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发飙的然然(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29章

“我签!”

一秒死寂,而后——

“岑蔚然,你算个什么东西?!”岑朵儿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你凭什么签?你有什么资格签?!”

“就凭我身上流着岑振东的血!我是他女儿——”

“犯贱!腆着脸认亲戚,你不就是惦记遗产吗?就没见过比你还不要脸的人!”

岑蔚然深吸口气,拳头缓缓收紧:“没见过,是你孤陋寡闻。至于惦记遗产的人,我看是你才对!”

“你……”

没有给她开口的机会,岑蔚然目光一狠,步步紧逼:“老父卧病在床,作为女儿,你难道不该时常探望,嘘寒问暖?可你有吗?非但没有,你还挑拨怂恿,唯恐天下不乱,甚至想要逼死他!”

“那是疼爱你多年的亲生父亲啊!岑朵儿,你良心被狗吃了?!”

“我没有……”被她陡然爆发的强势震住,岑朵儿身形踉跄,竟一时哑然。

其中多少心虚也只有她自己才心知肚明。

“医生,我们要做手术。”

“不行!”

“你给我闭嘴!”

岑朵儿反应过来,“我才是爸爸的女儿,你只是个野种!”

冷笑一声:“我的身份不需要你来认可,事实就是事实,血脉亲缘不是你两片嘴碰一碰就能该盖棺定论!作为长女,我有资格做决定!而你,给我闭嘴!”

迅速签下自己的名字,递给医生,弯腰鞠躬:“拜托您!”

“尽力而为。”

“谢谢。”

岑朵儿还想伸手来抢,岑蔚然反手一耳光。

啪——

清脆,响亮。

江豫一愣,看着她兀自强撑的背影,说不清欣慰多一点,还是心疼重一分。

岑朵儿被打偏了脸,保持着那个动作,傻愣在原地。

半晌,才捂着脸,转过来,眼底翻涌着刻骨的恨意和恶毒。

“你凭什么打我?”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我警告过你。”岑蔚然木着一张惨白的脸,眼珠一动不动,就像在脸上安了两颗光秃秃的球,诡异又骇人。

岑朵儿尖叫,两腿发软。

啪——

又是一大耳刮,岑蔚然橡根木头伫立在原地,面无表情的样子令人无端发怵,眼底无波无澜,好像灵魂被抽空。

打人,不过机械般的指令。

“闭、嘴。”

岑朵儿不敢再叫,手伸进包里,攥住那份提前准备好的遗嘱,既慌乱,又忌惮,还有一种深恶痛绝的恨!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岑蔚然必定死了成千上百次。

一切都无所谓,她盯着手术室门前红色的指示灯,目不转睛,对岑朵儿杀人一样的眼神视而不见。

只要还有机会,哪怕渺茫的百分之五,她也要赌一赌!

十分钟后。

岑云儿扶着秦蓉姗姗来迟。

母女俩红着眼睛,显然已经知道目前的状况,在生死面前,岑蔚然的存在似乎也没那么膈应。

至少,此时此刻她们牵挂的是同一个人。

岑朵儿目光一闪,倚着墙想偷偷离开。

“站住。”秦蓉冷了音调。

“妈……”

啪——

清脆的耳光让所有人惊怔,包括秦蓉自己都愣了。

“你不要叫我妈!我没有你这样狠心的女儿!”边说边擦泪,颤抖的手,哆嗦着嘴唇,豪门贵妇的优雅烟消云散,鬓间竟隐隐生出霜白。

“妈……”岑朵儿委屈得红了眼,她接连挨了三个耳光,双颊早就红肿起来。

秦蓉别过头不看她,颤抖的身体无言述说着她的隐忍和失望。

“姐……”

岑云儿摇头,“你怎么可以把妈一个人反锁在家里?如果爸……你这是要让妈后悔一辈子!”

“我只想让爸签字,拿回本该属于我们的东西,我错了吗?!”

岑朵儿泪崩。

别人围攻她,她不介意,可为什么一直都支持她的母亲也会跳出来谴责?

“朵儿,你糊涂啊!”岑云儿泪流满面,“他始终是我们的父亲,就算因为遗嘱闹得不愉快,他始终对你有生育之恩,养育之情,做人不能太绝情。”

“姐,爸从小就疼你,所以你才能不痛不痒说出这番话。而我呢?从小到大,我想要什么都必须靠自己去争去抢,我真的受够了!”

“朵儿……”

“别跟我讲你那些大道理,”她伸手,擦干眼泪,“我只知道,岑氏股权不能落在一个野种手上!”

“吵什么?这里是医院!”护士匆匆赶来,厉声斥责,“病人生死未卜,你们还有心情吵吵闹闹?”

