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正好无赖配痞子/纨绔拽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买了大衣还不算完,陆征非拉着她去挑羽绒服。

“不去!”谈熙杵在门口,死活不进。

“谈熙!”

“不是已经买了大衣嘛?我替你省钱。”女孩儿俏生生站着,眨巴眼,一副“我很贤惠,赶紧夸我”的样子。

陆征嘴角一抽。

牙疼!

不再勉强她,干脆自己进去,环视一周,指着橱窗里那件白色及踝长羽绒,“这件。”

导购小姐乍一看这么帅的男人进女装店,半晌没反应过来。

陆征重复,眉眼沉沉。

“啊?哦。请问您要多大码?”

“有什么码?”

“S、M、L、XL。”

男人视线往门口一扫,似在确定谈熙身形:“拿加小码。”

“呃……这款羽绒服在设计的时候本就偏小,如果您要XS码的话,建议最好本人来试。”

谈熙站在门口,百无聊赖,透过橱窗正好看见陆征和笑容甜美的女服务员低头讲话,两人离得太近,透着一股子暧昧。

顿时,心下骤沉。

也不管衣服丑不丑了,径直推门而入。

陆征眼里闪过一抹极快的笑,不动声色后退半步,“过来试试。”

“这件?”谈熙走到他身边,指着导购小姐手里的衣服,那样子,就像在挑选一把青菜,她和陆征是两口子,而那个售货小姐只是卖菜的。

“嗯。”

“你怎么不挑粉色?”

“这里没有。”

“……”

谈熙把身上的薄外套脱下来,里面仅着一件吊带衫,男人眼皮一跳,又不落痕迹移开,伸手接她递过来的衣服。

虽然只有短暂一瞥,可那精致的锁骨和颀长纤瘦的脖颈还是在他脑海里不停晃荡。

陆征呼吸一紧,“麻烦给我一杯水。”

谈熙回眸带笑,“两杯,谢谢。”

“好的,二位稍等。”

说话的空隙,谈熙已经把衣服穿好,白色的羽绒面料从脖子裹到脚踝,像拉长的面团,白白的一条。

女孩儿站在镜子面前,目露嫌弃:“臃肿得像只鸭子。”

“有白色的鸭?”

谈熙眨眼,“没有吗?那就鹅吧。”

陆征面上闪过笑,眼底尽是无奈,伸手替她将压在衣服里的长发拨弄出来,有点笨拙,却已尽力做到细致。

两人面对面,谈熙的目光平且直,落在男人下颌,有些浅显的胡桩。

视线上移,目光相对,甜腻的气息丝丝发酵。

售货小姐端着两杯水回来,打断了二人之间若有似无的旖旎。

“就这件。”陆征坚持。

谈熙对着镜子看了看,“会不会太长?”

“长才保暖。”

“你呢?”谈熙瞅他。

“我有。”

“可是真的很丑……”

“不丑,”顿了顿,“好看。”

就为这句话,谈熙拍板定论,“买!”

陆征从另一个架子上取下一顶白色针织帽,头顶有个夸张的大毛球,亲手替谈熙戴上。

“还有这个,一起买。”

女孩儿目露嫌弃。

陆征摩挲着下巴,眼底尽是满意:“这样才像个学生。”

谈熙:“……”她以前不像学生?

两人离开的时候大包小包,凉爽的季节,谈熙却出了一层细汗。

“好热……”她想脱外套。

动作一半,被男人止住,谈熙很怀疑这人哪来这么多手,明明他提的东西比自己还多。

“穿好。”

“热。”谈熙不敢。

“别闹。”

“我里面穿了衣服的。”

陆征眉眼微沉,一件吊带,确实穿了,可跟没穿有什么区别?!

最后,谈熙还是没脱成。

因为某人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难看来形容。

“我一会儿回学校。”两人回到酒店,谈熙把手里的东西放下,给他和自己倒了杯冰水,坐在吧台凳上小口小口喝着,鼻头上还挂着汗滴,颗颗晶莹。

陆征闻言,动作一顿:“别闹。”

刚结束通话,他把手机放好,迈步向谈熙走来。

“我没开玩笑。”谈熙一本正经。

男人眉头紧拧。

“明天运动会,我要回去……准备。”

陆征盯着她,笑得几分意味深长:“躲我?”

谈熙抿唇,没说话。

下午被折腾惨了,今晚不能再失守,否则明天八百米怎么办?

她练了这么久,总不能因为啪过头放弃比赛吧?

“谁知道你会不会发疯……”嘟嘟囔囔。

“你说什么?大声点。”

谈熙掀起眼皮看他,乖乖闭嘴。

“今天你也累了,晚上不动你。”陆征放软语调,心里是真疼她。

谈熙将信将疑,小表情就跟防贼似的。

气得男人咬牙切齿:“小没良心的东西!”

