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葬礼/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现在这样……平时,没少操练吧?”

男人脸上的笑讽刺又刻薄。

张璐咬紧下唇,一股难堪从脚底直冲脑门。

呵,原来她也会感到羞耻?

“衣服穿好,不是谁都稀罕你胸前那两坨肉。”

张璐面色难堪,咬了咬唇,目光一狠,索性将裙子全部脱掉,露出翘挺浑圆的臀部,和一双笔直修长的美腿。

“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眼里闪过的倔强倒是与殷焕记忆中当年的她不谋而合。

有些东西固然会变,但也有些东西不会变,比如,好强,再比如,执拗。

殷焕越是嫌弃,她就越要往前凑;越是想逃,她就非不让走!

张璐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该大的地方不小,该耸的部位不耷,加上这些年的精心保养,连喜欢大胸翘臀的外国男人都对她赞不绝口,就不信殷焕把持得住!

但结局注定要让她失望,男人眼里闪过戏谑、厌恶、嘲讽……却唯独没有想象中的痴迷与惊艳。

一阵挫败涌上心头,张璐猛地握拳,她不甘心呐!

“岑蔚然值得你这样死心塌地?”

男人面无表情。

“她被人睡过了,脏了,证据摆在面前,你还要自欺欺人吗?!”张璐伸手擦泪。

“那也不关你事。”

“你相信了,对不对?”张璐敏感地察觉到他话里隐含的意思。

殷焕冷笑,拂袖而去。

突然,脚步一顿,折返回来,抽走那份文件。

“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讲。”他晃了晃手里的东西,“这个我先拿走了。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说然然一句不好,呵呵……你应该清楚我收拾女人的手段。”

“你……威胁我?”

“就凭你想挑拨我和然然这点,就不可原谅!还有,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倒贴上门总归不是什么好货。”

男人走了,张璐愣在原地。

那句,“倒贴上门总归不是什么好货”,字字诛心。

她甚至怀疑,这还是记忆中那个等她放学、为她和流氓打架的殷焕吗?

回国前,她信誓旦旦要把他抢回来,如今,她还有那个能力吗?

岑蔚然,你何德何能让他爱护至此?!

出了酒吧,殷焕骑车离开。

初秋的风灌进头盔,挟裹着一丝难言的冰凉,点染了夜的孤寂,渗进心坎里。

吱——

急刹,一个漂亮的甩尾。

下车,摘头盔。

十点一刻,沿江滨路散步的人已经陆续离开,他斜靠在车身上,掏出烟盒。

啪嗒——

窜起一簇火苗,含着烟凑近,将烟头置于火光之上。

深吸,缓吐,白色烟雾袅袅升腾,瞬间模糊了眉眼。

静静抽完,男人取出文件,用火星未灭的烟头点燃,干燥的纸张辅一接触便留下一个黑点,而后黑点扩散,逐渐窜起火苗。

直到,吞噬干净,留下一堆黑灰。

最终,散落风中。

殷焕驱车离开,油门猎猎作响。

……

岑振东葬礼那天,秋雨绵绵,空气中弥漫着寒意,湿冷入骨。

秦蓉作为遗孀,一袭黑色绒面旗袍,胸前别着白花,长发盘得一丝不苟,低垂着头,面色难掩苍白。

站在灵堂前,与前来吊唁的人握手鞠躬,云儿、朵儿两姐妹陪伴左右,同样的黑色长裙。

姐姐神色悲怆,妹妹面无表情,单薄孱弱的两朵娇花煞是惹人怜。

“林伯伯。”乃岑振东生前知交。

“你们姐妹俩……”哽咽难忍,“一定要好好的……”

岑云儿泪流满脸。

岑朵儿没哭,却哆嗦着唇瓣,比哭还让人心疼。

“好孩子,节哀。”

“谢、谢您……里面请……”

一声长长叹息。

今天到场的,除了岑振东多年的好友、岑氏合作伙伴和三亲六戚之外,还有各大媒体记者。

岑振东生前热衷慈善,与媒体界多方交好,不仅出手阔绰,还十分和善,从来不摆董事长的架子,因而在商界口碑甚好。

就连八卦杂志也从来不拿岑家开涮。

足以可见岑振东的个人魅力。

灵堂内,中间停放冰棺,岑振东躺在里面,神态安详。

两侧摆放着花圈,上书某某敬挽的字样。

哀乐声声,气氛凝重。

江豫站在最外围进门处,与秦天奇分列左右迎接宾客。

岑家下一代没有男丁,江豫作为世侄,秦天奇作为女婿,扛起为儿重担,替岑振东送终。

“咳咳……”

“要不要进去加件衣服?”秦天奇开口询问。

一场秋雨一场寒,不比盛夏。

他都已经穿上风衣,江豫却还是一件单薄的衬衫。

“没事,咳咳……”江豫摆手,“烟瘾犯了。”

