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泼天富贵,不该以身相许吗?/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232章

“夫人节哀。”张闾向秦蓉鞠躬,继而朝岑家两姐妹颔首致意。

秦蓉回礼,表情淡淡。

岑朵儿盯着他手上的公文包,目光复杂难辨。

岑云儿倚在秦天奇怀里,嘤嘤啜泣,在场所有人之中,恐怕就只有她没注意到张闾的到来。

有夫万事足的人心也够宽。

却见张闾站到灵堂中央,对着遗像鞠躬,每次弯腰都是标准九十度,足见其诚。

三躬毕,轻咳两声,音量不大,是对死者的尊重,却也不小,足够让现场所有人听见。

“本人张闾,岑董事长的私人秘书,2033年8月27号,我受当事人岑振东先生委托,按照他本人意愿,在另外两名无利害关系的律师共同见证下订立遗嘱,由摄影师XX现场对整个过程进行拍摄留存……”

众人神情一凛,纷纷竖起耳朵,好戏开场了!

秦蓉身形微晃,岑朵儿去扶,却被她不动声色避开。

“妈!”她压低声音,每个字都像从牙缝里挤出来,“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赌气?!爸走了,就剩我们母女三人相依为命,如果我们也垮了,那公司怎么办?你想便宜那个孽种吗?!”

秦蓉低头抹泪。

岑朵儿急得抓狂,她们以为她就不伤心吗?

那是她亲爸!

人心肉长的,又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但她更清楚,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属于她们的东西决计不能落到外人手里!

尤其是公司股权……

“妈,醒醒吧!那个孽种虎视眈眈,你怎么就……”

“朵儿,够了。”秦蓉打断她,“妈很累,不想讨论这些事。”

“你!”

岑朵儿气得双眼发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她上蹿下跳是为谁?

她心狠手辣又是为谁?

可到头来,她得到什么了吗?

“你是不是怪我那天下午逼爸在新的遗嘱上签字?”她问得冷静,眸色如冰。

秦蓉猛地抬头,看了她一眼,惊愕,无措,还有一丝被说中的心虚。

果然如此……

岑朵儿笑了,一股苍凉涌上心头,却在下一秒将所有泪光悉数逼退,她还是个冷心冷肺的岑二小姐。

“随你吧。”

既然她们要清高,要姿态,不争不抢,那就别怪她自己顾自己!

“……现遗嘱内容如下:本人名下百分之六十岑氏股权将由岑朵儿继承,所有动产和京都不动产交给妻子秦蓉,岑氏名下琥珀服装品牌交由岑云儿打理,另——”

张闾话音一顿,目光扫过众人,最终落在岑蔚然身上,“本人所持有的江州产业全部移交大女儿岑蔚然名下。立此遗嘱,是我个人真实意愿,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干涉上述继承人对我个人财产的继承权。”

张闾宣读完毕,将遗嘱连同律师见证书一起拿在手里,目光落在几个当事人身上,“如有疑问,可以当场提出,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如果没有问题,请在文件上签字。”

江豫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蔚然在岑叔心目中的分量,“江州产业全部移交”,轻描淡写八个字便将泼天财富送到了自己最亏欠的女儿手里。

也不管那么庞大的产业群然然是否有能力扛起来,就这样不管不顾地塞到她手里。

也罢,人这辈子总要任性一次。

反观岑蔚然,显然不知道那八个字的含义,也不知道于她来说这份遗嘱究竟意味着什么,只管低头,眼睑微垂,像棵刚破土的小草,带着独有的清芬,懵懂又茫然地存在于这个新奇的世界。

一半土里安详,一半仰望澄空。

岑朵儿心满意足,从始至终她想要的只有岑氏!

抱紧了母鸡,还怕没有蛋吃?

她只会比父亲做得更好!

岑氏在她手里一定会越来越强大……

可心里却有股莫名的酸涩上涌,令她眼眶发酸,眨眼间,泪水滑落。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爸爸将她抱在怀里,笑着问:“咱们朵儿长大以后想做什么?”

“做董事长!”

那时不过六七岁,去过几次公司,多数时间都待在办公室里,看那些下属进来出去,出去进来,一个个面色恭敬,她便觉得坐在办公桌后的父亲格外高大。

是不是只要坐到那个位置上,就能让人点头哈腰,乖乖听话?

“朵儿为什么要当董事长呢?”

“威风!像奥特曼一样,每天都在打怪兽!”

“哈哈……那以后爸爸的位置就让给你坐,好不好?”

“好。”

到底,还是全了当年戏言般的承诺。

原来爸爸没有忘记过她,而之前自己做的那些事就像一个天大的笑话!

