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她不傻只是不想太聪明(一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关你的事。”江豫神情淡漠。

“行,你要自甘堕落,我也没办法。”话音一顿,“看在江岑两家过往的情分,我不妨给你提个醒,这种女人一旦沾上,只怕你今后想甩都甩不掉,还是趁早处理,别昏了头才好!”

男人神情未变。

岑朵儿气闷,牙齿磕破了口腔,逐渐尝到血腥。

这一切本该天衣无缝,只要刀疤得手,她再拿光盘去逼爸爸修改遗嘱……

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江豫,害她计划落空。

“岑蔚然,今天让你逃过一劫。”言辞间不乏可惜,倏地莞尔:“但愿,你次次都有这样的幸运才好呢!”

言罢,笑意骤敛,捡起地上的密码箱,大步离开。

“唔——”刀疤却突然躁动起来,猩红的双眼直勾勾盯着岑朵儿手里的箱子。

那是他的!

冷笑出声,岑朵儿脚下一转,行至刀疤面前,俯身,视线与之齐平。

“死到临头还惦记着钱,可惜,你这辈子无福享用。”

刀疤怒目而视。

女人却兀自挑眉,眼底划过一抹阴狠的恶劣,竟当着刀疤的面将密码箱再次打开。

钢化玻璃逐渐收起,露出空荡荡的内箱,除了一张印满钞票的A4纸,什么都没有。

饶是江豫,也不由侧目,眼底震惊显而易见。

这女人胆子真不是一般大,不仅与虎谋皮,竟然还打算空手套白狼?

也不知道她是没脑子,还是胆太大。

跟一个亡命之徒耍花招?

呵……

“你个贱货——”阿三在岑朵儿开箱的时候,就接到暗示将刀疤嘴里的木条取出,如今他才得以开口。

“骗老子!我杀了你——”愤怒似两簇火苗,在男人眼底越烧越旺,扭曲的面孔加之那一嘴鲜血骇得岑朵儿双腿发软,不自觉后退。

好在,刀疤两只手皆被缚于身后,像一条愤怒的恶犬,恨不能干掉对方,可惜脖颈上套着锁链,没办法扑过去。

岑朵儿镇定下来,继而冷笑:“办事不力的废物,你有什么资格拿钱?连个小贱货都搞不定,活在世上有什么用?我要是你,就咬舌自尽,不然一头撞死在地上也好,免得像条死狗一样被人踩踏糟践。”

不得不承认,岑朵儿这张利嘴有把人气死的本领,端看刀疤那张因愤怒而扭曲到极致的脸便可窥一斑。

张扬又刻薄,阴险又毒辣。

岑蔚然目露自嘲,她何德何能,竟让一条毒蛇缠上,还费尽心思置她于死地?

“小婊子,你等着,我刀疤绝不会放过你!”

“呵,过了今天你这条贱命能不能保住都成问题,你还拿什么威胁我?不自量力!”江豫这个人心思缜密、手段通天,若他铁了心要护着岑蔚然,那刀疤绝对看不见明早的太阳。

正好,替她把残局收拾干净。

岑朵儿冷笑转身,扬长而去。

很快传来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

江豫指着刀疤,看向岑蔚然:“怎么处置?”

一时惊愕,“你……问我?”

“嗯。”男人点头,褪去一身凌厉,只余温润。

认真的表情不似玩笑,岑蔚然敛眸,久未作声。

“如果你不……”

“放了他。”

男人眉心一紧,“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岑蔚然抬眼,漆黑的瞳孔似坠落万千星辉,江豫在里面看到了自己清晰的影像。

“谢谢你救我,”话音一顿,“还有,我现在很清醒。”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兴味,握拳轻咳:“你确定要放人?”

她点头。

刀疤猛地激动起来,眼神之中竟暗含感激?

