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我想你,怼渣男/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嗯,你喜欢粗。”

这回,换谈熙讷讷反应不过来。

那个……她没拨错电话吧?

对面那厮确定是陆征,没被掉包?

“咳咳……”

也许,只是她想歪了。

“学校要开运动会?”二爷不动声色转移话题。

“嗯啊,下个星期。”

“放几天?”

“我算算……大概六天吧。”

运动会三天,周末两天,星期一没课。

“回京都。”

“啊?”

“带你去苏黎世。”

谈熙眼前一亮,软绵绵的身体瞬间坐直:“就咱俩?”

“不然你还想有谁?”

“那个……你要带我出国旅游?”绞头发,期期艾艾。

“顺便。”

“啥意思?”

“过去办件事,正好你有时间。”两个前提条件。

谈熙笑容一耷,还真够顺便的。

“不想去?”男人挑眉。

“才怪!”谈熙立马接话,虽然是顺便,可也比一个人孤零零待宿舍强啊!

安安和小公举不用说,肯定要回家的。

韩朔加入了吉他社,凭着一股子外放的Rocker(摇滚歌手)气质,很快交到了一票志同道合的新朋友,听说最近忙着成立乐团,整天不见人影,更甚连课都不去上。

没回都死乞白赖托谈熙替她签到,搞得任课老师每次都用那种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她。

好在,某妞儿脸皮够厚,老师看老师的,她签她的,多好。

“等等……”谈熙猛地想起什么,“我之前报名了女子八百。”

“安排在第几天?”

“第一天下午。”

“不影响,当天走也来得及。”

“津市好像没有直飞瑞士的航班……你不会还让我先回趟京都吧?!”明显排斥的语气,那得多累?

“不需要。从津市到香港转机。”

“那你能不能来看我比赛?!”

“尽量。”

“你要说一定!”

“……”

“说!”

“嗯。”

“别‘嗯’,人家要听‘一定’嘛~舅舅~阿征~小征征~”

男人心尖儿颤栗,似电流划过,麻痒难耐。

“……一定。”

“你要敢不来,我就——”

二爷好整以暇,唇角微勾,“就什么?”

“不让你碰!天天吃素!”

陆征:“……”

好吧,这确实是个不小的威胁。

两人商量好行程,“……那就先这样。”

陆征准备挂断。

“等等!”

“嗯?”

“陆征同志,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什么?”

谈熙咬牙:“你就是根木头!”

这种话二爷已经听过不止一遍,从起初的怒意盎然,到如今习以为常,在他尚来不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被某妞儿深深套路了。

关键,他还觉得这种感不错,并乐在其中。

果然,每个人内心都住着一个犯贱的自己,一旦遇上对的人,分分钟化身“抖M”——花式求虐!

这不,二爷那嘴角快翘上天了,被骂也浑身舒坦。

谈熙快被他给气死了,说句“我想你”很难吗?

唉……

只怪当初被眼屎糊了她贼亮的双眼,世上男儿千千万,她怎么偏偏挑中这一款?

还是自己死皮赖脸缠上去,把人缠烦了……

早知道,就该矜持一点嘛~

急个啥?反正迟早都要落到自己手里。

失策!大大的失策!

眨眼间,某妞儿脑子里闪过N种念头,最后决定——

“说你想我,立刻马上!”

既然山不来就我,那还是换我就山得了。

她这个女朋友当得也忒全能,不仅陪吃陪喝,陪聊陪睡,还手把手指导说情话!

陆征啊陆征,你这辈子算捡到宝了。

如果二爷知道她此刻的想法,估计会呵呵两声,再点头,确实是“宝”——“宝气”的“宝”(四川话,近似耍宝的意思)。

“你不说我就不挂电话!”

“威胁爷?”

“陆征!你就不能配合一点?!”谈妞儿觉得自己好内伤,心口痛……

“嗯,我想你……”顿了顿,“在床上的样子。”

“陆征——你丫@¥%……”

可惜,那头已经挂断。

“Shit!”

“哟,谁惹你了?”小公举从洗手间出来,冷不丁迎上这么一句。

谈熙鼓着腮帮,狂躁中。

“安安,能借你的护手霜用吗?”小公举大眼眨巴。

“可以。”安安从柜子里拿出一管新的递给她,“送你。”

“这……不好吧?”冉瑶不缺买护手霜的钱,可安安的东西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

“没事,家里还有。”

“那我买好了……”

“不用,自己做的,不值钱。你喜欢就好。”

“天哪……安安,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吗?”

