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我会想你,密谈共商/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21章

等澡洗完,谈熙也睡着了。

陆征把人用浴巾一裹,抱到床上,擦干,盖好被子。

女孩儿嘤咛一声,眉头逐渐聚拢。

伸手,熨平,倾身一吻。

“混蛋……”拳头微紧,置于枕边,细声嘤咛,似委屈,又像撒娇。

“熙熙?”

双眼紧闭,睫羽卷长。

陆征叹了口气,伸手点点她的小鼻头:“你呀……”

三分无奈,七分纵容。

掖了掖被角,转身往浴室走,很快,水声传来。

冲了个战斗澡,钻进被窝,手脚一拢就将白嫩嫩的小身子卷进怀里,关灯,闭眼。

一室静谧。

谈熙做了个梦。

梦里,一片炽热的红,周围猛窜起火舌,继而火苗高涨,是明晃晃的赤金色。

温度越来越高,从脚底到胸口,好似有股热气笼罩,每个毛孔都在疯狂叫嚣。

入眼尽是火山焰海,任凭她如何奔逃,始终走不出去。

“热……”

谈熙睁眼,灰蓝色窗帘迎风而动,窗外朝阳正灿,天边橙云似火。

后背贴在一具火热的胸膛上,小腹和胸前搁着两只狼爪,男人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耳侧,仿若置身火炉。

谈熙试着动动脚,见他没反应,又想把手伸出来。

实在太热了。

手脚发烫,全身汗湿,头发紧贴在两侧脖颈,就像刚从水里打捞出来。

“醒了?”男人的声音带着初醒时的沙哑。

“嗯。我想洗澡……”

“一起。”

“你……”

十分钟后,两人挤在一个浴缸里,谈熙趴在边缘,背对着男人。

陆征匀开沐浴乳,替她涂满后背,大掌逐渐游移至前胸,被谈熙一把截住。

回头,目露警告:“你想做什么?”

“帮你涂沐浴乳。”

“我自己来。”

“防我?”

“难道你不该防?”

二爷:“……”

到底没再折腾她,这个澡洗得简单又纯洁。

谈熙觉得有点不可思议,饿狼改吃素?

可能吗?

不管可不可能,陆二确实克制得很好。

从浴室出来,谈熙坐在椅子上,享受着某人殷切的服务,甭提有多美。

连风筒发出的噪音也变成了美妙交响乐。

咕噜——

谈熙摸着瘪瘪的肚皮,“舅舅,我饿……”

陆征摇头,眼底掠过一抹无奈。

昨晚剩下的餐食已经不能吃了,两人只好出门觅食。

“要不就这家?”

彼时,两人站在一家包子铺前,热气腾腾的蒸笼,香味儿直往鼻孔里钻。

谈熙馋得直流口水。

陆征也随她驻足:“想吃?”

“嗯嗯!”

“那就这家。”

谈熙一口气喝了大碗稀饭,连吞两个肉包。

陆征比她吃得多,速度也快,最后就看着她吃。

“你干嘛?”盯得她怪不好意思。

“还要吗?”

谈熙摇头。

付账的时候,她又打包了三份,准备带回去给宿舍三只。

从包子铺出来,陆征送她回学校。

“明天回京都?”谈熙一个劲儿戳狼小征的黑鼻头,语气沉闷。

“嗯。”

“什么时候?”

“早上。”

“那你……要隔多久再来?”

眼底掠过暗光:“怎么,舍不得我走?”

谈熙撇嘴,硬着脖颈,“开什么国际玩笑!”

陆征摇头,不再出言逗她。

这小东西一向口是心非,惹急了,不分青红皂白直接挥爪,他还不想被挠。

“有空就过来。在学校就给我好好学,期末考试但凡有一科不及格,就把裤子脱了等着挨打!下个月生活费已经全部扣光,如果再被我逮到,下下个月的你也别想了。”

“哼!不想就不想!”姑奶奶有钱,不稀罕你那点儿蚊子肉!

“别闹脾气。”

“我在闹脾气吗?没有!”谈熙发现,今天的陆征好像……格外温柔?

狼乖乖趴在窝里的时候,当然温柔,那是因为吃饱了暂时不具攻击性。

十来分钟,高大的路虎停在学校门口。

谈熙瞭起眼皮,偷偷看了他一眼:“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昨晚是我不对,回去好好休息。”

“没了?”

陆征沉吟一瞬:“下次别出这种馊主意,免得挖坑埋自己。”不过,这对他来说,真真儿是极好的。

闻言,谈熙脑子里所有旖旎的想法就像浮上水面的气泡,砰的一下,破灭了。

“你个混蛋!”歇斯底里。

这是她心里永远的痛和悔啊……

截住她气哼哼想去开门的手,把头扳过来,面朝自己,陆征叹了口气,“我会想你。”

男人郑重其事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语气令谈熙登时一愕

“那个……我也会想你。”说完,飞快在他颊边亲了口,拉开车门跑远了。

陆征看着某妞儿落荒而逃的背影,哑然失笑。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笑意骤敛,“……好,我知道了。马上过来……”

陆征发动引擎,调头往反方向开,很快汇入主干道。

二十分钟后,津市军区。

“请出示证件。”

陆征降下车窗,把绿本递过去。

那人翻开一看,原本刻板的脸上闪过一抹惊骇,态度愈发恭敬:“首长好!”

陆征手上还夹着烟,袅袅升腾起白雾,闻言,挥了挥手,烟味扩散开,“别叫错人。”

卫兵眼神坚定:“只要军衔在,就应该叫首长!”

陆征呵笑一声,“让人开闸吧。”

“是!”