呵呵……

最懂她的人,竟然是父亲。

岑云儿倒没什么所谓,反正她已经嫁人,况且秦家比之岑家只好不差,钱对她来说只是个数字而已。

只要秦天奇在她身边,就算吃糠咽菜也无所谓。

秦蓉却像被当头浇了一桶冷水,顿时清醒过来,“张律师,你说振东他……把江州所有产业都给了岑蔚然?!”

“不是我说,是岑董自己在遗嘱里写明的。”

“那十二块地呢?!”

张闾沉吟一瞬,“自然也在其中。”

“不可能!”声音陡然拔高,秦蓉双眼乍现凌厉。

岑朵儿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不忍?活该?

为什么有些人非要等现实给予致命一击后,才知道悬崖勒马?

可是勒得住吗?

当着这么多媒体和宾客的面,岑家如何丢得起这个人?

爸爸,你竟然为她谋划至此,把所有人都算计进去了,岑朵儿心里百味陈杂。

就连她自己也不得不站出来阻止,因为,如今的岑氏已经交到她手里,而她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公司形象毁于一旦?

“妈,别说了……”

“朵儿,你爸爸竟然把江州全部产业都交给她!你甘心吗?”秦蓉像抓住了救命稻草,攥紧女儿的手不放。

她很想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但凡秦蓉有一点想要阻止的意思,她拼尽全力也不会让张闾当场宣读遗嘱内容。

可惜,秦蓉没有,不仅没有,还彻底凉了岑朵儿的心。

“我想要的已经拿到了,为什么不甘心?”

“那十二块地加起来的估值抵得上整个岑氏,你怎么……”

“妈,爸已经在遗嘱里承认了她的身份,你听见了吗?‘大女儿’,岑家长女,她得到的本就该比我多。”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那是我和你爸爸辛辛苦苦打拼回来的,凭什么交给一个野种?!”

“野种”两个字一出口,不仅令岑蔚然全身僵硬,在场宾客间也爆发出一阵骚乱,媒体界的人更是伸长脖颈,恨不得把头探进当事人嘴里,只求再来点劲爆的料!

“怎么回事?岑夫人没承认那个私生女?”

“呵,谁说是私生女?没听刚才念的?大女儿!依我看,这关系玄乎着呢!”

一片唏嘘。

半晌,才有人试探性开口,“这么说,岑夫人可能是……第三者?”

哗——

瞬间炸开了锅!

“那这样也就说得通了,长女确实应当多分一些……”

秦蓉闻言,气得浑身颤抖,“你们都给我闭嘴!”

登时噤声。

而后看向张闾,扬声道:“这份遗嘱,我不会承认的!”

“岑夫人,您这样做并不影响这份遗嘱的法律效力,也就是说,遗嘱会照常执行。”

“你放屁!总之,我不会让这个人从岑家拿走一分一毫!”伸手,直指岑蔚然。

后者身形微晃,江豫伸手把她搂进怀里。

众人心思顿时微妙起来。

江州产业……

江家……

这真的只是巧合?

任谁都知道,江家是魔都顶级豪门,而江豫这个未来的继承人似乎还没有结婚……

秦蓉还想开口,被岑朵儿硬生生拦下,“妈,别再说了。”只会更加丢人现眼。

“朵儿,你也同意了吗?那本该是你和云儿的东西,我替你们争取有什么不对?为什么不让我说?!”

“木已成舟,你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乖女儿,妈知道你办法多……”

“这次我也无能为力。”

“那怎么办?!怎么办?!”她突然激动起来,“难道大片产业拱手让人?!这些年你爸一直把钱往江州抽调,眼看那边逐步发展起来,收入成倍增加,你舍得吗?!”

岑朵儿咬牙,舍得吗?

她当然舍不得!

可她现在真的是没办法……

爸用公司堵她的嘴,满足她想要的一切,却给了岑蔚然一生享之不尽的财富,甚至……连婆家都替她找好。

心不可谓不偏!

但事到如今,她已经不可能放弃公司继承权,也只好便宜岑蔚然……

“妈,算了,随她去吧。好歹公司还在,她拿走多少,我就能赚回多少。”

秦蓉哭倒在女儿怀里,“我这是做了什么孽……”

岑蔚然皱眉,唇瓣动了几下。

“嘘!别开口,你还嫌事情不够乱?”男人甘冽磁性的嗓音在头顶响起。

她抬眼,眼里有种近乎惶恐的茫然,“那些东西我不要……”

“那是岑叔给的,你忍心拒绝他?”

“我……”

“然然,你应该知道,岑叔有多想弥补你和阿姨,虽然谈钱太俗,又显得没诚意,但有一点无可否认,那就是这些东西能让你和阿姨生活得更好。你不为自己,也要为阿姨多想想。”

岑蔚然眉心收紧,眼里纠结万千。

其实,从赌场开张到现在她每个月都有固定上万的收入,多的时候甚至分到过十几万。

钱够用就好,她从不贪多,所以,对于遗产这种东西,也从未抱有幻想。

可岑蔚然无法确定母亲的想法。

这些年,妈妈独自抚养她长大,岑振东亏欠最多的人不是自己,而是母亲!

