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玩火自焚/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陆征早就被她勾得心神荡漾,顺嘴一声“亲爱的”,根本没经过大脑就这么脱口而出。

换来谈熙一阵娇笑,俯身低头,咬住男人鼻尖,亲昵溢于言表。

这男人,贼可爱……

“过来。”男人目光深邃,犹如千年古井。

女孩儿挑眉,甩着绳儿踱步至床边,睥睨的眼神儿,不可一世。

“再近些。”

谈熙坐到床沿,当着男人的面开始宽衣解带,伴随着一粒粒衣扣松开,男人的呼吸也愈渐沉浊,胸膛起伏不定。

当白皙的肩头暴露在空气中,精致的锁骨展露眼前,男人目光微凛,下意识伸手,不料腕口一紧,被一股力道回拽。

绳子的功劳。

“劝你别动。不过,动也动不了?”挑眉一笑,得意洋洋。

男人眸光一紧,顿生寒意。

素手纤纤,游曳而下,所到之处掠起一片滚烫。

“熙熙……”

“嘘!别说话。”食指贴唇,媚眼如丝。

“别闹了……”

“下午你明明答应的。”

“……”

这算不算挖坑给自己跳?

谈熙爬到床上,两手叉腰,笑得肆意张狂。

笔直匀称的长腿在灯光下白得炫目,刺得男人眼神发紧,喉头干涸。

接下来的小半个钟里。某妞儿花式撩火,极尽挑逗之能事,并不时伴随着下列对话——

妞儿:“呀,你怎么了?”

回应她的,是男人咬牙的声音。

妞儿:“我摸摸,是不是发烧了?”

磨牙嚯嚯。

二爷:“绳子解开。”

妞儿:“我不!”

二爷:“谈、熙!”隐忍至爆发边缘。

妞儿:“叫姑奶奶也没用~”吐吐舌头,有恃无恐。

二爷:“熙熙,你乖……”硬的不行软语相劝。

妞儿:“我一点也不乖。”

二爷:“狗东西,你别后悔!”

妞儿:“哼!都这个时候了,还嘴硬?”

绳一甩,虽不及鞭好使,却依旧在男人胸膛留下一道细细的红痕。

陆征倒抽凉气,被绳子甩过的地方不疼,反而生出酥麻的痒意。

“你再甩一次试试?”眯眼,沉声,暗含恼怒。

谈熙就看不得老东西身上这股不可一世的拗劲儿,她还愣就不信这个邪!

抬手一挥,接连三鞭,每一下都把空气呼得呜啦啦作响。

男人沉吟,脸上痛并快乐的表情让谈熙顿时警觉。

“你……”

“要不要再来几鞭?”男人眼底涌起幽暗之色。

“好啊!陆征,你故意的!”谈熙怒,丫的受虐狂!

“最后一遍,把绳子解开,不然后果自负!”

“你想得美!自个儿待着吧,姑奶奶恕不奉陪!”眼看就要撂挑子不干了,一只脚迈下床,还没踏上实地便听啪嗒两声——

绑在床头一左一右的绳子像煮熟的面条,就这么……断、断了?!

妈呀!

撒腿,开跑,迈不到两步被拦腰截下,眼前天旋地转,下一秒直接被男人扛上肩头。

“你个混蛋!”

啪——

“老实点!”

“放我下来!”

“火是你撩起来的,就该由你来灭。”

“混蛋!你作弊!”

“主意是你出的,绳子是你绑的,我怎么作弊?”把她摔到床上,男人咧嘴笑开,冷光测测。

谈熙推他,触手肌理匀称,灼烫逼人。

“你把绳子弄坏了,就是犯规。”咬牙强辩。

“我才警告过你。”男人半眯眼,危险之色一掠而过,额际覆上细密冷汗。

腮帮僵硬如铁,眸色猩红如血。

谈熙被他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吓到,手脚并用开始挣扎。

“再动,老子马上就办了你!”

全身一僵,“阿征,阿征,我不是故意的,我认错……”

“晚了!”

“救……唔……”命!

今夜注定不平静。

时璟和陆征通话后,怎么也坐不住了。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了个号码,就在他准备挂断的时候,通了?

“你好。”

时璟眼前一亮:“小陈,我时璟,能不能让葛老听电话?”

“抱歉,首长没空。”

“少骗我!你们是不是到津市了?!”小陈是葛老的贴身警卫员,可以说形影不离。

通常,小陈在,葛老也应该在。

“电话给我。”浑厚苍老的声音从那头传来,时璟不自觉屏住呼吸。

“你想说什么?”

糟糕!这语气明显不善,果然——

“你今天要不说出个一二三来,就别回特战队。无组织,无纪律,胆大妄为,还能指望你在年末考核中有什么突出表现?!趁早滚蛋——”

“葛老,您别气啊,好歹听我把话说完。”

那头,沉寂半晌。

“讲。”

时璟这才松口气,把他目前掌握的资料大概说了一遍。

“……您看,我住院都没闲着,时刻不忘党和人民。”邀功意味涉甚浓。

“看来医院是个好地方,不如你再多躺几个月?”