“我这里有。”说着伸手去掏。

“不用了。”这种场合抽烟,于理不合。

“麻烦你了。”秦天奇作为女婿,论关系,自然比江豫这个世侄亲,感谢的话由他来说并不别扭。

“言重了。岑叔待我如亲生,我自然要送他最后一程。”

两人不再交谈,向前来的宾客寒暄致谢。

“时间差不多了。”秦天奇抬腕看表,“走吧,进去了。”

“你先去,我再等等。”江豫皱眉,神情略有忐忑。

深深看了他一眼,“那我先进去了。”

言罢,转身往里走。

江豫轻嗯一声,目光却盯着外面,脖颈不自觉伸长,像在等谁。

“然然……”你可千万不能退缩。

终于,在最后一刻,她到了。

黑色长裙,头发用木簪挽起,女人撑着黑色大伞,在雨幕之下静静凝望。

江豫狠狠松了口气,顾不上这漫天细雨,就这样冲出去,站到她身边。

“怎么跑出来?衬衣都淋湿了……”她将伞往他头上移。

“没事,不用管我。”

“进去吧……”

“那,我们一起?”

她抿唇,目露犹疑。

“然然,你要面对现实。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

岑蔚然不说话,眼神放空,像被抽去灵魂的木偶。

江豫心疼,却无法纵容。

“然然!”他伸手,扣住她瘦削的两肩,狠狠一晃,“你清醒点!”

倏地醒过来,眼神聚焦。

“江豫,那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能……”

“岑叔留给你的,你不要,是想让他死不瞑目吗?!”

“不,我、我不想……”她摇头,泪水滚出眼眶,顺着脸颊淌落。

“那是你应得的!”

“应得?”自嘲一笑,“是我签了手术同意书,如果不签,说不定……”

“你醒醒吧!岑叔得的是癌症!本就无药可医,你只知道在正确的时间,做了一个正确的决定,结果好坏是你不能把控的,所以,别再折磨自己了!”

“不,不对,如果我不签的话……”

“你必须签!签了才有希望,即便最后不尽如人意,也无法否认你当时决定的正确!”

“如果换做是你,会签吗?”

“会。然然,你还不懂吗?签和不签并没有区别,岑叔他……终究是要离开的。”

“……”她抿唇,神色中透出一股执拗。

江豫握住她的手,岑蔚然避开,讷讷抬眼,“我想回去。”

男人面色一沉:“里面躺着的人是你亲生父亲,你就忍心看他一个孤零零上路?”

“他怎么会是一个人?他有妻子,有女儿……”

“可他最想见的人,是你,岑蔚然!”

女人身形一晃。

“别再逃避了,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躲就能躲开,也不是你不争就能善了。”

她神情怔忪。

江豫不再开口,等她做最后决定。

半晌,一声轻叹逸出,“走吧。”

男人如释重负。

江豫带着岑蔚然进去的时候,悼词已经念了一半。

两人站到冰棺旁边,刚好与岑云儿岑朵儿两姐妹一左一右,隐有分庭抗礼之势。

秦蓉冷冷朝他们那边瞥了眼,而后面无表情移开。

众人对突然站在亲属席上的陌生女人投来或好奇、或端详、或探究的目光。

“那是谁?你以前见过吗?”

“没有啊……她怎么和江豫站在一起?”

“你看,戴了孝的!”

“不该啊……岑董两个女儿今天都在场,难道是远方亲戚?”

“远方亲戚能站那个位置?”

悼词念完,众人落座后,便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已经不少人猜到了岑蔚然的身份,纵使心里惊愕,面上也伪装得毫无二致。

果然,天下就没有不偷腥的猫,就算岑振东那样好口碑的人也不能免俗……

媒体朋友们反应就大得多,靠着独有的敏锐嗅觉,打从岑蔚然进门那一刻起,就嗅到了非同寻常的八卦气息。

看来前段日子的流言并非空穴来风……

如今财产的分配,岑氏的归属,以及岑振东个人名下的巨额财富,究竟作何归属,是大部分人关心的焦点。

看来,就要有场好戏上演了……

这时,一阵脚步声从远处传来,西装革履的男人提着公文包姗姗来迟。

他却说,“不早不晚,来得刚好。”

人群中议论骤起。

“是张闾!”

“什么?竟然是他?这……不像啊,看上去太年轻了!”

“没错,就是他!看来是要借着媒体在场宣布遗嘱……”

只因,张闾其人,乃是岑振东的私人法律顾问。

平时甚少露面,如今出现在这里,想来绝不是碰巧……

毕竟,大家都不是瞎子,如此正式,且大张旗鼓。

众人拭目以待,纷纷勾起好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