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熙熙,我二哥介绍给你/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盛站在警局门口目送众人离去,夜风刮过,蓦地打了个寒颤。

“林局,钱、钱副队他……”小王慌慌张张冲出来,“打120……”

“钱进强怎么了?”

小王面色发白,全身哆嗦,“死、死了……”

“什么?!”林盛虎躯一震,“快,带我过去!”

两人步伐匆匆……

“就、就是这里……”小王伸手推门,却将头转开。

林盛看到浑身是血的钱进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面色剧变,“老钱?!老钱?!你醒醒!醒醒!”

安家真是太猖狂,竟敢在警局杀人!

怒火直冲大脑,林盛觉得自己作为局长的威信大打折扣,尤其还当着下属的面!

当即掏出电话,拨通。

“赵厅长,我林盛,有件事要向您汇报……”

待他义愤填膺说完,那头却久久不语。

“……他们简直目无法纪!只要您下发逮捕令,我这边立马配合抓人!”

“小林,你在这个位置上多久了?”

林盛一愣,“三年……”

其实,按他的资历,早在去年就该升了,没想到最后被人顶缸,害他空欢喜一场,至今仍有心结。

他就不明白,为什么总差最后一步?

才干,他有;人脉,不缺,可每每到了紧要关头就掉链子!

对此,林盛归咎于自己运气不好。

“就凭你今天这番话,别说往上爬,就算把你给撸下来也是活该!”

“姐夫,我……”

“你究竟知不知道安家意味着什么?!别说你我,就是再往上也没人敢动,你居然还想抓人?!”

林盛冷汗涔涔,嘴上却仍然不服气:“一个混黑道的,有那么大能耐?”

“愚蠢!我问你,宋家之前,权力核心是谁?”

“纪家。”

“可如今呢?除却一个纪修宸,你还看到哪个姓纪的身处高位?!外界传言,纪家子孙一代不如一代,可你怎么不想想,偌大一个家族哪有说败就败的?”

“可宋家底子干净,上位也是情理之中。”

“宋家干净,难道江家就不干净?纪家式微,按理说应该屈居第二的江家大展拳脚,可为什么就偏偏捧了宋家出来?”

“这……”林盛词穷。

“如果没有人在后面推波助澜,宋家能走到今天?纪家有纪修宸,江家有江昊霆,可最后却让宋禹(宋白父亲)独领风骚,那是因为宋禹身后站着安隽煌!”

这是林盛第一次直接触碰派系之间的秘辛,虽然他早前就听说过安家如何如何,却未曾放在心上。

潜意识认为那就是个过气家族而已。

毕竟,政权在宋,军权在庞,而陆家富可敌国,却从未听说安家在此之列。

“安家,真有那么厉害?”林盛突然不确定了。

赵厅长是他姐夫,肯定不会骗他。

“阿盛,”那头已经换了称呼,“你资历尚浅,又迟迟爬不上来,所以有些事不一定清楚。姐夫不会害你的,这件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当没发生过。”

林盛见钱进强还有呼吸,赶紧让小王送医院,而他自己则捂住手机进了办公室,关门落锁。

“还活着?”

“嗯,刚才发现还有气,已经让人送医院。”

“对方还是手下留情了。”

“姐夫,你说安家一个混黑的,哪来这么大权力?竟然连宋家都……”

“白不离黑,黑不离白,黑白本就相互依存。”

“我……是不是闯祸了?”

“不至于。你说被抓进来的三个小姑娘其中有一个姓安?”

“对!叫安安!”

那头长叹一声,“糊涂!你手下的人究竟有没有点眼色?!想立功想疯了!什么人都敢招惹!”

“姐夫,那姑娘是?”

“安隽煌最疼爱的小女儿,绝少爷最小的妹妹。”

“绝、绝少爷?!”林盛肝胆俱寒。

“没错,就是前段时间把非洲恐怖组织折腾得死去活来那位。听说,最近回国了……”

林盛两腿发软,如果不是扶着桌沿,恐怕已经跌坐在地。

“所幸,这件事你没参与,牵涉不到你身上。警局那些不干净的人趁早清理了,也算卖安家一个好。阿盛,你要想往上爬,除了能力之外,还需要更大的靠山,我的意思,你懂吗?”

“姐夫是说……安家?可对方未必肯搭理我这个小角色……”

“不需要。你只要做出该有的姿态,前面的路自然有人替你扫清障碍,这叫——借势。”

林盛全身一震。

“这也算……你的造化。”

周奕送谈熙和冉瑶回学校,车停在门口,谈熙让小公举先回宿舍,她自己却不急着离开。

周奕挑眉,“谈姐还有事?”

“宋小白是不是知道了?”

点头。

“他让你来的?”