岑蔚然没看他,兀自朝江豫开口,“如果可以,我想看那段视频。”

“阿三,给她。”

阿三将摄像头链接一台DV,而后开机,调试完毕,再递给岑蔚然。

她接过,冷静的目光定格在屏幕上,将那个屈辱挣扎、濒临绝望的自己尽收眼底。

江豫一直不动声色观察她的表情,见女人无喜无悲,脸上是近乎麻木的冷然,他收回打量的目光。

“能不能只留前面七分钟十五秒的内容。”岑蔚然开口,抬眼看他。

江豫的视线落在阿三身上。

“可以。”阿三上前,接过DV按了几个键后再递给她,原本将近二十分钟的片子,仅留下开头七分十五秒。

“阿三,放人。”江豫开口,眼底跳动着兴奋的火光,似期待,又像在证实。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

“起来。”岑蔚然上前,居高临下站到死狗一样趴伏在地的刀疤面前。

阿三让人松手之后,刀疤一时没了支撑,加之双腿发麻,整个人向前一扑,狼狈不堪。

咬牙,硬撑着站起来。

岑蔚然把手上的DV交给他,刀疤目露惊骇:“你……想做什么……”

“我看了,这里面有拍到岑朵儿。”

刀疤闻言,蓦地攥紧拳头,那个贱货居然敢用障眼法诓他!

该死!

可以想象,事成之后,那个女人必定会尽快脱身,而当他满心欢喜以为拿到钱,可以远走高飞的时候,才发现被个娘们儿耍得团团转!

单是这口闷气,他就咽不下去!

“你说,把DV给我?!”刀疤目露惊愕。

“不想要?”

“没有……”他伸手来接,脸上的忐忑和犹豫显而易见。

岑蔚然收手,面无表情:“既然东西给你了,我也不妨再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明路?”刀疤目露警惕。

“岑朵儿进来之前,你已经打开了摄像头。”刻板平直的语气,带着一抹冷硬的笃定。

眼神骤然一紧。

岑蔚然继续开口:“为以防万一,聪明人都会事先预留一张底牌。我想,你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为了拿住岑朵儿的把柄,以防她使诈。”

“可惜,”轻声一叹,“你还是被她耍了!”

对方眼里的戏谑和轻视令刀疤一阵难堪,旋即愤怒上涌,恨不得将那个贱人千刀万剐!

“现在,我把东西给你,该怎么做,懂了吗?”平静的嗓音,略带深意。

刀疤嘿笑一声:“你想利用我?”

岑蔚然眼神微沉:“你该庆幸自己还有用,不然我凭什么放你走?”

刀疤面色一僵,“东西我收下了,你的恩情我铭记在心……”

“不用。”打断他,“我做了我该做的事,接下来就是你该做的事了。”

“走吧。”江豫上前扶她,眼神莫名晦暗。

阿三打了个手势,大拨黑衣人有序撤退。

出了仓库,江豫替她拉开副驾驶车门。

岑蔚然脚步一顿,清湛的目光落到他脸上,“我不认识你。”

“所以就不上我的车?”男人目光平静。

她抿唇不语。

“你应该知道,我不会伤害你。”

岑蔚然目光微动,她能感觉这个男人身上企图传达的善意,但是……

“抱歉,也只能委屈你了。”江豫直接伸手,将人打横一抱。

手上的重量轻得让人心疼,他顿了顿,继而躬身将她放到副驾驶位上。

“别动。”

岑蔚然心头莫名一悸,原本反抗的动作也不自觉软化。

凉白月光下,男人侧颜如玉,让她不由想到另一个人。

一个妖邪,一个庄重。

一个恣肆,一个克制。

蓦地,酸意上涌,湿了眼眶,红了鼻头,直到这一刻,她才感觉后怕!

到底,他还是没来……

女人的眼泪来得措不及防,江豫愣在原地。

“你……”

岑蔚然掩面,嚎啕大哭,竟像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江豫措手不及。

劝慰的话便再也说不出口,轻声一叹,“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温热的大掌一下接一下轻拍着女人后背,江豫眼里闪过一抹自己都未曾觉察的柔情。

如果是这个女人,联姻好像也并非难以接受……

岑蔚然感受着后背传来的温热,两只眼睛像拧开的水龙头,泪水奔涌,似要将所有委屈和不甘通通宣泄!

没有人知道,她经历了一个多么绝望的夜晚。

爱人的背叛,被强的恐惧,还有对亲情、未来的迷惘,堆积在一起终于爆发。

她不傻。

真的不傻。

只是不想太聪明……

把事情看得过分通透,结果只会伤人伤己。

所以,她宁愿装傻充愣。

比如,她和殷焕的感情,从一开始就危机四伏。

直到今天,如果没有亲眼看见那一幕,她想,自己应该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继续当个聋哑人。

殊不知,她的容忍只会成为殷焕得寸进尺的倚仗。

再比如,她和岑振东的关系,即便从母亲口中得知真相,她也不愿去争抢“本该属于自己但事实上却从未属于过自己”的东西。

现实的无情给了她一个极其响亮的耳光!