铁栅缓缓升起,路虎一窜而入,很快,消失在视野范围内。

这时,哨岗亭传来换班信号。

两名卫兵接替了一左一右的岗位。

被换下来的卫兵A和卫兵B交枪离开。

“走,吃早饭去。”

“哪个食堂?”

“哟,这都九点半了,去二食堂吧,那里的豆浆还热乎着。”

“行。对了,刚才那开路虎的什么来头?我看你脸色都变了。”

卫兵A朝四下打望一圈,这才谨慎地压低了声音,开口道:“人家那军官证上写的是京都总军区!”

“几毛几?”

一杠一星称一毛一,是少尉。以此类推,直到大校级别是二毛四,再往上就要称将军了!

“人家是金枝带星的!还用得着几毛几?”

“妈呀!那是将军级别了?”

“少将来着!”

“那人看起来很年轻,怎么会爬到那个位置?”士兵B觉得不可思议。

显然,在这方面士兵A比他有见识,“三十岁的少将在京都军区虽然不常见,可也不至于稀罕,人上面儿罩着老子、爷子,再立个一等功,衔不就这么升起来了?”

“还是背靠大树好乘凉……”

“不过,那人情况有点特殊。”

“怎么特殊?”

“上面戳的红章是暂留军衔,应该是受了什么处罚。”

“处罚?”

“通常这种情况,都是罢免职务,如果错误不大,就能暂时保留军衔。”

陆征把车停在总参处大楼前,直奔六楼。

窗明几净的办公室里,时璟已经坐了有一会儿,小陈在整理办公桌上堆积的公文。

“老爷子呢?”陆征刚进门,扫视一圈后沉沉开口。

时璟眼前一亮,“老陆,你来了。”

“嗯。”

小陈替他倒了杯茶,放到桌上,“陆营先坐会儿,葛老临时有点事,现在在楼上会议厅。”

想了想,还是补充道:“庞老也在。”

陆征目光微顿,“什么时候来的?”

“今天凌晨。”

“有急事?”

“暂时没得到确切消息。”

“嗯,我知道了。”

小陈低头,继续忙活手上的事。

“诶。老陆,我听说你前天晚上就到津市了,这几天都做了什么?”说着嘿笑两声,又贱又猥琐。

陆征喝了口茶,不紧不慢:“关你什么事?”

“别介啊……咱们是兄弟嘛,就应该无话不谈。”他要是没记错的话,姓谈那小丫头貌似在津市念大学……

“随时背叛的兄弟?”冷嗤一声。

时璟木了,想起昨天和葛老那通电话,瞅了小陈一眼,这家伙该不会把他供出老陆的事全说了吧?!

可惜,人小陈同志正专心分类公文,压根儿没注意到他的视线,更遑论有所回应?

时璟郁闷了。

“那个……老陆,你瞎说什么呢!我是那种人嘛我?!”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装傻充愣。

陆征深深看了他一眼,把人瞅得贼心虚。

“你别岔开话题啊,我问你这几天干嘛去了?是不是夜夜**,天天摇床?”某璟挤眉弄眼。

“滚犊子!”

“看吧,果然被我说中了!就你这身板儿,那娇滴滴的小姑娘怎么经得起你一番操干?”

“……”他确实把人弄狠了,起床的时候,小姑娘后背前胸全是青青紫紫的痕迹,让他既骄傲,又怜惜。

“不说话是几个意思?哦——”长音一拖,“你心虚了!”

“时璟,看来你真的太闲。”

“啧啧,老陆你完了!”摇头恸憾,把小陈同志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

时璟继续发表阔论:“我看你印堂发亮,眉眼含春,一看就是红鸾星动的征兆!最近风流得紧吧?这么多年的童子之身终于要破了,可喜可……靠!”

时璟闪身一避,陆征的拳风堪堪擦过他面门。

“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我让你还躺三个月?!”

“别啊……”他本就不是陆征的对手,加之他还有伤在身,更没胜算。

“哼!”

时璟站到离他最远的角落,嘴上不敢说什么,但心里已经疯狂吐槽——

装!装!装!

看你丫装到什么时候?!

一进门就笑得春风荡漾,还不许人盘问,这算什么道理?

好吧,他承认,这厮吃饱喝足的得意样儿真特么碍眼。

小陈诡异的视线落在陆征身上,红、红鸾星动?!

妈呀……

冷面阎王也能讨到媳妇儿?

看来,他也要加把劲儿了……

葛老进来的时候,两个小子隔得老远,一个平心静气,一个仍有余悸。

小陈最老实,站在办公桌后面当木桩。

“咳咳!”

“首长。”

“葛老。”

“老爷子。”

大掌压了压,“都坐。小陈去检查门窗。”

这个检查门窗,可不是一般的关门拉窗帘,而是为确保谈话内容的机密性而进行的一系列反窃听排查。

小陈是侦察兵出身,这方面做起来游刃有余。

不到十分钟就结束了,“报告首长!没有问题!”

“好。今天让你们过来,是因为天爵集团的事。”

陆征目光一紧,“国外有消息了?”

时璟竖着耳朵,满脸郑重,与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判若两人:“应该不是,情报组那边没有突破。”

葛老点点头,“是国内的消息。天爵集团今年最大的三笔买卖分别与俄罗斯战斧、美国黑手党甘比诺家族,以及华夏安氏达成,由夜社居中牵线。一个星期前,维多利亚港海关在排查大吨货轮的时候,截下了一艘载满药品的商船,而这些药品的成分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能够通过萃取提纯得到制作迷幻剂和冰毒的主要成分——甲基苯丙胺和咖啡因!”

“目前,我们并不知道这批药品是三家之中哪一家的货物,而夜社这个中间组织又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题外话------

晚上有二更哒,拉夜社和安氏出来遛遛~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