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安夜两家,捅破八卦/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22章

陆征沉吟一瞬,“战斧和天爵集团之间,多是军火交易。当初褚世淳还在,双方来往密切;如今褚尤话事,有夜社军工厂作支撑,成交数量逐年递减。首先,可以排除战斧。”

葛老捻捻胡须,状若沉思:“继续。”

“再说安氏这棵大树,与夜社盘根错节,两位话事人又是夫妻,安隽煌有了夜辜星如虎添翼,早就和天爵断得七七八八,每年象征性的五十万支弹夹不过是小打小闹,勉强维持表面和谐罢了。”

时璟点头,“船上是迷幻剂和冰毒的原料,较之高纯度海洛因始终不够看,依安氏和夜社的大手笔,看不上这种‘小生意’。再者,四十年前,党家覆灭,安隽煌把金三角收入囊中,守着大片罂粟花田,又怎么会想到用离析药品这样成本高昂的方法来获取原材料?除非安隽煌脑子有问题!”

葛老却开口摇头,“依安夜两口子的老辣自然不会做这种蠢事,但常驻国外的情报人员传来消息,如今安家和夜社都交到了下一辈手上,万一……”

“没有万一,”陆征接过话头,“安家如今是安绝掌权,而夜社则交到夜辰手上,这两人比之安夜有过之而无不及,绝对不可能下达如此昏庸的决定,就算两人一时头脑发热,家族和帮会里其他人也不可能同意。”

“我同意老陆的看法。安夜两家能发展到今天,长盛不衰,自然有他的道理。所以,这批药的买主只可能是——甘比诺!”

“小陈,马上联系香港那边,该封的封,该查的查,这次非要给这两家一点颜色看看!”老爷子雷厉风行,当场下令。

“是!”小陈应得雄赳赳气昂昂。

“还有一件事,有关Yan……”

时璟一听到那个名字下意识坐直了身体,葛老看在眼里,叹息在心,重情重义是这孩子身上的优点,但有时候也可能成为致命的缺陷。

他可以理解时璟寻找亲人的急切,却没办法眼睁睁看他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偏。

怎么就是Yan呢?!

葛老爷子面上平静,心里早搅成一团乱麻。

“您就直说吧!”时璟咬牙,“Yan到底怎么了?究竟是生是死……”

“前天,商业犯罪特级调查小组已经把对鸿鑫的审查报告递交上来。在对鸿鑫的资本来源进行反复调查、核实之后,发现其中竟然有百分之九十的资金是黑钱,而Yan这个财务总监的作用就是把每笔黑钱投放到股市,转一圈,洗干净,再收回来,可以说,整个公司的资本运作都由她一个人操控!”

葛老歇了口气,面色凝重,继续道:“三年前,对上市公司例行审查的时候,就发现了账目中存在的隐患,还曾下发逮捕令,但最后有惊无险,让鸿鑫蒙混过关,却把Yan吓跑了。”

“吓、跑了?”时璟瞪大眼,啥意思?

说起这个,老爷子突然有点想笑。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据公司高层的供词,Yan是因为害怕坐牢,所以提前跑路了。”

在精神高压之下,很容易草木皆兵,但这也从侧面说明,Yan进入洗钱这行或许另有隐情。

显然,时璟也想到了。

可葛老接下来的话把他刚冒出来的希望火苗,又生生浇灭——

“即便她有苦衷,但洗钱的事实无可辩驳,从法律上讲,Yan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时璟挺直的脊背瞬间垮塌,像蔫了气的皮球。

“什么……代价?”

老爷子目露不忍,“这要看她经手的黑钱有多少。”

三年时间,金额肯定不小。

时璟整个人都呆愣住,半晌,才反应过来:“如果她转做污点证人……”

葛老摆摆手,“现在说这些都还为时尚早,当前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把人找到。”

“老爷子,你有消息了?!”时璟为之一振。

“暂时只能查到她往南方逃了。”

“是鸿鑫高层派出去的杀手,只要撬开那些人的嘴……”

“没用。他们已经承认派杀手做掉Yan,但那些人自从大半年前传回过一条消息后,直到现在还杳无音讯,好像人间蒸发,莫名其妙就消失了。”

时璟眼皮一跳:“消失了?”