“唔……”她想了想,“造原子弹吧。”

“……”

“不过,我哥会。”

“……安安,你这笑话怪冷的。”

安安耸肩,不欲争辩什么。

“对了熙熙,你今天没去上课,老范点你名起来回答问题,结果没人应,现场迷之尴尬。”

“啊?”谈熙懵逼。

安安点头,“范教授托我带话,让你下午去趟行政楼。”

小公举猛地想起什么,“熙熙,反正你要去办公室,顺道帮我把作业捎过去,上午忘拿去教室了。”

“哦。”

“你怎么蔫巴巴?”冉瑶把两张素描纸交给她。

谈熙伸手接过,放到画板里压好,“你们说,被男朋挂电话是种什么感觉?”

安安:“会有失落吧。”

小公举:“没有男朋友的人拒绝回答此类问题。那个……他为什么要挂你电话啊?”

谈熙摩挲着下巴,若有所思,半晌:“估计怕我调戏回来……”

这话,隐藏的信息还真不是一般的多。

“讨厌!就知道发狗粮。呜呜……你就不能稍微顾及一下我这个孤家寡人的心情吗?”

“嘶,你这话可就不对了,上回咱们仨从食堂回来的路上,不是有个大二学长当众向你表白嘛,叫杨什么来着……”

“许博。”安安适时更正。

“对对对,就是他!说说呗,你们俩发展到哪个阶段了?”

小公举捂脸:“什么哪个阶段……才没有呢!”

只是那表情怎么看,怎么心虚。

谈熙啧了声,果断有奸情!

转眼去看安安,见大美人若有所悟的样子就知道两人是想到一块儿去了。

“坦白从宽。”谈熙摩拳擦掌,“一句假话,后果自负。”

“瑶瑶,你们真的在一起了?”安大美人支着下巴,一脸好奇。

小公举嗷叫一声,她这是挖个坑把自己埋了……

在两人轮番轰炸之下,她不得不实话实说。

原来,上次表白事件后,许博不知道从哪里打听到冉瑶的微信号。

一开始,他发消息,冉瑶不回。

就这么坚持了两个星期,小公举才傲娇地送了个笑脸的表情。

许博也没放弃,两人现在就这么不咸不淡地当了“网友”,至于“交往”还真是没边儿。

“那你觉得他这个人怎样?”安安问道。

“相貌还行,身高达标,关键是会打篮球,我个人来说还是比较喜欢阳光boy。”

“品行呢?”

“不知道……”又没真的相处过,顶多在微信里聊一聊,“那人说话倒是挺幽默的。”

“比如?”

“他会发一些睡前笑话过来,天冷了叮嘱我加衣服。”

谈熙咂咂嘴,“据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种人是两个极端,要么暖男,要么就是个渣!”

“啊?”小公举嘴张成O形,“有什么根据?”

“天性使然,或者道貌岸然,就这两种情况,爱信不信。”

冉瑶目露沉思。

“那你先说说,你究竟对他有没有感觉。”

“感觉?”圆圆的小脸,蒙蒙的表情,简直不要太可爱,“什么感觉?”

“就是心跳加速、呼吸停滞,一见到人就恨不得扑上去。”

“呃……那不成疯狗了?”

谈熙:“……”

安大美人笑出声。

“这么说,你对他没感觉喽?”

小公举点头。

“那还是算了吧。”

“拒绝?”

“必须的!”

“嘿嘿……熙熙,你好坏~”

“我这叫快刀斩乱麻!”

安安略犹疑,“这样对人家会不会残忍了一丢丢?”

“好像也是……”冉瑶点头,没办法,她总是心太软。

谈熙简直对这两个人无语,“不拒绝难道还接受?说来说去不就这两个选择?磨磨唧唧……除非,你想吊着人家,往备胎发展。”

“我才不会!”

“乖,”谈熙拍拍她的头,安抚小公举炸毛的心,“那是莲花婊做的事,你还没那道行。”

小公举把脸一沉:“所以,这算夸我还是损我?”

谈熙呵笑。

“嘛,其实,要想知道许博是人是鬼也没那么难……”

“你有办法?”

