”音韵沉沉,如长年发酵的上好佳酿。

开瓶,入杯,醒酒。

两两相碰。

红色酒液顺着食道下滑,淡淡醇香,轻微灼烫。

女孩儿双颊腾地升起一抹绯红,氤氲出胭脂绝色。

男人一双眼睛愈发深邃,流光溢彩。

谈熙仰头饮尽,把杯子放到茶几上,脚趾夹过一旁的购物袋,翻出一条细绳,两头在手轻轻用力,睥睨的眼神犹如女王临时,冷傲不可方物。

“试试?”她挑眉。

男人眸光微暗:“不吃了?”

“暂时不饿。”

“你别后悔!”男人咬牙,目光带狠。

谈熙冷嗤,“谁后悔还不一定。”

陆征直接把人扛在肩上,迈步进了卧室。

换来女孩儿一阵清脆的笑。

“别扔。”

男人一顿,原本的动作顺势收敛,将她放坐到床沿。

谈熙两手一撑,轻松落地,小臂还缠绕着麻绳,左右晃荡。

小嘴朝床上努了努,男人不动。

“躺上去。”她开口,抬脚踢他腿弯以示意。

“你来真的?”

“当然!少婆妈,赶紧上去!”说着,还甩着绳儿挥了他几下。

男人眸色微暗,还真顺了她的意,上床躺好。

谈熙笑得三分妩媚,七分邪性,“伸手。”

……

一阵忙活,男人手脚被缚,成大字型。

谈熙跑到外面把红酒瓶拿进来,顺手给自己倒了杯,猛灌两口,然后对准男人薄唇压下去。

一触即分,少许酒液仅润湿了唇瓣,陆征喉结轻动。

“好不好喝?”

“……”

谈熙伸手掐他侧腰,灵眸半眯:“说话,嗯?”

“……好喝。”

“那你还要喝吗?”

“……要。”

“我是谁?”

“……谈熙。”

“我是你的谁?”

“……女人。”

吧唧一口印他唇上,女孩儿眉眼弯弯:“真乖……”

又拍了拍头,像安抚一只饿极的大狼狗。

“叫我什么?”

“谈熙。”

“不对哦,再来。”

“熙熙。”

“叫声亲爱的来听听?”

------题外话------

收拾收拾二货,大家猜猜会不会反攻咧、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