瞬间安静。

接下来等待的时间里,除开秦蓉和岑云儿不时发出的啜泣之外,无人再开口。

令人窒息的死寂,似乎空气都凝固了。

终于,红灯熄灭,手术大门拉开。

“医生,我爸爸怎么样?”

“我老公有没有事?”

“手术是不是成功了?”

“……”

七嘴八舌。

医生眼里闪过悲悯的光,终是朝他们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节哀。”

岑蔚然如遭雷击。

秦蓉身形踉跄,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妈!”岑云儿将她扶住,手脚慌乱,“医生,快来看看我妈……”

“不……不会的……”岑朵儿摇头,脸上血色褪尽,苍白惨淡。

怎么就死了?

遗嘱还没修改,他怎么可以死?!

“啊——”岑朵儿尖叫着跑开。

医生被这一家子迥然各异的反应搞得措手不及,昏的昏,跑的跑,“你们谁是然然?”

“我!是不是爸爸……”

医生摇头叹息:“进去送他最后一程吧……”

江豫扶她进去,又退了出来。

岑振东躺在手术台上,眼里无尽安详,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层神圣的暖光中。

杂志上说,他是个慈善家,称其为“儒商”——某某年捐了多少钱给地震重灾区,某某月又拨了多少款项支持希望工程,甚至无条件供养着三家孤儿院,不惜花大价钱从国外引进医疗器械,救治了无数脑瘫患儿……

所以,这样的人死后会上天堂吧?

“然然……”

“爸,我在这里。”眼泪细淌无声,是习以为常的隐忍。

“爸爸……对不起你……和阿琴……这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们母女……”

“妈从来没有怪你,我也不会怪你……”

一天的父女,甚至,还不到一天。

既然命运安排她和他相认,又为什么不能多给些时间让他们相处?

“爸爸……已经替你……铺好路……一定要……平安……幸福……”

了却最后一桩心愿,岑振东永远闭上了双眼。

“爸——”

没人再回应她。

……

殷焕踩着点到了雀翎酒吧,推开三号包间的门。

张璐迎上来,今晚的她一袭抹胸包臀裙,小露性感,长发高高挽起,露出天鹅般优雅颀长的脖颈。

曾经,这是他最喜欢摸的地方。

回忆闪过脑海,虽然只是一些不甚清晰的片段,但足以勾起当年那份情怀。

但也只剩情怀。

“你来了。”莞尔勾唇,明眸善睐。

同一个人,同样的笑,到底是变了,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单纯与干净。

这是殷焕第二次和她面对面。

“找我来有什么事?”开门见山。

张璐伸手拉他,被殷焕不动声色避开。

“怎么,怕我啊?”半开玩笑半带挑衅,一双大眼直勾勾盯他,暧昧至极。

“先进来再说嘛。”张璐企图攀住男人手臂。

殷焕迅速将手插进裤袋,向前一步,迈入包间。

张璐关门,将一杯醒好的红酒递给他。

殷焕接过,嗅了嗅,撇嘴,目露嫌弃,“我只喝白的。”

张璐直指沙发,“坐。”

殷焕大马金大下榻,顺势将手里高脚杯放到茶几上,而后一个标准“葛优瘫”。

张璐收回目光,笑意渐深:“担心我在酒里下药?”

“想多了。”

“阿焕,别告诉我,你在为她守身?”

男人眼底掠过一道暗芒:“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总觉得……”女人沉吟一瞬,“不该这样安分。”

“那你告诉我,什么才叫不安分?”

“比如,”她往男人怀里一坐,“这样?”

“呵,”殷焕推开她,面无表情,“几年不见,你倒是长进了。”

“你会吃醋吗?”

“张璐,你真的想太多。”

“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确实没有任何感觉。”

“殷焕!”

他起身,理了理夹克外套:“看得出来,你已经有过不少男人。既然如何,还来我面前晃悠什么逼劲?”

张璐笑容僵滞。

眨眼间,恢复平静。

“是,你说的我都认,在国外那几年,我确实交过几个男朋友,还都上过床,”她举起高脚杯,朝空中虚敬,轻啜一口后,继续道,“现在这个社会,没要求女人一定是处。”

“嘘!我知道……”食指抵在唇瓣上,张璐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你肯定想说,岑蔚然是个例外。”

“不过,也只是你以为的‘例外’而已。”嗤笑一声,轻蔑毕现。

殷焕面色一紧,“张璐,把话说清楚。”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行,那我挑明了——你以为她岑蔚然是个什么好东西?冰清玉洁?清丽脱俗?通通都是假的!阿焕,你被骗了呢!哈哈……”

女人边说边笑,伸手去擦眼角的泪。

“你到底在说什么疯话?!”

“疯话?如果你想自欺欺人,姑且就当是疯话吧。”

------题外话------

事儿还没完,今天狐小熙和狼小征暂时没法粗线,不过快了快了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