“嗯哼。”

五分钟后。

谈熙坐在电脑前,将调出来的画面移给两人看。

“这是什么?”小公举皱眉,看着屏幕上一大堆的文件夹。

“许博的东西。”

“天!你黑了人家电脑?!”小公举差点跳起来。

安安朝她竖大拇指。

“难怪每次小测你都不当回事,期末也不怕挂科,如果真不及格,直接黑进教务处后台把分数改一改……”

谈熙眼前一亮:“嘿,我怎么没想到?可以可以……”

棒槌就再也不用担心她的学习了,高分手到擒来。

“你们没救了。”小公举摇头,生无可恋的样子。

这都是些什么奇葩舍友,一个比一个牛掰,就连一直被她视作完美女神的安安也腹黑至此。

“这是什么?”

“好像加了密的。”

“点开看看不就知道了……”谈熙挑眉,十指在键盘上飞速敲击,而后鼠标单击。

“啧啧……不得了!”

“天!”安安腮边泛起一丝红晕,赧然地别开视线。

“啊——”小公举尖叫一声,抬手捂眼,那满屏白花花的肉让她想吐。

谈熙轻咳两声,这个时候她有必要站出来说明一下。

“其实,男生看A片很正常,但是——”话锋陡然一转,“这个叫许博的,确实有问题。”

“什么问题?”

谈熙面色一正,“这些片子大概分为两类,一类涉黄,一类涉暴。前者又是极度重口的**、娈童等内容,后者更不得了,杀人分尸、刮肉啖血……总之,极其变态,这个阳光boy似乎有点表里不一呢。”

冉瑶浑身发颤,凉意骤起。

“以后离这种人远点,明显心理阴暗。”

安安叹了口气,“知人知面不知心,还好,发现及时……”

小公举拿出手机,当着两人的面把许博拉进黑名单。

“我我我以后再也不随便跟陌生人聊天了。”说着,一头扎进谈熙怀里,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

谈熙两手大张,表情错愕,半晌,“那个……你吸取教训就好。”

这回,是真把小公举吓怕了。

谈熙没说的是,她在入侵许博电脑的时候,还看见另一个磁盘里存了不少用手机拍摄的视频,看角度明显是偷拍,至于内容,一男一女上下交叠,还指望人家在玩相扑?

关键,里面的男主角就是许博本人,而女主角每个视频都不同。

所以,还真不是她单凭几段视频就随便给人扣帽子,那什么许博压根儿就不是好东西!

借此给小公举提个醒也好,免得她真被人骗财骗色,到时候没地儿哭!

至于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还是算了,没必要把人吓得太狠,万一冉瑶从此对男人有了心理阴影,那才是罪过……

中午,三人结伴吃饭。

排队的时候,小公举看见许博正端着餐盘和他身边一个男同学交谈,立马吓得往谈熙背后躲。

“好了好了,人都看不见了,你还藏什么?”

“你说,我把他拉黑,万一他发起狂来,不会一刀把我给咔嚓了吧?”

“这脑洞,真够大的。”

“……你不说他是个变态嘛!什么事做不出来?”

“那倒不至于。现在是法治社会,杀人犯法的,他不会傻到把自己搭进去。”

好一番劝解,冉瑶的情绪才安定下来。

谈熙和安安对视一眼,皆有深意。

饭后,照例午休。

韩朔三天两头不见人,大家已经慢慢习惯了。

等小公举爬床后,谈熙朝安安使眼色。

两人悄悄出到阳台。

“你应该也发现了吧?”谈熙开门见山。

“如果你指许博的话。”

“啧,看来那小子马脚藏得不大好,被我们俩都察觉了。”

安安抿唇,拢了下长发,“我以为,你会说咱们目光如炬,明察秋毫。”

谈熙一扬下颌:“事实如此。”

两人相视一笑。

“你怎么发现他有问题的?”

安安组织了下语言,“第一次是在学校门口,我看见他搂着一个女生进了对面的七天连锁。第二次,是上体育课的时候,他在教一个女生握拍的方法,从背后斜着眼往那个女生的衣服里看。”

谈熙撇嘴,当时他跳出来表白的时候,还挺佩服这人的勇气,没想到骨子里烂成这样。

“你又是怎么察觉不对的?”