老天都不忍心看她继续浑浑噩噩,这是要敲醒她啊!

原来,有些事情,并非你逃开,就不会发生,并非你退让,对方就会手下留情!

哭够了,想通了,岑蔚然伸手抹眼泪。

一盒抽纸递到她面前,江豫顺手关上后座车门,“拿着。”

“……谢谢。”干涩嘶哑。

男人绕到后备箱,回来的时候手里拿了瓶矿泉水,自觉放到岑蔚然怀里。

未曾多言,直接替她关好车门,又绕到另一边,坐上驾驶位,发动引擎。

很快,车平稳驶出。

岑蔚然扭头,红着眼睛看向窗外。

“有什么好看的?”江豫突然开口。

她摇头。

一片漆黑,没什么好看。

“水。”

岑蔚然扭头看他,目露疑惑。

江豫再次开口,这回多了个字:“喝水。”

她眼里还是不解。

沉吟一瞬,他平静道:“不介意和我说说话吧?”

“不……”介意。

辅一开口,才发现嗓子哑得多厉害,难怪要让她喝水。

岑蔚然拧开瓶盖,猛灌几口,涩意才逐渐褪去。

“说什么?”她问。

“随便。”

她想了想,“为什么救我?”

“受人之托。”

“是谁?”其实,她心里隐约有一个答案。

“你父亲。”

“你们……是什么关系?”

江豫略带笑意:“江岑两家一向交好,我叫他一声‘岑叔’。”

“那……”她咬唇,“遗嘱的事你也知道?”

“嗯。”

“岑朵儿为什么让人绑架我,还……拍那种光碟?”拳头狠狠收紧。

“如果我没猜错,她应该想借此要挟岑叔修改遗嘱。”

“有用吗?”

男人眉心微蹙,余光瞟她一眼:“什么意思?”

“你觉得,这个威胁对岑……他来说,有用吗?”

在岑蔚然眼里,岑振东是个不负责任的父亲,同样也是个不负责任的丈夫,无论对妈妈,还是对他原本的家庭来说,都不合格。

她从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那笔所谓的遗产于她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宁愿自己父不详,也不想变成私生女!

其实,“岑振东”这个名字,于她来说并不陌生,在本科阶段还去听过一场他的讲座。

当时,只觉这是个成功人士,应该挂在财经杂志封面上,仅供瞻仰。却从没想过,这样一个人会与自己离得这样近,近到有了血缘的牵绊。

所以,岑蔚然还是习惯性将他看做一个商人,并非父亲。

而商人重利,又怎么会因为一盘光碟而做出损害自己利益的事?

江豫闻言,目露诧异:“如果没用,你觉得岑朵儿为什么会大费周章,甚至不惜与虎谋皮?”

岑蔚然哑口无言。

也许她只是狗急跳墙……

显然,事情还没到不可转圜的地步,岑朵儿也不是没脑子,所以,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刚才,都是你在问,现在换我。”

岑蔚然点头,“你说。”

这是她的救命恩人,即便……受人所托,也该心怀感恩。

“在你印象中,岑叔是个什么样的人?”

深入浅出的问题,并无攻击性,岑蔚然实话实说:“没有印象。”

这次,换江豫哑然。

“那你愿意原谅他吗?”

“他向我认错了吗?”既没认错,何来原谅?

“你心里有怨。”他用的是陈述句。

“是。”直率又坦白,毫不做作。

“对于遗产,你有什么想法?”

岑蔚然目光闪烁,通过今天这件事,她也算看明白,现在不是她想不想争的问题,而是她不得不争!

岑朵儿能绑架她一次,就能抓她第二次,没有资本她如何生存?

很多时候,委曲求全并不能让对方适可而止,反而会养大对方的野心,直到,将你逼至退无可退的境地——身后,万丈悬崖!

以前,她还心存侥幸,万一岑家人不屑与她计较呢?

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

怎么可能不计较?圣母只存在于虚构的小说,而现实生活里,自私才是人的本性,只不过程度因人而异。

“我只能告诉你,是我的,总归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江豫眼底闪过一抹深刻的笑。

他未来的妻子又怎么可能是任人欺凌的怯弱之辈?

无疑,从见面到现在,他对岑蔚然只有两个字——

满意!