葛老用指纹打开档案柜,从最上面层抽出一个牛皮袋递到时璟面前,反手关上柜门。

“这是……”

“里面有鸿鑫高层的口供。”

时璟忙不迭打开,从中抽出一个A4纸大小的卷册,翻开,一目十行。

看完,心顿时就瓦凉瓦凉的。

“消失?五六个大活人怎么就平白无故地没了?”眼神讷讷,显然难以置信。

他把东西递给过去,“老陆,你看……”

随着翻页的动作,陆征眉心越拧越紧。

“不出意外,这批人应该已经没命了。”

时璟没有太意外,显然,他也有此猜测,只觉一团迷雾将他包围,拨开眼前这层,还有下一层,环环相叠,丝丝紧扣。

“阿璟,你这个表妹还真是不一般……”葛老似笑非笑。

“您老就别逗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逗你?不不不……”老人连连摆手,“我只是实话实说。Yan能让鸿鑫三年无恙,神不知鬼不觉令上亿黑钱成功洗白,还从国内流到国外,足见她的本事。”

“都什么时候了,您还说风凉话!”

葛老面色一正,“你以为我开玩笑?就她这手玩转股市的能力就足以引起部队重视!”

闻言惊怔,“您该不会是想……”

“没错,只要找到人,并且通过考核,我可以考虑将她收编在特种部队旗下,不过前提是她在这起案子里确实无辜,否则我不会向法庭开这个口,去救一个危害国家和人民的败类。”

时璟觉得,他今天就像在坐过山车,一会儿上,一会儿下。

直到,他和陆征从办公室出来,一颗才彻底落到实处。

“老陆,我怎么觉着像在做梦?唉哟!你踢我干嘛?”

“帮你证实。”

“幼稚!不过,还挺疼,说明这一切都是真的嗷!哇咔咔——”

“先把人找到再兴奋也不迟。”

可谓当头一棒。

时璟顿时就蔫巴下来,“老陆,你说表妹往南跑,究竟会躲到哪里去?

这段日子,他一直都有派人找,从香港到福建,再从福建到海口,甚至连云南都找过了。

“她会不会已经偷渡出国?”时璟瞅了眼陆征。

见他伸手摸烟,自觉掏出打火机,替他点上。

陆征深吸一口,“不会。”

然后,缓缓吐出烟圈,将他那张冷刻的俊脸氤氲在一片雾气之中,平添几分神秘。

“为什么?”

“她如果真聪明,就应该知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完,加快脚步。

“诶,你等等……”时璟在后面卯这劲儿追。

却说办公室内,葛老第三次发出叹息,被赶回来的小陈听见,“报告首长,任务完成!”

“香港那边怎么说?”

“他们会配合调查。”

“嗯。”

“首长,您……叹什么气?”

“还不是阿璟那个臭小子,简直让人操碎了心!”若非为了保护形象,老爷子早就捶胸顿足,呜呼哀哉。

小陈识趣地没有多问,想了想,当务之急还是让老爷子开心起来比较重要。

“首长,我有件事要禀报!”

这招转移注意向来好用,果然——

“公事?”

摇头,“是陆营的八卦。”

葛老啊了声,又掏掏耳朵,“你说谁?”

“陆营。”

“什么八卦?!速速道来!”两眼登时放光,哪里还有之前惆怅哀伤的样子?

看来,八卦是人的天性,不分男女,无论年纪!

小陈在心里默念了声对不起,说完还是选择出卖陆征——

“那个……陆营有女朋友了。”

葛老瞪眼。

小陈同志再投炸弹:“据说,已经破处……”

嘴巴大张,惊愕溢于言表。

“你听谁说的?!”老爷子起身,拄着拐杖来回转悠。

“刚才陆营和时队说话的时候,我听到了……”

“哈哈哈——好!你小子有前途!我果然没看错人……等过段时间,一定向上面报告给你升衔!”

小陈想不到他抱着逗老爷子开心的目的就这么随口说了个八卦,就、升职了?

难怪同一期出来的王大哥老是教育他——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他这算不算开了回窍?

嘿嘿……

求问被爆料的二爷此时心理阴影面积?

“等等!我忘了件事。小陈,替我拨陆征的号码。”

“是!”

刚出总参大楼,手机响了,陆征按下通话键。

“喂。”

“陆营,首长有事找。”

小陈把话筒递过去,葛老伸手接过,置于耳边:“阿征,你外公也在,别急着走,去看看他。”

陆征脚步一顿,应了声“好”。

“怎么了?”时璟问他。

“老爷子来了,我去见他一面。”

时璟微愣,很快反应过来陆征口中的“老爷子”并非葛老,而是另一位权柄在握、德高望重的存在。

“大首长?”

陆征点头,“你先走吧。”

“嘿,你就不怕老爷子催婚,直接把你押相亲对象家里去,拜见未来岳父岳母?”

这种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要说陆征的婚事,可谓总军区高干圈里的一个老大难问题……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