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撞上了(二更)/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岑蔚然小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你现在已经是顶级富婆行列里的一员,可谓腰缠万贯,就不怕我狮子大开口?”

“顶级富婆?”她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吗?”

“当然!我还算表达比较含蓄的,如果换个人可能会立即匍匐脚下求包养。”

岑蔚然咧了咧嘴,“你真幽默。”

江豫目光郑重起来,“然然,我没开玩笑。”

女人微愣。

“其实……”

“二位想喝点什么?”身着制服的店员笑容可掬。

江豫话到嘴边,就这样被打断。

“拿铁,你呢?”抬眼问他。

“摩卡。”

“好的,请稍等。”

店员离开后,两人之间陷入短暂的沉寂。

“其实,你不用谢我,”江豫笑道,“是岑叔。他怕你有危险,所以才找我帮忙。”

“可救我的人是你。”

四目相对,江豫看出她眼里的认真,“所以你铁了心要还?”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如果我只要你以身相许呢?”

岑蔚然倏地敛眸,“抱歉,我有男朋友了。”

江豫微怔,似有些无法置信

“真的。”

“……”

江豫暗骂自己昏了头,如此冒进,连状况都没搞清楚就贸然提及。

至于所谓的“男朋友”,只要没变成“丈夫”,他还有机会,不是吗?

“如果你想要江州的产业,我可以……”

男人苦笑,“然然,我救你不是为了那些东西。论财力,江家不比岑家差。”

她动了动唇,到底没开口。

有些事情,真的不需要刨根问底。

很快,咖啡送上来。

“您的拿铁,您的摩卡,请慢用。”

岑蔚然用勺子搅匀,执杯,轻抿一口,苦中带甜。

温热的液体滑入食道,喷香,细腻。

两人坐了小半个钟。

“时间不早,我先走了。”

“送你。”男人跟着起身。

“我就住在对面,青铜巷。”

“一起。”

他拿了雨伞,往门外走。

岑蔚然不得不跟上。

有时候,男人固执起来比女人还可怕,嘴不多说,直接行动。

也不知道,是在跟谁赌气。

好在伞够大,足够遮。

还是一拳的距离,不近不远,两人专心看路,仔细脚下,都没再开口。

岑蔚然是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

江豫则在想,然然口中的“男朋友”究竟是何方神圣,看来要让阿三去查一查了……

殊不知,这一刻想调查的人,下一刻会直接出现在眼前。

殷焕最近过得很不好。

媳妇儿已经三天没跟他说过一句话,把自己锁在房间,不放他进去,也没主动出来。

家里的烟缸已经满了,地上全是烟头,脏衣服堆成小山——脏、乱、差。

他不敢去招惹她。

甚至有些害怕,怕两人真的走到无法挽回的境地。

所以,他晚上都是去赌场睡,第二天中午下注结束他再骑摩托回来,顺道路过粤菜馆,替她打包最喜欢的虾饺和萝卜糕。

可是今天,就在他停好车,取下头盔,准备上楼的时候,他看到了什么?

自己的媳妇儿和一个男人并肩走来,同撑一把伞。

殷焕承认,那一瞬间,他嫉妒得想杀人。

是的,嫉妒。

男人一件深灰衬衫,西裤笔直,举手投足间所散发出的尊贵让人自惭形秽。

脚下一顿,岑蔚然似有所觉,抬眼,怔愣。

江豫见她突然停下来,顺势望去,便见不远处遮雨棚下,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们。

“然然,这位……”

“然然?”殷焕伸手,抹掉脸上的水珠,“叫得真亲热啊。”

岑蔚然别过头,转而看向江豫,“我到了,你回去吧。”

“怎么,当着我的面护着奸夫,岑蔚然你真是越来越好样了!”

“殷焕,你嘴巴放干净点!”

三天以来,只是她开口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殷焕心里针扎一样疼,脸上的笑却未改半分。

“嫌弃了?这张臭嘴可是亲过你身上每一个地方。”

江豫眉心狠狠一紧。

岑蔚然气得全身颤抖,羞愤、恼怒令她双颊涨红,尤其当着江豫的面,上一刻她还信誓旦旦说自己有“男朋友”,下一秒,现实就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无地自容。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人?”江豫上下扫视殷焕,继而冷笑,“除了脸能看,其余一无是处。”

“你他妈敢不敢再说一遍?!”

殷焕伸手扯他领口,江豫闪身避开,抡拳回敬。

岑蔚然猛地插到两人中间,“够了!”