绝境求生的孤勇,投机取巧的反攻,还有毫不掩饰的真性情,已经让他无法移开视线。

“你也别怪岑叔,这些年他并不知道你的存在。”

“所以,不知者不罪?岑蔚然嗤笑。

“对一个行将就木的癌症患者,我觉得,可以用宽容送他安详离开。”

她沉默了。

癌症……

动了动嘴唇,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江豫转过头,看了她一眼,“医生说,最多还有半个月。”

“……”

“我现在送你去医院。”男人突地强势起来。

“不去!你是他派来的说客!”

“蔚然!我只是不想你后悔,子欲养而亲不待,忍心吗?!”

“……”

江豫见她有所动摇,再接再厉:“岑叔他……想见你最后一面。”

“……”

凌晨一点十分,车停在医院门口。

夜色凄迷,路灯昏暗。

岑蔚然尾随江豫,最终停在一扇白色的门前。

医院的长廊空寂冷清,整层楼除了她和江豫不见第三个人。

透过门上的玻璃小窗,在灯光映照下,依稀可见病床上隆起一个人影,背对而眠,看不清脸,但消瘦的身形却蓦地令她眼眶发酸。

原来,他就是爸爸……

“去吧。”江豫替她开门。

小小的动静却让床上躺卧之人猛地惊醒,也许,他根本没睡着。

“不用量,没发烧……”岑振东摆手,以为是巡房的护士。

秦蓉走后,他开始吐血,又进了一次急救室。

好在问题不大,医生替他注射了针剂,病痛暂时得到缓解,至少能摆脱氧气罩,开口说话……

岑振东知道,如今的自己不过是拖着口气,等哪天这口气没了,他也是时候该离开。

不过,女儿始终是他最大的遗憾……

希望阿豫能够护她周全,这样他才走得安心。

下午,妻子和朵儿在门口说的那番话,他多多少少听到了一些。

夫妻四十年,秦蓉心软,除非被逼到绝路,否则她不会动阿琴和蔚然。

正如当年,她只是用钱利诱,逼阿琴离开,并未赶尽杀绝。

但朵儿不同。

那孩子性情刚烈,眼里揉不得一点沙,手段也是出了名的狠戾,咄咄逼人的样子和她外公如出一辙。

相较而言,岑振东偏爱性情温婉的大女儿,但继承公司,挑起岑家重担的人却非小女儿这般心性不可。

他担心朵儿气急之下会做傻事,这才打电话联系阿豫,刚巧他人在京都……

“我说了,不用量,你……”

下一秒,岑振东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看着那张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脸,就这样真实又突然地出现在眼前。

他咬破了舌尖,直到疼痛传来,他才相信这不是梦。

“然然,你是我的然然……”他激动地想坐起来,却无力支撑,眼看就要倒回去,岑蔚然下意识伸手去扶。

等反应过来,手已经被他抓住,对上那双饱含真意的沧桑泪眼,一声“爸爸”脱口而出。

快得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岑振东哭了,老泪纵横,“对不起……爸爸不配……爸爸对不起你……”

大男人竟哭得像个孩子。

眼底却跳动着兴奋,又哭又笑。

岑蔚然心里又酸又涩,百感交集。

她承认,自己心软了,那些“绝不原谅”的话在见到瘦削单薄、摇摇欲坠的岑振东时,顷刻化为灰烬。

这个人是父亲啊!给了她生命的人,就快要离开这个世界……

而她又要变回没有父亲的孩子?

江豫站在病房门口,看着父女俩拉手紧握的画面,紧绷的神经这才松懈下来。

掏出烟盒,动作一顿,又放回去。

他苦笑,这个说客并不好当……

幸好,她把自己的话听进去了。

只是岑叔……

他怕没有唯一的信念作支撑,可能坚持不到半个月就……

“然然,你能再叫一声爸爸吗?”

岑蔚然悄悄抹了下眼角,“爸爸。”

“诶!乖女儿,你不知道,爸爸做梦都盼着能有今天!”岑振东仿佛突然好转,不仅眼神清明,连说话也变得中气十足。

岑蔚然静静听他说,偶尔才插上一句。

即便这样,也让岑振东兴奋不已。

这是他和阿琴的女儿啊,本以为注定无缘,没想到临死之前还能让他听到这声“爸爸”,上天终究待他不薄。

这辈子,无憾了……

------题外话------

晚点有二更哦!拖焕哥出来受虐!嘿嘿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