点头,又摇头。

“啥意思?”

“你舍友找我的时候,三儿还不知道,来的路上他才打电话过来。”

“你还挺自觉。”

周奕:“……”

“我问你,安安是什么来头?”

“不知道。”

谈熙下意识拧眉。

“我只知道安家。”

“说说看。”

“你听过安氏集团吗?”

“总部在美国,生意遍及全世界?”

“呦,还以为你跟我一样不学无术,没想到还有点见识嘛!”

“滚!”

谈熙在美帝国读书的时候,没少听过安氏的名头,或褒或贬,意见不一,但神奇的是,每个人提起都是一副敬畏模样。

周奕嘿笑两声,“安氏背后耸立着安家,而安家独占全球黑道半壁江山,近年势头正猛。”

“安安是安家人?”

“不然?”周奕挑眉,“你以为什么人都敢在警局动手?”

谈熙啧了声,“没想到,我身边竟然隐藏了一个黑道千金。”

“确实没想到……”周奕摸摸鼻子,“你运气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也不怕酸倒牙!嫉妒就说呗,我又不会笑你。”

周奕气得干瞪眼。

谈熙挥手,“走了,替我谢谢小白。”

“诶!我好歹跑了一趟,你怎么不谢我?!”

“你都叫我一声‘谈姐’了,做小弟不是应该肝脑涂地吗?还求什么表扬?”

“……”

警局一事,就此揭过,谁也没有再提。

对待安安,原来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

谈熙是因为坦然。

韩朔纯粹不长心。

至于冉瑶,她至今还以为是周奕那厮的功劳。

吴添和他那帮兄弟也都被放出来,消停了一段时间,之后又重出江湖,却再也不敢找谈熙的麻烦。

每次见到,都要绕开走。

而许慧慧在一个星期之后转学了!

听说家里发生了重大变故,全家人准备迁去南方,连同她的学籍也一并转走了。

吴添去送她,莫名其妙挨了个大耳刮子,“都是你,害了我舅舅……”

谈熙是从吴添的小狗腿阿良那儿听来的。

“她舅舅怎么了?”

“听说坐牢了。”

“为什么?”

“刑警大队队长,徇私枉法呗!”

“姓什么?”

“张。”

“哦。”

对话到此结束。

究竟是谁的手笔,谈熙不知道,但左右不过那几个人。

要么宋白,要么就是安安背后那座大山。

日子又恢复从前的平静。

安安还是慢节奏过着她的小资生活,只是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

“因为我大哥回来了!过不了多久,二哥也会回来!”

“你不是还有个姐姐吗?”

“她啊,在瑞典作威作福,已经乐不思蜀了!”

小公举每天课堂、食堂、宿舍三点一线,四人之中就属她最像个大学生。

韩朔还是忙她的乐队,今天这个社团活动去助阵,明天那家招新去表演,顶着一头五色祥云,日子过得也五彩斑斓。

“吴添今儿亲自来道歉了,还主动赔钱!哈哈哈——”

“嘚瑟!”

“我高兴!”

“不过,我也没让他多赔。”

“你有这么好心?”

“唉,吴添一个农村来的,你指望他能拿出十几二十万?我告诉你,阿加那把吉他就值这个数!”韩朔伸出五根指头。

“所以,他到底赔了多少?”

“……八百。”

“蠢货!”

“我这叫与人为善!”

“你该不会看上人添哥了吧?”

“啊呸——谈熙,我挠死你!”

至于谈熙,她现在天天练长跑,为即将到来的运动会做准备。

她家棒槌要来,可不能丢脸!

“我说熙熙,你每天这么跑,不累啊?”小公举捧着薯片,一口接一口,嘎嘣脆。

谈熙刚跑完回来,大汗淋漓:“还行,多跑几次就习惯了。”

“你这么拼到底为什么?”

她轻咳两声,“那个……后天我家那位过来,请大家一起吃个饭?”

“啊?”

“啥?”

“神马?!”

“不去拉倒!”

“去!”

“必须去!”

“一定去!”

三个人冲上来,把谈熙围在中间。

韩朔两眼堪比X光,那叫一个凌厉,“我倒要看看究竟何方神人,居然把你这只妖孽给收服了!”

小公举满眼红心:“是花美男吗?”

安安还算淡定:“很好奇。”

“后天见面不就知道喽~”谈熙眨眼,笑得高深莫测,“到时,可别太惊讶。”

“惊讶?不会是个猥琐大叔吧?”韩朔目露嫌弃。

谈熙:“……”

“唔……不要啊!小鲜肉最好了……”

安安突然开口,“我觉得我二哥不错,可以介绍给你哟,熙熙~”

------题外话------

有二更,如果过了十二点没刷出来,就明早来刷!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