两方同时住手,都怕伤到她。

“江豫你先走吧。”

“可是你……”

“算我求你,走吧。”

半晌,“……好。”他把伞柄交到女人手里,转身跑进雨幕之中,很快,背影便消失不见。

岑蔚然收回目光,无视殷焕几欲狂躁的表情,径直上楼。

回到家里,她把伞收好,换了拖鞋。

殷焕紧随其后。

哐当——

摔门巨响,带着泄愤的狠劲。

“你不痛快,拿门撒什么气?”她走到沙发坐下。

“岑蔚然,你把话给我说清楚!那个人是谁?你为什么跟他在一起?!”

殷焕冲到她面前,眼里跳动着火光。

“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她冷笑,有种破罐破摔的恶意,紧盯着男人表情,不错过他脸上流露出的任何一丝痛苦,心里竟有种变态的快意!

那晚,她的脸是不是也这样扭曲狰狞?

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贴面亲吻,愤怒将一切理智燃烧殆尽,最后才犯了那样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没有江豫……

现在的她恐怕早就是一滩烂泥!

殷焕心里咯噔一声,要摊牌了吗?

不……

“媳妇儿,你看我给你买了虾饺和萝卜糕,还是热的,排了好长的队……”

女人眼里闪过错愕,不是应该歇斯底里和她大吵一架,然后逼问江豫的身份吗?

他怎么……

“来,你趁热吃。”他把一次性木筷拆开,又并在一起搓掉毛屑,讨好般递到她手边。

岑蔚然不接,他就使劲往她手里塞。

“是平时你最喜欢去的那家,尝尝……”

见鬼一样的眼神。

“行,那我喂你……”男人蹲在茶几旁边,夹了块萝卜糕小心翼翼凑到她嘴边,“媳妇儿,你吃一口啊……”

机械地张嘴,咬一口,嚼几下,咽进肚子里。

“要喝水吗?我给你倒……”说着,又搁了筷子冲进厨房。

等他出来的时候,手里端着个玻璃杯,杯口还缭绕着白气。

殷焕想喂她。

岑蔚然别过头,男人僵在原地。

半晌,她开口:“想喝酸奶。”

殷焕反应过来,两眼发亮,“你等着,我马上去买!”

一阵风似的冲出门。

岑蔚然长吁口气,绷直的后背蓦地一垮,软倒在沙发上。

她需要时间冷静……

却说追悼会那边,宾客逐渐散了,岑朵儿送走那拨媒体记者,才有了喘口气的间隙。

转身,便见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往外走。

“阿征,你等等!”

脚步未停。

岑朵儿咬牙,“陆征!你站住!”

她对陆征的喜欢从不掩饰,可惜,对方却一直装傻,连一声“阿征”都不肯定应她。

“有事?”

女人深吸口气,抬步走到他面前,“谢谢你能来。”

“陆氏和岑氏一直有合作,况且岑董是长辈。”

“最近有没有时间,我刚接手公司,两家的合作项目可能还需要你讲解一番。”

“问陈秘书。”

“……”

“可是有些核心机密……”

“与岑氏的合作,我不经手,全权交由韩威负责,你有需要可以找他。”

说完,转身离开,背影清隽挺拔。

岑朵儿咬唇,暗下决心:陆征,终有一天你会是我的裙下之臣!

丝毫不知自己已成为某女眼中誓要征服的对象,陆征刚上车就接到了某妞儿耍宝的电话——

“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一群蓝精灵,他们活泼又聪明,他们调皮又灵敏……”

话没说,倒是先唱起了儿歌。

“欧~可爱的蓝精灵~”

……

“欧~可爱的蓝精灵~”

男人没说话,由她唱,眼里却慢慢浮现出一层淡笑。

“……好听吗?”

终于唱完,开始讨赏。

“还行。”

谈熙面色一阵,“不能还行,要说——很好!”

“……”

“来,我说一句,你跟着说一句。咳咳……你唱得很好!非常好!特别好!天下第一好!”

二爷嘴角一抽,果然药不能停。

“陆征!你不说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哼!你都不知道夸奖一下我!”

“乖,怕你骄傲。”

“你不夸我一样骄傲。”

“嗯,那就更不能夸了。”

“……”

“在干嘛呢?”贫了一阵,谈妞儿恢复正常。

“刚参加完一个追悼会。”

“哦。”那还真是件悲伤的事,“你什么时候来津市?”

男人低笑,眼底无奈翻涌:“我才回来一个星期不到。”

“哦,原来已经过了这久,说吧,什么时候。”

“你呀……”

谈熙哼哼。

“听说你们最近小测……”

“打住!能不能聊点学习以外的事?”

“比如?”二爷挑眉。

“唔……你喜欢什么姿势?”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骑马式,后入式,观音坐莲式……”

“谈熙!你是不是皮痒了?!”

“是啊是啊!你要来打我吗?”

“别学那些满口粗。”

“哼!我就喜欢粗,你管不着!”

------题外话------

啊呀~终于让狐小熙和狼小征粗线啦~

T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