“就前天,路过篮球场的时候,我看见他伸手去捏另一个男生的屁股。”

“真恶心。”

“不过还好,发现及时。”

“嗯。”

午睡起来,谈熙到行政楼报到。

范中阳正打呵欠,拿着他的金丝眼镜在擦,看样子应该也才午休起床不久。

“来了,坐。”范老头指着面前的椅子。

谈熙把两张素描递过去,“帮舍友交作业。”

范中阳伸手接过,放进抽屉里。

“教授找我有事?”

“哦,这是上次你去画展工作的酬劳。”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一个牛皮信封,推到谈熙面前。

“酬劳?不是相当于志愿者吗?”

“你不一样。之前那批选上的才是志愿者,后来又找了兼职工,你也算在里头。”

“哦。”既是劳动所得,谈熙也不客气,拿在手里掂了掂,不多,但总比什么都没有好。

“谢啦!”

范中阳就喜欢她身上这股爽快劲儿,也不觉得如此直接的动作有何不妥。

“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走……”

“等等,你今天没去上课?”

“哦。”

“生病了?”

摇头,看她现在这样像个病号吗?

“那为什么?”范老头目露关切,他惜才。

“睡着了。”

“……”

“不想起。”

“……”

某妞儿理直气壮,偏偏范中阳拿她没办法,这是之前就谈好的条件,连同接下来三周不做作业。

“我这里有份工笔画的复印件,你看能不能是试试着配色。”

“现在?”

“不要求你一定配完,但是要把思路说给我听。”

“无偿劳动?”

范中阳嘴都气歪了,好多学生抢破头的机会,她居然还惦记着报酬?!

真够……直白的。

“有偿。期末加综测,干不干?”

“五分。”

“你!”人家国际赛事得金奖也才只能加五分,她配个色就狮子大开口,还真是……

一点亏都不肯吃!

“范中阳咬牙,“行!不过,你做出来的方案得让我满意才行。”

谈熙打了个响指,“成交。复印件拿来?”

范中阳从身后的大抽屉里拿出一幅卷轴,交到她手里。

“裱好了?”挑眉,诧异。

“嗯,粗略弄了一下,主要是为跟卷轴配色。”

谈熙嘴角抽搐,“你换个轴不就行了?”

“那不一样,你再仔细瞧瞧。”

谈熙抹了一把,蓦地拧眉,“这轴……玉做的?”

范中阳点头,“不然,你以为我在烦什么?”

“哦~你烦的东西,交给我来做?”

“咳咳……不是那个意思嘛!这叫集思广益,说不定灵感就来了!”

呵呵哒。

“电脑可以借来用用吗?”

“里面有一台,你要电脑干嘛?”

“配色。”

“投机取巧。”

“反正我只写颜色编码,不管实际调配。”

范中阳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就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学生,偏偏他还讨厌不起来……

而此时,学校门口正驶进一辆黑色奔驰。

“阿琛,范教授这个人好相处吗?”奚葶坐在副驾驶位上,偏头看旁侧的男人,风灌进半降的车窗,将她发丝吹散,乍现一种凌乱的美感。

可惜,男人目不斜视正开车,没空看她。

闻言,沉吟一瞬,“怎么说……范伯伯这个人比较严格,但十分爱才。他看过你的简历,没说话就代表默认,对你还是有几分欣赏的。”

女人叹了口气,笑道:“这次多亏阿姨牵线搭桥,你记得替我谢谢她。”

“放心,已经替你谢过了。”

“就知道你最好。”附送香吻一记。

“别招我,开车的时候多危险?”顾怀琛佯怒。

“少来,得了便宜还卖乖,讨厌!”一嗔一笑,娇态毕现。

“我就不陪你上去了,行李我先放公寓,你这边快完了给我电话,开车来接你。”

“阿琛,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女人笑得一脸幸福。

“又说什么傻话?”目光宠溺。

奚葶目光微闪,“对了,阿姨有没有说我在这里会待多久?井教授那边……”

男人眉心微蹙,“你先把手上的事情做好,至于拜师,随缘吧。”

“好。”她笑着应了声,借着敛眸的动作掩下其中翻涌的不甘。

范中阳固然不错,却比不上井巡的盛名,她放弃意大利的学业,一部分是为了抓牢顾怀琛,而另一方面则是看中了井巡的名望,如果能够拜他为师,今后的路会好走很多。

“到了。”

“嗯,那我先上去。”

奚葶下车,朝男人挥挥手。

目送顾怀琛离开,她才转身进了大厅。

------题外话------

奚渣上线,有二更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