谈熙哼哼,不说话。

当晚,她没走成。

两人窝在沙发上看了部法国电影,尺度有点大。

谈熙倒是看得津津有味,可怜了二爷全片一百三十分钟,每时每刻都在咬牙隐忍,尤其,谈熙大半个身体都枕在他腿上。

影片结束,不多不少刚好九点。

谈熙往宿舍打了个电话。

“喂,安安,我今晚不回来了……嗯,在外面……明天,一定满足你们的好奇心……好,拜拜~”

收线,放下手机,从男人腿上爬起来,动作太猛,谈熙眼前一黑。

陆征眼疾手快把人扶住,“怎么了?”

谈熙摆手,狠狠眨了几下眼睛,才缓和过来,“没事,有点贫血……”

“你平时吃的什么?”

“啊?”

“我问你,平时吃什么?”男人语气之中已经染上了严厉。

“饭啊。”

“一天几顿?”

“……”

“说话!”

“你凶什么凶……”谈熙有点心虚。

“到底吃几餐?!”

“早上……宵夜……”

“谈熙!你特么能耐!”陆征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谈熙差点被他掀到地上。

女孩儿低头,认错的姿态。

“午饭和晚饭都省了,你要辟谷修仙是吧?!”

“那个……什么叫辟谷?”

二爷:“……”

“我是有原因的,你这么生气干嘛?”

“原因?”

谈熙小鸡啄米,“上次,是因为去蹭计算机系的课,结果被老师逮着编程,去食堂的时候全是剩菜剩饭了;上上次,是韩朔没做作业,我帮她画了三幅素描;还有,上上上次……”

陆征越听,火气越大,整个人都像要烧起来。

谈熙说到后面,声音不自觉小了,直至最后,悄咪咪坐在沙发上,怯怯地瞅着某位怒发冲冠的爷。

“多久了?”

“……一个星期。”

男人一脚踹翻茶几,嘴里骂了句脏话。

“那个……我去洗澡了。”言罢,逃命似的冲进浴室,好像身后有厉鬼在追。

“狗犊子!”二爷牙齿磨得嚯嚯作响。

洗到最后,谈熙悲催地发现她居然什么都没带,内衣、内裤,睡裙……

“舅舅!舅舅——”

陆征站在阳台上,正向老爷子汇报情况,猛不防听到喊声,“……外公先不说了,我还有事。”

“诶!你等等……我怎么听到有女娃的声音?”

男人目光稍凛,不动声色:“是该让邵婷陪你去做个全身检查了。”

那头蓦地一愣,半晌,反应过来:“兔崽子!拐着弯骂老子!”

陆征直接挂电话,转身进屋。

“舅舅——”

“行了,别嚎。”

谈熙躲在门口,拽着浴巾,听到回应眼前骤亮,“那个……我忘了拿内衣内裤……”

男人额上青筋一跳:“在哪里?”

语气,还算平静。

“挎包。”

她贴在门上,听到男人脚步远去的声音。

很快,陆征折返,“开门。”

谈熙拉开一条缝,伸手。

嗯?

“赶紧给我呀……”

“一起洗。”男人声音有点哑。

顿时警铃大作,“不要!我都洗完了。”

她把门抵住,高度集中注意力。

“那就再洗一遍……”言罢,直接推门,谈熙穿着人字拖,加上地砖沾了水又湿又滑,不具任何抵抗的优势。

男人破门而入。

“啊——”

陆征从身后捞住她的腰,贴到耳畔:“想逃?”

“你、说了今天不动我!”

“嗯。”

“那你还……”

“我现在动你了吗?”

谈熙欲哭无泪,“你就是个无赖!”

“正好,无赖配痞子。”

“你说谁是痞子?!你才是痞子!”

陆征呵笑一声,“还跟爷搁这儿装傻?”

“我错了,求放过。”

“乖,我还没洗澡。”

“……”

“一起。”

这个澡,洗得让人面红耳赤,不过陆征说到做到,他真的没有动她,只是该亲的、该摸的一样不少。

谈熙想哭,这跟“动她”有区别吗?

陆征抱着湿漉漉的小东西从浴室出来,自个儿身上一丝不挂。

谈熙浴巾下面什么都没穿,趁他转过身去找吹风的时候,麻溜地缩进被窝,用棉被把自己裹成一个蚕宝宝。

陆征转过来的时候,恰好就看到这一幕。

顿觉好笑:“你做什么?”

“防狼。”

“就凭一床破棉被?”

“……”

“过来。”

谈熙摇头。

“过来!”

“你转过去,我穿睡衣。”

陆征邪气一笑:“又不是没看过。”

谈熙喉头哽住,心一横,索性把被子掀了,当着男人的面开始慢条斯理地套文胸、内裤,最后才是睡裙。

男人看得两眼喷火,“行啊,你这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谈妞儿也不是好欺负的,瞪回去,目光笔直,小模样忒傲娇:“你自己说的,今晚不动我。”

陆征是个言而有信的人,他说不动就一定不会动。

这个时候还不可劲儿撩他,谈熙都觉得对不起天时地利!

------题外话------

今天下午出去照了个证件照,晚上回来得有点迟,晚更了哈,抱歉~二更明早,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