“……”有您这么坑手下的吗?啊?

他是有多命苦,才遇上这么个不好对付的老爷子……

“咳咳!”轻咳两声,“那个……我还有件事要汇报。”

葛老气已经消了,他就是恼这孩子不知轻重,明明有伤在身,偏要逞能!

都已经准假让他好好休养,非不听,三天两头玩“越院”,害得主治医生老往办公室打电话告状。

简直气死个人!

“行了,有什么事情直说,少卖关子。”

“我怀疑失踪的Yan……”牙关一咬,“可能是我姑姑的孩子!”

“……”

“葛老?”

“……为什么不早点说出来?”

这回,换时璟沉默了。

“你自己也无法确定Yan到底有没有参与洗钱吧?”

“她没有。”

否则,不会逃,也不会让天爵集团费尽周章派人追杀。

“现在为什么又说出来?”

时璟眼珠一溜,“我早就想说了,你看,老陆就知道。”

关键时刻,不忘拉陆征下水,毕竟,死道友不死贫道,还是极好的。

“哼!你那点心思,别以为我老眼昏花看不穿!就算让你找到人,但凡有一点可能,也会不遗余力替她脱罪,是不是?!”

“嘿嘿……还是老爷子你了解我。”

“别给我嬉皮笑脸!”

立时收声。

“具体情况,明天见面再谈。”

时璟在心里比了个Yes!

那厢,警卫员小陈刚收好电话,便听首长一声冷哼,咬牙切齿骂了句“兔崽子!”

小陈只当没听见,淡定的功夫已然练就炉火纯青。

“你说,他怎么就不省心?”

“……”

“也怪我,当初被眼屎糊了眼才会从大批精英里独独挑拣了这么个狗犊子!简直气死人了!”

小陈忍笑:“首长,您这话已经说了不下十遍。”

“是吗?才十遍?哼!就是说他一百遍都不为过!”

小陈忙不迭点头:“是是是……”您老说什么都对。

“唉,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为狗崽子那点儿破事操心!这回年末考核要是不把锦旗给我摘回来,看我不扒了他那身臭皮!”

小陈连连应是,心里却腹诽:真到了那天,您老舍得?平时护得跟眼珠子一样……

这个夜晚,有人欢喜,有人哀。

无疑,陆征是欢喜的那个——吃饱喝足,肆意驰骋。

临了,还非得让谈熙拿绳子往他身上抽,力气小了还不成,得使劲儿。

害她不仅腿酸腰酸,最后连手都抬不起来,全身像被拆开重组,能活着已然万幸。

中途,她委屈得嚎啕大哭,陆二爷安抚了几句,好话说尽。

不过,男人在这种时候说的话,通常都等于放屁!

事毕,陆征靠在床头,吞云吐雾,嘴角些微翘起,显然心情很好。

谈熙累趴在床上,后背红痕斑驳。

抽完,按灭在床头柜上的烟灰缸里,伸手来抱她。

某妞儿吓得直往里缩,“不玩了,好累……”

男人心下一软,这么娇娇软软的一团半蜷着,见他靠近,眼底尽是慌乱,看来确实把人折腾狠了。

“乖,我不动你。”

将信将疑。

陆征伸手搭上女孩儿侧腰,“累了?”

“嗯。”浓重的鼻音,带着几分可怜兮兮的委屈,无端惹人心疼。

“先洗澡。”

“我累,不想动。”

“抱你过去。”

“不要……”某妞儿死拽着床单不放,“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

陆征被她气笑了,反问:“你说我能安什么心?”

谈熙哼唧两声,不理他。

“乖,别闹,洗完再睡会舒服点。”

听完这话,某妞儿登时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让你坏!呜呜……”

说着开始撒金豆儿,又抬手抹眼泪,小模样特委屈。

陆征心里突地塌掉一块,又痒又软:“别哭了,我下次轻点……”

“你还想有下次?!”

“好好好,没下次……”陆征只能顺着她说。

“你道歉!”

“好,我道歉。”

“你走开!”

男人又好气又好笑:“你想让我走去哪儿?”

谈熙半鼓着腮帮,满眼控诉。

陆征心疼她,俯身吻了吻,动作柔到不可思议。

“好了,别赌气。”

谈熙这回让他抱了,双手圈住脖颈,侧脸贴上胸膛,小声咕哝道:“不准再欺负我……”

“明明是你想玩。”

“你不配合!”

陆征抱着她进浴室,单手扯了张浴巾铺在洗手台上,拍拍屁股:“坐好。”

“腿酸。”小嘴一瘪,好似又要洒金豆。

谈熙后悔了,悔得肠子发青,她是玩火**才去招惹一匹狼!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