说句不好听的,这些钱她就算拿了,也受之无愧!

更何况,岑朵儿找人绑架她,如果不是江豫搭救,她恐怕已经被刀疤脸……

对方不仁,就别怪她不义。

“你想多了……我没打算放弃继承权。”说完,兀自低头,又变回木讷的样子。

男人眼底闪过错愕,旋即演变成无奈,最终化作唇边一抹淡笑。

倒是他自作多情了?

或许,这个女人从来都不是他想象中以为的那般善良可欺。

也对,能挑唆刀疤去对付岑朵儿的人又怎么会是个受气包?

最后,在众人见证下,秦蓉娘仨和岑蔚然各自在遗嘱上签名。

张闾检查一遍,“没有问题。”

合上文件放回公文包,“明天下午三点,中正律师行,我会亲自把属于各位的东西交到各位手里,所以,请务必准时出席,如果,你们之中有任何一位不能到场,交接时间将无限期后延。”

“无限期?!”岑朵儿眼神一暗。

刚才她还在想,如果岑蔚然有什么不测那江州的产业……

可转眼,就让张闾把路堵死。

岑蔚然可以不急着拿到遗产,可她急!

公司改朝换代,她必须尽快掌握话语权。

“没错。现在遗嘱上交待的东西已经变更了所有权,在你们四位名下,但能否及时拿到还要看各位是不是能同时出席。”

秦蓉目露愤慨,“张闾,你在防谁?!”

“抱歉,这不是我的意思。岑董事长已经妥善安排一切,我不过是个执行者,不劳您如此动怒。”

“你!”

“张律师辛苦了,明天下午我们会准时到场,”岑朵儿开口,朝岑蔚然的方向瞥了眼,“只希望有的人不要故意整出幺蛾子来恶心大家!”

岑蔚然始终低头,不予回应,神色淡漠至极。

上午十点二十六分,追悼会结束。

宾客们看了场免费豪门大戏,心满意足地离开。

秦蓉被岑云儿扶着离开,边走边哭,直到上了车才阻断众人好奇的打量……

岑朵儿俨然成为顶梁柱,向各位宾客表示感谢,鞠躬相送,俨然一家之主的派头。

之后,又找到媒体界出席的人,许以好处,作为交换,今天灵堂之内发生的事绝不可见报,也不能传出任何风言风语而损害岑氏的形象。

张弛有度,恩威并施,很快将媒体笼络住,手段不可谓不高。

连江豫都不得不承认,岑朵儿才是继承公司的最佳人选。想必岑叔也考虑到这点,才会决定把岑氏交给她。

豪门生存法则说白了,就是弱肉强食。

无疑,岑朵儿是个凶猛的掠夺者,心够狠,定力足,关键胆子够大,一般男人都不一定有她这种魄力。

若非她动了不该动的人,江豫其实不介意交个朋友。

“那我也走了。”岑蔚然从他怀里退出,站到半步开外。

男人眉眼一深,“我开车送你。”

“不用,很近的,没必要。”

“正好,我走路送你过去。”

岑蔚然抿了抿唇,她还有话对他说,遂点头同意。

江豫撑伞,两人步入绵绵细雨之中,无可避免地靠近。

岑蔚然退开稍许,尽量保持两人之间一拳的距离,江豫没有故意靠近,反而不动声色把伞往她那边挪。

“我有话想对你说。”

江豫心下微沉,面上却看不出丝毫异样,“前面有个咖啡厅,我们进去喝杯东西。”

“好。”

两人落座,面对面。

岑蔚然发簪松了,江豫伸手欲扶,被她避开。

男人的手僵硬在半空,气氛顿时陷入尴尬。

她顺势将饮品单递上去,“看看想喝什么,我请你。”随意,又自然。

江豫接过,“怎么能让女士买单?应该我请你。”

岑蔚然没接话,伸手扶正发簪,又拢了拢耷垂下来的鬓发,半晌,“就当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一杯咖啡就像就想报恩?按照《白蛇传》的套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吗?”

半开玩笑半当真,男人眼底多了一抹深意,他相信她能看懂。

岑蔚然也确实看懂了,这算什么?

含蓄的表白?

还是,故作暧昧的试探?

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乐于见到的。

“除此之外,其他都可以商量。”想了想,补充道,“前提是我有,你尽管开口。”

------题外话------

晚点有二更哒!么么啪!全文订阅的美妞儿可以进群看福利哦,验证群号是120947248欢迎大家~

另外,推荐鱼儿完结文《重生娱乐圈之孕妻影后》安安爸妈的故事!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